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第四卷 亚欧大陆 第八十三章 在沙漠着陆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


什……什么?浮筒飞走了?我花了足足一秒钟来想清楚这个问题的重要性,然后又花了十秒钟来惊慌失措——该死的!少了一个浮筒,那就意味着这架水上飞机无法安装既定计划在岸边着陆,然后我们再悠然自得地乘坐充气救生筏上岸了——假如我们现在强行在水上或沙漠上降落,飞机会迅速失去平衡,然后一侧机翼会接触水面或是地面,被自身的动能和海水或地面的阻力折断,而飞机一旦解体,我们自然是没有活路的。

不过,仅仅十秒钟后,我就不再惊慌了,原因相当简单——随着第二声脆响,又一个长长的黑色物体在我们眼前飞过,不消说,这是另一个浮筒。见此情景,我总算长出一口气——呵呵,没有浮筒的水上飞机总比只有一个浮筒的要好,至少前者等同于一架普通陆基飞机,只不过没有起落架而已;而后者,则完全是不能降落的。

更加令人庆幸的是,在燃料表就要见底的时候,那原本层层叠叠包裹着我们的“浓得化不开”的绵密白云居然开始变淡了,四周变得亮堂了起来。原本疯狂冲击着我们的飞机,仿佛誓要将我们撕碎方才罢休的强劲湍流也渐渐平息了下去,飞机不再像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操作逐渐容易了起来。

“哎呀,谢天谢地,这里是风暴的边缘!我们总算有活路了!”戴维斯注意到了这些变化,开始欣喜地呼喊起来。不过我却还不是完全放心——从机翼下越来越多的云层缝隙中,我只能看到一片浩渺无边的蓝色。由于没有定位以其,我不知道自己的确切方位,这里可能是西奈半岛的南岸,也可能是亚丁的西部海域,飞到亚丁湾不大可能,“蜗牛”没有那么长的航程。但是,我所期盼的浑黄色陆地却迟迟没有出现。当然,我们没有被那可怕的风暴吞噬,也算是和约拿一样幸运了,只是不知那支假扮走私船冲入风暴区的救国阵线敢死队是否也有和我们一样的好运气呢?

“燃料马上就要耗尽了,我得尽量爬升高度。”我对戴维斯说,“现在我们可能离陆地还有三四十公里,也有可能就在阿拉伯半岛的边缘地带,为防万一,我得做好滑翔迫降的准备。”

戴维斯提议道:“不如我们打开无线电,从公用频道发个信号出去,就说我们没有恶意,你用俄语说一遍,我再用英语说一遍,这样的话,要是到了亚欧社会共和国的领海,我们说不定能免于被防空导弹亲屁股。”

“我看要是照着你说的做了,防空导弹才会来亲我俩的屁股呢。”我一边将操纵杆后拉,把发动机功率加大,以大角度向上飞行,一边驳斥戴维斯的馊主意,“记住,在我俩之前,已经有几十个志愿者驾机试图进入亚欧社会共和国了。既然参加这种任务,那就绝不可能是傻蛋或是呆瓜,这种伎俩肯定早就被用过了,而且肯定没有用。”

戴维斯被我驳得无言以对,有些阴阳怪气地咕哝道:“那是那是,我记得某国防空军就有随意击落一切进入领空飞行物的光荣传统,哪怕对方在无线电里大呼求饶也不肯放过。想来亚欧社会共和国的防空军也继承了这一光荣传统。”不过话虽是这么说,他却没敢打开无线电,而是扭头开始检查背后的降落伞包。

“放心,”我笑道,“我李笑云的驾驶技术可是过硬的,至少比那个BUB军工公司生产的降落伞要来得可靠吧?”


两分钟后,飞机再次到达了7200米的高度。这个高度对于这种活塞式木壳飞机而言,已经是极限了,再向上就会突破它的机体承受的极限。现在,包含水汽的浓密的气旋云层已经被我们远远抛在了身后,久违的温暖阳光再度包裹住了我们——当然,这里的阳光比地面上要强烈得多,晒得我们脸上每一个毛孔都有些热辣辣地刺痒。

在这种高度上,地球表面曲率对我们视野的影响就大大减小了。我们欣喜地发现,在暗蓝色与褐色交杂的红海和气旋云团的东方,是一片黄褐色的巨大陆地,在极东的地方,可以看到一片南北走向暗褐色的影影绰绰的山脉,那应该就是汉志山了。

“到了到了!亚欧大陆!”死里逃生的激动、发现“新大陆”的快慰和一种奇怪的回到故乡的感觉交杂在一起,让我一时间变得极其兴奋。现在,我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踏在了亚欧大陆的土地上,即将受到人们的热烈欢迎,完全忘记了我们还坐在一架再过半分钟就要耗尽燃料、既无浮筒又无起落架且已经被剧烈的风暴推到解体边缘的木头飞机,也忘记了我们现在正在接近一个曾经无数次粗鲁地干掉访客的陌生大陆上空,而且现在很可能已经被哪台防空导弹系统的火控雷达锁定了。

不过戴维斯显然还没有忘记这些不利因素。他拍了拍我的背:“李笑云同志,我们现在过了第一关,不过如你所见,我们现在必须再过一关才行——我们得降落到亚欧大陆的地面上,而且越快越好,不然的话,天知道下一秒钟会不会有防空导弹或是高炮炮弹迎面飞来‘欢迎’我们。现在我们有三个选择:一,跳伞,二,在海上迫降,三,在沙漠上迫降,你打算选哪个?”

“我选三。”我在听到发动机的运转声迅速减小后,关闭了已经没有燃料的发动机,让飞机靠着自身动能滑翔,“要知道,没有浮筒的水上飞机在满布珊瑚礁的红海东海岸迫降,其危险程度和背着BUB公司生产的降落伞跳伞差不多。相对于这两个选项,我觉得还是沙漠安全得多。”

“和我想的差不多,”戴维斯道,“不过,在汉志的沙漠里迫降,就算迫降成功,我俩一根毫毛也没少,你确定我们有机会活着走到有人的地方?”

“你总要过了第二关,才有机会去挑战第三关吧。”我发现了一片看上去非常平坦的沙地,于是将飞行方向改为东北,开始准备在上面着陆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