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召忠:G2玩完,中国开始摸到美国的基本规律了!

在南亚和东南亚地区,美国现在搞了两个计划,一个是东南亚国家,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主要是马六甲海峡两岸的国家,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还有周边和中国有一些冲突的国家,搞一些例行军事演习。同时美国和 印度也搞演习,美国战略构想是依托东南亚国家和印度,还有新加坡对中国南部地区构成这样一些威胁。再加上美国在中亚,以阿富汗为基地,在阿富汗周边九个国家部署13个军事基地,这样对中国的内陆纵深地带,像新疆、西藏和兰州战区方向构成一定的威胁。


中亚这一块从战略来讲又和北约遥相呼应,北约东扩后的势力范围逐渐逐渐与中亚连上了,如果画一张图的话,就是中国的周边除去北部边境,连接蒙古和俄罗斯的边境之外,其他全部被美国封锁和遏制,已经构成一个C型包围圈,这是一个很让我们忧患的大趋势。

主持人:虽然从这个报告来说,他们已经把这个“中国威胁论”,中国是头号敌人这种声调逐步在降低,但是从实际的情况和未来战略部署重点来看,依然好像对中国有很强大遏制的态势。


最近有些记者在不断地问我,说奥巴马不是说的很好吗,另外关于美国对中国的一些表态,一些什么东西,我就跟他们讲,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生活习惯和工作习惯。我的习惯从来不喜欢听政客们去说什么,我主要是看他们做些什么,像刚才我说的这个战略布局,我主要是看它的兵力部署在什么地方,比如有多少经费,七千亿美元经费怎么用,它有什么军事力量,海军有什么,空军有什么,陆军有什么,陆海空的军事力量部署在什么地方,军事基地在什么地方,进行了哪些针对性的军事演习,作为军事专家主要是看这个,听他们说没有用。奥巴马说话太多了,上来就说中美要友好,尤其是他的国务卿希拉里提出来中美要同舟共济,现在是同舟共济吗?对不对,还在日本提出来说美国不是遏制中国的这样一个战略,另外奥巴马提出来全球无核化,削减核武器,最后实现无核化,还要跟朝鲜、伊朗进行谈判,说***世界都是美国的朋友,到现在一句都没有落实,老听政客的话有什么用啊。所以我一直就说,从奥巴马一上台就说,奥巴马这个人,他想做的啥也做不成,他不想做的又都必须去做,这是美国的利益,美国的性质所决定的。所以说我们不要听他怎么说,而主要是看他怎么去做。


我们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来说,面对美国这样几乎全方位战略包围态势下,我们应该做哪些事情来反制美国对我们的遏制和包围?

张召忠:中国安全环境,我个人研究安全环境几十年,我们有一种印象,好像冷战时期中国安全环境最差,因为我们天天准备打仗。但是那个时期我们有一个什么问题呢,我们回忆八十年代有一个“中苏美大三角”时代,其实“中苏美大三角”时代中国不危险,中国敌人是美国,中国敌人也是苏联,中国两个敌人怎么不危险呢?反而那个时候最好,因为美国有求于我们,这样一个大三角当中美国有求于我们,因为什么有求于我们?因为它要跟苏联干,中国和美国1979年建交以后,有过十年的“蜜月期”,中国和美国,我在这里断言,今后永远不可能再有那样的“蜜月期”了,因为失去了一个敌人,共同的敌人—苏联。那个时候中美之间的关系非常好,是为了对付苏联,以后不可能再有那样的机遇。然后冷战结束,苏联解体,美国满世界看敌人,没有了。苏联解体以后90年代初中国军事力量比较差,经济力量也比较差,美国感觉构不成敌人,以后随着中国的崛起,到了新世纪美国感觉中国的威胁对它越来越大,所以这个时候就瞄准中国,以后中国越来越强大,显然美国就感觉越来越需要打压、遏制、封锁中国,这是肯定的。所以中美之间将来就永远这样。

现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将来的关系是怎么回事?如果中美之间保持互不接触,走向冷战,双方都是有害的,这是一个双刃剑,都是伤害的。但是这两家走到一起的可能性有多大?前段时间美国嚷嚷G2,中美两国将会成为一个国家,嚷嚷中美友好的程度上升,这可能吗?美国感觉是什么呢,看哪儿都是中国货,感觉中国对它的威胁太大了,不放心中国。这种情况下我感觉中美之间的关系:一个,我们该合作的合作,凡是涉及到中国主权、尊严和领土完整等等这些地方绝不能放松,要维护我们一个大国的尊严。这是一个很主要的,该斗争的斗争,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妥协忍让求团结,则团结亡。就是这样的一个问题。我曾经说过,美国的性格就像弹簧,你越强它越弱,你越弱它越强,就是你硬它就软,你弱它就强,美国就是这么一个欺软怕硬的性格。中美之间,慢慢慢慢我感觉,我们在和美国相处当中开始摸到美国这样的基本规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