揭秘温家宝总理的贴身女保镖边梅

随行天涯 收藏 29 67927

边梅,曾被称为“中国第一女保镖”,给许多外宾留下了美好的回忆。不仅因为她有着很好的职业素质,还因为她的不卑不亢,彬彬有礼,善解人意,一反警卫通常的“冷面”、“硬派”形象,她像一股甘甜的泉水,一阵清新的风。

她从小喜欢武术,打起查拳、长拳,干脆利落,虎虎生风;舞起短穗剑,风柔并济,锋芒凌厉。1988年毕业於中国警官大学警卫安全专业。在校期间苦练过拳击柔道射击、驾驶。她是公安部第一批获法学学士的警卫,通晓刑法、民法、国际法。当年她的毕业论文就是有关国际法的,题目是“南沙群岛自古是中国的领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号为中国第一女保镖

1988年7月至1992年4月钓鱼台国宾馆18号楼接待过美国前苏联罗马尼亚,印度等国的第一夫人以及英国日本首相夫人,泰国公主和巴基斯坦女总理。

有一次,她为意大利总理夫人作随身警卫,一个扛着摄像机的记者不大懂外事规矩,在夫人周围挤来挤去地抢镜头。边梅第一次提醒他:“请您让一下。”那人只当耳旁风。边梅第二次提醒他:“请注意,麻烦您让一下。”那人显然没把这个穿便装的苗条姑娘放在眼里。当他第三次又挤过来的时候,边梅不客气了,抬起胳膊一挡,轻喝一声:“出去。”只见那位七尺男儿竟被推得连连倒退数步,好歹才站住脚。边梅笑称: “这叫‘四两拨千斤’。”

一把77式的小手枪,边梅须臾不离身。睡觉的时候,入在枕下,随手可以迅捷地抽出。必要的时候,她还要穿防弹衣。印度总理拉基夫·甘地访华,锡克教就扬言要暗杀他,中国警方收到的应阻止入境的嫌疑者名单就有3大本,上边的照片因多次复印,又一个个都是大胡子,几乎分辨不出差别。12月的北京,已是寒冷的科季节。塞外的朔风里,印度贵宾登上长城更是高处不胜寒。为拉基夫·甘地夫人索尼亚作贴身警卫的边梅,穿着防弹衣,外边套一件皮衣,就不能再穿什么御寒的衣服了。只有一条大围巾绕在脖子上,为簌簌打抖的边梅,增添了几分暖气。只见她始终不离索尼亚的左右,一双秀目英气逼人,余光一扫,即把周围的一切尽收眼底。

中国陪同团团长、冶金部戚元靖部长好奇地问边梅:“你把前后背都护住了,最要害的头部却暴露在外,有情况怎么办?”边梅回答:“防弹衣不是为我自己穿的。当我保护外宾的时候,有这层防弹衣,可以阻止子弹穿过我伤害外宾。”

边梅对英俊潇洒的印度前总理印象不错,对他的意大利裔的夫人更是喜欢。她说:“索尼亚不爱出风头,她是一个典型的贤妻良母。我发现她唯一的愿望是和丈夫多呆一会儿。登长城的时候,她的身体单薄,喘得厉害,我很心疼。”很久以后,边梅听到了拉基夫· 甘地遇刺的消息。她正在公共汽车上,一位乘客手中的半导体收音机广播着当日新闻,她竟失声叫了出来。后来,印度传说索尼亚要出山,竞选总理。边梅当时就很肯定地预言,她绝不会走上政坛的。因为边梅忘不了在印度总理访华的日子里,索尼亚多次与她交谈,回忆的都是在拉基夫从政前他们一家安定温馨的生活。

作为随身警卫,边梅可能多了一些这个职业并不需要的温情和善良。但也正因为如此,她与被保护者沟通较快,有时候还能达成某种默契。她的英语水平不低,对双方的交流也起了很大作用。边梅说:“外宾对你了解了,有些活动会主动告诉你,比如我想晚上散散步。如果她烦你,不愿你在她眼前晃来晃去,不告诉你,我们的工作就很被动。”按照安全警卫的规则,外宾,哪怕是外宾夫妇两人在钓鱼台国宾馆里散步,边梅也要跟着。

外国的同行们对边梅也刮目相看。他们钦佩中国女保镖的精明强干,手疾眼快。而边梅通身一派妩媚活泼的气质,更令他们的眼睛发亮。美国保镖人高马大,魁梧英俊。他们热心地帮边梅练英文。于是边梅学会了不少警卫方面的术语,边中方的翻译在碰到这样的词汇时,例如“防弹车”,还要向边梅讨教。前苏联的保镖也是一水儿的漂亮小伙子,个个仪表堂堂。当边梅给他们的第一夫人开门时,他们会抢前一步,殷勤地为边梅开门。泰国的警卫有一次看到边梅在休息的时候到迪厅跳起了迪斯科,而且跳得那么帅。他们惊喜地奔去告诉诗琳通公主:“梅会跳舞,梅会跳舞!”

诗琳通公主和边梅成了好朋友。1989年4月,这位泰国公主从走下飞机的舷梯、踏上中国土地的那一刻起,就认识了边梅。访华15天中,无论在北京,去甘肃,到新疆,边梅与她朝夕共处,形影不离。诗琳通会讲英语,也能说一点中国话,于是她们用两种语言交谈。在甘肃敦隍的鸣沙山,月牙泉,公主骑骆驼,边梅紧随其后,骑上第二匹骆驼。驼铃响起,摇摇晃晃,悠悠哉哉,行走了一段路,边梅看到公主停止前进了,她来不及等自己骑着的骆驼跪下,就一跃身从高高的驼背上跳下,冲上前去正好扶住了公主。诗琳通很感动,泰国警卫也翘起了大拇指。边梅浅浅一笑。这种飞身跳跃,在她来说算不了什么。当年在警官大学读书时,早晨出操,她所在的专业比别的专业早一个小时,有一天女生宿舍楼的大门还没有开锁。教官要求她从二楼跳下来,她二话没说也是跃身而下,那高度可比驼峰高多了。

从敦煌到乌鲁木齐,没有飞机,泰国公主一行乘坐火车。沿途一路戈壁滩。天苍苍,野茫茫。入夜以后天空格外清澄,星座格外灿烂。边梅从小就爱看星星,她能辨认不少星座。在火车上睡不着,边梅趴在窗口看了一夜的星星。早晨诗琳通公主问她:“听说你昨晚 LOOKING FOR THE STAR”(一首英文歌的名字,意为想念爱人。)

从1988年7月到1994年12月,北京钓鱼台国宾馆18 号楼,下榻于此的美国前苏联、印度、罗马尼亚等国的第一夫人,英国、日本首相夫人、泰国公主以及巴基斯坦的女总理,当她们开始一天的日程时,首先看到的都是门厅里站着的这位漂亮的中国女警卫,她身材修长,含着甜甜的微笑。边梅,曾被称为中国第一女保镖,给许多外宾留下了美好的回忆。不仅是她精湛的职业素质,也因为她的不卑不亢,彬彬有礼,善解人意,一反警卫通常的“冷面”、“硬派”,像一股甘甜的泉水,像一阵清新的小风。国际上盛传“最难伺候”的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的夫人赖莎,也对边梅赞赏备至。

本文内容于 2/12/2010 3:07:52 PM 被随行天涯编辑

32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