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地精 正文 13

半残的小兵 收藏 2 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size][/URL] 在这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渤海边又出现了几艘日军的驳船,它们过来拖曳被毁舰船的残骸,在岸防阵地的国军早已累得不行,也懒得理鬼子,就让他们来处理善后吧。 经过日海军专家的检查,他们发现那几艘驱逐舰已经完全破碎,失去了修复的价值;古鹰级的下层甲板和主体构架基本完好,只需要经过大规模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


在这个夜黑风高的夜晚,渤海边又出现了几艘日军的驳船,它们过来拖曳被毁舰船的残骸,在岸防阵地的国军早已累得不行,也懒得理鬼子,就让他们来处理善后吧。

经过日海军专家的检查,他们发现那几艘驱逐舰已经完全破碎,失去了修复的价值;古鹰级的下层甲板和主体构架基本完好,只需要经过大规模的整修就可以重新投入使用,随行的海军军官同意了这个方案,于是这两艘巡洋舰的残骸被部分拆解装上驳船,运往佐世保进行修理。

海军同时向陆军打了个招呼,称他们不能继续派更多的舰艇投入作战,第4军司令兼第10师师长矶谷知道海军的苦衷,所以也只好接受了他们的建议。

那个光杆司令松村被板垣叫到了指挥所,本来他以为这次肯定会受到惩罚,所以早就弄了个辞职申请。可没想到一见面板垣就说了很多鼓励他的话,说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是皇军中的优秀分子,以后需要多为皇军争取荣誉等等。

另外板垣也知道松村的对手是非常厉害,而且惹了不少麻烦,所以他决定将松村调到自己身边当个参谋,这让松村觉得倍有面子,他便像小人看见老爷那样磕头道谢。

国军这边因为打得太猛,导致士兵们体力消耗很大,地精专门提供了速食提神餐,士兵们吃了以后不仅填饱了肚子,而且精气神得到大幅提高,这就为他们在第二天的战斗充足了底气。

这时在港口后面冒出了一批人,他们穿着灰军装、头戴德式钢盔,配备中正式步枪和花机关冲锋枪,有人还拿着大刀,这肯定是西北军的人。虽然八路的军服也是灰色的,但没多少人戴钢盔,而且共军也没在衣服上挂军衔领章。

刘华庭跑过来对地精说“他们是西北军的人,你看怎么办?”

地精说“这肯定是来增援的,就让他们过来好了。”

于是鲁军、西北军和独立战斗群便同时驻守在青岛和烟台,港口这边的守军也一下子增加到6000多人,这点日军是没有注意到的。

1月11日凌晨2点,地精正在他的掩体里监视日军的动向,忽然一个穿迷彩服的通信兵走过来说“长官,黄长官来电,问我们何时回到晋冀。”

地精想了想说“你跟他讲,那个老朋友已经被我吸引到这来了,那边可以适当的放松一下,注意要搞好与八路的关系。我暂时不会回去,部队就让他去管,有什么问题可以打电报通知。”

由于华北日军主力大多投入山东战场,在晋冀一带的兵力也就大为缩减,一般的守备任务都是交给伪军去管理,日军主要集中在大中城市。黄达新在地精出走的这段时间里接连进行了几次成功的行动,日伪军成天被八路和在其后方的国军整得心神不宁,对于敌人来说外出扫荡不如窝在据点里要安全。

再说地精这边,因为兵力有所增加,他们需要更好的防护,快速工程队用处理过的海底礁石将才被日军舰炮打开的缺口给堵上,这些天然的珊瑚岩有着比钢筋水泥更好的弹性,能轻松地将来袭炮弹挡住。

地精和刘华庭以及新来的西北军少将范永红一起商量对策,他们决定先击退可能在正面攻击的日军,另外加强对侧翼的防守和监视,阻止日军的迂回进攻。

凌晨6点,在岸边的日军已经建立了他们自己的阵地,5门150毫米96式野炮、6门105毫米14式野炮、8门75毫米90式野炮、12门70毫米92式步兵炮和7门25毫米96式机炮纷纷就位,当然还有那些不怕死的日军坦克、装甲车和炸弹人。

国军这边也做好了迎战的准备,士兵们摩拳擦掌,为枪支装填子弹。坦克和火炮呆在经过仔细伪装的掩体里,并预先设定了坐标。停在济南和济宁的国军战机也完成了整补工作,待机起飞支援地面部队。

一个小时之后,日军炮兵终于得到了进攻的命令,一发发炮弹密集地射向国军阵地,日军步兵在炮火掩护下冲锋,这次他们比以前要聪明多了,步兵打一枪就借助旁边的物体隐蔽自己,然后灵巧地跑到另一个隐蔽处继续开火;坦克在阵地上打完了弹舱里一半的炮弹,然后才开始突破,这样做的好处是他们不会因为盲目的突击而很快就被干掉。

在阵地上的国军士兵颇有耐心,狙击手只在日军转移的瞬间开枪,机枪、冲锋枪和卡宾枪只需看一眼狙击手的弹道方向,然后便是集火射击,这种做法的效率相当高,有时一口气可以打死十几个鬼子。

日军的坦克也不停地把机枪子弹给射向国军阵地,有的士兵便因为子弹打进了掩体而疼得嗷嗷叫,不过地精手里有很强大的医疗保障,只需在伤口处贴个特效药片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将伤口愈合,士兵们也就不用担心中弹后的危险。

地精等到日军距离港口主阵地只有几十米后,才让炮兵和坦克发起反击,几十枚炮弹同时向预定目标奔去,炸得日军坦克尸首不全,日军见状再次炮轰,不料却被坚韧的珊瑚岩给弹了回来。

这时国军忽然发现日军已经停止了突破,剩下的日军坦克和步兵纷纷后退,只有火炮和飞机还在轰炸。

地精马上意识到日军很可能是要从侧面进攻,于是便让刘华庭继续守在正面,自己跑到北面的山地去侦察。果然发现一群日军步兵正在攀岩,其中有的还是绑着TNT的炸弹人,很明显他们是要发起自杀式攻击。地精当即拿出96式机枪,在山岩边上据枪扫射,而且专打那些炸弹人,他们身上的TNT很快就被引爆并波及旁边的步兵,这样就起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

板垣得知背后偷袭的法子不顶用,正面的国军又英勇顽强,于是只好另外寻找突破口,后来通过空中侦察发现在青岛以南5公里处有个无人小岛,中间是浅海区,最快只要20分钟就能打到国军阵地的侧翼。板垣心想如果能把这里作为前进基地那就好办了,他很快就找来松村,因为这会儿关东军那边已经派出了一些经验丰富的人来补充,所以就想要他去完成这个任务。

松村在得到上司的鼓励后,原来的沮丧心情顿时一扫而光,他看着那些精神饱满的日本兵下达了命令“上船!”

他们要乘坐几艘登陆艇和摩托艇,在岸边炮火的掩护下冲向那个小岛,然后再对国军发起进攻。

没过多久,XS1V舰的雷达上就显示出南部的异常情况,地精马上就看见了日军的行为,经过一番考虑他决定暂时不动,等日军把基地建起来再说,他的这个意思就是先引狼入室,再关门打狗。

所以国军开始进行了秘密的调动,表面上看还是正面的防御很强大,其实战斗群主力已经按照地精的部署,搭乘两栖车悄悄进入南部浅海,而反击的时候就要先让日军进入岛中,国军不动声色地在外围海区设伏,等时机成熟了就可以将松村包饺子。

松村的袭击船队就这样浑然不知地进入了南小岛,日军警惕性是很高的,在船队航行的时候就不停地射击,以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事情发生,可他们并没有发现支那人的威胁,心里自然舒坦了许多。

这些经验丰富的关东军士兵在上岸后迅速展开了进一步的搜索,可岛上除了为数不多的树木和碎石外几乎没有别的隐蔽物,看上去本来就很开阔。

松村这次总算是没有倒大霉,他立即命令士兵就地挖掘掩体,同时将重武器安置起来,这样一个基地的雏形就建立起来了。

板垣得知松村已经成功登陆,当然大喜过望,随即命令第5师主力也跟着进驻,在正面留下第10和15师负责牵制国军的火力。

国军在浅海这边只见鬼子一批批经过他们的隐蔽处,心里都非常激动,但他们清楚查精武长官的用意,不会冲动行事,不过倒也有些沉不住气的人在小声地议论着。

一个穿着黑色蛙人服的特种兵拍了拍旁边一个穿迷彩服的战友说“哥们,咱们趴在这里,不觉得闷啊?”

那个士兵看了看他的中正式半自动步枪说“他妈的,老子早就憋不住了!”

蛙人说“你着什么急啊,咱们估计要晚上才能行动。”

他们说的没错,晚上8点半地精就潜入南岛并扔出了一颗MK2高能炸弹,对日军狠狠地揍上一铁拳,然后就是潜伏国军的组合拳,各种枪械、榴弹、炮弹与火焰一齐上,日军哪里见过如此强大的阵势,纷纷四散而逃,可这地方啥也没有,他们只能跳水,不过这些鬼子大部分水性很好,硬是躲开了国军的火网,然后匆匆爬上海边的运兵船而逃过一劫。

地精立即带人去检查战果,国军总共击毙日军7000多人,缴获大批武器装备。没有发现松村的尸体,不过倒是有一两个小军官成了他的替死鬼,其实这也不算什么,能把他打成光棍就已经很不错了。

日军每次进攻老是吃亏,使得他们进攻的心理有所动摇,许多人还觉得这样打下去只是自寻死路。板垣和松村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可是不论日军采用什么办法,国军的防守都是稳如泰山,看来要等支那人那边有所动作,才可能有突破的机会。

这天是1月13日,也就是说国军在港口已经坚持了3天的时间,他们没让登陆的鬼子前进半步,而且使其付出了巨大的损失,这确实叫人感到痛快。

前线国军的成功让第5战区成了全国关注的焦点,司令李宗仁一下子身价百倍,桂系的知名度也因此提高了不少,其实这根本不关他们的事,李宗仁和白崇禧应该感谢那个姓查的小上尉,桂系只不过是趁机赚了一些名声而已。

老蒋生怕桂系的实力会因此膨胀,从而影响到中央政府的声誉,便慷慨地将新锐德械第36师和一个150毫米重炮团直接调到济南,也算是一种表态。可地精根本就不需要中央军的支持,光他自力更生得到的东西就够他用上一年半载的了,这点鸡毛蒜皮的兵力来了又有什么用呢。

地精当然明白中央军向来喜欢见缝插针消灭异己,所以对他们的到来予以限制,从战斗群里派出特种巡逻队拦截他们,只允许上尉以下军官和士兵进入,严禁那些添油加醋的参谋进城(相当于共军的政委,一般会干预指挥官的行动,实际上独揽大权),师长团长也不例外。

其实地精这样做还有另一个目的,那就是防止国民党中统军统的特务进来探听消息,这些人一般都具有两面性,有的甚至直接与日本人有联系,而中央军的参谋有的本来就是军统的特务,所以还是拦截为好。

虽然有了这些防范的措施,可地精还是觉得不放心,故意让特种分队的人留意那些携带电台的中央军人员。同时XS1V上的雷达也在扫描着胶东和济南这一带的电信号,这个相控阵雷达配备有NPS无线电监测\识别系统,能精确地发现每个无线电设备的位置,并且能在显示器上识别出电台的归属。如果发现可疑的电信号,系统就会自动刨根问底,找出信号源和与之连接的无线电设备,进而让那些秘密的家伙浮出水面。

这天中日双方都没有采取行动,国军后方的城市反而多出了一丝阴霾,中央军的出现让所有的人都感到担忧,在青岛和济南也确实有一些日本人和奸细在暗中活动,日军因为实在找不到可行的办法,所以就希望那些潜入国军后方的特务能够给他们带来一些实惠。

而此时地精也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一场秘密战很快就要展开了。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