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突刺(11)

山鹰2007 收藏 1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非致命要害,剧痛越大会产生麻木;咬牙切齿,强忍着一臂传来火烧似的剧痛钻心;单膝跪倒在杨庭锋面前的敌人,立马将空出的一手,狠狠向杨庭锋掰住他的手砸去!敌人自身的剧痛力不从心,加上杨庭锋过人的抗击打能力,那铁箍死死攥着敌人自己的一手,就像是轧闸机,随着霎时自己一手猛砸竟然越扣越紧!

只需稍稍位移,攥住敌人的手掌;“嘎巴!”“啊……”当面跪下,还不老实的敌人,立马再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继一手四指之后,瞬息间,手腕也被杨庭锋掰断了!

背后环腰死死缠着个意欲把他掰倒的敌人;正奋尽最后气力与其角力的杨庭根本无法,空出必须下盘坚实的双腿一脚将面前敌人踢开;再使出神虎术掰断背后捆住自己腰的手,伺机用借膀过肩摔,把背后死死缠住,没有制杨庭锋脖子的敌人崩开。

“呀……呀……”剧痛激发不绝惨烈嗥叫,再受重创,砸不开杨庭锋手的敌人,眼见剧痛难当,近身不得,立马空出的一手也死死拽住了杨庭锋攥住自己一手的小臂;单膝跪地,忍着剧痛奋力用脚勾,用脚踹,同时拽住杨庭锋的手,奋力往自己怀里拖,与缠在背后,捆住杨庭锋腰,努力向前掀的敌人一齐妄想将杨庭锋掰倒在地。然而几近疯狂的两个敌人,豁然发现,他们推拉着几乎力竭的杨庭锋就像是一座大山。任凭雨打风吹,依旧兀自纹丝不动!

以一敌二,生死角力的相持并未持续过一息。眼见情势不妙,仓皇间,来不及拔出拧在枪头的刺刀的又一个敌人,眨眼从三人缠斗空隙的左手侧奔了过来!

“呀——”一声咆哮的第三个敌人,立马一脚踢向杨庭锋小腹!杨庭锋奋力将身子向下稍稍一倾,避免霎时敌人踢中自己的下阴;气沉丹田,迎着狠狠向自己的腿硬吃一计!

铁桶劲!

“嘭!”刹那,踢中了杨庭锋小腹的敌人,感觉就像是踢中了盛满水的塑胶水桶。霎时,一声沉闷的巨响根本对运起内气的杨庭锋,造成丝毫有效的杀伤。相反,随着一脚踢中,杨庭锋身子豁然剧震;在感觉结结实实踢中了的敌人不可思议的血眸中,死死缠在杨庭锋背后,摇摇欲坠的敌人,被借力搬身的杨庭锋,胯间一顶;立马就像中了隔山打牛似的,又一口血喷了身前敌我三人满头!

“啊……”身前被杨庭锋死死掰住一手的敌人,同时也随之一声惨叫;百十来斤的身子,就像马拽上了似的,被踢中一脚身子剧震的杨庭锋,骤然向侧牵倒!然而,一个掰手,一个掐手;正面缠在一起,拼尽全力的敌我,仍然死死不肯放手!

“嘭!”与此同时,杨庭锋空出的左手又肘,在搬动身之后,又向死死缠在身后的敌人狠狠砸去!

“呀!”一脚不成便再来一脚!霎时间,一脚未果,尚未完全近身的敌人,又一脚踢向了两腿分开,微曲,下盘坚如磐石的杨庭锋下阴!

沉腰提气,丹田发劲,奋力挺身侧微曲分开的双腿,两膝一并。“嘭!”踹杨庭锋下阴,第三个敌人的脚,顿时踢腿凌空之中,让杨庭锋两腿夹住脚踝;“呀!”二度踢腿未果的敌人,立化踢为踏,凭着出腿的一股冲劲带动身子前压的所有重力,从中硬挣开杨庭锋并拢双腿夹紧的脚踝,踏在杨庭锋分开,微曲的两腿之间,勾住杨庭锋脚后跟;同时,侧身拧腰,攥紧双拳,一上一下,就向杨庭锋中门抡臂横肘砸过来!

这招,很像八极……不过即便真是抡臂撞天倒的八极,就怕敌人不近身的杨庭锋,也会抱之以轻蔑的冷笑!同时间,空出一手攥拳,就在敌人奔来的横肘之下,短促发力,向着欺身入怀的敌人腰间砸去!

果边炮,肘低看锤!

腰是人之干,脚是人之根;“嘭!”的一声,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敌人,立马就像雷劈了似的,浑身一震,立马就要侧倒下去!但敌人跨下的就是被杨庭锋掰住一手的敌人自己战友身体,“啊!”带着夹杂痛苦的惊叫,几乎摔倒的敌人,立马侧倒之间,不顾一切的牵住了已经敌我三手纠缠的手臂;就像公交车紧急刹车制动中,仓皇掰住了扶手的敌人,立马双手擎住了敌我三手纠缠角力的手臂;踩着脚下带侧倒地上,惨叫连连的倒霉鬼身上,脚下踉跄的踏在了外侧,勉强稳住了摇摇欲坠身形。但刹那间,真个身子重心都压在了脚下依然纹丝不动自己身上的杨庭锋,怎会让敌人如此轻松立定?

丹田发劲,右臂甩肩一顶,左臂锤上敌人的腰盘,顺势发力,搬身一肘向仍死死环腰缠在背后的敌人顶了去!

“嘭!嘭!”“啊——”同时遭难的两个敌人,顿时发出两声惨叫!背口吐不止的敌人姑且不论,被杨庭锋一肩顶在面部的敌人,眨眼间鼻梁骨折,血流满面,眼冒金星!

方寸之间发力,甩肩顶来的杀伤力竟也如斯!来不及又一个死死扣住杨庭锋右臂的敌人,从当面遭遇重拳打击似的一阵头晕恶心,无比震惊中,挣脱出来;拖着多方角力霎时一空的沉重步伐,迅速收脚,再斜跨半步的杨庭锋,立马跺脚踩向了其立足不稳的敌人一脚迎面骨!

“咔嚓!”“啊……”又是一声毛骨悚然的声音,被杨庭锋一脚跺上脚背的敌人立马和着率先缠上的两条疯狗,一齐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一瞬间,仿佛遭遇断腿之痛的敌人,立即几乎失足倒在地上;霎时再难有立起身子对侧身靠上自己的杨庭锋造成致命打击的能力(双手一松就会被挣开,失足倒下)!但爆发出嗜血疯狂的敌人,依然冥顽不灵的死死扣住了杨庭锋的手臂,和着扣着杨庭锋一手一拉一推的三人之力,拼了命想把杨庭锋掰倒在地!眨眼之间五只手臂,剧烈震颤着缠在了一起!半个身子正剧烈微颤发力的杨庭锋,依然没有丝毫前倾倒地之势!

正此刻,又一个仓皇拔出拧上刺刀的敌人,靠拢过来!

“呀——”一声愤恨的嘶吼,顺手捏着AK-1,自杨庭锋左手侧,三个敌人紧贴上的空隙,一刀向着被死死缠住的杨庭锋胸口捅了过来!然而就在其出手后的一瞬间;苦于在三个贴身敌人嗥叫着连掰带拽中,奋力挣扎的杨庭锋,将唯一空出的左手,夷然无惧的向着迅猛一刀捅向自己的敌人匕首插了过去!

面对如灵蛇般,自斜下绕过自己锋利匕首刀尖;两手相交,擦过敌人自己持刀一手的肘窝,自外向内翻肘缠臂,一手箕张,死死抓扣住自己大臂的杨庭锋;即便刹那间,锋利的匕首已经触上了敌人狠不生吞活剥的杨庭锋胸口;眨眼间,便会要了杨庭锋命的敌人,仍然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目眦欲出的血红眼睛——

刺?刀尖抵住杨庭锋胸口的敌人,已经力不从心!因为杨庭锋探来一手,擒住了持刀,几乎伸直手臂的敌人肱二头肌上;五指成勾,状似虎爪,长眼似的大拇指就狠狠抠在了敌人臂内侧的侠白,天府两穴之间(麻筋上);猝然袭来的剧痛和麻痹感,立马直让刀尖同时已经抵在杨庭锋心口上的敌人,根本没处使力!

同时随着缠上敌人手腕的杨庭锋,狠狠抠住,丹田发力,翻腕抡臂奋力一绞;“咔嚓!”一声令人不寒而栗的劈柴声,豁然再起!

神虎术·金蛇盘丝手!

“啊——”第四个撕心裂肺的惨叫一齐,眨眼之间刀尖顶住了杨庭锋胸口的敌人,顿时感觉就像,整个手臂**了刀轮飞速旋转的绞肉机;手腕,肘,臂,立时应声齐断,剧痛穿心!刀尖已经顶在了杨庭锋胸口之上的AK-1,自然不甘脱手,坠落!随着霎时杨庭锋,狠狠抠住,收手曲臂膀,向身侧一领;被一手猝然骨断经折剧痛压迫着的敌人,不得不惨叫着斜跨一步,猝然胸口靠在杨庭锋左肩上,几乎能和杨庭锋脸贴脸!没有丝毫凝滞,顶着头盔的杨庭风,立马提腰发劲,甩头向拉近臂侧,痛楚难当的敌人顶了过去!

“嘭!”一声闷响,血流满脸,眨眼间又一个敌人仿佛被重拳砸在了脸上,一阵头晕,恶心。但眨眼又一个被杨庭锋半制住的敌人,丝毫犹豫;剧痛激发着他疯狂的兽性!继三个遭遇重创,拼死一搏的敌人连推带拉后,第四条疯狗,立时不顾近乎被杨庭锋绞断的手臂剧痛,踢膝就向腿贴着腿的杨庭锋下阴顶了过去!

但绞断敌人一只臂膀后,依然紧紧缠住敌人断臂,坳肘下去的杨庭锋,怎会让疯狂的敌人如意?同时间,紧紧抠住敌人断臂肱二头肌上的立马率先一松,收臂弯曲,一手缠着一手的手臂依然死死绞住敌人断臂不放;手形迅即变化作露出獠牙迅猛冲击蛇形;就像飞蛇盘枝一般,直冲近在敌人臂膀相隔的胯间‘咬’了过去!

距离更短,速度自然更快!四指并拢抠章门(穴),分开大拇指戳京门(穴)。“啊……”眨眼间,刚刚提膝就被杨庭锋拧住胯侧的敌人立时发出一声惨叫;几乎立足不稳,险些摔倒在地。京门,章门二穴紧连人体致命要穴:气海、肾俞,被铁箍一般紧紧捏在手里的直接后果就是上气不接下气!

(PS:这是最轻的。气海被破轻则晕厥,重则立即BB;肾俞,就是武侠小说中的‘笑穴’。当然,点穴/拿穴是门最高深的功夫,现实中会这手打人的都属于武林中的顶级高手。层次真的就好比金庸笔下的一阳指。当然普及率略微会比书中的武侠世界高那么一点。)

瞬间,仓惶还想拿手击的敌人,立马几乎失去大半有效反抗能力;惟有跟着其他三个同事遭罪的难兄难弟,忍痛使出最后的有效手段,疯狂漫无目的的徒劳推拉勾踹着下盘坚如磐石,霎时浑身肌肉剧颤抖的杨庭锋。

4对1,似愤怒,似痛苦咆哮着,拼了命的敌人还掰不倒体形与自己相差不大的杨庭锋。5个人,人贴人,紧紧缠一起,在暴雨雷霆,血流成河,尸骸遍地的凹坑中角力,那一种怎样的令人目瞪口呆的奇景?

然而围拢过来的敌人决不会给杨庭锋留有丝毫生机;雷光闪现,炮隆隆之间,逼近又一个敌人,直接挺着刺刀向杨庭锋奔了过来!

“啪!”衬着自斜上往斜下,雪亮的匕首;在暴雨倾盆,粗长闪亮的电光与水雾朦胧的群山环伺之众,炸裂开来,凌头划拉出一道道震慑人心的恢宏壮丽!

“吼!”凶兽般怒不可遏的嗜血咆哮;一瞬间,又一个赶上来的敌人无比坚信,自己一刀就能把被死死缠住,只有招架之功,绝无还手可能的杨庭锋捅死!

此刻,单凭意志和生死一刻,爆发出身体些许潜能,咬牙硬撑着4个贴身敌人疯狂拉踹的杨庭锋,体能透支已经超过极限!即便鼓起内劲的他,并未遭遇敌人对自己有实质杀伤力的攻击;因为用力过猛,极度虚弱的精力,体力仍剧烈消耗;皱紧眉头,咬紧牙关,太阳穴青筋毕露的杨庭锋,此刻已经开始头晕脑胀,视野渐渐发黑起来……

一瞬间,一脚已经踏在了生死线上,濒临崩溃与壮烈的杨庭锋。霍然忆起了,幼时无数次艰辛站桩,同样体力几近崩溃的经历。刹那,沉重的一次粗喘,感受着4个帖的敌人给自己浑身施加的巨力;生死存亡之间,心底顿时起一股不可言传的明悟——

心松形松神亦松,似松非松松松松。

呼吸以喉入心腹,直落丹田涌泉通。

捧劲不离贯始终,周身似簧遇力应。

……

野马分鬃!

“啊——”眨眼间,当场所有敌人难以置信的眼睛里,死死贴身纠缠住杨庭锋的4个敌人,顿时就像遭遇雷击,带杨庭锋浑身传来不可思议的电噬感,毋论如何姿态,眨眼尽都脸色苍白,仿佛撞上了飞车一般,齐齐惊呼惨叫着,崩飞了出去!

海阔从鱼游,天高任鸟飞!

“杀!”刹那间,一声气发丹田,摄敌胆寒的雷音顿时破口而出!不等数步外挺着刺刀,嗥叫着直奔自己的敌人,步履不改,瞬间错愕,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胜似饿虎破牢出的杨庭锋,已经向其飞扑了过来!

“呀——”眨眼,咫尺之间!不甘杨庭锋气势汹汹的敌人,顿时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挺枪一推,就向赤手空拳的杨庭锋胸口,一个突刺迅猛奔了过去!但此刻,在当面咫尺突刺敌人瞪大了赤红充血的眼睛里,气势滔天,杀气凛冽,直奔自己的杨庭锋,同样充盈狰狞血丝的双眸中,仿佛刹那喷着吞没一切的噬人烈焰!

眨眼,突刺的敌人眼前豁然一花;一股不知方向,莫可名状的巨力顿时如电击似的窜入了自己身体!同样,骤然脸色苍白,挺枪突刺过来的敌人,惊愕刹那的下一刻,竟骇然发现自己手中空空如也!脚下踉跄的自己,竟然正离遍地尸骸,鲜血浸透了泥泞的大地,越来越近……

上步七星,圈手,揽雀尾!

“哗!”眨眼之间,突刺上来的敌人,立马来了个狗啃泥;惨叫都来不及,便同上一刻被崩开死死纠缠的4个敌人,撞作一团;栽进了,死人,活人一起血色泥泞的没足水洼中!同时间,一拧身,空手夺过AK47的杨庭锋立即扣动扳机!

“突突突……”近咫尺,身陷围拢密集人群的中喷薄致命枪焰登时再起!惨叫,没有用;闪避,来不及!眨眼之间,随着杨庭锋奋尽最后力气拧身持枪横扫,破膛而出,枪枪致命的M43弹,就在宽不过2、30米凹坑中肆虐横行!围拢周近的敌人就像猝然遭遇死亡龙卷风,随着杨庭锋持枪转身一周横扫;带着不需,任何瞄准,近在咫尺距离,枪枪命中,穿透鲜活人体的锋利;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亦如镰刀薙草一般,中弹伤毙,撂倒一地。四围措不及防的股股飙血,就像拧开最大的淋浴喷头;随着剧烈的枪声,一泓抛落的滚烫弹壳雨点般落进浸透鲜血的水洼中哧哧作响,畅快淋漓的绽了杨庭锋满身!

“啊……”刹那,大作枪声,通通炮声,滚滚雷霆也盖不过7、8个骤然身陨的疯狗,奋尽生命最后一息,无情枪毙击碎灵魂的绝望哀鸣!

“呼……呼……”爆发出身体里最后一丝力气的杨庭锋,双腿仿佛有千斤重;依然咬牙攥着枪,顾不得而后暴雨朦胧中,顶着炮火,继续沿沟冲到就近,恍似杀之不竭的敌人。力不从心的跪倒在,正汩汩喷血,浑身不甘死亡剧烈抽搐的一地血色泥泞中,大口喘着粗气。

“吼!”借着杨庭锋夺枪横扫,围拢身边的敌人豁然一空;凹坑更远端,嗥叫冲来,分辨敌我,没有丝毫顾虑的敌人;立时,嗥叫着冲凹坑低,没有掩蔽,短时内也没有丝毫力气的杨庭锋举起了枪来!

然而一瞬间,跪在地上,背向着绝大多数敌人,两手攥枪撑地,急剧沉重喘息着的杨庭锋在狂风暴雨里笑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