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军统那边的行动是戴老板亲自吩咐下来的,所以谁都不敢怠慢。当晚,军统就把行动计划送了过来。

极司菲尔路往东到地丰路虽说是76号地盘,但周边早就被军统安插了无数眼线,布置了无数的据点。对于这点陈际帆丝毫不感到奇怪,军统和76号斗了好几年,如果连这点都想不到的话,不如回家吃干饭去。

陈际帆拒绝了军统要求延迟时间以做好更周密安排的建议,他坚持与第二晚展开行动,理由就是怕泄密。如此大的行动,多延期一天就会多增加一分泄密的可能。不仅如此,陈际帆只是让军统负责行动的配合和事后的撤退事宜,其余的什么都没有讲。

“放心吧,功劳少不了你们的,就算是你们戴老板在,我也是这个计划,国难当头,咱们各司其职,一起剪除这个祸害。”

陈际帆的话起了作用,军统这边没再说什么,毕竟人家曾经靠六十多人就大闹南京城,艺高人胆大。况且事成之后人家也不抢功,这还有什么说的。

军统的办事效率很高,入夜后就秘密调动多辆汽车将所有队员分批次地按计划安排在极司菲尔路周边地带隐蔽待机。

攻击分三个主要方向,左翼由陈际帆率突击一组、赵俊的爆破组和高焕捷的情报后勤组组成,负责由东到西清除地丰路至76号路面上所有的特务;右翼由罗玉刚率领的突击二组和胡云峰的侦察组组成,负责从曹家渡开始至极司菲尔路一带由西向东向心攻击;文川浩的狙击小组则由军统秘密安排提前分散进入76号斜对过的钱家巷,寻找合适的狙击阵位,钟鼎城的支援小组一部在两个突击组攻击得手后在76外围构筑机枪阵地,一部在外面负责阻击来源的76号特工。

1941年春的76号正是其发展的最高峰,核心特工加上外围的黑社会组织、帮会,上千人都不止。这些人并不全住在76号,甚至连76号的创办人—大汉奸李士群都不知道住在哪儿。

这些当然就不归“雷霆”中队操心了,只要扫荡了76号这个魔窟,分崩离析的汉奸特务们自然有军统、中统还有中共地下党他们去收拾。军统虽然没能捞着主攻任务,但是各特务站的精英倾巢而出,秘密封锁了整个地区。

1941年4月1号这一天,是“雷霆”中队队员们最难熬的一天,队员们在各组长的指导下,反复研究行动细节,每一个队员都可以把76号内部和周边的地形全部烂熟于胸。

下午至晚上天黑,队员们大部分在睡觉,养足体力。

晚上7点,吃晚饭。

晚上8点,最后演练细节。

晚上11点,检查枪械。

凌晨1点,军统的侦察人员报告一切正常。全部攻击队员进入攻击阵位。

凌晨2点,行动正式开始!


军统特工准时在2点将极司菲尔路周边路段的电力全部切断,霎时整条狭长的大街上一片漆黑。“雷霆”中队的攻击队员们像幽灵一样开始从东西两个方向成攻击姿态前进。

街上那些有76号特务们化妆而成的摊贩依然敬业地游荡在路上,睁着他们一双双警惕的眼睛在漆黑一片的大街上来回扫描着。

可是他们的位置已经被全部掌握。最先进入视野的是地丰路街道拐角处的三个钉子,这些人看上去在卖夜宵,但是眼睛却不时盯着街上的一切,虽然停了电,但是他们的蜡烛似乎很多,将这一片照得明亮亮的。

陈际帆和赵俊高焕捷两人对望了一眼,三人几乎同时从靴筒里抽出寒光闪闪的匕首,只听“嗖嗖嗖”三声清响,三个特务几乎在同一时间被黑暗中飞来的匕首刺中心脏,瞬间断气。

进入极司菲尔路,特务的沿线渐渐多起来,几乎可以达到每十几米就有一人的地步,不过在黑暗中,这些家伙并不是十分敬业,他们毕竟不是受过严格训练的。有的在抽烟,有的坐在位子上聊天,有个别的尿急,跑到墙根解开裤子撒尿。

陈际帆向队员们打出手势后,队员们按照事先演练的程序奔着各自的目标隐蔽接近。不大一会工夫,黑暗中传来几声闷哼,就没了动静。

陈际帆的攻击还算顺利,十分钟不到就顺利抵达前方杂货店。深更半夜的街道上就是这家杂货店还亮着忽明忽暗的光亮,远远就从店里传来“喂-喂”的叫喊声,有电话!

陈际帆手势一指,高焕捷很快就在房屋上面密密麻麻如蛛网般的电线中找到了这个电话线,这个是他的拿手。高焕捷曾说他退役后,要当全国最好的电工。

小高尽管长期都是在总部工作,但是身上的功夫一点也没落下,他把身上的枪一背,轻手轻脚地攀爬上屋顶,将电话线毫不犹豫剪断。其余队员沿着墙根慢慢接近这家杂货店。

军统派出的特工也算的上是百里挑一的精英了,开始这些家伙们还挺不服,但当他们跟在后面,发现人家无声无息地就前进了这么远距离,心里不由的佩服起来。(按计划军统的特工们跟在后面收拾残局,替换那些被灭在大街上的汉奸特务)他们从远处看见“雷霆”中队慢慢接近杂货店,都暗自捏了一把汗。要知道这家杂货店里可是有枪的,枪声一响可就完了。

当然不能让他们开枪!事实上能够在杂货店里的也不是饭桶,街上电一停,里面的人就把枪顶上了火,有的打电话报告情况,有的拿起电话大骂电话局。直到电话打不通为止。

高焕捷切断电话线不久,店里就走出一个人准备上房检查电话线,看样子他很不高兴,嘴里嘟嘟囔囔的。可是正当他刚刚从房顶上露头的时候,他就被一双像钳子一样的手把两腮抓住提了起来。脚上使劲蹬了几下就没了动静,因为高焕捷已经把他的脖子扭断了。

高焕捷轻手轻脚跳下地来,“侬好了没?这小赤佬!”一个声音从里面传来,高焕捷本能地往墙根一靠,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一个瞪着大眼睛的家伙看到了面前黑压压的队员们。

陈际帆想都没想一个倒地直接登在他前面的胫骨上,立时将他的小腿踹断,这人一声惨叫倒地后就被陈际帆捏啐了喉咙。

惨叫声惊动了里面的人,不过他们以为是同伙崴伤了脚,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地降临。因为任何威胁都必须经过外面那几十双眼睛,既然没有任何枪声报警,自然不会有什么危险。

可就在他们准备出门看个究竟的时候,周边的窗户忽然全部碎裂,从窗户里钻进来好几条黑影,这些黑影一落地就所有的冷兵器全部招呼到他们身上。攻击只是在瞬间完成,好险!陈际帆捏住一个家伙扣住扳机的手时暗叫庆幸。

杂货店清除后,剩下的外围目标已经不难对付。而罗玉刚那边的突击二组攻击同样顺利,罗汉的弩弓在这样的夜里发挥了极其巨大的威力,街上的特务们被不知不觉钉在墙上的比比皆是。突击二组在白刃近战中的威力甚至还要强过一组,这当然要得益于组长的神威。

凌晨2点20分,两组突击队顺利在76号附近汇合。朦胧的夜色中隐约可见高墙上的机枪掩体和前面密集的铁丝网,大门紧闭着,门外安静得有些可怕。

队员们按计划各自向围墙上的目标接近,罗汉再次举起手里的弩弓瞄准了右侧高墙上一个打着瞌睡的机枪手……,弩弓刚刚离弦,十几只抓勾“刷刷”地搭上了高墙,突击队员们带着铁剪开始奋力攀爬。

文川浩和他的狙击小队已经在这里盯了很久,一动不动的。直到看见自己人来到院墙下。文川浩轻轻对自己的组员打了个手势,大家立刻屏住呼吸将枪口瞄准墙内外。掩护着自己人顺利登墙。

陈际帆知道行动最关键的时候到了,军统的人曾和他说过,一旦进入76号,再响无声无息地解决问题是不现实的,这不是救人,而是整个端掉这个魔窟,所以他们强烈建议“雷霆”中队在必要时毫不犹豫开枪。

起初陈际帆还有点犹豫,知道人家说:“嗨!你们不知道在这上海滩一天要发生多少次枪战?我们和76号的,共产党和76号的,就算没有这些,法租界那些黑帮也不会消停,争地盘、争女人,天天大打出手。巡捕房管不了,也不敢管,最多是完事儿后出来善后,所以你们就放心的打,外面有我们兜着。”

76号院子的防御当然不仅仅是墙上几挺机枪这么简单,实际上就在他们刚刚清除完几个机枪掩体后,院内就忽然响起犬吠声,静谧的夜里,狼狗凶狠的叫唤把所有人都唤醒了。

76号霎时警铃声大作,特务们从各自的营房里衣衫不整地冲了出来。担任值班警戒的是两年前投靠李士群的黑社会分子吴四宝,他这个警备队长当得很累,一天到晚要对付没完没了的暗杀,还要和行动大队的张天震配合抓人,砸报馆,搞暗杀。但是他从没有想到76号这个地方会有人敢进来。

“兄弟们操家伙,既然军统的人不要命,咱们就成全他们!”吴四宝光着个脑袋提着两支驳壳枪就带头冲出来。

“就位了,老子倒要看看,是什么人吃了雄心豹子胆,敢闯这阎王殿?”

吴四宝话音刚落,噼噼啪啪的枪声就响了起来,子弹纷纷朝着墙头打去。76号大院里长短枪支一齐开火,整个院子就像过年放鞭炮一般,汉奸特务们火力的凶猛程度有些出乎意料,不过在身经百战的一流特种部队面前,这些业余的枪响的确就是在放鞭炮,没有任何威胁。

“手榴弹准备!”陈际帆喊道,既然已经暴露。索性就干痛快点。

“爆破组,炸掉大门!”陈际帆又向赵俊下命令。

“是!跟我来!”

炸开大门是应急方案,原计划是越墙而入从里面安静地打开大门,既然特务们要来硬的,那就给他们长点见识。

在陈际帆和“雷霆”中队的战士们看来,这次行动完完全全是一次特种作战,只不过作战地点变成了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可在76号吴四宝以下的这些特务汉奸的眼中,这充其量也就是对手倾巢而出来砸场子,所以他们根本想不到对手会在瞬间从围墙四周扔进那么多手榴弹。

近百颗手榴弹在这么狭窄的院落里爆炸,给汉奸特务造成了巨大的伤亡的同时,也深深震慑了他们有些恐慌的内心。爆炸的火光映出他们一张张因恐惧而有些变形的脸,对手的火力太匪夷所思了。

可在远处埋伏的狙击小队眼中,黑夜里的忽明忽暗的火光已经足够让他们从容瞄准目标。文川浩照例首先扣动扳机,院子里一个拿着司登式冲锋枪冲着围墙铁丝网疯狂扫射的汉奸应声而倒。

紧接着就是夹杂在枪声、喊叫声和爆炸声中的几声清脆枪响,又将几个操枪射击的汉奸送上了西天。这下汉奸们是真的赶到恐慌了,他们根本搞不清这枪声是从哪儿来的。甚至有人还怀疑是不是旁边什么人在打黑枪。

怀疑归怀疑,保命要紧。几个忠心的汉奸簇拥着吴四宝躲进屋子里,又在屋外临时架起两挺机关枪,可吴四宝还在拼命叫嚣,让下面人往死里打。

“轰!”一声比手榴弹更加猛烈的巨响从大门传来,烟尘四起、碎屑横飞。76号大门被炸开了,汉奸们更加恐慌,慌忙调转枪口,朝着大门处的烟尘疯狂射击,子弹打在旁边的钢铁柱子上当当作响,火星四溅。

陈际帆朝着大门对面的罗玉刚打出手势,示意突击二组继续攻击左侧围墙,自己带人从大门进攻。罗玉刚点头表示收到后,带领自己的人马开始沿墙根搜索攻击地点,他的位置马上被赵俊代替。

大门虽然被炸开,可这里立马就被汉奸们密集的火力封锁,如果强行冲锋的话,会造成巨大伤亡。陈际帆朝赵俊使了个眼色,赵俊马上又拿出一捆手榴弹,陈际帆一个侧身向门内打出一个长点射后,赵俊拉响了引线,将这捆手榴弹使劲扔进大门。

又是“轰”的一声巨响,几个离得稍近的特务汉奸被炸得尸骨无存,趁着手榴弹爆炸的硝烟,陈际帆就地一个前翻,滚进大门,手里的突击步枪几个点射将远处掩体上的汉奸打掉,紧接着他又扔出一颗手榴弹,换了一个弹匣。

这个战术动作队员们不知已经训练了多少遍了,所以后面的队员根本没有犹豫,身子从大门口露出,用手里的汤姆逊冲锋枪猛烈射击,然后就地几个前翻,找到一个藏身之所隐蔽。

陈际帆看到几个队员毫发无损地进来,轻轻点头,然后继续打出两翼包抄的手势,几个队员会意,开始向两边边射击边移动。

趁着敌人的火力被吸引的这当口,陈际帆看了看表,攻击已经开始半个小时。他又慢慢观察对面敌情。在他正前方的院子里到处都是枪口的火焰,人数两百人不止,不过从对方的射击情况判断,这些家伙没受过什么正规的军事训练,射击混乱,而且射击阵位基本没变。

汉奸们的确没受过什么军事训练,就连吴四宝昔日也只是个打打杀杀的混混,所有人一见大门洞开,便下意识地全部将枪口对准大门猛烈射击。可他们的对手是什么人?

大门外的赵俊听到枪声中微弱变化,马上和其他小组成员沿着围墙寻找攀登地点,大门口被敌人封锁,那里不允许容纳太多人,必须另外寻找攻击地点。

赵俊身先士卒,剪开铁丝网后一个低头躲过打来的子弹翻身上墙,前面不宽,勉强能够容纳一个人侧卧射击,赵俊在墙上打出两梭子后果断跳下,然后一个前滚起身半跪再打出几个精确点射,几个汉奸应声而倒。

这一下汉奸们更加慌乱,一部分人又将枪口转到赵俊这边,赵俊马上又扔出几颗手榴弹,然后端起手里的突击步枪猛烈射击。黑暗中只听到汉奸们几声惨哼后扑倒在地。

激烈的战斗还在继续,院子里汉奸们的火力被分散成两个方向,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密集,大门口被“雷霆”中队连续增援已经感到力不从心。而围墙上还在不断有队员翻越而进。吴四宝没有办法,一面电话求援,一面命令所有人撤退,依托平房继续顽抗。

前面战斗正激烈的时候,突击二组在罗汉的率领下也成功切断电话线,并清除后院围墙的防守后进到院内,罗玉刚根本没有迟疑,带领部队杀进76号主楼。

主楼上此刻已经成为布满各种火力点的碉堡,密集的子弹封锁了主楼前的平地。

“上!”罗玉刚一声令下,一个小组飞快地向主楼后侧甩出抓勾,十来个队员在地面火力的掩护下迅速爬上顶楼,又从顶楼向下攻击。

“雷霆”中队其余队员在赵俊带头下,翻越围墙将前后两道大门全部分割,前院的吴四宝和后院指挥抵抗的张天震之间彻底失去了联系。张天震被突击二组牵制在主楼,而吴四宝则被压在几栋平房里苟延残喘。

“四宝哥,这些是什么人?怎么这么厉害?”一个喽啰气急败坏地问道。

“顶住!你个小瘪三管他什么人,电话打通没有?”

“电话不通啊,四宝哥?”

“饭桶!小的们,这里是租界,我们的人很快就会赶来,丁主任和秘书长他们不会不管的。”

吴四宝错了,就在76号发生激烈枪战的时候,军统的人马为了混淆视听,在法租界和公共租界到处开枪,制造爆炸。76号这些地痞汉奸除了在政治上投降日本人,在上海滩也有不少赌场、舞厅、夜总会,戏院等场子,可是一夜之间就被稀里糊涂的狂砸一通,搞得到处风声鹤唳。

李士群躲在自己的住处,对外界一切似乎不太关心,军统已经策划实施多起针对他的暗杀,都被他给躲了过去,他不住在76号,没有人知道他住在哪儿,李士群很谨慎,他本能地感到晚上的事肯定是有预谋的,不管是不是针对他,他都得小心为妙。

上海滩在这个晚上乱作一团,巡捕房的警笛到处都在吹,可到处都有枪声,甚至还有爆炸。散布在各处的76号的爪牙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救火,唯独没有想到他们的巢穴76号正在遭受灭顶之灾。

一个小时过去了,院子里的汉奸渐渐抵挡不住,这也难怪,以他们这样的业余水平,要不是陈际帆担心伤亡恐怕连二十分钟都撑不下去。陈际帆不愿在这些汉奸手里损失兵力,所以攻击格外谨慎。饶是这样,汉奸特务们的伤亡数字还是不断爬升,打到后来干脆猫在屋子里不出来了。

可是这一招对付拥有各种实战经验的特种部队,实在是大错特错,陈际帆命令集中所有火力猛烈扫射,然后队员们分别向各间屋子扔进手榴弹万事。

前院的战斗解决,主楼也差不多了。守在楼上的汉奸大部分被歼灭,少数残余躲进地下室继续顽抗。

“报告组长,发现两个女的。”搜索二楼的队员们在一间屋子里找到两个衣衫不整全身抖抖索索的女人。

“先绑起来,待会再验明身份。”

其实这两个女人也是76号一份子,是专门对付那些吃软不吃硬的囚犯的,简单说就是实施美人计的。

“雷霆”中队尾随张天震和他的几十名手下到了地下室,这才看清这个被人提起“谈虎色变”的魔窟真相,刑讯室、水牢、禁闭室不一而足,水牢里还关着已经奄奄一息的囚犯。

“这些人都是抗日勇士啊,救下他们吧!”罗玉刚哀求陈际帆。

“交给军统的人,我们的任务是肃清残敌,将这个地方从地面上抹掉!”

困兽犹斗也是要讲究本钱的,汉奸们毕竟不是日军野战部队,身处困境还可以抵挡一阵子,等他们发现走投无路的时候,汉奸们甚至连自杀式冲锋的勇气都没有,挑出白旗准备投降。

可惜陈际帆这次不想要俘虏,为了整个部队的安全起见,他不想留任何活口。再说这些人叛国投敌不说,本身也是一些社会败类。这种人杀了干净。留下他们,也只能交给军统,到时候这些家伙只要嘴巴一软摇身一变又会变成抗日志士,最后还是继续祸害上海滩。

“杀!”陈际帆冷冷地下了命令。

凌晨3点40分,76号大院的枪声终于停了下来,一共清理出300多具特务尸体,搜缴出大量文件和财物,陈际帆把文件和财物留下后,把二楼上抓到的两个女人交给了随后赶来的军统。

看着满地的尸体,再看看“雷霆”中队生龙活虎,充满杀气的身形,军统特工们一个个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一个个唯陈际帆的命令是从。

陈际帆命令:“救出所有人!烧掉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