鸥鸟趣话

战场雄鹰 收藏 14 77
导读:作品概括: 从元阳梯田回程,到达昆明,在翠湖宾馆美美洗过澡,旋即跑到翠湖游窜一番。 次日八、九点,红嘴鸥终于姗姗来迟,这玩意来翠湖,是等开饭的,它们已经习惯人们的喂食了。红嘴鸥一点不怕人。人类把它们当成一景观,它们呢,却是为了温饱,各取所需,各有所求。 红嘴鸥很吵闹,这鸟降落水面很搞笑,是机械般“砸下去”,和我在威宁草海看见的黑颈鹤大相庭径,黑颈鹤的降落却优雅很多。观赏黑颈鹤降落,是一种欣赏,而看红嘴鸥降落,是一出喜剧。 由于时间关系,匆匆出行,急急回归。等着,云南,咱会再次踏足

作品概括: 从元阳梯田回程,到达昆明,在翠湖宾馆美美洗过澡,旋即跑到翠湖游窜一番。

次日八、九点,红嘴鸥终于姗姗来迟,这玩意来翠湖,是等开饭的,它们已经习惯人们的喂食了。红嘴鸥一点不怕人。人类把它们当成一景观,它们呢,却是为了温饱,各取所需,各有所求。

红嘴鸥很吵闹,这鸟降落水面很搞笑,是机械般“砸下去”,和我在威宁草海看见的黑颈鹤大相庭径,黑颈鹤的降落却优雅很多。观赏黑颈鹤降落,是一种欣赏,而看红嘴鸥降落,是一出喜剧。

由于时间关系,匆匆出行,急急回归。等着,云南,咱会再次踏足你博爱的心田。



鸥鸟趣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