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闵与姚襄军事才能对比谈

勾画山河 收藏 1 1079
导读: 姚襄是五胡十六国时期的羌族首领,现在网上有一些人认为“姚襄的军事能力强于冉闵”,理由就是襄国之战中,石琨石诋姚襄悦倌四方联军约16万击败了冉闵,其实这种看法貌似合理,实则为断章取义。      因为襄国之战是石琨石诋姚襄悦倌四方联军通力合作的结果,君不见冉闵的手下败将石琨也在襄国之战获得胜利呢,战绩表现跟姚襄一样出色,要承认姚襄比冉闵强,就必须同时承认石琨比冉闵强,岂可毫无根据地厚此薄彼,玩弄双重标准?更何况襄国之战中姚襄与石琨等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少了哪一个都不行,除非姚襄在战

姚襄是五胡十六国时期的羌族首领,现在网上有一些人认为“姚襄的军事能力强于冉闵”,理由就是襄国之战中,石琨石诋姚襄悦倌四方联军约16万击败了冉闵,其实这种看法貌似合理,实则为断章取义。


因为襄国之战是石琨石诋姚襄悦倌四方联军通力合作的结果,君不见冉闵的手下败将石琨也在襄国之战获得胜利呢,战绩表现跟姚襄一样出色,要承认姚襄比冉闵强,就必须同时承认石琨比冉闵强,岂可毫无根据地厚此薄彼,玩弄双重标准?更何况襄国之战中姚襄与石琨等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少了哪一个都不行,除非姚襄在战役中有突出表现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否则单独把姚襄拉出来炒却惟独抛开石琨等人不提,大谈什么姚襄“军事才能”,本身就是不能成立的。


那么姚襄是否在襄国之战中有突出表现呢?按《晋书》记载,襄国之战经过如下:


“祗大惧,去皇帝之号,称赵王,遣使诣慕容俊、姚弋仲以乞师。会石琨自冀州援祗,弋仲复遣其子襄率骑三万八千至自滆头,俊遣将军悦绾率甲卒三万自龙城,三方劲卒合十余万..........姚襄、悦绾、石琨等三面攻之,祗冲其后,闵师大败”(说明:按《十六国春秋》记载,三方援军合十三万)


由上可见姚襄在襄国之战中确实没有任何突出表现,而且姚襄军只有3万8千人,仅占很小的一个比例,远不如石琨的6万2千兵力,他的表现并不比石琨高明到哪里去,所以说襄国之战是说明不了什么问题的。所以我们要比较两人的军事能力,就只有对比两人的生平战绩。



综观《晋书》原文所载姚襄战史,几乎场场都是惨败:

1,弋仲遣其子襄帅众五万击洪,洪迎击,破之,斩获三万馀级。


2,弋仲死,襄秘不发丧,率户六万南攻阳平、元城、发干,皆破之,杀掠三千余家,屯于碻磝津。以太原王亮为长史,天水尹赤为司马,略阳伏子成为左部帅,南安敛岐为右部帅,略阳黑那为前部帅,强白为后部帅,太原薛赞、略阳王权翼为参军。南至荥阳,始发丧行服。与高昌、李历战于麻田,马中流矢死,赖其弟苌以免。


3,浩遣谢万讨襄,襄逆击破之。浩甚怒,会闻关中有变,浩率众北伐,襄乃要击浩于山桑,大败之,斩获万计,收其资仗。


4,襄方轨北引,自称大将军、大单于,进攻外黄,为晋边将所败。襄收散卒而勤抚恤之,于是复振。


5,乃据许昌,将如河东以图关右,自许遂攻洛阳,逾月不克。


6,晋征西大将军桓温自江陵伐襄,战于伊水北,为温所败,率麾下数千骑奔于北山。其夜,百姓弃妻子随襄者五千余人,屯据阳乡,赴者又四千余户。襄前后败丧数矣,众知襄所在,辄扶老携幼奔驰而赴之。


7,姚襄遣姚兰、王钦卢待招动鄜城、定阳、北地、芹川诸羌胡,皆应之,有众二万七千,进据黄落。生遣苻黄眉、苻坚、邓羌率步骑万五千讨之。襄深沟高垒,固守不战。邓羌说黄眉曰:“伤弓之鸟,落于虚发。襄频为桓温、张平所败,锐气丧矣。今谋固垒不战,是穷寇也。襄性刚很,易以刚动,若长驱鼓行,直压其垒,襄必忿而出师,可一战擒也。”黄眉从之,遣羌率骑三千军于垒门。襄怒,尽锐出战。羌伪不胜,引骑而退,襄追之于三原,羌回骑距襄。俄而黄眉与坚至,大战,斩之,尽俘其众,黄眉等振旅而归。



下面我们再来看冉闵的战绩,冉闵亲自指挥的战役很多,除廉台之战和第一次襄国之战失败外,都取得了胜利:


“季龙之败于昌黎,闵军独全,由此功名大显。”



“以夔安为征讨大都督,统五将步骑七万寇荆扬北鄙。石闵败王师于沔阴,将军蔡怀死之。”


“及败梁犊之后,威声弥振,胡夏宿将莫不惮之。”


“石冲时镇于蓟,闻遵杀世而自立,乃谓其僚佐曰:“世受先帝之命,遵辄废杀,罪逆莫大,其敕内外戎严,孤将亲讨之。”于是留宁北沭坚戍幽州,帅众五万,自蓟讨遵,传檄燕、赵,所在云集,比及常山,众十余万。次于苑乡,遇遵赦书,谓左右曰:“吾弟一也,死者不可复追,何为复相残乎!吾将归矣。”其将陈暹进曰:“彭城篡弑自尊,为罪大矣。王虽北旆,臣将南辕,平京师,擒彭城,然后奉迎大驾。”冲从之。遵驰遣王擢以书喻冲,冲弗听。遵假石闵黄钺、 金钲,与李农等率精卒十万讨之。战于平棘,冲师大败,获冲于元氏,赐死,坑其士卒三万余人。”


“龙骧孙伏都、刘铢等结羯士三千伏于胡天,亦欲诛闵等。时鉴在中台,伏都率三十余人将升台挟鉴以攻之。临见伏都毁阁道,鉴问其故。伏都曰:“李农等反,巳在东掖门,臣严率卫士,谨先启知。”鉴曰:“卿是功臣,好为官陈力。朕从台观卿,勿虑无报也。”于是伏都及铢率众攻闵、农,不克,屯于凤阳门。闵、农率众数千毁金明门而入。鉴惧闵之诛己也,驰招闵、农,开门内之,谓曰:“孙伏都反,卿宜速讨之。”闵、农攻斩伏都等,自凤阳至琨华,横尸相枕,流血成渠。”


“石琨及张举、王朗率众七万伐邺,石闵率骑千余,距之城北。闵执两刃矛,驰骑击之,皆应锋摧溃,斩级三千。琨等大败,遂归于冀州。”


“石祗遣其相国石琨率众十万伐邺,进据邯郸。祗镇南刘国自繁阳会琨。闵大败琨于邯郸,死者万余。刘国还屯繁阳。苻健自枋头入关。”


“及石氏之亡,末波之子勤鸠集胡羯得万余人,保枉人山,自称赵王,附于慕容俊。俄为冉闵所败,徙于绎幕。”


“张贺度、段勤与刘国、靳豚会于昌城,将攻邺。闵遣尚书左仆射刘群为行台都督,使其将王泰、崔通、周成等帅步骑十二万次于黄城,闵躬统精卒八万继之,战于苍亭。贺度等大败,死者二万八千,追斩勒豚于阴安乡,尽俘其众,振旅而归。”


“石祗使刘显帅众七万攻邺。时闵潜还,莫有知者,内外凶凶,皆谓闵已没矣。射声校尉张艾劝闵亲郊,以安众心,闵从之,讹言乃止。刘显次于明光宫,去邺二十三里,闵惧,召卫将军王泰议之。泰恚其谋之不从,辞以疮甚。闵亲临问之,固称疾笃。闵怒,还宫,顾谓左右曰:“巴奴,乃公岂假汝为命邪!要将先灭群胡,却斩王泰。”于是尽众而战,大败显军,追奔及于阳平,斩首三万余级。显惧,密使请降,求杀祗为效,闵振旅而归。”


“秋,七月,刘显复引兵攻邺,魏主闵击败之。显还,称帝于襄国。”


“刘显率众伐常山,太守苏亥告难于闵。闵留其大将军蒋干等辅其太子智守邺,亲率骑八千救之。显所署大司马、清河王宁以枣强降于闵,收其余众,击显,败之,追奔及于襄国。显大将曹伏驹开门为应,遂入襄国,诛显及其公卿已下百余人,焚襄国宫室,迁其百姓于邺”


“乃与恪遇,十战皆败之。”


综观比较两人生平战绩,可见冉闵一生几乎是百战百胜,而姚襄则是个常败将军,几乎是百战百败,甚至连高昌李历这样的无名小卒都能够轻易打败他,两人的军事才能孰高孰下,由此是不难看出端倪的。



下面再驳斥网上几个常见的错误认识:


1,“至于燕军的功劳,是在于两军战斗相持不下的时候,恰好出现,压垮了冉闵军的心理”


驳斥:《资治通鉴》的记载是“乃悉众出,与襄、琨战。悦绾适以燕兵至。” 是说两军正在交战的时候,燕军赶到,敢情正在交战就等于相持不下?可是据我所知,任何战斗都需要一段时间,世界上还没有一秒钟就能结束的战斗,至少也得挨上几十分钟才能够决出结果,这里最多只是表示正在交战,而丝毫没有“相持不下”的意思,说不定燕军不赶到,姚襄石琨就要被打得大败溃逃了。


2,姚弋仲说过:“汝才十倍于闵,若不枭擒,不须复见我也。”,所以表明姚襄比冉闵强。


驳斥:所谓“汝才十倍冉闵”,只是姚戈仲一个人的看法,只不过是做老子的对自己儿子的偏爱,带有个人偏向性,而当时的人们没有一个予以承认,所以不能够当作论据,即所谓“孤证不证”。要知道,希特勒还认为他的将军们能够征服全世界呢,难道你就相信了?要是姚襄真的比冉闵强,那为什么当时除了他亲老子外,没有一个人愿意承认呢?


3,“冉闵对付的是石冲,石祗,石琨,刘显,张贺度、段勤、刘国、靳豚等普通将帅,一遇到姚襄就败了,碰上慕容恪就完了。 姚襄的敌人,有老于战事的苻洪,有极具权谋的桓温,还有苻坚邓羌,都是一时豪杰”


驳斥:《资治通鉴》记载:“弋仲死,襄秘不发丧,率户六万南攻阳平、元城、发干.........与高昌、李历战于麻田,马中流矢死,赖其弟苌以免。晋处襄于谯城,遣五弟为任,单骑度淮”。


原来只要打败姚襄的就都是“一时豪杰”啊,可是据我所知,前秦守将高昌、李历不过是无名小卒.



笔者评语:


综观姚襄一生,他虽然博学健谈,善抚人心,富政治才干,但是在军事上,他的能力极其平庸,除了唯一那次成功偷袭那个荒唐透顶的弱智殷浩外,几乎是百战百败,他一生几乎就没有打过一次象样的仗,其军事才能是远在冉闵之下的。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