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上的障碍使两个西方人都会产生文化隔阂,更不用说一个东方人和一个西方人之间的隔阂。本文作者翟华通晓英、法、日三国外语,在海外25年间积累了大量跨语言文化间的交流经验,他说:“语言更像是一扇扇窗户,掌握不同的语言就会推开不同的窗户。如果再对流一下,一定会有很多意外的收获。”让我们跟随他,打开世界一扇扇窗……



唐朝诗人王勃有诗云:“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这是说好朋友即使远在天边,也感觉像邻居一样亲近。但是要讲国家或民族间的关系,咱老祖宗早在战国时就发明了“远交近攻”的策略,似乎专跟邻居过不去。且不说古今中外邻国之间兵戎相见大动干戈的例子,就说一些日常生活中的谈笑风生,也可见一斑。我在国际组织工作,有来自五大洲的同事、朋友,似乎谁都觉得自己的民族比别的民族风趣幽默,尤其是喜欢调侃相邻的民族。



印度VS巴基斯坦



长途电话&本埠电话



有一次,我的印度朋友一本正经地问我:“知道吗?我们印度总理去巴基斯坦访问去了。”没错,我是好像在报纸上看见这个消息了,本想问问他的看法,却不料他滔滔不绝地自己讲起来了:



我们总理去了以后,巴基斯坦总理非让他参观巴基斯坦的高科技通讯中心,说是能与阴曹地府打电话,建议他与那边的已故总理尼赫鲁联系一下。印度总理半信半疑,结果一试还真行!通话效果特好,而且收费仅一个卢比。我们总理回去以后,命令科研部门立即研究同样的通讯设备,绝不能落在巴基斯坦人后面。



结果等巴基斯坦总理回访时,印度总理同样请客人参观高科技通讯中心,与在阴间的已故总理布托联系一下。结果发现美中不足的是通话费用高得惊人。等贵宾离去以后,印度总理生气地问:“怎么搞的,这不是丢我们印度人的面子吗!”一位印度科学家小心翼翼地解释说:“报告总理先生,从我们这里往地狱打是长途电话,而从巴基斯坦往那边打可属于本埠电话。”



美国VS加拿大



自己行动&依赖国家



印度和巴基斯坦历史上积怨甚深,宗教又不同,互相之间冷嘲热讽本是免不了的。令我奇怪的是美国人和加拿大人历史文化相近,也互相挤兑。我们的朋友中就有这样一对美国和加拿大的年轻人,碰到一起就拿对方开涮。据加拿大人说,美国人都怕死,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到了阴曹地府怕付不起房租和水电费。那美国人则讲了一个故事反唇相讥:



有一次,一个美国人、一个加拿大人和一个犹太人因为卷入一起车祸,受了重伤。送到医院以后,抢救无效



,三人一同见了阎王。那阎王爷见到美国人说:“这么年轻就到这里来了?你给我500美元,我就送你回去。”那美国人二话不说就付了钱。阎王爷也说话算数,当时就把美国人打发回人间。美国人在手术台上一睁眼,倒把医生吓坏了:“你怎么活过来了?”



美国人于是一五一十把见阎王的事说了一遍。那医生接着问:“那另外两个人呢?你们不是一起上去的吗?”美国人说:“没错,我们一起上去的。我听见那阎王爷也向他们要500美元。我离开的时候,那犹太人正在跟阎王讨价还价,而那加拿大人还躺在那里等政府替他付款呢!”



短短一个故事把美国人的实际、犹太人的狡黠和加拿大人对福利制度的依赖都反映出来了。



法国VS比利时



城里人&乡巴佬



在欧洲,法国民间创作了许多有关邻居比利时人的故事,处处透着高贵聪明的法国城里人对卑微愚蠢的比利时乡巴佬的嘲弄。这里信手拈来一则:



有一位比利时人去巴黎看望在这里念书的表兄,临走时想买一架手风琴带回去。那表兄自告奋勇地说:“我在巴黎时间长了,说话已经是纯粹的巴黎口音。我替你去砍价,省得法国店主欺生。”



在商店里,那表兄问:“这手风琴多少钱?”老板盯着买主看了看,反问道:“你是比利时人吧?”那两个比利时人大惑不解:“你怎么知道?”老板说:“我其实很想把这东西卖给你们,只可惜这不是手风琴,而是暖气片。”



面对层出不穷的法国版“比利时笑话”,比利时人是怎么想的呢?我的一位比利时朋友耸耸肩膀说:要是法国人没有别的乐趣,那就让他们说去吧!不过他马上告诉我一个关于法国人的比利时笑话:



比利时人发现了一个发财致富的妙方:你去市场上买一个法国人,然后再按这法国人自己对自己的估价把他倒卖出去即可。



一次周末聚会,一位法国人又兴高采烈地给我讲了个法国版比利时笑话:



说是有两个比利时人租了条船去河边钓鱼。其中一个比利时人说:“哇,这里的鱼真多,咱们在船上做个记号,下次还来这里钓鱼。”另外一个比利时人听罢不解地问:“你以为下次我们还一定会租到这只船吗?”



哄笑之间,这法国人突然问我:“你们中国人喜欢取笑哪国人呢?”我想了半天,把中国的邻国想了个遍,实在没有答案,于是老老实实地说:“中国人只喜欢开自己的玩笑。”然后给他讲了“刻舟求剑”的典故。那可是我们中国人说自己的事,没拿哪个邻国当笑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