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名将韦皋:经略蜀地21年 击败吐蕃军队48万

世界王牌 收藏 0 799
导读:雨霁天池生意足,花间谁咏采莲曲。舟浮十里芰荷香,歌发一声山水绿。春暧鱼抛水面纶,晚晴鹭立波心玉。扣舷归载月黄昏,直至更深不假烛。 --唐·韦皋 韦皋是中唐德宗时期的人物,他出生的时候就非常神奇。传说他出生满一个月的时候,家里摆宴席,请了很多高僧来为小宝宝祈福祝寿。有一个容貌丑陋的胡僧并没有受到邀请,也上门吃白食,结果受到冷遇。但是在韦皋的母亲叫乳母抱出婴儿、让群僧祝寿的时候,胡僧却对小宝宝说了一句:“别来无恙么?”说来也奇,小韦皋似乎听懂了胡僧的话一般,直对着他笑,大家于是都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雨霁天池生意足,花间谁咏采莲曲。舟浮十里芰荷香,歌发一声山水绿。春暧鱼抛水面纶,晚晴鹭立波心玉。扣舷归载月黄昏,直至更深不假烛。


--唐·韦皋


韦皋是中唐德宗时期的人物,他出生的时候就非常神奇。传说他出生满一个月的时候,家里摆宴席,请了很多高僧来为小宝宝祈福祝寿。有一个容貌丑陋的胡僧并没有受到邀请,也上门吃白食,结果受到冷遇。但是在韦皋的母亲叫乳母抱出婴儿、让群僧祝寿的时候,胡僧却对小宝宝说了一句:“别来无恙么?”说来也奇,小韦皋似乎听懂了胡僧的话一般,直对着他笑,大家于是都非常惊异。在韦皋母亲的一再追问之下,这个胡僧才说韦皋是诸葛武侯的转世,以后要庇护蜀地的。此后韦皋的发展果然如这个胡僧所言,可以说从出生时就被套上了一个神异的光环。


出身少挽郎


韦皋的家世不错,祖先在北周朝和隋朝都曾有过功勋,在当时而言他的家族算是关陇军事贵族集团中的一员。唐代虽然科举制度已经大行,但是门阀等级制度依然有很深的根基。在家族的余荫下,韦皋没有像当时普通读书人那般皓首穷经地挤那座独木桥,而是顺利踏入了仕途,被任命为建陵挽郎。这个挽郎是个什么官职呢?说来有些晦气,就是给死人出殡时牵引灵柩唱挽歌的人,相当于现代的职业哭丧人。当然虽说是哭丧的,能跟皇帝牵扯到一起身份便绝然不同。在中国古代,这种挽郎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入选的,首先必须名声嘉美、英俊可爱、博通诸艺、富于才情,此外还得需要有良好的出身。当年南朝宋武帝驾崩之后选了一百二十个挽郎,号称均为“一时俊彦”。当帝王或宗室的灵车驾行在道路之上时,牵引灵车之人引吭高歌,其余挽郎分列于灵车两旁相和,歌声肃穆壮美,此情此景简直如同西方教堂少年音乐唱诗班般神圣。


韦皋当的是建陵挽郎,建陵是唐肃宗李亨的陵墓,因此他初入仕途便是以肃宗皇帝哭丧人的身份而登上历史舞台的。肃宗皇帝在唐朝历史上是一个承上启下的君主,他在盛唐之时当的太子,安史之乱之时当上皇帝,才能平平,虽然靠着盛唐的底子将叛乱平息,却给后人留下无穷的隐患。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葬礼上替他抬棺哭丧的俊俏少年后来成长为一员难得的名将,竟会是帝国西南的擎天一柱。


挽郎的甄选如此之严格,被选上的人自然前途也是一片光明,可以说立刻便有了国家重点培养的后备干部身份,当时被称为“选人”。治丧一结束,挽郎的档案材料便会马上由礼部移交吏部,转入分配工作和提拔当官的程序。换句话讲,被选上挽郎,就意味着能当官,这就是给皇帝“抬棺材”的好处。与科第或荐举相比,挽郎入仕的年龄非常之低。十八九岁就中进士在历史上罕闻,十三四岁选上挽郎的却不稀罕,因为挽郎的选拔对象就是这个年龄段的人。比如唐代的赠太洲刺史杨志诚,年仅十三,逢上唐太宗李世民逝世,被选为挽郎,治丧结束就被授予了潞王典签,也就是潞王府办公室主任的职务,从此就是吃俸禄的“国家干部”了。按这样的年资熬下去,只要不犯大错误,每三年一次考核,加阶提职一次,二十岁出头便可进五品以上的高干行列,这对科举出身的官员来说可谓是难以想象的鸿运。


由于挽郎被选上以后得官容易,初任年岁既小,每次授官人数比选取进士还多。尤其挽郎的入选并非全看真才实学,家世、相貌、才情等均需要考虑,这自然引起靠科举得官者的不满。在他们眼里这都是属于歪门邪道,不是真本事。武则天当政时,就有人上疏称:“今贵戚子弟,例早求官。或龆龀之年,已腰银艾;或童卯之岁,已袭朱紫。千牛,辇脚之徒……少仕则废学,轻试则无才,于其一流,良可惜也(《通典》卷十七)。”所谓“辇脚之徒”,就指挽郎。为此,也有极少数想争气的官僚子弟,不愿意被人说是靠抬棺材起家,即使选上了挽郎,也宁肯放弃入仕机遇。如武则天的名相姚崇,本名元崇,就曾被选为亲王李弘的挽郎,事后却未去吏部注册,而是改名姚崇参加科举,一举得中。就好像被名牌大学内定保送之后死活不去,硬是要参加高考测试自己的真本事一样。


不过像姚崇这种“戆大”毕竟很少,何况皇帝皇后或太子亲王“一脚去”的这种事,也不是经常能遇上的。因此,每有这类讣闻传出,去礼部报名争当挽郎的少年几乎都要“打破头”。毕竟僧多粥少、竞争激烈,其群情踊跃之处甚至不会逊色于今日之人才市场。人一多当然免不了有递条子、打招呼、开后门一类的猫腻发生了。以一首“少小离家老大回”名垂后世的唐朝大诗人贺知章,就曾卷入过这种纠纷。开元年间,玄宗的弟弟祈王李业死了,官任礼部侍郎的贺知章正好负责挑选挽郎。所谓“有权不用,过期作废”,难得当上了“招生办主任”,那还不赶快把握机会?这位老兄趁机大收贿赂,有了钱这玩意掺杂其中,入选的人当然不可能都是一时俊彦了。名单公布后,果然群情激奋,被淘汰的人都说不公,相约跑到礼部闹事,威胁说要揍这个姓贺的。要是平常老百姓被官员坑了,那也只能打落门牙往肚子里面吞。可是这帮竞选挽郎的个个家里都有来头,谁都不是好欺负的,当然不能简单地派兵丁衙役用暴力赶人。于是,吏员们只得把礼部大门紧闭,闹事者们进不去就围在衙门外高声叫骂,一旁不少看热闹的也跟着起哄。贺知章一看事情搞大了,当然得想办法解决。要说名诗人就是名诗人,这位仁兄在礼部的衙门围墙上端了个梯子爬上去,趴在墙头上叫:“诸君且散,见说宁王亦甚惨淡矣!”什么意思?就是:“各位先生暂且回家去,听说宁王(唐玄宗的大哥李宪)的情形也已经很危急了。”言下之意,这一次各位虽然未能选上,可是眼看就要为宁王治丧了,不是还有机会吗?结果人家想想也对,还真散去了。可是这位贺知章口中似乎命不久矣的宁王虽然当时身体不太好,但也熬了九年之后才去世,那些被骗回家的挽郎候选人明白上当之后也只能徒呼奈何了。


话说回来,韦皋当然不用走什么后门,他的各项指标均极其优秀,看他之后自己作了《南诏奉圣乐》,还修改了骠国的国乐,就知道他在音乐上的造诣是多么深了。因此也就顺顺利利地当上了挽郎,并很快就被派往华州当参军,职权是辅佐州刺史处理州务,算是一个挺有实权的官职了。因为干得不错,又被升为使府的监察御史。这监察御史可是个相当热门的职位,往往能直接当上宰相而不需要再在其他职位上进行历练。以现在的观点看,韦皋可谓是个不折不扣的精英人才。


就在韦皋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时候,整个帝国的上空却开始渐渐黑云密布,一场狂风暴雨又将降临这个历经浩劫没有多久的帝国之上。这场震动整个帝国的大地震最终完全改变了韦皋的命运。


展露乱世家


当时朝中有个大奸相,叫卢杞。此人极为阴险毒辣、嫉贤妒能,中国经济史上著名的财政改革家、两税法的创立人杨炎,以及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大书法家之一颜真卿均是被此人暗害而死,可见其能量之大。就在此人当政之时,另一位宰相张镒被他用诡计给排挤出朝廷,做了凤翔陇右节度使。不过张镒临走时作了一件事,他向皇帝奏请任命韦皋为营田判官、得殿中侍御史、权知陇右行营留后事。这么一长串的官名看了估计会头昏眼花,其实韦皋的实际职务就是朝廷的御史,下派到陇右负责屯田的活。但是陇右的一把手张镒驻扎在凤翔(今陕西凤翔),因此派韦皋暂时负责陇右的军政要务,说白了在陇右韦皋就是老大。韦皋上任没多久长安就出了大乱子:泾原节度使姚令言去长安的五千军队发生哗变,居然占领了长安城。乱兵推举当时在长安的原凤翔陇右节度使朱泚作了大秦皇帝,德宗则仓惶逃到了奉天(今陕西乾县)。


所谓祸不单行,朱泚的旧部、凤翔兵马使李楚琳又把刚上任没多久的张镒给干掉了,带着乱兵投奔朱泚。此时,我们的主角正在陇州(今陕西陇县),城里面有个叫牛云光的守将,也是朱泚的旧部,手中有五百兵马。他看韦皋非常有才干,于是就装病想引诱其来探望,然后发动兵变,劫持他来呼应朱泚。可惜这个计划被人泄了密,于是牛云光慌慌张张地带人逃走。走到半路上,牛云光遇见了朱泚的家僮苏玉,是被派来给韦皋封官的。他就对牛云光说:“韦皋不过区区一个书生,他能干什么事?你手上有兵根本不用怕他!咱俩一起回陇州,他要是从命倒罢了,要是敢顽抗,你杀他还不是像杀仔猪一样?”牛云光也是昏了头,居然被此人的一番言语说动,真的掉头回军陇州。韦皋估计也没料到牛云光居然还敢回来,这时候城内估计兵力不多,也不能硬拼,于是假装不知道要绑架他的事,在城头上问牛云光:“之前你不告而别,现在又回来,这是为何呀?”牛云光回道:“之前不知道您的心意,现在我手上有您的新任命,您要高升啦!所以我就回来,咱们一块干。”韦皋听到这里显得非常高兴,于是二话不说就把苏玉接进了城内,并跪受了朱泚颁发的任命诏书。


韦皋是当过挽郎的人,要哭就哭要笑就笑,演场戏骗骗这两个蠢才还不是手到擒来?韦皋接受了伪诏之后却并不将牛云光放进来。他说:“既然我已经接受了诏命,那么你如果没有别的心思,就让手下的兵将们把兵器铠甲都交出来,不要让我等心存疑虑。”牛云光完全被韦皋的一番做作给骗了,以为他还真是一个被吓坏的书生,就把兵器铠甲全交了。第二天,韦皋效仿周瑜搞了个临江会,大摆酒宴,然后在帐幕中埋伏兵卒。正当牛云光等人喝得兴高采烈之时他将酒杯一丢,瞬间伏兵四出,把牛云光、苏玉这一干人等杀了个一干二净。这便是韦皋充满智慧的第一次精彩表演。这个时候的韦皋的形象是什么呢?我想应该是个白面书生吧,因为敌人在了解他的利害之前都是以“书生”这个词评价他的。也许这个韦皋还真是带点诸葛孔明的风采呢。


在解决掉了牛云光这一干叛军之后,朱泚一见此人的确有才能,于是又派使者封韦皋为凤翔节度使,照样被韦皋毫不留情地将使者尽数斩杀,仅饶过一人向朱泚通报。他还派遣使者与吐蕃联络,让局势安稳起来,这样德宗皇帝才能够还都。由于在本次事件中的活跃,韦皋被升为左金吾卫将军,迁大将军,又在贞元初替代张延赏为剑南西川节度使,成为封疆大吏,也应了那个胡僧的语言,成为蜀地的守护者。在蜀地这个舞台,韦提督开始了他那华丽的征战生涯。


定军巴蜀地


熟悉唐朝历史的都知道,剑南西川节度使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职位。蜀地民风强悍,少数民族众多不说,南面有南诏,西面有吐蕃。天宝战争时期,唐军和南诏的战争,总共十八万精锐都覆没在这片土地上,以至于宋代得出了唐朝是覆灭于西南夷手上的结论。以韦皋所处的位置而言,仅附近云南一地的少数民族就有数十万,吐蕃入侵常常以他们为前锋,这给了唐军非常大的压力。吐蕃是大唐开国以来的宿敌,甚至趁唐朝在安史之乱中元气大伤的情况下派兵一度占据了长安。在这样一个腹背受敌的地方,年轻的智将韦皋开始了他的经营。


中国历代推崇的就是斗智而不斗力。韦皋不是一个只知道打仗的莽夫,自然不会干两面作战的蠢事。政治能力极高的他上任之后立马分清了形势,确立了对剑南一地有威胁的几个敌人,并制定了各种不同的应对方法。韦皋首先对境内的东蛮进行安抚,然后于贞元四年(公元788年)派遣属下判官崔佐时去南诏国与之盟好,离间南诏与吐蕃的关系。南诏国在臣属吐蕃的二十余年之后,又重新向唐朝称臣纳贡。当时吐蕃对唐朝内地的入侵一般分为两条线,一条是通过陇右,一条则是通过西川。从西川这条路进攻唐朝必然要与南诏联手,此时虽然南诏已经与唐朝盟好称臣,但是迫于吐蕃的压力,并不敢公开与其敌对。


贞元四年九月,吐蕃发兵十万进攻蜀地,命南诏配合攻击。南昭王被迫发兵屯于泸北(今四川攀枝花附近),做做样子。韦皋一看机会来了,写了一封书信给南诏王,极力夸奖南昭王归化唐朝的诚意。他将此信用银子打造的封函包装起来,然后故意落入吐蕃手中。吐蕃一看之下当然会怀疑南诏,因此派遣两万兵马屯扎在会川(今四川会理西),阻挡南诏军入蜀的必经之路,防范之心显露无疑。南诏王一看吐蕃对他如此猜忌,大怒,直接带兵回家。南诏与吐蕃关系最终完全破裂,真正地倒向唐朝这一边。吐蕃失去了南诏的帮助后,再想入侵蜀地也就不像以前那么容易了。南诏王退军后,吐蕃分兵四万攻两林骠旁,三万攻东蛮,七千寇清溪关,五千寇铜山。韦皋以黎州(今四川汉源县)刺史韦晋等与东蛮连兵防守,利用地利破吐蕃于清溪关(今四川洛县境内)外。吐蕃失败之后并不甘心,又发兵二万攻打清溪关,一万攻东蛮。韦皋则命韦晋镇守要冲城,指挥全军作战。又命巂州经略使刘朝彩等出关反击。在韦皋的指挥下,唐军努力奋战,大破吐蕃军,获得了这次防御作战的全面胜利。


吐蕃屡屡入侵,可谓是唐朝的头号大敌,韦皋当然不是一个只挨打不还手的人,贞元五年(公元789年),韦皋对吐蕃发动了第一次攻击作战。他派遣大将王有道率两千精兵和东蛮联手,破吐蕃于台登(今四川冕宁泸沽),杀青海大酋乞臧遮遮、腊城酋悉多杨朱及论东柴等,史书上说“虏坠死崖谷不可计,多获牛马铠装。遮遮,尚结赞之子,虏贵将悍雄者也;既败,酋长百余行哭随之。悍将已亡,则屯栅以次降定。”算是为大唐出了一口长安被占领的恶气,韦皋由此被升为检校吏部尚书。


中国有史以来西南少数民族问题一直让人非常头疼,民族叛乱简直就是家常便饭,韦皋自然也碰到了这样的问题。刚刚安抚了蜀地的几个少数民族头目,谁知道还没过多久,其中一个叫梦冲的就反叛投靠吐蕃。不但如此,还隔绝了唐朝使者入南诏的道路。韦皋并没有学他的“前世”诸葛武侯那样对梦冲七擒七纵、大搞感情攻势,而是非常干脆地在琵琶川下将他斩首,另立这个部落的二头目为首领。从此少数民族纷纷震服,韦皋也将蜀地牢牢地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贞元九年(公元793年),朝廷筑盐州城(今宁夏盐池县),这座城就在吐蕃的眼皮底下,吐蕃当然不会看着它就这样完工。为了保证城池的安全竣工,韦皋又一次主动进攻,攻破吐蕃峨和(今四川松潘叠溪营北60里永镇桥)、通鹤、定廉城(今四川阿坝理县),逾的博岭,包围维州(今四川理县东北),搏栖鸡,攻下羊溪等三城,还把吐蕃的定廉城一把火烧了。吐蕃的南道元帅论莽热来援救,也被击败,杀伤数千人。于是,盐州城在没有任何干扰的情况下顺利筑好。到了贞元十三年,韦皋又光复了原来失去的巂州。此时的韦皋对于吐蕃而言,简直如同眼中钉肉中刺一般可恨了,大兵压境、屡屡进攻。不过,韦皋不但进攻是一把好手,防守同样稳健,吐蕃的进攻连连吃鳖。


以上情形持续到贞元十五年,在这一年,韦皋的分化政策取得了成效,在帝国西南形成了以韦皋为代表的大唐、南诏共同对付吐蕃的局面。边境上虽然大小冲突不断,但是在韦皋的领导下,失败的一方总是吐蕃。断断续续的战争在贞元十七年终于形成了一场大战,鉴于帝国西南形势越来越不利于吐蕃,吐蕃赞普向北方发动总攻击,进攻灵、朔二州,并且攻破麟州。韦皋再一次主动出击,在帝国西南,他将军队分成十路,大举向吐蕃腹地进攻,真是大胆而又华丽的作战风格。分散的军队并没有被各个击破,反而在一开始就击破了吐蕃和阿拉伯阿拔斯帝国的联军。于是,“康、黑衣大食等兵及吐蕃大酋皆降,获甲二万首” 。这场大规模的战争从春天打到秋天,到了十月份,韦皋已经击破吐蕃军队十六万,攻下城池七座、军镇五座。然后又向维州进攻,将吐蕃的救兵一一击破,迫使吐蕃赞普袭击帝国西北方的军队回来救援,最后在维州进行决战。这次决战中,韦皋使用诱敌深入的计策,十万敌军被歼过半,活捉了敌人的总指挥论莽热。


功名青史中


韦皋在蜀地二十一年,总共击破吐蕃军队四十八万,擒杀节度、都督、城主、笼官一千五百,斩首五万余级,获牛羊二十五万,收器械六百三十万。和韦皋同一时代的武将几乎无人能出其右,绝对能算得上是不世出的名将。韦皋不但仗打得好,玩起政治同样一把罩。不但将蜀地治理得很好(韦皋死后,蜀人见到他的遗像都会拜祭。),而且辅佐太子登上皇位,将他的政敌驱逐,最后得封南康郡王。


韦皋要是放到现在,可以说是一个完美男人,打仗方面是一把好手,用英雄称他毫不为过。既然是英雄,那肯定有佳人作伴,所谓“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当时在蜀地有个名妓叫做薛涛,她本是官宦人家大小姐,由于父亲早逝,为了维持生计只能抛头露面以诗乐娱客。韦皋早就听说了薛涛的才华,就请她应席赋诗。薛涛不假思索立题“谒巫山庙”一诗:“乱猿啼处访高唐,一路烟霞草木香;山色未能忘宋玉,水声尤是哭襄王。朝朝夜夜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韦皋大加赞赏,于是薛涛就成了帅府常客,为他处理一些文书上的工作,其实就是女秘书。因为工作出色,韦皋想让薛涛担任校书郎的官职。但无奈她身份卑微,只好作罢。虽然未能真正成为校书郎,但是薛涛的才华早就被大众所承认。她逝世以后,剑南节度使段文昌为她亲手题写了墓志铭:“西川女校书薛涛洪度之墓”。由此“女校书”便成为了后世对那些才貌双全的妓女的最高评价。


因为韦皋传奇的一生,后世如大唐开国名将李靖与红拂女的传说一般,给他也同样“安排”了一个两世姻缘的浪漫故事。故事大体内容是妓女韩玉箫与穷秀才韦皋相爱,但韩母从中阻挠,趁朝廷挂榜招贤时催逼韦皋进就赶考。韩玉箫思念成疾,自画一幅影像并填词一首,欲寄给韦皋,不久便死去。韦皋中举之后,因战功任大元帅,镇守边疆,获息韩玉箫死讯,伤感不已。十八年后韦皋班师回朝路过荆州,在荆州节度使张延赏家宴中见到其女张玉箫,因她与韩玉箫面容相似、名字相同,欲娶之为妻。张延赏怒而责之,韦皋便率兵包围张府。张玉箫从中劝解,又有韩玉箫母闻讯后出示韩玉箫遗像,被张延赏看到,方知张玉箫是韩玉箫转世投胎所生。最后由皇帝亲自调解,韦皋与张玉箫结为夫妇。这个故事被元代的乔吉改编为元曲《玉箫女两世姻缘》,世世代代流传下来。而韦皋本人真的有一首忆玉箫的诗,更为此传说披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黄雀衔来已数春,别时留解赠佳人。


长江不见鱼书至,为遣相思梦入秦。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