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突刺(8)

山鹰2007 收藏 1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迅速转身拔枪,小退半步,面对从后嗥叫着迅猛袭来的又一个敌人;眨眼间,后续三面挺枪围拢过来的3个敌人刹那只留得下心头无比震惊! 近在咫尺,深明什么是真正实力悬殊的敌人,绝不能等,迅速倒自己兄弟,已经顺势转身面向自己拔出三棱刺刀的杨庭锋,下一刻,迅速恢复正常准备拼刺姿势。 “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迅速转身拔枪,小退半步,面对从后嗥叫着迅猛袭来的又一个敌人;眨眼间,后续三面挺枪围拢过来的3个敌人刹那只留得下心头无比震惊!

近在咫尺,深明什么是真正实力悬殊的敌人,绝不能等,迅速倒自己兄弟,已经顺势转身面向自己拔出三棱刺刀的杨庭锋,下一刻,迅速恢复正常准备拼刺姿势。

“吼!”怒不可遏的咆哮;借助凹坑坡度一角蹬出的敌人,顿时一个迅猛突刺就向咫尺间,尚未将56步对向自己,并收入怀中的杨庭锋胸口奔了过来!被杨庭锋外靠撞倒1、2米外的敌人,瞬间被喷了又一蓬温热的鲜血浇醒;忍痛,像受伤的凶兽一般咆哮着,奋力爬起!同时,一左一右挺枪围拢过来的后继两个敌人,也离杨庭锋不到几步距离!

一瞬间,冷冷看着奔向自己胸口的刺刀。看似措手不及的杨庭锋,只有急剧的喘息与洋溢在嘴角一丝轻蔑的冷笑!转身立定,面对刹那欺身近足一尺的AK-1,一不退跃,而不收枪硬架;刹那间只是枪托向上,枪杆微斜向下,弯曲双臂将枪上举,朝向着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推向自己胸膛的AK-1,手腕使劲,眼疾手快的冲下‘轻轻’一挑。

金簪拨灯!

“诤!”两枪相交,在推来刺刀敌人,瞬间诧异的目光中,自己自信满满的一枪随着杨庭锋拨枪,猝然一震,立马差之毫厘,失之千里的擦着杨庭锋一侧抬手持枪胳肢窝,蹭上了空气!

下一刻,没有悍不畏死的冒进;见势不妙,立马抽身想奋力退跃,同杨庭锋拉开段距离,以待下一刻群起而攻的敌人;依然没有逃过嗜血成性的三棱刺刀!随着霎时枪口斜下指,侧身曲臂抬枪的杨庭锋,随着敌人有惊无险的骤然刺空;杨庭锋霎时不退反进的迅猛再踏出步。顺着枪尖下指的56步,刹那不绝滴答着温热鲜血的三棱刺刀,顿时被杨庭锋毫无迟凝的一抖枪杆,刀尖直指近在咫尺的敌人胸口,不甘示弱的推了过去!

乌龙入洞!

“噌!”刀锋入肉,一股澎湃的热血顿时喷了浑身是血的杨庭锋满身满面。在周近挺枪迅猛近身敌人,闪烁嗜血疯狂的瞪大眼眸中;又一个与杨庭锋对上枪的敌人,眨眼被一刀穿心;不甘惨叫都来不及,便倒在了浸泡血色烂泥中;成了又一具喷射着汩汩鲜血的尸体!

“吼!”凶兽垂死般的怒吼;一瞬间,杨庭锋左右,仿佛不知死亡恐惧,后步跟了上来,救人不及的敌人;立时向杨庭锋,围拢过来!上一刻,有前人之鉴的他们根本不敢大约相对的方寸之地,几乎同时想围在身前的杨庭锋迅猛主动发起攻击!

右边前一个先到,贴身妄想用压急剧迫性严密防守;吸引杨庭锋注意,以便下一刻偷袭,群起而攻创造契机的敌人;立时在敌我两枪挺直,枪尖与枪尖相距不到2拳距离,敌我相对运动中,刺刀最大可能杀伤距离的外缘;嗥叫着一步蹬出,半虚半实,迅猛骚扰性向,脚蹬开死狗的杨庭锋一枪刺了过去!

下一刻,相反方向同样近身不过2米外的敌人,立马站定挺枪直指杨庭锋脖子,杀气腾腾,引而不发。刹那对杨庭锋形成致命逼迫之势,同样行动谨慎,防守严密,绝不给展现出超凡拼刺能力的杨庭锋有丝毫可趁之机,并伺机而动妄想一击致命!霎那还有个被杨庭锋靠倒在地的还有个敌人,同时也挣扎着爬了起来,抓枪想冲近身不过2、3米杨庭锋射击!

此刻,趁着杨庭锋吸引了就近所有敌人的注意;自忖不要妄趁一时血性,必须多杀几个的我,仍在百米外沟壕中,一边小心乱作一团的四面,一面心急火燎的收缴着填满沟壕中,死狗身上,尽可能多的一切弹药与武器。一时不察,远了点在暴雨朦胧中,难辨敌我混杂的我,想要救他也根本来不及!

一瞬间,面对着围拢过来防守严密的敌人;面对着,被重炮赶下凹坑,挤作一起,悍不畏死残沟扑来的敌人;沉重喘息着,凝聚着身体中最后几分能量的杨庭锋;瞬间以无比的勇气与坚定,作出了决意——

“啪!”倾盆暴雨中,一道闪亮的裂电骤然低沉划过了敌我的头顶。

一手带枪,无视右边近身,半真半假一枪迅猛探来的刺刀。一手带住56步,任暴雨刹那涤不净三棱刺刀血淋淋的杨庭锋;顿时在围拢身前的敌人,刹那惊骇的目瞪口呆中,无比自豪的热泪纵横,鄙夷苍生的仰天狂笑道:“哈哈哈哈……够本了!够本了!”

同时,空出一手,坦然迅速向插在腰间露出红绳拉线的铁盖子——光荣弹!

“啊……”再是嗜血疯狂,再是怒火中烧,围拢杨庭锋身前的敌人也绝有一个有勇气,敢随杨庭锋一并下去!同样深谙此道,知道光荣弹一但拉响就不会有丝毫爆炸延迟,围拢过来的敌人;瞬间齐是惊声尖叫,不顾一切的撤回身,摔倒下去!

刹那仓惶之间,根本就不可能觉察到被血、雨和真情流露悲怆热泪迷糊了的杨庭锋,眼睛里闪烁着一丝冰冷的杀机与诡谲!

光荣弹?哪有这么轻易!?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这是笃定围拢过来的敌人,绝对会有人没有勇气敢和自己同归于尽的‘暴力破防’;拉响光荣弹简单,作势不拉响光荣弹更简单!

“杀!”一声慑敌胆寒的断喝,刹那仓惶间无比自信轻蔑的看了眼,左右近身瞬间正不顾一切匍倒下去的蝼蚁;在刹那抬头,嗥叫举枪敌人瞪大了血红的眼睛里,一手迅猛探向光荣弹的杨庭锋陡然拔身而起;身子凌空,顺手拧枪,衬着刹那闪烁在头顶恢宏的裂电,暴雨淋漓着暗红的三棱刺刀,煊赫着彻骨的锋利冰凉,迅即直奔刚刚爬起身来的自己!

“唰!”眨眼之间,随着杨庭锋侧身跃来,疾若闪电的三棱刺刀顿时势如破竹,眨眼穿过了正把枪对向近在咫尺的敌人AK。

雀地龙!

“噌!”刀锋入肉,一股飙血眨眼冲天而起。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上一刻还怒不可遏,妄想冲杨庭锋射击的敌人;下一刻,便被沾染着鲜血淋漓的三棱刺刀穿透脖子,发不出一声惨叫,便圆瞪着目眦欲出的血眸,浑身不甘剧烈抽搐着倒血水浸透,散落遍地尸骸的泥泞里。

左右近身,受到杨庭锋震慑欺骗,刹那不顾一切撤身,刚刚摔倒在地的两个敌人,这才瞬间醒悟,刚刚来得及翻过身子;措不及防眼见着又一股冲天的飙血,喷了他们和杨庭锋,满身满面!

一脚踩住死狗,拔出枪来;“扑哧”一声,不理那三棱刺刀拔出顺便带出人肉,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不等行动迅即的杨庭锋,‘痛打落水狗’,悉数把近身受到欺骗,主动仓惶摔倒,来不及爬起身来的敌人一一毙命。沿大段凹坑,后续赶上,围拢过来的个敌人,眼见情势不妙,立马垫步上前,一个突刺就向眨眼刺倒一人,已经冲身侧惊叫着爬起身来的自己兄弟,迅猛贴上了去的杨庭锋,推了过去!

这是刺杀,同样也救人;只要稍稍阻住杨庭锋半秒,仓惶爬起身来,恢复了战斗姿态的敌人,便会再度恢复对杨庭锋严密致命,围拢紧逼。到时候,手里拎着是56步,而不是大枪的杨庭锋,绝对会倒在敌人群起围攻中!然而就在挺枪赶上救人的敌人,仓惶推出枪后的一瞬间;被扑了满面的鲜血、暴雨、溺水,混浊了眼睛的敌人,眨眼骇然发现,自己近在一尺外的刺杀目标竟然凭空消失了!

刹那错愕讶异,不觉的一瞬间;嘀嗒着殷红血迹的三棱刺刀,正带着渊自幽冥地府的极度森寒,随着不退反进迅猛斜步踏出一步的杨庭锋攥枪摆臂一抖腕,同时直奔向几乎贴身距离的敌人自己下颌而来!

鲤鱼穿腮!

“噌!”瞬间不等刹那骇然的敌人反应过来,单凭手、眼、腰力,一步上前撞进敌人身前的杨庭锋,同时使了最简单却最见功底的铁板桥和高探马;一对枪三棱刀便被深深没入敌人颈项,再扎死个不知好歹的。

“扑哧!”带着细细刹车般声音,又一股冲天而起,没有丝毫迟凝的温热飙血顿时浇了敌我满身!在同时敌人仓皇爬起身子,难以置信的眼眸里;紧贴着死狗双手推出锋利刺刀的AK47,前脚迅猛踏入敌人身前的杨庭锋,就像纸折的;后扬的身姿,一瞬间竟然几乎与腰齐平……

“吼!”被欺骗后,眨眼连折两人的怒不可遏;同样近在咫尺,眼见杨庭锋破绽大开,刚刚站起的两个敌人,顿时嗥叫着挺枪奔了上来!紧贴着上一刻被杨庭锋挑死敌人身后的又一条疯狗,立时间更率先一步枪,从正面向拔枪未出,回身不及杨庭锋扎来!

“开!”瞬间挺身如弓,推枪上探的杨庭锋;一手松枪,飞快向收臂。两腿一蹬,后步跟上;气发丹田,一声断喝,同时提腰回身!

金刚捣碓!

“嘭!”随着一声拳拳到肉的闷响,刹那在率先推枪而来的敌人血红眼眸里,近在咫尺之间,上一刻,刚被杨庭锋一刀戳脖,血如井喷,发不出一声,百十斤的死狗身体;下一刻,眨眼就像奋力一个飞腿狠狠踢上的沙包,直向近不过一尺,正猛力蹬出最后一步,突刺向前的自己撞了过来!

“啊……”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不管死人还是活人,立马撞上了,脚下一个踉跄,失足跌倒在满是鲜血浸透泥水的死人堆里;同时杨庭锋的三棱刺,也顺手一捋,轻松拔了出来!

无视左右挺枪围拢;同时间,上一刻还想严密防守,伺机围攻的的敌人。双肩一耸,刹那在左右近身敌人惊异的目光中,两手相交拧枪,神动似形动的杨庭锋,眨眼就要纵身跃过刚刚捅倒在地,还汩汩喷血的死狗,向连死带活崩倒在地敌人奔去!

妄想严密防守,紧逼围攻杨庭锋的敌人,可能见死不救吗?

“呀——”一对眼,一声惊叫;瞬息间,杨庭锋左侧后,刚刚仓惶立定,挺起枪来的敌人顿时不假思索的,咆哮着,迅猛垫步欺身,奋力一个突刺干了过来!刹那,暴雨淋漓着森森寒意的锋利刺刀,顿时在方寸之间化作一道疾似闪电的雪亮银线,直奔不足逾尺之外的杨庭锋背心!

一寸短,一寸险,拧上刺刀的56步,决不是杨庭锋使得顺手的白蜡大杆。但就在迅猛蹬步上前,眼见一个突刺,刀尖眨眼即将蹭入杨庭锋背心的一瞬间,枪杆指下,双手带枪在胯,以耳听风的杨庭锋,顿时在背后迅猛袭来敌人,不能察觉的视野里,露出了一丝轻蔑的冷笑;以腰为轴,以足为基,横枪,丹田发劲,肩头豁然一扭——

在背后一枪推来的敌人,不可思议的眼睛里,杨庭锋脑勺像长了眼睛,顿时不偏不倚就在其奋力推出枪后的一瞬间,就像泥鳅借着甩肩一转之势,眼见着从自己推来的刺刀尖滑了过!

“刺啦!”迅猛的一枪眨眼就像冰风割面,在杨庭锋的背上拉出条火辣辣的口子,拽着划破的几丝衣缕,蹭上了暴雨淋漓中的空空如也!同时间,反身转枪的杨庭锋,毫无一丝迟凝的转身避枪身姿;同时不甘示弱的迅猛推了过去!

回马枪!

“噌!”错愕,一瞬间根本就不知发生了什么的敌人,眨眼便被锋利嗜血的三棱刺刀无情穿透了自己的胸口!

“噗!”不等上一股井喷似温热飙血,股股欢快滚涌的血泉,又一股抽干了一个鲜活肉体所以生命的井喷飙血,顿时就像连续一股还比一股高的喷泉组,直令酷厉残忍的血腥骤然仿佛拧开的淋浴喷头;随着骤雨狂风酣畅淋漓的浇透了敌我裹着血水泥泞的身体;没有撕心裂肺的惨叫,只有血如喷泉,瞪大难以置信的眼睛,浑身不甘剧烈的抽搐;在后一个来不及偷袭的敌人,惊骇眼眸中,又一条死狗随着三棱刺刀迅速拔出,干脆倒在了遍地尸骸的血色泥泞中!

刹那,在杨庭锋鲜血染红了的视野里,正面还有敌人在通通天崩地裂炸开排山倒海似的污浊巨浪中,下饺子似的狂吠着落尽重炮抹平的凹坑中!

血肉,肢体,就像头顶倾盆的暴雨一般,随着争先恐后炸开战栗群山的轰鸣,不断在敌我的身上,身边裹着劈头盖脑的泥水,簌簌下着小雨!

自己究竟杀了多少人?杨庭锋不知道!自己究竟要杀多少人?杨庭锋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杀多少人?杨庭锋也不知道!一瞬间,巨大的体能消耗已逼近承受极限的他,只知道自己已经鲜血染红的视野里,前后左右,被重炮抹平了的大段凹坑中,不出3、5米,周近到处都是晃动的人头!

“吼!”同时双眸喷火,下一刻这才被鲜血浇醒了敌人,立马不等杨庭锋转过身;嗥叫着,悍不畏死的冲杨庭锋后心推了过来!

两脚跟为轴,迅猛转身向敌人成直角;同时双手迅猛收枪,侧头向后看。

刹那之间,面对近在两步外敌人迅猛推来的刺刀,已经来不及完全转过身子迎敌的杨庭锋,瞬间迎上猝然推向自己的刺刀,迅猛撤身向后小退半步,两腿前后开立,两脚间距宽约两肩,重心落于两脚之间,前脚足尖内收向斜前,后脚足跟外展放斜,横枪抱于怀中,枪杆向下,大约与袭向自己右后心的敌人刺刀略下等平;手腕、腰间猝然向上用力,同时任由推向自己的敌人刺刀近身;转身,甩肩,摆枪直击敌人枪杆上段,后退踢步上前——

“嘭!”在敌人不可思议的眼睛里,迅即推向杨庭锋离身已不过数寸的枪尖,立时就像撞伤了激流回漩的巨力,锋利的刺刀顿时不仅被劈了开;杨庭锋56步更自下而上,就像巨蟒盘根似的缠住了自己枪杆;刹那翻枪到了上位,把自己余势不消,骤然把蹭向杨庭锋身体一侧的枪尖,猝然摁了下去!

惊遇突变,近在身前,中门大开的敌人,根本来不及作出丝毫反应;一瞬间,只有面如土色,瞪大了血色浑浊的眼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