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正当人们沉浸在节日喜庆之际,正当各地方台连篇累赘报导地方官访贫问苦、关心群众生活时,在昨晚山东电视台生活频道《生活帮》中却看到了“邹平有人炼油,村民吃水发愁”的画面。


接到山东省滨州市邹平县观众反映,“帮办”来到了邹平县李家套村(音),一进村口就闻到一股特殊的气味,“哎呀,味很大”。村民们说,最近两年,这种气味逐渐地浓重起来,是从村东头传过来的,漂浮不定,常常随着气温的变化而发生变化。“热天的时候味大,有股臭味。”原来,就在村东不远处,两年前建起了一个化工厂。按照村民指点,帮办找到了这处所谓的化工厂,只见厂的规模并不大,一个高高的井架子立在当中,旁边的大烟筒冒着黑烟。显然,工厂正在工作着。


村民们说,化工厂不禁污染了空气,而且村民们都担心村中的小河也受到了影响,“北边有一个小河沟,从里边出来的脏水,都排到沟里去了” 。“帮办”找到了村北的这条小河看到,工厂正对着河的地方还在冒着热气,很显然这是刚刚排出的,而且整个河面的水已经成了黑色,还有很多垃圾,就堆放在河边。有一股很难闻的气味,就在河边还能清楚地听见工厂机器的轰鸣声.村民们说,看到这个情况,他们连地下水都不敢吃了。只有“买水喝,拿着大铁桶买水喝。”帮办了解到,工厂所在村的村民,大多买水喝,而旁边的村庄还有人在喝地下水,已已经可以明显地察觉到地下水受到的影响。“水很咸,有一股苦涩的味道,不能喝了,一直都买着喝。”


一个不到三百户人家的村庄,平地建起这么高的井架子,到底是干什么的呢?“帮办”来到工厂门前,发现大门紧锁,但里面还有工人在施工。随后,帮办敲开了工厂的大门走进工厂,这时候一个妇女出现在了帮办面前,原来这妇女是这个工厂的老板娘。她告诉帮办,临近过年,老板已经进城置办年货去了。在院子中间,帮办看到了高约20米的井架子,有几个工人正在紧张工作,井架子周围还有一大堆兰色塑料桶,架子底部一名工人正在排水,“弄得什么啊,这是?”“排水啊”,“水都排那去了?”………看到陌生人靠近自己,排水的工人显得很警惕,再也不理会帮办的询问。到底这个井架子是用来干什么的呢?“帮办”只得到了一个模糊的答案——“化工燃料”。


随后,帮办走到了排水口处,看到正在源源不断地向外排着乳白色的液体,并没有经过任何过滤就直接流进了排水沟。到底这处工厂是生产什么的呢?老板娘说,“原先干煤焦油,俺想着过了年,煤焦油就不干了”。“帮办”知道,煤焦油是一种化工原料,不仅对环境有危害,而且极容易引起爆炸,煤焦油的生产需要很严格的生产条件,这家化工厂到底有没有相关的手续呢?便问,“有手续吗?”“还没正式开始。还正办着。还没建设完。”又是开工两年,又是开始建设,老板娘的回答显然是自相矛盾。随后老板娘对于帮办之后的问题,逐渐采取了一问三不知的策略……


随后,帮办发现厂房后锅炉处有一位工人正在忙着运煤,当帮办问起锅炉是干什么的时,没想到老板娘给了这样的解释,“这是烧火,取暖。”随后,帮办将村民们的意见转达给了老板娘,听说村里就连喝水都成了问题,老板娘说,这事其实她也知道,自己家也是深受其害。“你平时喝水都怎么喝?”“俺这村里都是外地朝这送啊”。在即将离开工厂的时候,老板娘拉住帮办,正式向帮办承诺,自己将会尽快地给工人结算工资,马上停工。“过了年还干吧?”“过了年不干了。”


短短的节目播完了,但笔者的思绪却难以离去,大过年的,村民们看着水却没法喝,还得花钱买,你说可怜不可怜?再看看这家工厂,人家该怎么干还怎么干,钱该怎么挣还怎么挣,你说可气不可气?这让人一下子就想到,当地的那些官员们到哪里去了?难道这就是当地的和谐吗?这就是当地官员们的亲民吗?!(根据视频整理)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