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警察,我勇敢 正文 第十七章 犯人洗衣粉里的秘密

小小梅子 收藏 0 1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6.html[/size][/URL] 这次值班叶所长安排我接待犯人家属,一定有人奇怪了:为什么我们值班组的事务由叶所长来安排呢?按说他之前只是基层派出所所长,回城后在看守所并不担任职务,而且是一临近退休的老警察。按常理讲,应该由时任看守所的罗指导员来安排才对。 刚开始来,我心里也有过这样的疑问,不过有一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6.html




这次值班叶所长安排我接待犯人家属,一定有人奇怪了:为什么我们值班组的事务由叶所长来安排呢?按说他之前只是基层派出所所长,回城后在看守所并不担任职务,而且是一临近退休的老警察。按常理讲,应该由时任看守所的罗指导员来安排才对。

刚开始来,我心里也有过这样的疑问,不过有一次张所长告诉我:在看守所,一般来讲是由监管工作经验丰富的警察担任值班期间的指挥工作,这样才有利于整个监所工作顺利有序的开展,虽然罗指导员的行政职务高于别人,但他也是刚刚调入看守所的,来所的时间还不足半年,业务同样不太熟练,所以暂时我们组的指挥工作由在看守所工作七年的叶所长来担任。


接待犯人家属前,叶所长让我先学习一下接待犯人家属须知,学习里面的内容,最后特别交待我暂时还不能直接把物品送给犯人,也不能直接接触犯人,有物品的暂时收下,有急事要询问的需要他同意。没有太多的时间问为什么,叶所长要去巡逻,看来我还真得干一天学一天,在干中学了。

看了一下接待犯人家属须知,大致内容如此:在看守所,可以接受犯人家属送来的现金及日常生活用品,食物均不能接受,最后特别强调凡是进人口的东西一律不得送往监室。

看后自己笑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坐了一个小时,也没有人来。看守所位于县城郊区,坐车来的话最少要四十多分钟,一般人还真找不到这个位置,平时除了办案单位的送人来,或者来提审,或者律师来会见,再就是犯人家属来的比较多了。

接待犯人家属的时间是正常上下班的时间,这期间不得离开这个岗位。我想等下一次再值班时,得拿两本书来看,要不这干坐着真会急死人。

“同志,我想看看我的孩子,行吗?”正在胡思乱想,窗口前传来一个大妈的声音。

“你孩子叫什么名字?我帮你查查。”我回答,这是第一个我接待的家属。

“他叫李军,进来一个多月了。”大妈回道。

我翻了一下叶所长交给我的花名册,别小看这份花名册,它可不只是姓名而已,每个名字后面都附有相关信息,具体包括:涉嫌犯罪的罪名、入所时间、现在案件所处环节。

有了这份花名册,在接待犯人家属时会做到准确无误的回答,这份花名册是处于每天变动的状态,每天值班的同事都会做一份新的出来交给接班的同事。

“找到了,李军,不过,大妈,现在你还不能见他。”我回道。

“为什么?我就看看他,又不把他带走。”大妈不解的问。

“他的案子处于侦查期,按看守所的规定,家属不能会见的。”我解释道,这是叶所教给我的,看来第一次就派上了用场。

“你看,我跑了很远的路才来,就隔着这么道墙我就见不到孩子,要不,姑娘,你就带我去里面大门口,然后把我孩子带到大门里面,我隔着大门看他一眼就走,你看,行不?”大妈有些不甘。

“实在对不起,大妈,看守所有规定的,确实不能见。”我只能耐心的解释。

“那好吧,我给孩子送点东西总可以吧?”大妈放弃了看孩子的想法。

“拿来我检查一下,好吗?”


大妈从一个口袋里拿出来一个小袋子递给我。我打开一样一样的拿出来检查:一袋洗衣粉、一瓶水、一个床单、一袋卫生纸、一包香烟。

我把香烟和水拿了出来还给了大妈,告诉她:“大妈,这个你拿回去,我们这里不允许他们抽烟的,喝的水我们看守所有供应,不需要送。”

“哦,烟也不能抽啊。”大妈失望的走了。


直到中午下班时间到了,也没有再来一个人,我带着收下的东西返回了办公室。

刚刚巡逻坐下的叶所看我提了些东西,就让我拿过去他看看。

“你看着,果果,这些东西收下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叶所长边拿东西边说。

我奇怪了,这些日常用品还有什么工作可做?

“这个床单得去监室核对一下,如果他是用来缝到被子一起的可以送给他,而且要看着他缝好,每天交班检查时我们都会把被子打开检查。如果不是用作这个,就不能送给他,床单是犯人自杀的最好工具,所以我们必须留心这个。”叶所拿起床单说。

“看好这个。”叶所长拿起那包卫生纸提醒我。

“不就是卫生纸吗?这个是犯人每天都要用的,不碍事吧?”我问道。这个日常用品太平常了,我简直不能对它们做过多的想像。

“凡是送进来的卫生纸都要打开检查,主要看看里面夹带的有信件或者字条之类的没有?防止他们通风报信。”叶所长把卫生纸打开,几乎是一张张的翻过。

检查完卫生纸,没有问题。

“拿张报纸来。”叶所长拿起洗衣粉吩咐到。

我到报夹里抽了两张报纸递了过去,心里百思不得其解,这要报纸干嘛?总不会把这洗衣粉倒出来吧?这太离奇了吧?


“看好,这洗衣粉是犯人家属最方便带纸条的东西,家属们往往把写好的字条放进洗衣粉里,然后自己再把袋子用机器封住,看起来跟新买的一样。”说着,叶所长就把洗衣粉袋子剪开了,把洗衣粉倒在了报纸上。

我仔细的看着,心想:这也太能折腾了,这方法也能想得到。

“哎,叶所长,还真有东西呢!”突然一个很小的、不起眼的四方纸团出来了。

叶所长拿起它轻轻的打开一看,果真有字,看完他递给我,只见字条上面写着:“你别说真话,我们会想办法保你的。”

“叶所长,还真让我长见识了,这人办法还就是多。”我有些佩服了。

“哈哈,果果,长见识的机会多着呢,别管他们有多高明的办法,我们都能给他破出来。”叶所长不由得笑了,带着几份自信。

“那这个纸条怎么办?”我问。

“通知办案单位,交给他们处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