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突刺(3)

山鹰2007 收藏 1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30来米不过眨眼间的距离。一个弹匣仓惶间打空,一个枪膛就剩不知几发子弹,尚需面对就近无数来敌。刹那间从拐角转过了身子的杨庭锋,在急风暴雨,雷霆滚滚中,瞬间步了出去。眉宇倒竖,怒视着同样近在咫尺,面部狰狞扭曲的敌人。 “哗!”抖擞精神,威风凛凛。转体,出脚,双手持握出枪动作俱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30来米不过眨眼间的距离。一个弹匣仓惶间打空,一个枪膛就剩不知几发子弹,尚需面对就近无数来敌。刹那间从拐角转过了身子的杨庭锋,在急风暴雨,雷霆滚滚中,瞬间步了出去。眉宇倒竖,怒视着同样近在咫尺,面部狰狞扭曲的敌人。

“哗!”抖擞精神,威风凛凛。转体,出脚,双手持握出枪动作俱在同时;虎口压力,四指顶力,顿时将暴雨淋漓中尚滴答这狰狞血迹的灰褐三棱刺递了出去,刀尖与敌喉咙齐平。倾盆暴雨淋漓着周身的朦胧;腾腾杀气顿时直令当面对峙的敌人,登时一窒。凌厉的准备动作,直令当面敌人瞬间意识到了自己与杨庭锋,实力上的绝对差距!

“啪!”又一道粗长闪亮的裂电,划拉过空阔的头顶。

“杀!”刺刀与刺刀,随着杨庭锋率先一声暴喝撞在了一起!刺刀与刺刀间距一拳距离,先发制人的杨庭锋,顿时在刺刀同样直指对方咽喉当途,垫步上前,毫无回收发力之式,一抖枪刺,瞬间化向了敌人稍下的左手方;直向敌人的左胸探了过去!

“吼!”一声同时咆哮,左臂微屈,左手向左稍下挥枪,右手向右猛摆枪托,两手的合力,用刺刀基座猛击杨庭锋枪尖,瞬间后发制人的敌人仿佛看见了杨庭锋骤然探向其左胸三棱刺被磕了去,顺势转过枪口,跨步一个突刺将杨庭锋挑翻在地!

“诤!”下一刻,极动之中的敌人瞬间如愿见到了交击,但在其难以置信的眼眸中,两枪相撞间,自己磕上了杨庭锋的刺刀,就在并未迅即压下之间,借着一磕之力,速度倍增,恍似灵蛇甩头,一折转枪径直向自己右胸了奔了过来!锋利的三棱枪刺在暴雨淋漓中反衬着森然电色——

骗左刺右!

刹那间这才反应过来的敌人,根本来不及了!“蹭!”锋利的三棱刺,顿时没有丝毫阻碍的侵透了敌人右胸的肺叶,传导来源自幽冥地狱的极度森寒!“哧!”一抹喷雾似的狰狞血迹顿时在令人绝望窒息空气中!

“吼!”狠不能生啖其肉的痛苦酷厉面容;拼尽凭身憋在肺叶里最后半口气咆哮,反应依然迅即垂死疯狂的敌人,刹那间扔掉了自己枪,一手死死的拽着杨庭锋刺刀,另一手同时飞快探向了插在腰间手榴弹;凶蛮顽抗的敌人,就是生命最后一息也要拉杨庭锋一齐下地狱!

(PS:刺刀绝对致命的杀伤力,不是进去的那一下。而是出来的那一下。现实刺刀刺入身体只要不是心窝,没拔出来的时候,意志坚强的还可以最后疯狂一把。拔出来基本就死人一个了。不信的巨巨们,可以看看小日本是怎么切腹的。嘻嘻……)

当头炮!

眼见着其后蜂拥而至的敌人,已经向自己冲了来;提防着敌人与自己同归于尽,一脚踹开刺中死狗的立马使出了一身功力;一手夹臂托枪顶住,一个斜步上前,攥拳抡臂猛砸向垂死挣扎的疯狗头侧太阳穴!

“嘣!”一通闷响,颞骨骨折。必死还不安生的疯狗脑袋,顿时应声颓然耷拉下去。垂死重伤,连带迅即间紧着又是一处同样致命的当头重击,眨眼直令意欲同杨庭锋同归于尽的敌人,猝然彻底报销。

“吼!”正此时,立见得沿狭窄战壕,挡在身前与杨庭锋对刺的战友,一照面便被挑死;紧着迅猛冲了过来的个敌人,顿时托枪不分死活的嚎叫冲杨庭锋扣响了扳机!

“呀!”“突突突……”反应迅即的杨庭锋顿时一臂仍夹住了插在死鬼胸口的枪,顺势一矮身,单手发力,拎着尚未绝对挺尸的死鬼衣领,暴喝一声,倚为肉盾冲了上去!簇簇状若飞蝗,沿堑壕横冲直撞的自动,就在他的脑边、身侧眨眼就像泼风般疾掠了过去;“噗噗”殷实的命中,颤栗尸骸;就在埋首撞如死鬼怀中的杨庭锋不足数十公分的身前,暴绽开朵朵扑簌满身的血肉淋漓!骤然间,被杨庭锋掩在身前,死了还被折腾个来回的死鬼,顿时变作了被打成血肉模糊的马蜂窝!

人体绝不可能挡得了如此之多,AK抵近疯狂攒射的子弹。杨庭锋之所以还活着,只因为霎那躲过一簇的他,下一刻瞬间扣动了插在死鬼胸口上的56半自动步枪扳机!

插入死鬼胸口的56步,顿时不甘示弱的首发一枪,子弹破膛之时便便撞上了被受凌虐的人体!

“噗!”淋漓的血登时迸了埋首撞入怀中的杨庭锋满面;虽说子弹穿透了死鬼人体,但尸骸吸收了大部分动能的子弹,并未对其后的敌人造成丝毫的伤害。但骤然间,刺刀深深插入人体的56步,“砰!”的一声,又是一枪;借籍首发子弹的穿透创口,弹道几乎变又一发子弹,仅是略有迟阻的穿透了死鬼的人体!

狭窄的沟壕,近在咫尺的距离,并不需要刻意的瞄准;嗥叫着冲杨庭锋疯狂攒射的敌人,立马难以置信的登大了眼睛;痛苦惨号着,不甘倒了下去。

“啊——”后续霎时沿沟冲来的就近敌人,刹那只能目瞪口呆的眼见着一手夹枪,一手推人的杨庭锋立马抛开了人肉掩体,把枪拔了出来。同时双手持枪,跨过尸骸,冲了过来!

“轰轰……”堑壕外,数发砸在就近的重炮轰鸣,推开排山倒海般的污浊巨浪,直令正猫腰持枪跃近的自己,身子在一通天崩地裂中,身子摇摇欲坠。一阵汗毛起竖,头晕脑胀之间,只能勉强虚眯着眼睛。

炮狂人更狂!“吼!”奋尽全力定身子,沿交通壕,扑了过来的敌人立时嚎叫着,托枪向其冲来的杨庭锋扣动了扳机!“突突突……”AK47黑洞洞的顿时迸射出一蓬噬人的枪焰,但虚眯着眼,射击同时再探眼当面堑壕的敌人,瞬间之剩下了慌恐与震惊。霎时立定托枪射击的转眼间,当面堑壕中,顺沟填满堑壕的尸体和浸泡在泥水里中枪奄奄一息的死狗;乍一看,他的眼前竟是空空如也!

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的杨庭锋,就在当面敌人立定托枪嗥叫射击的瞬间,踏着沟壕中满地的泥泞,仿佛大鹏振羽,蓦地拔身而起;骤然两脚蹬在了大约齐胸高的左右沟壁,凌空陡转身形,抱枪侧滚到了地面上。“噗噗……”数簇惊心动魄的子弹顿时在杨庭锋一侧近前沟壁之上迸绽开数点扑了满脸的飞泥!

梯云纵!

“呀——”更远端,其后数十米外俱是猫着腰,顶着炮火沿沟扑了上来的两个敌人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叫!“砰砰!”不待沟壕下更近些,仓惶几短点都打孔的敌人回过神来,刹那间56步急促间两枪脆响,立即干净利落的把就近沿沟跟来的敌人,撂倒下去。

“吼!”数枪发空,这才意识到已经跳到了自己当面沟壕旁,地面上的敌人,立即拽枪,咆哮着沿沟冲了过来!“突突突……”其后百米外重炮抹平了堑壕的一大段坍塌坳口处,一撮随之跟进的敌人,也悍然立定,托枪冲迅速收枪的杨庭锋打了过去!

“杀!”一声暴喝,上一刻还单膝跪沟旁射击的杨庭锋,登时单腿一蹬;挺枪鱼跃前扑似的,舍身二度向狭窄泥泞的交通壕投了过去!在近前紧贴沟壁,沿沟猫腰冲来,刹那还不敢从堑壕中亮出身子,主动撞上枪口的敌人眼睛里;从沟旁的地面上,转眼又跃了进来的杨庭锋,就像是从悄悄摸到短崖上,陡然跃下扑向猎物的雪豹!

“哗!”就在敌人站住,挺枪防刺之时,双脚着地的杨庭锋,顺着坠下一冲势,蹬出一步,将恍然灌注着同样助力的刺刀加劲推了上来;自上而下,电驰般的锋利军刺,在暴雨淋漓的雷光映衬中,闪耀彻骨的森寒!

“呀——”同时间,立定,左臂微屈,枪面向左上,弓步双手持枪的敌人发出一声怒吼!一咬牙,左手向右下前推枪,同时右手四指、手腕用劲向上前猛带枪托,两手合力,妄想以刺刀座猛击杨庭锋枪刺。

“诤”的一声,却不料在即将像撞之时,骤然一抖手腕的杨庭锋,直令撞上的枪刺竟如盘蛇一样,刹那毫无撞劲“粘”在了自己下压枪上;刹那那两枪激错之间,随之迅即一翻枪之冲自己腹股的三棱刺,顿时径直冲自己前胸奔来!

缠丝劲,骗下刺上!

“蹭!”刀锋入肉。刹那间,措不及防的敌人顿时鼓鼓圆瞪着血眸,就像霎时戳破的气球,不甘倒在了一片填满尸骸的血色泥泞里。

“吼!”数簇打空,还在数十米外,大约弧形沟壕拐角后被炮抹平了一段凹坑中的敌人,立时在通通不歇,炸在周近天崩地裂的轰鸣中,没有丝毫迟滞的拽枪冲了过来!

“X你妈!”换了射击位置,同时压上最后个50发长弹匣的我,豁然暴起!任他雨急风狂迷糊了我的眼睛;任他重炮摧起排山倒海般的浊浪不时拍打着我摇摇欲坠的身体,一串长点顿时冲着斜刺暴雨朦胧中,最近的一撮人影射了过去!

“突突突……”“啊——”从炮抹平了的一段凹坑向杨庭锋冲来的个敌人,冲刺中一个趔趄,顿时倒在了淌满浑水的暴雨泥泞里。“噗噗噗噗……”不知蓬蓬斗大的雨点,还是暴风雨般不知敌我的横飞流弹,就在重炮撕开大段塌陷的沟壕凹坑浅浅的土坎上纷繁乱绽开扑了满身的泥点、水星,紧着一撮扑了上来的敌人,唯有努力把身子压了地面下,嗥叫着连滚带爬的老实顺沟,向扑我来!

枪声,爆炸声,盖过了一切的呼号、咆哮、嘶吼;在炮轰和愈发密集流弹的驱赶下,不顾一切撞进堑壕的敌人,根本没有料到,一息之间,人会如此快毙命。同时转眼间也和拔出枪来,没有停止的杨庭锋在浅浅弧弯角撞作了一团!

同样的头盔,同样滚了一身烂泥的衣衫褴褛。嗥叫着冲了过来的敌人,自2、30米外拐角一露头,乍一眼根本没法分清,站着的,倒下的,到底哪个是敌人,哪个是自己兄弟。但对于我们就不会有丝毫犹豫,但见敌人一露头,刚刚踢开了发扬完人道主义的顿时转过鲜血淋漓的枪刺,立马扣响了56步扳机!

“砰!”脑浆迸裂,一枪毙命。在拐角旁,惶恐紧挨在后数米的敌人,刹那惊愕的眼睛里,带着56覆铜钢壳弹近距命中后强大的动能;身前脑壳被掀了个大洞的敌人,立即被带倒摔在了浅浅拐角的血色泥泞里。

“吼!”“突突突……”后续一惊的敌人,顿时拔出了手雷,从沟壕中站起冲斜侧投弹;但同时也撞进了我愈发逼近的枪口上,霎时痛饮数弹,颓然栽倒回沟壕里。下一刻,后续跟了上来的敌人顿时用轮番丛丛攒射,把斜向距离不过百十米上下的我压回了堑壕中,随之敌我高速转换射击位置,再度激烈对射一起!

即在此刻,蹲在拐角旁,仓惶扑了上来的敌人,小心一打眼,顿时只见得,猫腰,挺枪,一个箭步冲了过来的杨庭锋离自已不过十数米!近在咫尺的距离,瞬间令自己回身抓枪,射击的时间都来不及了!

“杀!”一声摄敌胆寒的断喝,随着杨庭锋眨眼扑来的如飞步履,暴雨淋沥着血迹未干的刺刀,顿时率先向拐角半路头的敌人蹭了过去!

“吼!”一声咆哮,拐角旁窥视敌人顿时站了起来,在拐角后横枪隔开杨庭锋蹭来的刀尖;突的右胯一步,将枪刺从杨庭锋枪下绕至枪左,两手的合力向左上二度猛击在杨庭锋枪刺尖;“啪!”一声脆响,锋利无当的AK-2型逆刃刺刀顿时衬着电色的青白寒芒猝然向近在咫尺的杨廷锋左胸疾奔而来!

左打刺!

此刻,杨庭锋的56步完全被骤然从拐角后冲出敌人的枪给荡偏,收势不得。一瞬间,根本就不识得其中狡诈的敌人,仿佛顿时看到中门大开的杨庭锋倒在了自己枪下!

带着酷厉的冷笑,在当面双瞳俱赤的敌人眼眸里,杨庭锋本该紧托护木左手顿时在敌人二度猛力打刺尖,冲其左胸推出刺刀的下一刻,眨眼抽了出来!当面这才恍然大悟的敌人,这才意识到杨庭锋率先冲其刺来的一枪是作势汹汹,一手紧,一手松的以虚击实!

听劲,空手入白刃!

凭着至少十年推手对练的过硬功夫,瞬间感应到对方全力发劲;骤然曲臂抽手一挂,自下而上向外划圆。眼疾手快的杨庭锋立时以左手背,刹那精准无误的击上了袭向自己左胸的AK-2型刺刀聚酰胺塑料刀鞘上。“嘭!”迅猛推出的刺刀,就像继续奔驰的车辆,登时发生的轻微擦刮一样;一触间,转眼不甘束缚的挣脱了原来的袭进轨迹,向着扬庭锋臂侧空处的土沟壁奔了去!

落空!?这并不是敌人可怕的。即便是寻常的落空,面对近在咫尺,中门大开,手里的56步一触之间几乎被自己荡飞坠地的杨庭锋,顺势再紧跟上一步,或以脚踢,或以身撞;更甚至干脆一扭腰身,以枪托侧,猛击杨庭锋面部的敌人,都可以顿时将杨庭锋撂倒,再进而毙命!

下一刻,杨庭锋与交手敌人,瞬间真正惊愕骇然的是,提手撞开自己刺刀的杨庭锋左手,就在自己收手不及,一枪刺空的同时,单手随之对着自己双手攥紧的钢枪,转腕一压,顺手一捋;杨庭锋瞬间避开了刺刀,同时不单轻松把敌人拽进了怀里,也令措不及防的敌人自己一个踉跄失去了重心!

丢压手,倒捻红!

“啊——”瞬息目瞪口呆的敌人,不由发出一声惊叫。借着敌我俱是收脚不及,再一步跨间,向左陡转身形的杨庭锋,一抡单手攥枪的右臂,瞬间把第三招也使了出去!

横拦肘!

“嘭”单手屈臂随身猛摆,肘击敌人面部。眨眼间,一踉跄撞入杨庭锋怀中的敌人,惨叫都来不及,便双睛突兀,鼻血迸溅,面目全非的以硬碰硬;反方向崩脱,击晕倒地。

顺势侧身,双手攥枪,跨步突刺!

“蹭!”敌我一照面,交手还不到2秒,带着源自幽冥地狱的极度深寒,色泽晦暗,血迹未干的三棱刺刀,便再度以无情的锋利,迅猛穿透了又一具鲜活的人体!

“啊……”目瞪口呆,撕心裂肺的悲愤哀嚎,仿佛已然往生者登时碎裂灵魂之痛;骤然间,拐角后距离不过数米外,狂嗥冲杨庭锋扑来,妄想以多打少也来不及的敌人,顿时挺枪沿堑壕慨然冲壕沟边的杨庭锋慨然冲上,眨眼撞作一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