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机器局 (组图)

满洲正白旗副督统 收藏 2 274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876年, 山东巡抚丁宝桢奉调四川总督, 上摺请带山东机器局总理徐建寅等, 前往四川自办机器制造局。 丁宝桢, 在山东巡抚任内, 成立山东机器局, 并擒杀擅自出京, 极为慈禧太后宠信的太监安德海, 一举天下知。 传世的还有名菜宫保鸡丁。


当时四川“勇营习用洋枪, 均须购自上海洋行, 且不知修理之法, 稍有损坏, 即成废物。” 丁宝桢拟将候选通判曾昭吉至川省, 查看情形, 令其自办机器制造。


1878年1月30日,丁宝桢上奏: 曾昭吉在上海选择紧要机器购办数十件, 由长江驶远来川。 其余机器, 曾昭吉自行创造。 在于成都省城择地建造房屋, 设立机器总局。 派候选道夏时、 劳文□总理局务, 并派成绵道丁士彬会同妥办。 其经费由川省土货厘金项下撙节动用, 并由盐道于茶引加票项下设法筹办。 预定于1878年4月完工。 制造局自此均由成绵道, 即成都、 绵阳的地方官兼管。


1879年, 丁宝桢为给事中吴镇奏参, “四川总督丁宝桢不谙机器, 私亏库款, 纵容私人, 徇庇劣员” 。 机器局奉旨停办。 由1877年至1879年撤局, 共支银77,352两8钱余, 合成洋枪148杆, 未合洋枪161杆。


1879年7月23日贵州后补道罗应旒上奏: “夫用款六万金, 仅造枪炮数十杆, 盖初创之时, 开拓地基, 修造房屋以及搬运器械, 制造器母, 种种费用, 俱在此六万金之内, 非全以六万金造枪炮也。…. 若遽行停止, 则前功尽弃, 而机器各物以数万金制备者亦废毁无用, 甚属可惜。 况以后需用军械又须购自外洋, 其费虽足相抵, 其得失则甚悬殊, 而中国之人复不能探讨西学神明变化, 而思所以胜西人之法。…”


1879年11月6日,丁宝桢上奏请示四川机器局是否续办; 到了1879年12月6日, 奉旨“着该督仍设法兴办, 毋使废堕。” 1880年6月26日, 丁宝桢上奏遵旨, 于1880年5月26日复开四川机器局。


由成绵道祟纲、 后选道黄锡焘、 候补道劳文□等负责, 并派员专札前赴湖南饬调原已驱逐出境之曾昭吉, 并将熟习机器制造各工匠随带前来。


候选通判曾昭吉设法制造水力机器, 利用成都城内金水河之水, 不用火工。 “其用水仅三数寸, 而即可敌二十匹马力之锅炉, 日可省煤一千数百斤, 合计每年约可省煤银四千余两,此时局中惟炼铁一项尚需用煤, 此外则全资水力。”


丁宝桢自述, 其办局之时, 不用洋人: “于机器制造, 但规仿其法制, 而于─切委员、 工匠等必专选中国通巧之人。 前在山东兴造之局, 自始至终, 决不用一洋人指示, 则制造述火药、 洋枪亦几与西人相敌。 此次在川初设局时, 力主此意, 均招致中国明习机器之士及工匠人等, 大约湖南、 江苏、 山东等省人为多。”


1881年4月18日, 丁宝桢奏修造药局, 仿造洋火药。 “因机器局向设城内, 人烟稠密, 只能制造洋枪。 若制造洋火药, 则虑别有疏虞。 自须觅幽静宽敞之区, 另建药局。 由总理局务成绵道崇纲、 补用道黄锡焘, 同局员等踩踏地基去后。 旋据勘得省垣南门外离城较远之古家坝地方, 四围空阔, 宽厂约六七里, 绝少民居, 且滨邻江干, 以之安设水机, 修造药局。 并于去年十一月初十动工。”


1880年至1882年, 丁宝桢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仿造外洋机器、 枪、 药等件, 办理渐已齐全, 现计修理水轮机器及各项机器九千七百四十件, 各营旧洋枪三百零五杆, 续造机器二百五十五种, 造成前后膛洋枪四千八百一十五杆, 已成药弹二千颗、 铜帽二万颗、 已成洋火药四万九千六百六十五斤, 均经试放合用。”


四川机器局 (组图)


马梯呢步枪枪机


此时四川机器开始仿造马梯呢步枪。 马梯呢(Martini, Frederich von Martini), 瑞士人, 基于皮拔地(Henry Peabody, 美国波士顿人)所发明的升降式闭锁枪机, 将击铁改为内置式, 并加上连动装置, 在打开枪机时, 同时将击铁扣下。 1871年为英国采用为制式步枪, 单发, .450口径。 因为采用了亨利(Alexander Henry)的来复线系统, 因此称为Martini-Henry. 后来改用Enfield和Metford的来复线系统, 因此也称为Martini-Enfield和Martini- Metford。 1964年发行的电影祖鲁战争(Zulu), 描述了1879年1月22日在南非罗克集(Rorke’s Drift)发生的一场防御战, 110名英军成功的击退了4,000名祖鲁战士, 11名英军因而获得英国最高荣誉的维多利亚勋章(Victoria Cross)。 从电影发行后, 各型马梯呢步枪成了争相收集的抢手货。


四川机器局 (组图)


马梯呢步枪


1883年, 根据丁宝桢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修理机器132件、 各营洋枪92杆、 续造机器58种、 新造机器206件、 造成各种洋枪2,123杆、 已成药弹38,400颗、 铅弹30,000颗、 铜帽300,000颗、 已成洋火药33,810斤, 均经试放合用。”


1884年, 根据丁宝桢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修理机145件、 修理各营旧洋枪2,951杆枪、 水龙二座、 格轮炮一尊、 续造机器三部、 新造已成机器278件、 造成各种洋枪3050杆、 后膛炮一尊、 已成药弹184,370颗、 铜帽6,280,000颗、 铅弹53万颗,已成洋火药60,200斤, 均经试放合用。”


格轮炮应是仿造美国的格林机枪(Richard Jordan Gatling, Gatling Gun), 金陵兵工厂于1881年开始仿造, 称为10管格林炮。


1885年9月5日,丁宝桢奏添购机器物料。 因川省机器局前因赶造洋枪铜帽药弹等项, 机器不敷应用, 派员前往上海添购外洋机器并物料。 总办委员成绵龙茂道王祖源、 候补道黄锡焘详称:委员采买应用机器, 现已─律购齐运解到省, 无处安置。 拟于本局连界之处, 照时价购买民房, 改修厂房, 以便安置机器等件。 当时为了支援中法战争, 四川机器局赶造洋枪铜帽药弹, 运往云南前线。


1885年, 根据四川总督游智开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修理机器158件、 修理各营旧洋枪368杆、 水龙五座、 续造机器44种、 新造机器162件、 造成各种洋枪2,882杆、 已成药弹230,400颗、 铅弹45,000颗、 铜帽5百万颗、己成洋火药61,880斤, 均经试放合用。”


1886年, 根据四川总督刘秉璋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修理机器163件、 修理各营旧洋枪1,389杆、 子母炮一尊、 新造机器178件、 造成各种洋枪2,443杆、 已成药弹230,400颗、 铜帽2百15万颗、 己成洋火药81,480斤, 均经试放合用。”


1887年, 根据四川总督刘秉璋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修理机器133件、 修理各营旧洋枪2,112杆、 续成机器34种、 新造各种洋枪1,325杆、 后膛药弹186,880颗、 铜帽2百50万颗、 克鹿卜炮弹120颗、 拉火700枝、 各样机器90种、 己成洋火药101,640斤, 均经试放合用。”


1888年1月17日, 四川总督刘秉璋奏四川机器局所制造之洋枪, 并不适用, 拟请停铸洋枪并在上海购办应用。 “前督臣丁宝桢于光绪三年升任来川…其立志务在自强, 是以仿用西法不用西人。 局中所用司事、 工匠, 皆中国之人, 不雇洋匠, 以致铸造各项究末得其真诀。 又因机器不全, 间用手器, 所铸之枪, 其大小厚薄不能无毫厘之差。”


“臣于去年冬间初到川时, 诧为神异, 心窃喜之。 将铸成后膛各枪深为珍惜, 留待有事之用,不肯轻发各营。 迨至夏间, 统领寿字、 泰安等营署提督臣钱玉义等谆求发给演试, 始各酌发数十杆, 以资操习。 旋经各营演放多次, 佥称所发各枪, 枪筒大小不能划一, 后门枪弹多有走火。 又多不能合膛。 臣始为惊诧, 立派署提督钱玉兴, 会同糙务处候补知县徐春荣、 筹饷报销局委员候补知府唐承烈, 将局中铸存后膛各枪日赴教场逐一试放, 果是枪筒、 枪弹均不一律….臣现己饬局将各项洋枪暂停铸造, 裁减局中司事、 工匠。 计自本年十一月起, 每年约可节省局费银二万余两之谱。”


“现已电致上海地亚士洋行购定后膛毛瑟枪一千五百杆, 每杆配子五百出; 又购买前膛来复枪五千杆, 并电购哈乞克司枪五百杆, 每杆配弹八百出。 以上留用枪价、 弹价, 约计裁减局费两年所省即可敷用。 其局中前已铸成之枪, 并由臣饬局设法修整匀配, 留为次等之用。……至后膛炮弹一项, 现始饬局试行添铸。 其原铸后膛枪子, 因杂用手器, 亦颇不甚得法。 幸前督臣丁宝帧去年派员赴上海添购机器, 现已陆续解运到川。 将来机器安置停妥, 饬令该局专铸铜帽、 后门枪弹、 炮弹, 及赶造洋火药, 较有把握。”


1888年6月3日, 刘秉璋奏四川机器局采购之枪炮机器, 部份在途沉失。 “光绪十一年十一月间, 前督臣丁宝桢任内, 筹备款项, 派令机器局委员补用从九高启文、 候选府经黄德纯亲赴上海, 购买外洋枪炮等件。 十三年三月间, 该委员高启文始将各种枪炮子弹先行运解到川。其机器、 钢铁等件, 在宜昌分装七船, 由川河挽运逆流而上, 于十三年六月间行抵万县, 因滩险遭风, 在途沈溺一船。”


“前督臣筹款购办各种机器, 原为赶造后膛枪枝应用。 局中现只专造后门枪子、 铜火帽及开花炮弹、 拉火、 洋火药各件, 所有此次已到机器及从前购备各机器, 计已足敷工作。 其沉失未到机器十三部, 现尚无须配用, 应请毋庸补买。”


1888年, 根据四川总督刘秉璋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修理机器125件、 水龙八座、 各营旧洋枪2,337杆、 续成洋枪机件12,321件、 新造各种机器120种、 马梯尼后膛药弹128,000颗、 毛瑟后膛药弹139,200颗、 前膛铜火帽4百85万粒、 克鹿卜炮弹1,200颗、 两磅包铅炮弹1,200颗、 克鹿卜炮弹铜七件600副、两磅包铅炮弹铜五件600副、 外洋拉火4,400枝、 金陵拉火11,100枝、 亮火包48个、 皮条弹袋80副、 皮带436个、 药袋436个、 己成洋火药83,160斤, 均经试放合用。”


1889年, 根据四川总督刘秉璋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修理机器125件、 水龙11座、 各营旧洋枪1,812杆、 续成各种机器13起、 新造毛瑟后膛药弹344,000颗、 前膛铜火帽5百22万粒、 克鹿卜炮弹1,200颗、 两磅包铅炮弹1,200颗、 克鹿卜炮弹铜七件600副、两磅包铅炮弹铜五件600副、 外洋拉火6,000枝、 金陵拉火11,800枝……..又配造各样机器106起、 己成洋火药114,100斤, 均经试放合用。”


1890年, 根据四川总督刘秉璋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修理机器125件、 水龙13座、 各营旧洋枪1,724杆、 续成各种机器16起、 新造毛瑟后膛药弹400,000颗、 前膛铜火帽6百35万粒、 克鹿卜炮弹200颗、 两磅包铅炮弹300颗、 克鹿卜炮弹铜七件90副、两磅包铅炮弹铜五件160副、 外洋拉火6,000枝、 金陵拉火9,500枝……..又配造各样机器142起、 己成洋火药120,120斤, 均经试放合用。”


1891年, 根据四川总督刘秉璋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修理机器115件、 水龙10座、 各营旧洋枪1,652杆、 续成各种机器14起、 新造毛瑟后膛药弹384,000颗、 前膛铜火帽6百60万粒……..枪头皮套305个、 皮带305根、 洋枪子袋50个、 配带50个、 又配造各样机器93起、 己成洋火药121,450斤, 均经试放合用。”


1892年, 根据四川总督刘秉璋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修理机器115件、 水龙13座、 各营旧洋枪1,943杆、 续成各种机器19起、 新造毛瑟后膛药弹416,000颗、 前膛铜火帽7百15万粒、 各种机器19起、 己成洋火药117,460斤, 均经试放合用。”


1893年, 根据四川总督刘秉璋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修理机器115件、 水龙12座、 各营旧洋枪1,752杆、 续成各种机器26起、 新造毛瑟后膛药弹384,000颗、 前膛铜火帽6百60万粒、 各种机器114起、 己成洋火药87,500斤, 均经试放合用。”


1894年, 根据四川总督刘秉璋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修理机器115件、 水龙11座、 各营旧洋枪1,638杆、 续成各种机器29起、 新造毛瑟后膛药弹384,000颗、 前膛铜火帽6百60万粒、 各种机器110起、 己成洋火药115,990斤, 均经试放合用。”


1897年, 四川总督鹿传霖上奏, 请略为增加机器局经费, 原户部核准, 每年不超过六万两, 请每月增加六百两。 自从1896年2月增加之后, 局中仿造抬枪、 快利枪及马梯尼枪、 药弹、 铜帽、 洋火药、 修理洋枪, 均着有成效。 1895年重新开始制造马梯呢枪。 1896年加造抬枪、 快利枪等。 拟请将经费增至八万两。


1897年, 根据新任四川总督恭寿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修理机器172件、 水龙17座、 各营旧洋枪5,350杆、 续成各种机器37起、 新造马梯尼枪614杆、 蜀利抬枪200杆、 快利枪20杆、 马梯尼枪药弹364,080颗、 蜀利抬枪药弹65,880颗、 前膛铜火帽8百45万1千粒、 各种机器624起、 己成洋火药97,017斤,均经试放合用。”


1898年3月30日四川总督恭寿上奏, 拟自制机器以应荣禄扩充各地机器局之议。 总办候补道安成称:“该局领银制造, 每年以八万两为度, 不准溢于八万之外。 核计所造抬枪, 五子快利, 马梯尼诸枪以及大小药弹, 工本尚不昂贵。 若添制机器, 加工制造, 更可多造枪枝、 药、 弹。 惟外洋购买机器, 道远价昂, 为时过缓, 且川江节节皆滩, 尤虑途中失误; 该局制造委员、 工匠皆能制造机器, 不如由局中自造, 既可节省经费, 又无滩河险阻, 并可计日告成。”


1898年四川总督奎俊奏请扩充制造, 请由八万两再加二万两, 仍由成绵道库土货厘金项下开支, 奉旨认真推广制造。


1899年, 根据奎俊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修理机器192件、 水龙24座、 旧洋枪3,260杆、 续成各种机器96起、 新造马梯尼枪1,002杆、 蜀利抬枪1,000杆、 前膛枪1,000杆、 马梯尼枪药弹390,400颗、 蜀利抬枪药弹400,000颗、 前膛铜火帽7百80万粒、 各种机器735起、 己成洋火药5,402斤, 均经试放合用。”


1900年, 根据奎俊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修理机器199件、 水龙16座、 旧洋枪5,870杆、 续成各种机器114起、 新造马梯尼枪978杆、 马梯尼马枪40杆、 蜀利抬枪1,533杆、 利川前膛枪556杆、 定川小前膛枪203杆、 前膛抬枪44杆、…. 马梯尼枪药弹30,560颗、 蜀利抬枪药弹72,300颗、 十三响枪药弹10,000颗、 毛瑟枪药弹987,840颗、 铜火帽8百万2千粒、 小火98万8千粒、 铜钉77万2千颗、 洋火药27,484斤, 均经试放合用。”


1901年1月10日, 奎俊请为四川机器局添造枪械经费立案; 自1899年经费改为10万两, 规模仍小, 请于1900年12月2 日起, 每月增加七百两, 每月可添造蜀利抬枪10枝、 马梯尼枪10枝、 前膛手枪20枝、 前膛抬枪15枝。


1901年, 根据奎俊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修理机器179件、 水龙8座、 旧洋枪2,054杆、 续成各种机器57起、 新造蜀利抬枪484枝、 马梯尼枪312枝、 利川前膛枪1,170枝、 定川小前膛枪80枝、 毛瑟抬枪550枝、 毛瑟手枪312枝、 前膛抬枪300枝、 蜀利抬枪药弹173,000颗、 毛瑟抬枪药弹108,000颗、 毛瑟手枪药弹637,800颗、 马梯尼枪药弹47,060颗、 铜火帽5百30万粒、 小火42万5千粒、 铜钉22万4千颗、 各种机件1,102起、 洋火药90,082斤,均经试放合用。”


此处报告可能有误, 所谓毛瑟手枪, 应为单响毛瑟步枪, M1871式。 在1903年的报告中说, “去年制造毛瑟枪三百余杆…在今日亦问□废。” 可


1902年7月30日, 四川总督奎俊奏四川机器局亟应培修。 “机器局自光绪三年创建厂房, 制造枪炮, 五年停办, 六年四月十八日奉旨复行开局制造。 并添修熟铁、 锅炉、 碾药各厂房及洋火药局库。 川省地气潮湿, 各厂房、 局库常受煤气药料熏熬, 檀柱均有朽坏。 虽经随时培补, 无如熟铁厂、 碾药厂、 洋火药局受气过探, 朽坏尤甚。 现在屋宇歪斜, 大有力倾圯之势, 亟应赶紧修造。”


“去岁扩充制造, 已添设绘图委员一人。 此次培修各厂, 应添绘图、 白药房各一所, 以资办公。”


“川省人心浮动, 不能不思患预防。 拟请酌拨威远军一营, 移扎局旁, 以资防守。 查局侧向有城守营箭道一所, 地基宽厂[敞], 拟于该处建修营房, 将该营驻扎其中。 箭道余地, 则建修表码厂, 作为演试枪炮之地。 全城守营箭道, 当在附近购地另修归还。 计培修添造各项工程, 详加估核, 撙节动用, 约须库平银一万七千两。 仍在成绵库上厘项下开支。”


1902年, 根据奎俊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修理机器143件、 水龙10座、 旧洋枪3,941杆、 续成各种机器37起、 新造毛瑟抬枪540杆、 毛瑟手枪387杆、利川前膛手枪1520杆、 毛瑟抬枪药弹180,000颗、 毛瑟手枪药弹2,240颗、 马梯尼枪药弹528,000颗、 小火1,189,000粒、 铜钉61万4千颗、 各种机件1,071起、 洋火药38,252斤, 均经试放合用。”


1903年12月17日, 四川总督锡良奏四川机器局应添设新式枪厂。“川省机器局去年造抬枪五百余杆, 毛瑟枪三百余杆, 前膛枪─千五百余杆。 抬枪笨重, 用时最少, 毛瑟、 前膛在今日亦问□废。” 可知不是刚问世出产的毛瑟手枪。


“现惟先在鄂厂购办, 而该厂应接不暇, 仅允分以千杆, 正初力克造齐。 因令派赴日本阅操之道员罗祟龄订购日厂步枪二千杆, 配足弹、 药等件。 合计此三千杆之价费, 约在二十万, 勉力腾挪应付, 归入动支防剿经费项下一并报销。”


“赋敛不宜再重, 厘税方将议撤, 求其裕邦计而不□股民生者, 则银元之扩充销路一也, 铜元之厂取盈余二也, 选商办矿有利无害三也。 银元者官款收之以倡其始, 必俟民用便之乃获其益。”


1903年, 根据锡良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修配机器182件、 修理水龙11座、 旧洋枪2,830杆、 新造毛瑟抬枪190杆、 毛瑟手枪1,088杆、 利川前膛手枪450杆、 蜀利抬枪40杆、 毛瑟手枪药弹308,120颗、 马梯尼枪药弹11,840颗、 小火570,000粒、 铜钉90万4千颗、 各种机件1,826起、 洋火药35,332斤, 均经试放合用。”


1903年冬, 河南候补道京章世恩、 贵州候补道祁祖彝出洋考察军械机器。 于1904年秋, 在德国蜀赫厂订购制造新式小口径毛瑟步枪及造子弹、 造无烟药机器全套。 其机器为制造毛瑟1903式步枪, 日出50枝步枪、 枪刺50把、 出弹25,000粒、 无烟药75公斤、 并聘洋匠三名。


1904年, 根据锡良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续成机器246起、 修理机器157件、 水龙13座、 旧洋枪2,046杆、 新造砝蓝单响毛瑟手枪1,037枝、 毛瑟手枪药弹715,135颗、 哈乞开斯枪弹1,324颗、 小火256,300粒、 铜钉20万1千8百颗、 各种机件2,650起、 洋火药37,892斤,均经试放合用。” 当年同时停造其他各式步枪。


四川机器局 (组图)


单响毛瑟步枪(M1871)


1905年, 根据锡良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续成机器104起、 修理机器168起、 水龙27座、 旧洋枪2,026杆、 新造砝蓝单响毛瑟枪1,118枝、 毛瑟手枪药弹1,273,560颗、 六门转珠连手枪弹1,220颗、 十三响马枪弹945颗、 快利子885颗、 铜罐火260颗、 小火457,000粒、 铜钉12万1千颗、… 各种机件3,534起、 洋火药26,231斤, 均经试放合用。”


四川机器局 (组图)


毛瑟M71单响11mm步枪弹


德国毛瑟11厘米1871式子弹诸元:


弹壳长: 60 厘米


子弹全长: 77.98 厘米


子弹全重: 43.03 公克


弹头长: 27.18 厘米


弹头重: 25.02 公克、 圆头弹


装药: 4.99 公克黑火药


枪口初速: 439.83 公尺/秒 (852.42厘米枪管)


1907年, 川省机器局仿制日本明治三十一年新式速射山炮一尊, “口径七生五, 弹重十二磅, 击力在六里以外, 系就该厂原有机件改造而成, 于十二月底在城外凤凰山演试, 准头、 速率比较原炮尚合战事之用。 此为四川首次造炮, 四川总督赵尔巽于1908年3月23日奏修建炮弹两厂, 每年出前式山炮三十余尊, 炮弹六千余颗, 统计约需银十三万两。 炮厂机器, 就局中现有机器支配。 弹厂各机及钢、 铜物料, 均须陆续电沪订购, 以资备用。 炮身钢料, 现当试办, 应暂向沪厂订买。 俟着有成效, 仍当研究炼钢之法, 就地鼓铸。”


1907年3月14日, 锡良交卸。 而1903年冬, 派河南候补道京章世恩、 贵州候补道祁祖彝出洋考察军械机器。 于1904年秋, 在德国蜀赫厂订购制造新式小口径毛瑟步枪及造子弹、 造无烟药机器全套。 订明分三期交银、 两批交货, 均已抵达, 正溯江上运, 于春夏可陆续到厂。 该项采购, 共1,561,173马克, 折合规银六十余万两。 因原厂地方不够, 另建新厂, 枪厂、 弹厂均已大致建成, 药厂正修建中, 共用银二十余万两。


1906年, 根据赵尔巽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续成机器140起、 修理机器59起、 水龙1座、 旧洋枪1,019杆、 新造砝蓝单响毛瑟枪1,420枝……九响毛瑟枪药弹1,042,800颗、 毛瑟枪药壳330,020颗、 单响毛瑟枪药弹326,000颗、 十三响马枪弹1,200颗、 碰火2,000颗、 红铜小火460,000粒、 黄铜钉子52万颗、… 各种机件15,011起、 洋火药28,185斤,均经试放合用。”


1907年, 根据赵尔巽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续成机器58起、 修理机器38起、 水龙29座、 旧洋枪920杆、 新造七生五寸径开花炮一尊、 砝蓝单响毛瑟枪1,230枝……单响毛瑟枪药弹965,200颗、 单响毛瑟枪药壳283,040颗、 马梯尼枪药弹46,000颗、 红铜小火900,000粒、 马梯尼枪药壳109,000颗、 黄铜钉子52万颗、… 各种机件22,766起、 洋火药20,790斤, 均经试放合用。”


1908年, 奏报机器新厂, 建厂基址261亩4分, 围墙381丈, 机器有造枪机器294部、 造弹机器66部、 修理机器25部、 打铁房机器29部。 造药所建厂基址69亩3分, 围墙196丈, 洗棉花机器3部、 造硝镪水机器4部、 造硝磺镪水机器4部、 造酒精以脱机器2部、 碾药剪药机器3部、 合药机1部、 造铜帽机器8部、 烘棉花汽管33节、 生电机大小各一部、 电灯大小1,674盏(各种配用全)、 造砖机1部。


1908年, 根据赵尔巽的支用经费折中说: “局中续成机器25起、 修理机器1,052起、 水龙24座、 旧洋枪352杆、 新造各种机件12,553起、 砝蓝单响毛瑟枪1,220枝……单响毛瑟枪药弹1,001,600颗、 毛瑟枪药壳341,620颗、 马梯尼枪药弹41,600颗、 红铜小火360,000粒、 马梯尼枪药壳20,000颗、 黄铜钉子24万颗…洋火药19,250斤, 均经试放合用。”


1909年9月25日, 赵尔巽请陆军部知照税务处验放, 川厂附设学堂购德国各项车床廿具, 小刨床、 中心机各一、 线刀四、 老虎钳廿、 大小天平四、 共装廿九箱, 扣实英金2,400磅13先令。


1910年赵尔巽电陆军部, 川厂机料到齐, 即将开工。 其所购买的各种机器样板, 均系为制造六厘米五口径步枪。 但听该厂总办说练兵处在1906年6月28日, 规定陆军步枪口径为6.8厘米, 枪筒长150倍, (102厘米), 出口速为650公尺/秒。 希望暂制厘米五口径步枪, 日后再改。 陆军部回函六八原系奏案, 并非规定。 但沪、 鄂、 粤各厂均已照改, 川厂仍以改为六八为宜。 (汉阳改制六八, 因经费缺乏未成。)


四川机器局 (组图)


毛瑟六八公厘口径步枪(M1907)


1909年, 因新厂即将建成, 赵尔巽令旧厂停工。 会办冷利南上书抗争, 因新厂筹备、 各项器具均由旧厂人员协助, 而今并无出品, 不宜停办旧厂。 当时也有重新厂而轻旧厂的情形, 因此冷利南不服, 后终于去职。 旧厂改为炮厂, 筹制火炮及机关枪


1910年6月1日, 赵尔巽电锡良, 时任盛京, 川省兵工厂已于日昨开工, 成绩颇好。 此公创始之功, 如蒙赐以联额, 尤足壮也。 四川兵工厂于此正式成立。


1911年9月21日, 度支部函, 原准新厂称机器工业厂, 现改名官立机器工业厂, 须添购机器数十部, 经上海经理蜀赫厂事务之瑞生洋行估价, 共141,211.80马克, 合库平银五万余两, 限七个月在上海交货。


1912年民国成立, 制造马克沁机关枪20挺, 因零件太多, 无法制造子弹和弹带停造。


四川军政府成立四川造兵局, 下属两厂。 原机器局为第一厂, 兵工厂为第二厂。 1913年造兵局裁撤, 兵工厂归陆军部直辖, 定名为陆军部四川兵工厂, 原机器局称为兵工分厂。


陆军部报告, 四川兵工厂概况:


兵工厂, 成立于1910年, 设置于四川成都东门外岷江之北三官堂, 全厂面积共二百六十亩, 围墙以内面积一百五十亩一分九厘六毫, 厂外余地一百另八亩零四毫, 各厂房及办公室约居半数。 生产步马枪类:六八、 六五、 七九各种步马枪。 子弹类:铜壳、 火帽、 钢弹头。 杂件类;步马枪全身零件。


兵工分厂, 成立于1878年, 设置于四川成都东门内供背桥, 全厂面积共五十四亩有奇, 艺徒学堂地基在内。 生产枪炮类:仿造马克沁机关枪, 二年停造, 仿造奥国思怀式六八机关炮、 克鲁伯七生五管退山炮。 弹药类:九响毛瑟枪弹、 仿造三口炮弹、 管退炮弹。 杂件类:机关炮全身零件、 山炮全身零件。


造白药处, 成立于1910年, 设置于四川成都东门外岷江之南, 全处面积一百五十余亩。 生产药品类, 白药、 无烟药。 杂品类:酒精、 依脱硝镪水。 附属兵工厂。


造黑药厂处, 成立于1882年, 设置于四川成都南门外草堂寺之右, 全处面积二十亩有奇。 生产四工酒药。 附属兵工分厂。


当时产量为每日步枪25枝、 子弹万粒、 无烟药75磅、 黑药80斤。


1913年, 陆军部统计表, 四川兵工厂每年生产六八马步枪15,000枝、 六八枪子7,500,000粒、 无烟火药45,000磅、 黑火药21,000磅, 经费2,487,218元。


4月19日, 陆军部委派杨肇锡为兵工厂督理。


1914年2月5日, 陆军部电四川都督: “据兵工厂杨督理呈送二年份成绩清册…该厂自四月初一起十一月底止, 本厂仅出枪三千四百十五枝, 弹一百五十万粒, 药八千余磅, 照机器能力仅三分之一, 而用款至三十余万元, 原料尚取诸库储旧存…川省距都较远, 见闻难周, 应请贵都督严加督率。”


6月23日, 陆军部又再电四川都督, 由12月至3月的生产报告中, 相比日出50枝步枪、 25,000粒子弹的能力, 仍不及三分之一。


7月25日, 陆军部令各直属兵工厂, 沪、 汉、 德、 粤、 川等负责人, 由督理改为总办。


1915年4月20日陆军部, 川厂在1914年生产步枪5,000余枝, 用去经费120万, 相较汉阳出产15,000枝, 仅用经费不及一百万, 因此所报概算书无法核准。


9月3日, 陆军部核准成武将军陈宦委派张文郁为兵工厂总办。


11月11日陈宦电统率部, 四川兵工厂每日制造六八厘米步枪20枝, 子弹15,000颗, 现正积极筹备, 明年可提高产量一倍。 兵工分厂修配川省各式枪械, 每月并生产粤式机关枪一挺。 所谓粤式机关枪应是麦特森轻机枪


1916年12月30日, 陆军部派徐孝刚为四川兵工厂总办。


1918年3月, 军阀熊克武占据兵工厂, 派吴景英为总办。 对兵工厂进行整理、 扩张生产。 开始生产毛瑟手枪与奥式守瓦兹洛色(Schwarzlose)重机枪, 机枪月产1至2挺。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