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看,飞机!”


二师部队行军到大牛店附近时,轮到文懿担任尖兵一排的警戒了望手,他的一句“飞机”让所有的人都紧张了起来,大家纷纷抬头向天望去,在天空的北面,一架飞机从云层中飞来,在二师的这支行进部队的上空盘旋了一圈,然后又爬升入云层里,飞走了。


“估计是日军的侦察机,看来我们部队暴露了。”飞机盘旋的高度太高,看不见它身上的标志,排长任铁观察了一下飞机飞走的路线方向,发现它最终是向北方那边飞去了。


“那咋办?”


肯定点点头,任铁说:“这么说来我们得要准备战斗了,不过咱们有高炮,不怕他飞机来!”任铁或许是见到了太多的生与死的场面,显出没什么大不了的神态说。


“所有防空人员都有,迅速向团部集结!非防空人员注意,立即疏散向最近的林区就地隐蔽!所有防空人员都有,迅速向团部……”战士们还在讨论的时候,团里的传令兵已经乖在一辆行驶的轿车上大声喊话,向士兵们传达最新行军的命令。


日军侦察机来侦察的一幕,二师的指挥官当然也看在眼里,于是立即作出应变反应,除了本就安排好的防空营守住炮团和坦克营外,又立即指示行军中的各步战团就地集结起本团防空火力防空,以备马上就要面临的小鬼子轰炸。


按秦丽提出的新军制,每团配制防空火力应是高射机枪35挺,四联装速射高炮23台,能打鬼子多少飞机不敢说,但起码防空自卫能力还是有的。


而在行进中的非防空人员,则立即向最近的林区地带躲避,以寻求隐蔽。


现在没有人不明白,既然日军的侦察机发现了已部,那么日军肯定会想对自己这支部队进行打击,空袭是最快最有效的手段,他们绝不可能不用。


既然大家都明白,二师师长杨雨自然不可能不明白,她一挨布置完,立即一改发令时从容的姿态,钻进装甲车里就指挥着躲进了树林中。


从发现日军侦察机,到二师的非防空人员躲进附近的树林里,前后大概就是十分钟的时间。


当杨雨的装甲车躲入最近的树林后,才发现,这片林子并不是太茂密,车辆可以在树木之间停靠,而高大的树叶可以为他们阻隔来自空中的侦察。在部队基层班长的命令要求下,所有的士兵都趴在树木下,不许随便说话,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杨雨笑了笑,她听到了她已放权指挥防空战斗的琳睛通过车载通讯的命令声:“各团注意,对鬼子飞机的第一波攻击由机枪手发起,炮手先放平炮管用人挡着,等敌机有俯冲迹象再拉炮轰击,然后炮手仍归各单位正常指挥。”


又过了二十来分钟,天空中果然又出现了嗡鸣声,不过这次来的可不只是一架侦察机,而是大群的黑点。杨雨趴在装甲车的顶上,从树冠树叶之间向上望去,隐约看见这队日军机群数量大约在两百架之间。他们根据刚才的侦察机报告的坐标,杀气腾腾的扑了过来。


而这时上,二师行军队列已在绵长的行军线上初步筑起了四个只能说是将就的炮击阵地。


“琳晴,你可得好好发挥啊......”看着敌人的飞机越来越清晰,杨雨穿到了这个世界上还是第一次认真祈祷,一心期盼琳睛那个炮兵营长给她创造希望。


至于天上的日机会不会舍了下面严阵以待的地面防空部队而专门来炸她们这些躲在树林里的人,杨雨倒是不担心,多少都有树叶挡着,飞机要想从几百米甚至上千米的空中分辨出那一块树林里有人,有一定的难度。


这些飞机正是从日军紧急扩建的阳明堡飞机场起飞的173架日本飞行混合编队。这波飞机是由日军王牌飞行员奥田大佐率领,包括一个大队44架J4M (闪电)战斗机 ,43架G4M一式陆上高空攻击机.,86架96式轰炸机。


黑点迅速变大,如鹰群般黑压压扑来。立在装甲车上的杨雨略一抬头,便能依稀看到飞机翼上印着的那刺眼的膏药标志。忙缩回头去,毕竟装甲车还是能防弹片袭击的。


日机从北面来,离他们切入点最近的阵地是一团的防空阵地。


一团团长林玲环视了一下自己这个匆忙建起来的防空火力点,由于布置防空时间太紧,这仅是一个浅浅的仅能蹲人的敞开式掩体,面北架着一支23mm高射机枪斜斜指向天空。在掩体正面五米外,是一部四联装速射高炮,分立两侧的是正忙着的炮手,这两种火力点一团总共有58个,看样子都准备得差不多了。


“腾文,你待下只管帮我装子弹。”林大团长虽说不会用四管高炮,但用防空机枪却不成问题。陆腾文高声应了,抱起几盒子弹守在她身边。


林玲向他微微一笑,便轻轻扣着扳机,用射击孔向前方天空看去。


不过十余秒钟,日军96式轰炸机飞近开始尖啸着俯冲,林玲从射击孔里发现了大片飞机身影,赶紧用力一扣板机,“乓乓乓乓乓……”沉重的机枪声响起,从机枪口中喷出一条长长的火舌,向着空中的目标物吻去。


爆炸声打破了战前的宁静,日本的第一波攻击呼啸着向最当面的一团猛压了下去。一时间,各种尖利的声音猛地响了起来。飞机俯冲时发出的那种如夜枭一样的尖利声音,就算是距离很远也能清晰地听到,炸弹爆炸的声音不断从远处传来,窝在装甲车上的杨雨心都揪紧了——自己的部队,能过这一关么?


轰隆的爆炸声不断地从天上地上传来,震得人耳朵发晕。但正射击的林玲神情专注。腾文这时也乖巧地蹲在林玲的身边,一声不出。


林玲只顾猛烈开火。发出去的子弹,组成一条暗红的火龙扑向了空中。她前面防空高炮火力点的炮兵也在枪声响起后开始了动作,开动着四管高射炮。装填手负责装填炮弹,瞄准手坐上了瞄准位在旁报方位。四管高射炮来回交叉扫射,在天空中交织出一道道有力的火网。刹时间,23部高炮,35支高机,组成了一泼泼弹雨,无情地向俯冲中的敌机泼去……


天空中。


“不……我中弹了,该死的支那人。”


“该死,他妈的混蛋。。。。啊!帮我一吧。我也中弹了……”


“全队注意,保持高度!保持高度!下面支那人有高射机枪,全队爬升进行高空盘旋投弹,诸君,为了天皇,拜托了!”


“不……见鬼,是四联装速射高炮,拉起!赶紧都拉起爬高!”


“山林君,你还好吧……你快紧急迫降!”


“来不及了,我看不见,我拉不动机头了……笠原君!我中弹了……”


耳机里不断传来日机飞行员的嘈杂喊叫声,但现在是谁都顾不上谁了。笠原幸雄猛的把操纵杆向左边一推再次做了个漂亮的横滚,几串黑亮的炮弹几乎是擦着他的坐舱罩飞了过去。


看来下面的家伙还真难对付,要不是笠原幸雄反应灵敏,就差点中了招。


日机第一波俯冲,很是吃了冒进的亏,只短短一轮交火,就丢下了二十七具96式轰炸机残骸,惶惶爬升了空!这还是在,第一波轰炸日机仅以一个大队43架96式俯冲的结果,若多来些,一团还能取得更好的战绩。(96式轰炸机是日本三菱公司生产的一种当时先进飞机,载弹量大,空中机动性能好,那年代号称王牌轰炸机)


当然,好事不能独占,一团在防空作战中,也有着阵地掩体准备不足的先天致命缺陷,除被炸弹直接仍中了三个不走运的火力点外,更有21人被弹片击毙,数十人轻重伤的结果。可以说,一团防空阵地,已到了半瘫痪的地步。


不好,没运炮兵输送炮弹了!脑中才一想到,尖兵一排排长任铁猛地站起,低吼一句:“一排跟我来,送炮弹去!”便大步冲入了那一片硝烟中。在他身后,文懿这些战士一声不响地跟在了他们排长身后,冲入了战场。


三架正盘旋过来的战斗机,见到突然从树丛里跑出一堆人,驾驶员控制着飞机又一个盘旋,机载航炮机枪“达达达”地向这排人开起火来。


情况万分危急,机载子弹所过之处,石硝纷飞,在大地上留下排排弹孔。千钧一发之际,文懿只手推着任铁的腰,用力向下一扑,借势向地面上翻滚。“啪啪啪啪啪”机枪子弹擦着躺倒地上的两人身侧而过,文懿背上被激射的石硝打中,疼得他好一阵难受。


与死神擦肩而过,身后是好些个卧在血泊中的战友,更不敢作丝毫停留,任铁立即跳起,伸手扯起有些发软的文懿,大步发力,冲入到达高炮阵地的炮弹旁,弯腰,拾弹……


而这时,日轰炸机开始在高空作小范围俯冲轰炸,向地面投下一颗颗几十公斤重的炸弹。那是43架G4M一式陆上高空攻击机,这种机式,是太平洋战争中最有名的日本轰炸机,粗而圆的机身象极一根大雪茄,日军称做飞行雪茄。


向来在中国战场一直横行惯了的日本‘帝国之鹰’这一下子突然吃了这么大的亏,在惊骇过后倒是齐齐动了真怒,把本是受命轰炸整支部队的任务自动改成了‘轰炸仇人!’一时间,都聚积在了第一团防空阵地高空,把那炸弹可着劲的丢。


至于飞低去精确轰炸,他们倒是不敢。


这一波持续轰炸了将近五分钟,震天动地的大爆炸一声紧接着一声,一时浓烟滚滚,炮弹激起的土柱高达十多米,这是火药和炸药爆炸不充分燃烧而特有的红黑相间的烟柱。爆炸最为猛烈的是一个炮兵火力点 ,其弹药堆被炸弹直接命中,巨大的爆炸威力使这台四联管装炮直接化成数个零件跃上天空,那个炮台一干人员当场全部牺牲。


不过,五分钟的饱和轰炸已到了携弹量极限,由于高空轰炸肯定会落弹点甚差,效果不理想。作为率领日本空袭攻击队的奥田大佐,在投弹完后命令一个中队8架J4M (闪电)战斗机对该高炮阵地进行精确俯冲扫射。


(J 4M 战斗机能迅速爬升到12000米高度,飞行速度非常迅速,可达759公里/小时,有20mm机炮,但那种机炮是弹匣供弹,携弹量太小仅60发,而且射速不高,有效武器实际主要是靠2挺7.7mm机枪。)


“十点钟方向,目测距离两百米上空,日机接近中。”高炮瞄准手一边抬头观察一边说道。装填手马上装填炮弹(54mm四管高炮虽然是自动装填,原理和机枪差不多,但空弹后还是需要人手更换炮弹箱。)炮手马上搅动方向机和高低机,大十字环式直瞄器锁定了来袭击的日战斗机。一拉射击开关,“崩崩崩崩”炮弹连珠般急速射向俯冲而来的日机。


那些战斗机以二二阵形一边俯冲一边连续左右规避,几次高炮弹都擦着机翼而过。直到降临到百米左右的高度才有一日机被炮弹打中尾部,冒起了浓烟。


这样的情形下,飞机是一定坠毁的了,那驾驶员倒是凶残,咬着牙拼命控制着飞机向高炮阵地撞去。


“卧倒!”看到这一幕的任铁连忙弃掉手中的炮弹,随后被站在身旁的炮兵手抓到在地上,任铁自己也急忙弓臂低腰弯腿卧倒在地上,手脚并用快速向前爬,压回在了炮兵的身上。


当兵的时刻在跟死神打交道,俱是血性汉子。


高射架旁,林玲用力摇了摇头上的尘土,咬着牙从弹盒里抽出一排机枪子弹,把子弹压入防空机枪的弹道里。上好子弹后,林玲便轻轻扣着扳机,用射击孔向前方天空看去。


她的身旁,是为了推她被机枪扫去了半边身子的副手陆腾文。


就在林玲用射击孔寻找的时候,一架日本14M 战斗机,忽然从射击孔的右下角出现,快速爬升,估计是俯冲扫射后准备返航离去。林玲立即用力一摆机枪,机枪上的半圆T字瞄准器迅速锁在移动中的飞机上,“乓乓乓乓乓”沉重的机枪声响起,从机枪口中喷出一条弹道向着空中的日机射去。


“腾文,我没能打中它……差那么一点……”一开枪就跑靶了,再想射击时已脱出了自己的射击范围,林玲红着眼喃喃述说。


林玲一边下意识的说着,一边又从子弹盒中抽出一条子弹带,放在地上。短短几次射击,250发的子弹已打了3 条了,现在没人帮她装子弹,只能自己装。


“呼……”


呼了一口气,林玲又轻扣起板机,双眼死死地盯住射击孔外的天空。尖利的凄叫声不断地从天空传来,震得人耳朵发晕。但林玲充而不闻,只固执地等待下一个目标的出现。


一架敌机突然在射击孔远处正上方出现,由左下方俯冲而下,扫射的预备动作。吸取了刚才的经验。林玲在机枪瞄准了飞机后没有马上开火,而是顺着它的飞行轨迹,移动机枪做出了一个提前量,下一瞬间,扣机!


翻滚急堕而下的14M 战斗机,一头爆在了一个高炮阵地之旁,战机堕地的巨大冲击力,把坚硬的地面撞出了个深坑。虽然没有直接命中,但也波及到高炮阵地,在掩体中的人都感到强烈的震动,不少碎石泥土从空中激射后落下来,覆盖在战士们的身上。


幸好,还有个浅壕可以遮避死神直接的亲吻。


林玲定定凝视着那团火光,手摸上了陆腾文身体,哑声说:“腾文,我打中了一个……”


陆腾文身子鲜血流出,染红了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