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突刺(4)

山鹰2007 收藏 1 1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突突……”同时后续十数米,炮火抹平的大段凹坑处,一撮敌人顶着密集流弹与炮火轰鸣,愈发疯狂的轮番攒射,也一时把沿堑壕更靠近的我,压了下去。 但见又一条疯狗毙命杨庭锋刺刀下,怒火中烧,咆哮后续相继靠来的数条疯狗不走相对安全,却几乎被塞了个满满当当的残破壕沟;顶着四射横飞的流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突突……”同时后续十数米,炮火抹平的大段凹坑处,一撮敌人顶着密集流弹与炮火轰鸣,愈发疯狂的轮番攒射,也一时把沿堑壕更靠近的我,压了下去。

但见又一条疯狗毙命杨庭锋刺刀下,怒火中烧,咆哮后续相继靠来的数条疯狗不走相对安全,却几乎被塞了个满满当当的残破壕沟;顶着四射横飞的流弹,抗着通通重炮激起排山倒海般的浊浪与冲击,悍然直接沟壕两侧,连滚带爬的向杨庭锋飞快扑了上来!

抽刀,迅猛斜前右跨一步入得堑壕拐角。无视拐角后,被我串串抵近长点,仓惶赶进了人人间隔不到3、5米,残沟末端,蹲在小段拥挤堑壕中,刹那间一双双炮火映红了迸射着无比疯狂,无比怒气的血眸;迅猛间,再度踏出一步的杨庭锋,再度将刚刚收手停起,暴雨淋漓着点滴温热血迹的三棱枪刺推了过来!

“啪!”一道恢宏壮丽的闪电,就在敌我的头顶,乍裂开来。瞬间,敌我双方同时一声暴喝;三棱枪刺对三棱枪刺,顿时在暴雨雷霆之中,闪耀森森冰冷的铁色,眨眼两相对撞过去!

“杀!”踏步,推枪,不等紧挨着嗥叫扑来的敌人,二度使出左打刺;上一步站住拐角的杨庭锋,立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度冲两个跨步迅猛扑了上来的敌人,率先一枪,毫不收臂蓄力,直接一抖枪刺,仿佛毒蛇吐信,陡然化作惊雷疾电,直奔急步急停,瞬间一步迫近,站稳恐怕都来不及的敌人右胸而去!

“呀——”左臂稍弯,枪面向左上,同时一声大喝的当面敌人,迅即左手向右前稍下迅猛推枪,右手向内前稍上猛带枪托;两手的合力,以刺刀基座大约位置猛击蹭来的三棱枪刺。妄想猛力荡开后,迅即将一步上将杨庭锋挑翻在地。

然而其出枪,骤然错愕的眼眸里,一脸森森狞笑的杨庭锋,眼见两枪枪相交的上一刻,瞬间一抖手腕,枪头登时疾转向前,惊雷疾电般枪势,在两枪相撞的霎那方寸之间,仿佛一眨眼又快上的三分;轨迹不改,径直向敌人自己的胸口奔来!

螺旋劲!

“诤!”一声脆响,眨眼当面敌人顿时如愿见到两枪相撞;但面对杨庭锋两枪相交之时,凝聚一点猝然爆发的霸烈阴劲,“啊——”后面敌人不可思议的眼睛,刚刚勉强定住脚的当面敌人,顿时一声惊叫,赫然摔倒在填满了尸体,浸透了血水的沟壕泥泞里,勉强避过了猛磕上也带着股余势未消的钻劲儿,向自己身右胸奔来的三棱刺刀。可惜杨庭锋手中攥着的不是白腊杆,否则这就是又一个透心凉。

然而,下一刻仓惶摔倒泥塘中的敌人仍然不会任何一似侥幸。不过一人多宽的沟壕,根本就没让其仓惶间完全摔倒,由不得紧靠在数米外,立见情势不妙的战友刹那间,两步上前,挺枪解救自己。同时间,在扬身摔倒血色泥泞中,半个身子靠上了弧形堑壕狭窄沟壁上的敌人,刹那惊骇绝望的眼眸里,杨庭锋推出一枪,余下势未消血红枪刺,豁然紧跟一步,枪随人走,竟似附骨之蛆,如影随行的紧咬着侧摔下的自己奔了过来!

骗右刺下,虚实共济!

“噌!”血粘着血,锋利致命的三棱枪刺,不过瞬息间再度无情穿透了活生生的人体!没有绝望的惨叫,没有痛苦的哀嚎;“扑哧”一声,顺着三棱刺刀三条血槽,顿时在人体心跳与组织压力的共同作用下,把一股像喷泉般凝聚着生命精化的喷薄飙血,毫不吝惜肥力的浇灌饱一片血色浑浊的大地。跟着侵入人体的刺刀立马拔出,杨庭锋当面又一个敌人瞬间被抽干了所有生命力。沿着浑水四溢的泥泞壕沟,短短不到三米的壕沟拐角,一具尸体紧挨着一具尸体;这是一种怎样令人惨不忍睹的,残酷血腥?

但是猝然凌厉的杀戮,吓不退一群顶着炮火舍命而来的疯狗!

救人不及,怒不可遏的咆哮。瞬息间,还不等眨眼挑死敌人的杨庭锋,把刺刀瞬间完全从尚未断气的死狗身体里拔出。“吼!”近在3、5米外见势不妙,救人不及的又一个敌人,已经两步上前,挺枪向杨庭锋刺了过去!

左脚跨出迅即,右脚劲有力;两臂奋力推枪,腰间奋力一提,周身肌体瞬间拧作合力;自下而上,收臂引枪推出,暴雨淋漓中闪耀着如霜般森冷色泽的AK-2型刺刀,骤然已经狠狠地刺向,正拔把出刺刀,狭窄堑壕中,身子正微侧向敌人自己的杨庭锋!

突刺!

一瞬间,还不明白什么是绝对实力差距的敌人,仿佛看到了处身壕沟拐角,下有3条死狗绊脚,根本无法从容闪避的杨庭锋,已经猝然倒在了自己刺刀下!但下一刻,蹬步完全推出一枪的敌人,迎来的不是骤然挑死自以为十拿九稳的杨庭锋欣喜,而是不可思议的震惊!

拔枪之时,用视野余光,观察到近在咫尺的后进敌人,已经把刺刀冲自己推了过来的杨庭锋刹那之间根本没有一丝慌张。面对直冲心口,如电奔来的刺刀,瞬间听风辨位,提腿转身向后微撤一小步双腿分开微屈大约成马步(来不及了),同时左手带枪撑住左胯,屏气提腰身子向左侧后一领。

“唰!”带着方寸之间,刺刀袭来,骤然凌空拉出条近乎笔直的如练寒光;锐利的枪尖竟如凛冽寒风般,擦褴褛的衣衫,从微转过身形的杨庭锋,沉肩的左臂三角肌一侧蹭上了空气!

懒扎衣!

“呀——”猝然间,眼见着摆出了个怪异造型,以至于自己十拿九稳的一枪赫然刺空的敌人并未愣神气馁;同样尤善拼刺刀的他,立时随突刺,跨出左脚立地当途,扬枪微微一扭身,同时迅速滑步跟进右脚,借助挺身一冲之势,迅即收枪,提腿向着杨庭锋腰腹猛力侧蹬了去!突刺中了,这是拔枪;突刺没中,接上一脚撂倒杨庭锋或令杨庭锋不得不后缩闪避,随之再补上一枪,也能要了杨庭锋的命!

然而下一刻,就在其提腿侧蹬的一瞬间;仿佛早预计的杨庭锋微屈左腿一蹬,右脚同稍稍提腿发劲一剁,左侧回身之间,空出攥拳提肘的右臂顿时顺着摆正的身子,如一柄铁锤照准了猝然蹬向自己的敌人右腿便砸了过去!

护心锤!

“嘭!”带着浑身肌力,猝然催发的寸劲;杨庭锋幅度更小,速度更快的劈拳,眨眼间便小臂凌厉凶狠的砸上了敌人蹬来的脚踝!

“啊——”霎时,右腿凌空,浑身剧震的敌人不由得一声惊叫,几乎顷刻一个立足不稳!但杨庭锋刹那间没给交手的敌人丝毫喘息机会;不等一拳砸开的敌人腿加速踏地,右脚一跺,迅即向右侧身扭摆的杨庭锋,同时间左脚斜前跨出一步;下一刻,随着气沉丹田,运劲扭腰左摆,右脚跟上的一瞬间,身子一靠,右手五指并拢张开,提手冲着尚未完全收脚立稳,踢腿半边空的敌人下颚,自下而上,一掌推了过来!

斜上一步,飞仙掌!

“啪!”眨眼贴身之间,由不得失措的敌人惊呼完毕便在杨庭锋一挤一推之中,立马就像轻飘的风筝似,头后仰,身子离地数公分被没费多大力的杨庭锋‘放飞’栽倒在地。

侧身,左步踏出,引枪突刺!

“呀——”“噌!”挤作一团的堑壕中,刹那在就近几步,正欲挺枪以多欺少,也来不及的敌人惊呼里;饱饮敌人鲜血的锋利刺刀,眨眼间再度带死的狰狞寒意,猝然无情穿透了又放倒的敌人鲜活身体。没有惊呼,没有惨叫,随着刀锋入肉,顿时穿透了敌人的心口;一股殷红温热的鲜血如喷泉涌出,连绝望挣扎都没能来得及两下的敌人,就像登时戳破的气球,不幸被刺刀扎上便恹恹没了一丝声息。

“吼!”说是迟,那是快;扎上,立马一拧枪;眼见着杨庭锋刚刚把三棱刺从又一死狗的身体里拔了出来,不等狭窄堑壕里微侧过身的杨庭锋转过身来,直面着近在数步之外的又一个敌人。随着敌人一声暴喝,又一柄锋利的AK-1型刺刀在雷光闪亮,暴雨淋漓中,反衬着如冰般的森寒色泽,直向一个突刺挑死撂倒敌人,刚刚来得及收枪回来的杨庭锋左胸奔了过去!

距离杨庭锋身子一臂距离的垫步刺击,令后继一条疯狗坚信绝对能够打杨庭锋一个措手不及!身姿已老,距离太近,刹那间刚刚收枪,根本来不及挺枪作出劈压动作的杨庭锋,霎那仍然然临危不惧!

“开!”同样不甘示弱的暴喝一声,双手紧攥着枪,双膝微屈,骤然左手曲臂引枪向上往怀中一领,同时就着微侧向敌人的身姿,不退返进,运劲一扭腰,迎着蹭来的刺刀,慨然右脚斜跨一步撞进了垫步上刺的敌人怀里!

“嘭!”没有劈压,没有猛磕,与敌贴身的杨庭锋便这般轻松的以枪隔枪,借助身子微微一扭,直令自己锋利的AK-1型刺刀刮上了杨庭锋攥紧手猝然正将竖的56步上一侧的护木,蹭脱一块漆皮,擦着杨庭锋正微侧的左胸衣缕,猛力刺空了!同时间,杨庭锋腿下蹬力,腰间挺力,合而为一,顺着右脚向前猝然踏出一步,双手紧攥的56步,持前的左手把枪迅速向左怀中一拉,持后的右手同时猛力向左前上一推;刹那,在垫步刺空的敌人,不可思议的眼眸里,一个巨大的黑影,下一刻也冲自己面部袭了过来!

枪托撞击!

“嘭!”以硬碰硬,刹那奋力蹬出一步收身不及的敌人,顿时脸部鲜血迸溅,面目全非,眼冒金星;几近猝然昏厥,应声倒在了沟壕填满尸骸的血色泥泞中!

“砰!”不等挤在残沟末端近在咫尺的敌人扑了过来,数秒间已经觉察到沿沟壕两边,从地面顶着横飞子弹离自己已经越来越近的杨庭锋,瞬间毫不迟延的扣动了扳机,顿时将一枪托磕晕在地的敌人,立马枪毙!

侧身,挺枪,迎敌。暴雨淋漓着着,数秒之间,饱饮数人鲜血,点滴猩红未净,渲染着铮铮铁色,冰凉寒意的三棱刺刀。“啊——”止步,猝然一惊。下一刻,面对着数步外赶来,又一个挺枪救人不及,终于明白了什么是绝对实力差距;刹那,老实挺枪妄想僵持少许,以待以多打少的敌人。

“杀!”一声威风凛凛,摄敌胆寒的怒喝,立马侧过身来,毫不屈臂引抢蓄力的杨庭锋,骤然拧枪,枪随人走,一步蹬出,于中空方寸的之间蹭出一条近乎笔直的轨迹,径直向刹那挺枪,未敢立即主动发起攻击的敌人胸口奔了过去!

突刺!

“吼!”不甘示弱的一声咆哮,挺抢忘想猛拽枪托,妄想将杨庭锋捅向其心窝的刺刀奋力撞开。但出手的一霎那,面部狰狞扭曲,瞪大了暴怒喷火的血色双眸,怒视着杨庭锋的敌人,立见大势不妙;把枪推出,刹那向自己心口疾奔而来的三棱刺刀,登时见到自己拧枪出手,跟着杨庭锋持握56步的左手手腕一抖,右手加力一推,竟如灵蛇入洞一般,从不偏不倚的自己身子左胸腔,顺着自己提枪打压的方向,疾即转头向自己右肋指了过来!

“啊——”出手虽是一惊,反应还算迅即的敌人,瞬间一声惊叫,猛然更收臂,向后小退半步,扬枪击压的幅度更小,妄想加快磕打杨庭锋刺刀的速度;不求反击,但安全的把杨庭锋骤然变向捅来的刺刀荡出去。

然而,即将两枪相撞一瞬间,异变再生!在敌人刹那不可思议的眼眸里,那即将临身的三棱枪刺,并未如自己刹那前自己预想的变线就直奔自己右肋;而是瞬间顺着扬庭锋持枪的右手加力一推枪托随之一摁,复位的左手腕再是抖;扬起起的三棱刺刀,竟然当空再打了个折,胸口以上奔了过去!

“嘭!”短小的幅度,位置不准的刺刀基座猛磕,顿时根本于事无补的用刀面击打在了杨庭锋猝然发劲,一击三变,最后扬起的56步坚实、极具木质弹性的护木上!在敌人瞬间惊骇绝望的眼睛里,斜拉起的三棱枪刺只是稍稍一震,势头丝毫不减的自下而上,从骤然指向自己胸下右肋冲自己斜方肌(脖子与身子的交汇处,紧挨咽喉);一瞬间,仓皇不甘的敌人只剩下了绝望!

锁喉枪!

“噌!”带着三棱刺刀,无情的嗜血锋利;在后继紧挨着,挤作一团的敌人,难以置信的眼眸里,身前数步外与杨庭锋一对枪的敌人,一股殷红飙血顿时冲天而起!随之迅速上一步,蹬开人体,拔出枪来。上一刻还活蹦乱跳的人体,眨眼便成了血如泉涌,浑身肌肉剧烈痛苦抽搐,颓然栽倒在满沟尸骸,血色泥泞中又一具只待断气的新鲜尸体!

面对着倾盆暴雨中,怒目狰狞,浑身烂泥浸透了淋淋血迹的杨庭锋;似乎听得见,那通通山崩地裂的重炮轰击中,身前立时挑死者,猝然尚未完全断气,只余下捅开血如泉涌的咽喉处,嗤嗤生命不甘痛苦终结的肺部剧烈抽搐;上一刻,还愤恨咆哮着,后一步跟来的敌人,连悲怆、暴怒、乃至于恐惧都来不及。刹那唯有瞠目结舌的下意识,定住了脚,挺出了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