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比较有意思的鬼子

转角踩到屎 收藏 1 374

还记得<硫磺岛的来信>上那个骑马的日本军官吗?下面这个就是在电影中的原型.

西竹一男爵にし たけいち,(1902.7.12-1945.3.22)大日本帝国军人、1932年洛杉矶奥运马术场地障碍赛金牌得主。1945年时作为109师团第26战车连队指挥官于硫磺岛战役中战死。



一个比较有意思的鬼子

这个是现实中的原型



一个比较有意思的鬼子

这个是电影<硫磺岛的来信>中的演员

西竹一出生于东京港区麻布,为明治时代著名外交家西德二郎男爵庶出第三子。西德二郎是研究中亚问题特别是中国问题的专家,曾经亲身考察中亚地区和中国的新疆,在处理义和团事件时,由于得到了西太后的信任,当时担任驻清公使的西德二郎获得了中国茶叶的专卖权,获得了巨额利润。后来也做过伊藤博文和松方正义两届内阁的外务大臣。西竹一十岁时,西德二郎去世。给他留下了一笔巨额财产,从此西竹一过上了豪华生活。在小学时代,西竹一经常和其他学校的孩子打假,是个淘气鬼由于出身华族,家境富裕的西竹一喜欢摆弄新鲜玩意,当时流行的稀罕物品他几乎都玩过。1915年4月,按照父亲的遗愿,西 竹一进入了日本著名的“东京府立第一中学”,然而,进入该校后第二年,不知何故,西 竹一突然提出要转学到位于广岛的“日本陆军幼年学校”。在那里,西 竹一第一次接触到马,并对马术产生了强烈的兴趣。1920年,西 竹一进入“东京中央幼年学校”就读。同期生中有一位“名人”—昭和陆军三大参谋之一的辻政信,不过第二年学校就改组为陆军士官学校,西竹一成为了该学校第一批的预备科学生。毕业后(1924),西竹一被分配到独立骑兵第一连队,骑兵科共有十九个人,而西的成绩仅列第十三名,看来分数线的确不是唯一标准。西竹一妻子—武子的祖父是日本海军大将川村纯义,而武子的父亲又拥有伯爵头衔,因此二人可谓门当户对。

辉煌的时期

在1932年的第十届奥运会—洛杉矶奥运会上,骑兵中尉西竹一和爱马“天王星”参加了马术男子个人障碍赛。由于日本在1931年发动了“9.18事变”,入侵中国东北三省,此时的日本在国际上正遭受着广泛的舆论谴责,再加上美国当时排斥日本移民,美国国内爆发了空前的反日浪潮。但是,在场的10多万美国观众被他的精彩表演所打动,纷纷高喊“Baron Nishi(西男爵)”,替他加油。最后登场的这对搭档靠着高超的技术,力压群雄,获得了金牌。这是日本在奥运会上第一次获得马术项目的金牌,也是到目前(2009年)为止日本在奥运会马术项目上的获得的唯一一块金牌。在跨越最后一道障碍时,爱马不经指示自行横曲后足越过障碍物,在接受采访时,西竹一兴奋地说“We won!”。在这里之所以使用了“We”而不是“I”,是因为他把爱马“天王星”看成了真正的搭档,做到了人马合一。令观众大为感动。由于西竹一性格开朗,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使得他在美国拥有极飞跃汽车高的人气。获得金牌后,连日有好莱坞女明星打电话邀请他参加宴会,洛杉矶市授予他荣誉市民称号,西竹一参加了洛杉矶市的圣塔安妮塔(Santa Anita)赛马场建设动工仪式,并被推荐为终身荣誉会员。 竹一性格豪放,曾经有过骑马飞跃长官汽车的纪录。他对天皇的至高无上神权表示怀疑,在朝着皇宫方向实施遥拜的时候,他甚至都不低头。西竹一虽然是陆军,但是他没有剃光头(按当时日军的规定,陆军是要剃光头的)而是留着三七分的长发,再加上他是个美国通,拥有丰富的国际阅历,和陆军的保守风格显得格格不入,因此西竹一在军中一直遭受冷遇。

4年之后,西竹一又参加了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由于在比赛中意外落马,西竹一没有获得奖牌,最终成绩为马术障碍团体赛第6名。传说当时是德国人操纵了比赛,那也是二战爆发前的最后一次体育盛会,鉴于当时希特勒黑暗势力的笼罩,西竹一堕马是人为动了手脚也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对于西竹一来说,还有雪上加霜的事情:同一年骑兵科减员,时任骑兵教官的西被迫离开自己热爱的骑兵职位,进入到逐渐兴起的装甲兵科,并且被派到当时驻扎在牡丹江的第二十六战车连队,成为陆军中佐,但是离开骑兵科并没有降低他对马的喜爱:即使是来硫磺岛之前(1944),他还特意去看了天王星,并且取下了天王星的鬃毛挂在胸前。

战死琉璜岛

1944年7月西竹一被命令去硫磺岛,他预见到那将是与他的武士血统相称的一场战斗。在前往硫磺岛前,他告诉他的儿子:“你的父亲将不会死的毫无价值”。7月17日,在靠近硫磺岛的父岛海域,遭到美国潜水艇科比亚号”的袭击,虽然人员没有多大伤亡(2人死亡),但是这次袭击使得28辆战车都和运输船一起沉到了海底。

44年8月,为了补充损失的战车,西竹一又返回了东京。在东京逗留的短暂日子里,西竹一抽空到世田谷区的“马事公苑”看望正在那里度过余生的爱马“天王星”。“天王星”听到了西竹一的脚步声后,非常兴奋,用脖子不停地在西竹一身上蹭来蹭去,表达见到主人的喜悦之情。预感到此次前往硫磺岛是凶多吉少,西竹一剪掉了“天王星”的鬃毛,仔细地包好放在自己的军服内,随身携带以便留作纪念 在硫磺岛上,西竹一也是穿着马靴,整日马鞭不离手。

经过一番考察,西竹一认为硫磺岛的地理条件并不适合传统的战车战,为此他决定把后来补充的22辆97式中战车以及95式轻战车的炮塔拆下来当作要塞炮使用,并做了精心伪装。西竹一的战车部队在战斗中拖住了美军海军陆战队的一个师,在一个岩石峡谷中战斗了六天。战役末期,许多日本军官拒绝随着被打散的士兵躲入洞窟中,但西竹一以“一起作战吧”的理由和士兵处在一起,西竹一曾经命令把为数不多的药品用于救治美军伤兵俘虏是确有此事的。在硫磺岛战役中,美军情报官Sy Bartlett在得知西就是地方指挥官时,曾以高音喇叭试图劝降已经陷入绝境的西,称“世界将为失去马术中的西男爵而惋惜”,但是西从未回答。关于西竹一的死,可以说是众说纷纭,有的说是剖腹自杀,有的说是被美军喷火兵烧死,有的说是拒绝投降后加入自杀特工队阵亡。他的尸体一直没有找到。据说有人看到他的尸体,一只手拿着手枪,而另一只手握着他曾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赢得金牌时用过的鞭子。关于他战死的地点也众说纷纭。目前在硫磺岛东海岸立有“西大佐战死碑”。

西竹一战死时42岁,按照规定死后晋升一级,最终军衔为陆军大佐。由于西竹一战死,其爵位由长子—西 泰德继承。是日本唯一一位在昭和年间出生而封爵者 (西泰德现为硫磺岛协会副会长。在影片“硫磺岛来信”的开头和结尾中,负责挖掘的那些人就是硫磺岛协会的工人。该协会主要负责挖掘日美战死者遗骨遗物,并交还遗族,同时举行相关纪念仪式等)

生前,西竹一曾经感叹道:理解自己的人太少,只有“天王星”才是最理解自己的。战死时,西竹一身上还保留着从“天王星”身上剪下来的鬃毛。而西竹一战死后不到一周,爱马“天王星”也病死了,仿佛追随主人一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