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2.html


他没说话,只摇了摇头,急匆匆地回到房里。理发师仔细地给他理发、修面,虽说是职业军人,但他一直很在乎自己的仪表,所以头发并没有剪短,一直梳着侧分的分头,理发师把头发稍稍修剪了一下,抹上一点发乳,梳得整整齐齐。理完发,他脱下睡袍,赵义伟已经把他的礼服拿来了,这是一套白色西服,穿在他身上,平整挺括,大方合体,他对着镜子,系上一条红色领带,红白相映,使他显得更加英俊潇洒、神彩飞扬。


男傧相也来了,他是黄可祥的弟弟黄可强,一个英俊洒脱的年轻人,穿一身浅黄色西服。据他自己说,他这是第三次给人家当男傧相了,他看了张一鸣的打扮后,觉得美中不足,又在他的西装口袋里插了几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


一切准备妥当,张一鸣带着他的迎亲队伍开始出发。到了梅园,门口已经站了不少人,有白家的亲友、用人,还有不少来看热闹的乡下人,看见他纷纷嚷道:“来了,来了,新郎来了。”


负责燃放鞭炮的人赶紧将鞭炮点燃,噼噼啪啪的响声吸引了一群孩子,他们笑着闹着推搡着,等着拣那些没有炸响的哑炮。张一鸣满面春风地走过去,还没进门就被亲友和用人们包围了,大家笑着一面跟他道喜,一面按照风俗故意地捉弄他、为难他,他不停地道谢,想方设法解决刁难,这位在战场上指挥若定的将军,到后来也有点昏头转向了。当黄可强把最后一批红包散发出去后,他总算冲过层层封锁线,来到了客厅的门口。


客厅里张灯结彩,大红的蜡烛,坠着金黄流苏的精致宫灯把整个客厅装饰得喜气洋洋。门口站着一个温婉娴静的中年太太,这是叶寒枫的妹妹叶雪梅,她嫁了一个香港人,丈夫是香港一家百货公司老板的儿子,在公司里当经理。她把张一鸣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微笑道:“好帅的新郎官。快进去看看你美丽的新娘子,她可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新娘。”


她领着他进去,一面说道:“曼琳妹妹,你的新郎来接你了。”


张一鸣只走了几步就呆住了,白曼琳挽着父亲的手臂,在穿着粉红色纱裙的女傧相陪同下,正缓缓向他走过来,脸上又是羞涩,又是幸福。她穿着敞领、窄腰、宽摆的白色曳地长裙,披着长长的白色婚纱,象一个被轻烟薄雾笼罩着的仙女,又象一个披着月光前行的精灵。她的修长光洁的颈脖上,精美的钻石项链闪着迷人的光泽,小巧的耳垂上吊着的一对梨形的钻石坠子,颤颤悠悠地晃动着。这是她母亲的首饰,白敬文把它们给女儿做嫁妆了。


张一鸣激动地迎向走来的美人,他的新娘,他苦苦等候了四年的天使。白敬文也是百感交集,女儿长大了,要出嫁了,虽然女婿是他极为喜欢和欣赏的人,他的心里还是有点怅然若失,恨不得时光能够倒转,女儿依然是当年坐在他膝头上撒娇承欢的小女孩儿。他忍住伤感,郑重地说道:“远卓,我把琳儿交给你了。”


张一鸣双脚一并,立了个正要行军礼,想起自己没穿军服,又改行了鞠躬礼,然后郑重地说道:“爸爸,您放心好了,我会好好待她的,今生今世我都会爱护她、珍惜她。”


白敬文把女儿的手交到他的手里:“我相信你。”


“不行,不行,光牵手可不行!”屋里的女客们笑闹起来,怂恿着他,“新郎官得把新娘子抱起来,抱上迎亲的车。”


他只是笑,站着没有动,女客们不依不饶,非要他抱不可。他走到白曼琳面前,弯下腰,双手一用力,将她整个人凌空横抱了起来。众人拍手欢呼,白曼琳羞得满脸通红,他看着怀里娇羞的新娘,心里甜得象喝了蜜,四年的等待,四年的相思之苦,如今苦尽甘来,他终于抱得美人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