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帖子很长,请耐心看完,看完它,你会了解一个群体.......

隐风之龙 收藏 3 428
导读:这个帖子很长,请耐心看完,正如***半夜里发的传单说的一样,传看着得福报! 看完,你会了解一个群体,虽然不能完全了解。 这个群体就是,说得好听点儿,叫“采掘太阳的人”,不好听就是“煤花子”。煤矿的一线工作者,也叫矿工,是靠纯体力的挣钱的人,是现代社会里少见的重体力而轻薪水的人,是一次次矿难得“献身者”,是站在死亡边缘挣钱的人,是分不清白天黑夜的人,是……最不值钱的人又是最值钱的人。 我声明,凡事不能以概偏全,还有很多不如这个阶层的人,我不加以讨论,请谅解。 曾几何时(在90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个帖子很长,请耐心看完,正如***半夜里发的传单说的一样,传看着得福报!


看完,你会了解一个群体,虽然不能完全了解。


这个群体就是,说得好听点儿,叫“采掘太阳的人”,不好听就是“煤花子”。煤矿的一线工作者,也叫矿工,是靠纯体力的挣钱的人,是现代社会里少见的重体力而轻薪水的人,是一次次矿难得“献身者”,是站在死亡边缘挣钱的人,是分不清白天黑夜的人,是……最不值钱的人又是最值钱的人。


我声明,凡事不能以概偏全,还有很多不如这个阶层的人,我不加以讨论,请谅解。


曾几何时(在90年代以前吧),矿工一直是高收入的阶层的代表。那时一名普通工人月薪100元左右时,一名井下的矿工的收入就可达1000元左右。小时候,朋友彪的父亲就是一名井下矿工,彪的每日零花钱就是五角钱,而我却是他的十分之一。他家那时很现代化的东西挺多,有我们不认识的电器,在别人买黑白电视机的时候他家早看上了彩电了。我发誓我长大了也要下井当矿工,要给我的孩子每天五角零花钱,挣很多的钱,买很多的电器。那时一名矿工倍受尊重,买东西有别人没有的油票,酒票,大粮票,糖票,茶叶票……,有下井津贴,有班中餐(那时只有矿工才有),粮食可以买到别人买不到的细粮,白面馒头可以吃个够。看着矿工一个个神气的背着矿灯下井挣大钱,我羡慕死了。


N年之后,我如愿了下井的梦想,也可以给孩子五角的零花钱了,可如今五角钱已经买不了什么东西了,而我的月薪却还在1000元以下观望,矿工的种种优惠在商品经济的大潮中被冲得无影无踪了。班中餐取消了,变成了1.5元钱,油票,酒票,大粮票,糖票,茶叶票都到了收藏品市场。


80年代的物价到现在不知长了多少倍,矿工的工资长了不少却总也长不过其他行业,依旧是1000大元左右。过去1000元一个家庭可以说是超超级小康了,现在却是中等之下了。据一个网站调查,1982年30多个行业中收入最高的便是井下的矿工,到了2002年还是这30多个行业,矿工还排在第一名,不过是倒着数了。国家一次次加薪的通知似乎更青睐于公务员,事业单位,井下的矿工成了背人遗忘的角落,偶尔的调资也是分毛的调,还是那么多。不过这1000元还没有低于最低工资标准,我还很满意。


井下的钱,不好挣。这观点我很赞同,矿工是同大自然作斗争的行业,作业环境十分艰苦,随时随地的面临着塌方,冒顶,透水,瓦斯爆炸,各种大大小小的危险层出不穷。一名矿工如果在一生的工作经历中没有遇到过危险是不可想象的,相信每名矿工都过九死一生的经历。刚上班时,师傅传授我许多井下避险的方法,每一条都是他亲身经历过和亲眼见到的,然这一切我又大部分印证了。如果没有师傅的传授,我早死过三回了。记得第一次下井是换衣服时,师傅对我说,记住,干这一行逛衣(指平时穿的衣服,相对于工作服——窑衣而言)脱下来就别想肯定在次穿上。我说没这么严重吧,他说你瞧着。


经历了一次次的危险之后我相信了师傅的说法是对的,在一次冒顶事故中,我记住了师傅的教诲躲在了金属风桶中幸免于难,在获救的一刻我明白了什么叫重生;

在一次工作中,一位工友触及了高压线驾鹤之后我明白了什么叫死亡;

在一次机械事故中,一个像子弹一样的螺母距离我脑袋0.5厘米处飞过时,我明白什么叫生还;

在一次井下撞车事故中,一名师傅的脑袋在0.5秒内变成了豆腐脑,我明白了什么叫脆弱;

又在一次冒顶事故中,看着抬出分不清是煤还是人的16具尸体时,我明白了什么叫群死;

在一次井下运煤皮带拉人事故中,一名矿工被拉成了5米时,我明白了什么叫长短;

在一次瓦斯爆炸事故中,看到了一名幸存者,我明白了什么叫鬼(有兴趣可以google一下瓦斯爆炸幸存者的样子);

一次在医院参观病理标本时,我看见一块大石头,细一看是个矽肺患者的肺,我明白了什么叫化石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