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机器局 (组图)

满洲正白旗副督统 收藏 1 165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867年创办, 称为军火机器总局, 又称天津机器局, 简称津局。 1865年5月18日, 科尔沁亲王僧格林沁阵亡于山东曹州, 京师大为震动, 除授曾国藩为统帅, 办理剿捻外, 并连次飞谕李鸿章派洋枪队由海道赴津, 援护京师。 因为李氏在沪创办炸弹三局, 卓有成绩, 同时也有旨命, 要他派丁日昌带领匠役到京师制造火器, 接着又改命季氏派员赴津开局铸造炸弹。 1865年冬, 三口通商大臣崇厚已商请李鸿章购备机器运津。 而丁日昌也极力支持崇厚开办, 允许一切自上海代为设法。


1866年, 恭亲王又提出设机器局之议。 当时兵部会议, 也主张在津设局, 于是在这年八月, 恭亲王正式具奏, 建议由崇厚筹划办理, 设立章程, 奉到谕旨允准。 恭亲王奏陈设局, 建议由关税项下开销。 因此, 崇厚就奏请将津海东海两关的二成洋税, 作为津局的常年经费。 户部议覆, 却被推翻。 直到1868年1月, 崇厚再次奏请, 才奉准由津海东海两关四成洋税提领。


北洋机器局 (组图)


三口通商大臣崇厚


建局之初, 祟厚一面派英人密妥士(J. A. T. Meadows)赴英购买机器, 一面在津择地建造厂房。 1866年12月, 总署划拨广东轮船阿思本(Sherard Osborn-爹1)兵轮变价款项十三万两中, 提出八万两, 交密妥士带英; 继又由祟厚从洋税款项下续汇三万三千余两。 1867年3月择定城东贾家沽道基址, 是为东局。东局建立厂房四十二座, 二百九十余间, 公所及洋匠员工住所三百余间, 占地二千二百三十亩。


1867年5月正式开局, 奏派密妥士为总办。


1967年9月, 在等待机器由英国运来时, 择定城南海光寺附近, 建立厂房, 是为西局。 在上海、 香港采购了价值数千两的修造枪炮、 制造炸子、 开花炮的机器, 先行开工制造。 机器并有机轮、 铁炉、 镟床等, 配合东厂的建筑, 添配物件。


此外, 曾委托总税务司赫德(Robert Hart)在英购办一批机器, 也归入津局。


1868年夏季, 机器陆续运到。 东局一共使用38万余两, 西局使用了9万余两。


1868年10月17日, 丁日昌函祟厚: “天津拱卫京畿, 宜就(江南)厂中机器仿造一分, 以备运津…本年臣莅任后, 准总理衙门函商, 为未雨绸缪之计, 即经亲至上海厂中, 督商局员筹办。 随据该局员苏淞太道应宝时、 选用知府沈保靖、 补用知府冯□光禀称, 于五六两月, 购到旗昌、 祺记两洋行机器、 汽炉、 车床各件….其未齐之件, 由厂中机器自行配制, 现已配就车床、 刨床、 立锯及卷锅炉铁板机器共八座….一切款项由上海代付。”


1869年9月25日, 丁日昌: “查厂牧领解洋马枪已于六月十六日由轮船赴津, 前经禀报在案。 现在各项机器均系开单点交倪令收领, 由江海关衙门雇搭夹板船载运, 七月初六日, 已将各项机器送至夹板船装载清楚。 兹据倪令报称,于七月初六日, 由沪驶运北上, 理合将起程日期禀乞察核。


李字号箱计装:二尺八寸长一寸五分径螺丝四副, 共五寸长二寸一分宽铁闩四条, 三尺三寸长螺丝起子二把, 十五寸长七寸二分宽炮模口失铁盖板四块, 十三寸长四寸宽十二磅弹子泥心铁模─盒(二件), 十二磅弹子木样二对共十二寸长铜柄二枝。 炮模口用二十寸半长双眼牛铁横闩二件, 起重架凸字包横头铁用四寸径生铁辘轳一副(计四件)。 (以上系铸炮及铸弹所用器具, 理合陈明。)


柰字号箱计装:十二磅炮木样一副, 六尺半长木样心铁杆一枝。 (以上系炮样器具, 理合陈明。)


锅钉九磅, 系铸铁炉备用, 交委员倪令收领未装箱。”


由以上的清单来看, 当初是有计划制造火炮, 但是直到该局被毁, 始终没有制造火炮的记录。


1870年, 天津教案发生, 崇厚奉命使法, 11月4日上谕津局改由直督李鸿章接续督办。 李氏接任, 11月即罢黜洋总办密妥士, 另委湖北补用道沈保靖总办局务。 此后历任总办, 皆系华人担任。 厂局地位, 在当时成为北洋主要的大兵工厂, 常年供应北省各军军火弹药。 该年改称总理天津机器局。


1871年, 撤销西局, 将机器拼入东局。 将淮军之修械厂迁在海光寺原址, 又名北洋南局, 全名是北洋行营制造局。 这个制造局属于淮军, 由李鸿章督办, 与其他属于地方之机器局不同。 此局专造各式新型炮弹枪弹, 产量几与津局相埒。 此局经费, 至少有一部份由北洋机器局开用, 同时动支淮军专饷。


北洋机器局 (组图)


北洋南局生产子弹壳底


1873年, 建成火药第二厂。 1874年建成火药第三及第四厂。


1875年津局购到林明敦式机器, 及中针枪子机器, 准备制造洋枪。 1877年开始制造, 两年之间, 完成五百二十枝, 此后则大部从事改造士乃得(Snider)枪及从事修整各式旧枪, 极少生产新品。


北洋机器局 (组图)


林明敦滚轮式一号步枪


林明敦的滚轮式(Rolling Block)一号步枪, 是当时世界上最流行的单发军用步枪, 由美国雷明顿(Remington)公司于1865年推出, 中国曾在1871年至1874年之间采购了14,400枝。 江南制造局从1871年开始仿造。


北洋机器局 (组图)


士乃得步枪剖面图


士乃得枪是士乃得(Joseph Snider)所设计, 英国在1866年采用的一种改装前瞠枪为后膛枪的方法, 将枪管后端的上半部切除, 装上活门及撞针, 装弹时打开活门, 使用原有的击铁。士乃得只能装填一发, 口径是.577, 是一种过渡时期的作法。 美国在内战结束后, 也采用了阿林(Erskin. S. Alin)的设计, 改装大量的春田前膛枪为后膛装填单发步枪。


1876年生产数量: 洋火药六十四万三千余磅、 铜帽四千二百万颗、 林明敦、士乃得后门枪子九十四万八千颗、 前膛开花炮弹六万八千个、 后膛镀铅来福大炮弹二千余个、 各式拉火十七万四千余枝、 洋式铁木大炮架及车镟机器四十余座。


北洋机器局 (组图)


北洋机器局生产子弹壳底


1877年生产数量: 洋火药五十八万余磅、 铜帽三千五百万颗、 林明敦、格林子弹一百万颗、 前膛开花炮弹五万八千个、 后膛炮弹四千余个、 各式拉火十八万七千余枝、 林明敦中针后门枪二百余杆、 大小水雷五百余具、炮架及机器二十余座。


1878年, 李鸿章奏报: “添置提磺厂、 压药器及分药、 切药等房, 又建厂房二十余间…. 各营渐多后门枪, 议令减造铜帽, 为多制后膛子弹之用。 所造林明敦枪发营领操, 并称精利合法, 以核费与购价悬殊, 当饬停止。 分设电机、 水雷学堂, 其生徒已派赴海口各司电报、 水雷等事。”


该年生产数量:洋火药五十六万五千三十五磅六两、 铜帽三千八百九十九万颗、林明敦后门兵枪三百二十杆、 格林后门子弹一百三十七万六千颗、 前膛开花炮弹六万三千四十二个、 后膛镀铅来福炮弹五千四百四十四个、 各式铜纸拉火十四万八千一百二十枝、 大小水雷四十六具、 锅炉及车床等器七十七具。


1879年生产数量:洋火药六十五万一千八百三十磅、 铜帽二千八百三十五万颗、 林明敦、 温睹士得、 格林等后门子二百四十五万二百颗、 前膛开花炮弹六万六千五百七十四个、 后膛镀铅来福炮弹九千六百六十一个、 各式铜纸拉火二十一万三千五十五枝、 一千磅至四十磅水雷一百九十个、 各式机器四十具。


1881年生产数量: 洋火药一百三万九千八百三十磅、 铜帽三千七十五万颗、 林明敦后门枪子四十二万二千颗、 毛瑟后门枪子三百五十一万六千四百颗、 前膛开花炮弹二万一千六百八十个、 后膛来福大炮弹五千七百九十二个、 大小沉碰水雷及配具二百九十九件。


1886年5月30日, 上海申报记载: "天津药局失慎一事, 前据西报译登。 兹悉失慎者, 实系机器东局铜模装药房。 所谓"铜模"者, 即毛瑟枪子也。 是房共屋五处, 工人四十名, 学徒若干名。 每日午后上工时, 必将上半日巳成之枪子, 逐一细数。 平时日造枪子一万三千颗, 因醇邸莅津阅操, 需用孔亟, 每日赶造二万六千颗。 是日学徒数子时, 误将子上格针触击, 登时轰发, 无殊石破天惊。 屋中共九人, 当火发时, 二人由窗逃出, 其余七人均在火坑中乱窜。 无如双扉紧闭, 欲出无由。 直至外人破门而入, 则一已焚毙。 至四点钟时, 又毙其二。 尚有四人入夜亦淹然而逝矣。 时总办潘梅园观察随侍醇邸在旅顺口, 翌日始回。 客有过其墟者, 但见颓垣败瓦之间, 残骸零落, 七尸则分置二门外, 尚未殓埋, 诚惨矣哉。"


1889年为了制造长式钢质炮弹, 筹议炼钢厂, 向英国葛来可力夫蒿尔厂(New Southgate Engineering Company of New Southgate)、 格林活厂(Greenwood and Battey of Leeds)定购全套制钢机器, 并计划生产栗色火药。 1891年开始建厂, 采用英式的西门士马丁炼钢炉。 而正式生产钢铁, 在1893年以后。


1896年改称总理北洋机器局。


1896年12月6日, 北洋大臣、 直隶总督王文韶奏北洋行营制造局制造抬枪: 臣前准练兵王大臣咨, 练兵需用打帽抬枪一千五百杆, 请饬制造局造送等因。 当饬该局造成边机、 中机抬枪二杆, 委员解请试验。 嗣准咨称:所造抬枪均属灵捷适用, 惟边机斤两太重, 拟每杆在三十斤, 中机改造边机, 其尺寸斤两仍与中机一致。 请饬局按照此式制造边机前门大式拾枪五百杆, 随枪什物五百份, 中机改造边机前门小式抬枪─千杆, ,随枪什物一千份。 所需款项由北洋作正开销。 奏奉谕旨依议, 钦此。 钞录原片, 咨查照办理。


英国人贝思福爵士(Lord Charles Beresford), 在1898年访问了天津机局, 他的印象是: “这个兵工厂由直隶总督管辖。 看起来在兴建时花了许多钱。 工作场所的建设非常良好。 有一个1200吨的冲压机, 4个铸造容量20吨的熔炉, 以及许多熔矿炉, 用的是西门子建造的锻床。 另外还有一个12吨的吊炉和一个40匹马力的驱动引擎, 是由兵工厂自行建造的。 当我访问天津兵工厂时, 有一个130匹马力的引擎正在制造中。 工具非常良好, 多是英国或德国制造的现代化产品, 而且带有维修及制造小炮所需的所有器材。 我亲见他们在制造4个160磅压力的圆形锅炉。 该厂有足够的扩建空间, 可以生产足够全中国陆军使用的武器装备。 深水渠道可以直通厂边。


苏格兰裔的史迪特先生(Mr. Stewart)是兵工厂的负责人。 在困难的中国上层干预下, 他能取得如此成就, 殊为可贵。 工厂管理者是一个中国官员, 每月支薪150两(21英磅)。”


“在厂中有一座良好的机器和两座现代机器, 如果须要的话, 它们可以达到30,000元的日产值, 当我访问时, 它们只能生产15,000元而已。


在工厂附近, 有一个政府的火药厂, 有很好的机器, 由一个德国人管理得井然有序。”


1899年1月22日: 裕禄奏北洋制造军械情形, 已将北洋行营制造局与北洋机器局并列:


查北洋制办军械共有两局: 一为机器局, 一为制造局。


北洋机器局


机器局现有制造黑药、 栗药、 棉药、 无烟药、 毛瑟枪子、 铜帽并各种后膛炮弹, 兼造硝璜镪水、 雷电器具、 卷铜、 炼钢等项机器。


黑药机器全分。


栗药机器全分。


棉药机器全分。


毛瑟枪子铜帽机器全分。


炮子机器全分。


汽机内通局汽机锅炉共计十五分。


按各机器所出数目: 黑药每年能造四十四万磅, 加工可造七十余万磅。 栗药每年能造二十万磅, 加工可造二十四五万磅。 棉药每年能造二万三千磅, 加工可造五万余磅。 无烟枪药每年能造八千磅;毛瑟枪子每午能造三百八十二万粒, 加工可造四百万粒;铜帽每年能造一千五百万粒, 加工可造二千八百万粒;钢弹每年能造一千二百颗; 至炮子一项, 名目繁多, 大小不一, 向由军械局按照备操、 备战, 随时酌定交局照办, 就制办最多之数考核, 各项大小炮子每年能造一万四千五门六十个。


制造局现有制造后膛炮子、 哈乞开司枪子、 云者士得枪子、 三十七密里哈乞炮子、 又自行铸配四十七密里哈乞炮子、 后膛抬枪、 前膛抬枪及枪子等项机器。 按各机器所出数目, 每年能造七生脱半开花炮子一万二千颗, 铜六件一万二千副, 克鹿卜铁身炮车十辆, 铜管拉火二万四千枝, 哈乞炮子五万颗, 哈乞开司枪子二百十万粒, 云者士得枪子一百四十万粒。


淮军制造局


造七生脱半后膛炮子锅炉单底力机器全分。 造四分五口径后膛六响哈乞开思枪子单底力机器锅炉全分。 造四分四口径十三响后膛坛者四得马枪子弹机器全分。 自行铸配造四十七密里哈乞炮子锅炉康邦机器全分。 自行铸配造四十七密里哈乞炮子器具一副。 自行铸配造五六分口径后膛力拂抬枪器具一副。 自行铸配造五分径后膛力拂抬枪子弹器具一副。 自行铸造前膛抬枪器具一副。


轧造各项子料铜皮锅炉康邦机器全分。


每年造七膛脱半铜箍开花炮子─万二千颗。 现因裁减经费, 每月减造一百颗。 每年造七生脱半钢箍开花炮子铜六件一万二千副。 每年造七生脱半铁身炮车十辆。 每年造七生脱半铜管湾拉火二万四千枝。 现因裁减经费, 每月减造四百枝。 每年造哈乞开思枪子二百十万粒。 每年造云者士得枪子一百四十万粒。 现因云者士得枪子机器损坏尚须修理, 暂行停造, 加造哈乞开思枪子九十万粒。


北洋机器局 (组图)


八国联军攻陷天津


1900年, 八国联军攻陷天津, 东西两局几全部被毁于火, 不能恢复。 袁世凯继任直督, 另择山东德州城外花园地方, 兴建新址。 1904年10月重新开工, 厂名仍沿用总理北洋机器局。


德州北洋机器制造局, 设在德州西门外运河码头东岸的花园, 东临津浦铁路火车站, 西枕京杭大运河, 南至豆腐巷、 北至上码头村(今德州地区煤建公司北界), 南北长约1,000米, 东西宽约600米。


德州北洋机器制造局工程自1902年秋开始动工, 到1904年8月底, 经过两年零两个月时间, 主体工程十二个工厂建成。 计“机器厂、 快枪子厂、 新枪子厂、 无烟药厂、 棉花药厂、 镪水厂、 杆弹筒子厂、 木工厂、 淋硝厂、 铸铁厂、 熟铁厂、 锅炉厂。”后来又增设了纸盒厂(造纸厂)、 炮子房及弹药库(即武库, 库址在今德州市西郊于官屯乡陈庄东北, 地区粮食局仓库)。 到1907年又进行扩建, 计扩建厂房113间、 储药库一座、 办公楼一座。


该局主要制造七九子弹和六五子弹, 还生产自用的硫酸、 硝酸等化工原料和无烟药等半成品。 德州北洋机器制造局的机器设备, 全部由德国和英国进口。 该局产品质量优良, 据说德州北洋机器制造局生产的各式枪弹, 从未发现过“臭火”。


北洋机器局 (组图)


袁世凯


袁世凯1907年6月2日咨民政部: “自二十八年秋间, 前升任浙江臬司, 天津道王道仁宝在署通永道任内, 遵奉宪札, 验收龚革道照玛经手买回东南两局残毁机器, 即在天津租界内赁地存储, 招募工匠, 择要修理。


在德州西南城外花园地方, 购买民地五百三十余亩。 其毗连花园东南一面, 地名上码头, 续将民房41户概行收买, 并余地、 空地共二十八亩有奇…二十九年正月办起, 三十年八月大致落成, 九月开工试行制造。”


自1902年建局开始至1907年, 开办经费是由三个海关的税收中提取制造经费, 直接解交德州北洋机器制造局。 自1908年开始, 改由海防支应局按各项用途额发给银两。 清朝末年, 德州北洋机器制造局须造呈《收支银两大数四柱报销息单》, 将本年经费分别呈陆军部、 度支部核销。 民国以后, 德县兵工厂全部经费由陆军部军械司按定额发给。


1906年至1909年每年产量, 以千为单位:


产品


1906


1907


1908


1909


无烟枪药(千磅)


30.4


51.182


78.734


70.414


棉药坯(千磅)


28.325


43,230


52.96


51.005


七密里九带箭毛瑟枪子


5,522.553


4,000


4,826.26


6,790.843


七密里九无箭毛瑟枪子


218.2


七密里九枪子底火


1,000


曼利夏带箭枪子


200.33


六密里五带箭毛瑟枪子


3,748.277


6,080.548


5,890.142


六密里五无箭毛瑟枪子


40.2


230.350


六密里五假箭枪子


200.8


七生脱半日本炮弹底火


8


3.8


6


七生脱半炮弹底火


20


5.3


五生脱半炮弹底火


7.45


克鹿卜七生脱半炮弹底火


0.8


费开司七生脱半炮弹底火


2.3


4.5


克鲁苏炮弹底火


6.5


克鲁苏底火铜帽


7


克鹿卜炮弹碰火


0.41


克鹿卜底火铜帽


6


由其生产的军火, 可以略为燎解当时北洋新建陆军使用武器的情形, 由曼利夏步枪, 转为毛瑟步枪, 再转而使用日式步枪。 其所谓带箭枪子, 应是实弹。 无箭为空包弹, 假箭为木制弹头之练习弹。 六密里五毛瑟枪子应是指日本明治三十年式6.5x50mm, 与毛瑟无关。 毛瑟枪系列中只有瑞典使用6.5x55mm子弹。


1912年11月改隶陆军部, 定名为德县兵工厂。 任王亨鉴为督理。 当时每日能生产七九、 六五枪子各二万粒, 全年做工300日, 共可生产一千二百万粒, 岁时经费55万元。 兵工厂长长官先称督理, 1914年改称总办(将军衔), 以下设会办。 各分厂管理官改称主任。


1913年7月3日早晨5点多, 德县兵工厂黑药库爆炸, 至10点机器局水会救熄, 震塌房屋十余间。 火药库在德州城东南方, 距城约四五里, 外为土围, 内有弹库八座, 中间存储黑药5,000磅, 计50箱, 购自山东制造局, 正待奉天派员领取。 是日共毙官兵二人、 重伤六人、 轻伤十余人。


1913年, 陆军部统计表, 年产14,000,000粒枪子, 经费795,760,656元。


德州北洋机器制造局建立初期, 工人达5,000余人。 工人多数来自农村, 也有一部份工人是来自德州城内。 工人的待遇极差, 工资很低, 大多数工人只能勉强维持个人生活。 民国成立后谢邦清任德县兵工厂总办时, 实行减半裁人, 工人减少到2,000多人。 到1924年, 工人人数还有1,700人。 减少的原因,一是兵工厂经费无保证, 二是由于拖欠工食费, 工人自动辞退离厂(仅1924年就有百余人)。


1915年, 陆军部报告, 德厂日产5万粒, 每月1百50万粒。


1918年1月至6月, 军部报告, 德厂出产7,646,360粒。


1924年价目表:


七九尖弹带子夹 每千粒84元


七九尖弹不带子夹 每千粒81元


七九圆弹 每千粒81元


六五圆弹 每千粒78元


自来得子弹 每千粒66元


白郎林子弹 每千粒46元


1924年曹锟贿选, 当选总统。 各地相继声讨, 奉军挟第一次直奉战争战败旧怨, 挥兵入关。 9月24日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 直系大将冯玉祥与奉系勾结, 暗中与奉军通款倒戈, 将所部改为国民军, 自任总司令, 10月23日开入北京逼迫曹锟下台。 奉军大举南下, 11月3日, 曹锟通电辞职, 吴佩孚由塘沽浮海南下。


1925年秋奉系军队在皖浙为孙传芳所败, 奉系军阀张宗昌进入山东, 得到了山东督军的位置。


1926年2月, 德厂正式停办。 张宗昌把德州以南划为他的势力范围, 而德州以北则属于另一个奉系军阀李景林的势力范围。 张宗昌在停办后便将机器设备拆迁至济南新城兵工厂。 新城兵工厂后来在抗战时辗转迁往重庆, 改为30兵工厂。 被遣散的工人分别去了济南、 汉阳、 巩县、 太原、 渖阳、 重庆等地兵工厂。


德县兵工厂房舍坚固, 裁撤后厂内房舍仍在, 成为驻军的营房。 1937年, 日军占领德州后, 也曾在此驻扎过军队。 1946年6月, 德州老百姓在国共内战混乱中将兵工厂房舍拆毁。


注1:阿思本Sherard Osborn, 英国海军上校, 1863年, 清廷经由第一任中国海关总税务司李泰国(H. Lay), 向英国购买了一小队炮舰, 聘请阿思本为统领。 1963年9月, 当舰队到中国后, 发现了两个问题: 一是舰身太大, 无法用在内河航行, 二是英国领事坚持保有舰队调度的最后否决权。 清廷最后将舰队卖掉, 在此事件中, 中国损失七十万两以上。 1864年1月, 马格礼建议李鸿章, 将舰队中附有供应、 制造、 保养军械的机器买下, 后装置在苏州炮局中, 为中国现代化机器制造之滥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