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突刺(1)

山鹰2007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PS:终于即将上演咱‘少林部队’历年汇报演出的保留节目了。呵呵……当然有个过程。) 蹲在堑壕里,屏住呼吸,瞪大眼睛,微侧过头,食指竖于嘴前,冲我作出个静声手势。刹那间,走在前面,小心警惕的杨庭锋又发现了一枚尚未拉上弦的PMOZ-2M棒状反步兵地雷。顺手牵过细长的绊发线挂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PS:终于即将上演咱‘少林部队’历年汇报演出的保留节目了。呵呵……当然有个过程。)

蹲在堑壕里,屏住呼吸,瞪大眼睛,微侧过头,食指竖于嘴前,冲我作出个静声手势。刹那间,走在前面,小心警惕的杨庭锋又发现了一枚尚未拉上弦的PMOZ-2M棒状反步兵地雷。顺手牵过细长的绊发线挂上;与我一同退进了主交通壕一侧更深的支壕中。泼风般的子弹、弹片就在我们头顶的地面上乱飞,被重炮轰了个断断续续的壕沟之间,这里是同向不过斜侧百十米外突破口的必经之路。顶着炮火轰击,被自己地雷搞了个碍手碍脚,不断伤亡的敌人,比沿着沟濠不断寻求跨过亲手击毙敌人尸体沿沟前进的我们来得更慢。钻紧手中的手中的钢枪,蹲在堑壕中,背靠背,一人紧盯着一面,在这里,我们要做的,仅是悄悄撑住我破开的窟窿,掩护着兄弟们鱼贯冲进沟壕交错的阵地群,只待心急如焚的敌人,主动撞上来而已。

“杀!”冲在前面的老甘,并未让一路顺风顺水的我们稍等;堑过绊发地雷线,顿下不过数息,土包下顿时传来了身后的战友们的喊杀声。流弹横飞,暴雨朦胧中,一条条赛似出柙猛虎的身影顿时在土包后向着浅坡顶,不远的堑壕迅猛扑了上来!

“摩萨!摩萨……”“突突突……”一边小心着自己布在沟壕中的地雷,一边还要用不论命中的乱枪攒射拦阻战友们扑向一侧堑壕的后续敌人们立即慌神了!虽说离我突破口方向靠边斜向直线最多就不过2、300米,但在电光照亮着黎明前最后黑暗包裹的雨幕朦胧,莫说是线条清晰的人形,就是一齐冲上来数十个战友的人影都看不清!

一旦真让战友们冲进了阵地群,这样能见度,加上根本就不需要刻意伪装,敌我俱是一身从倾盆暴雨中滚出的衣衫褴褛、血腥泥泞;炮声,雷声,疾风暴雨声湮没了一切撕心裂肺的惨叫与声嘶力竭的呼号;这就是不折不扣,敌我难辨,直能眼对眼,面对面的近战、混战与血战!

一枚手雷砸过去,炸掉的也许是我们,但更大可能是敌人自己;一簇子弹扫过来,撂倒的恐怕有我们,但同样有更大机率是敌人自己!反之,以寡临众,凭借沟壕闪转冲杀其间,基本是各自为战的我们可没这顾虑!在这样没有其他选择的残酷战斗方式下,敌人人少了冲破我重炮密集火力封锁线,根本就不够我们赛牙缝的。人多了对我绝对的优势兵力,变成了绝对不利的累赘。要么是不惜人命,还要束手束脚的跟我们鱼死网破;要么只能任由我们耗过最后能拼死保底的最后一丝机会,让已经知道了头,却绝对猜不到尾的敌人,眼睁睁看着,‘上游’行动完全展开,清水河北岸万余残兵尽没;坚守着清水河口村,这战略核心阵地的自己同时也难逃我已经发起总攻的主力如泰山压顶,把其无情压了一败涂地,甚至粉身碎骨——这些,都绝不是同样没有丝毫退路可言的一条条疯狗能够接受的!

“吼吼……”嗥叫带动着嗥叫,霎时间已经心急如焚,惊慌失措的近前后续敌人,立即在基本确认当面必经弧形堑壕是自己布雷不上弦的通路时,立即不顾一切拔腿向沿着沟壕向着一线浅坡上,百米外另一边兄弟们的突破方向扑了上去!百十米,只需要百十米后继随我冲来的战友们便可以无所顾忌的冲进纵横交错的堑壕之间,同敌人混战死磕到底!百十米,同样只需要百十米的距离,后续迅猛扑了上来,散布沟壕之间,笼罩在水色朦胧里,难计其数的一侧敌人就可以用不吝弹药的各式武器射击,给大部完全暴露在接近土包顶,一片空阔中的兄弟们造成重大伤亡,复用雄厚的兵力与我血拼,把尚未完全涌入阵地群中相对寥寥无几的我们彻底绞杀殆尽!

然而付出沉重代价强行冲过我近前炮兵火力封锁线,穿过杀机重重,支离破碎的阵地群中满沟泥泞的后续敌人,怎么也没想到,率先冲进了阵地群中,横冲直撞的我们,来得是如此之快!如此之猛!一片混乱的悄然间,距离自己是如此的逼近!以至于急切中扑近我突破口的敌人,刚刚拔腿便被撞了个鲜血淋漓,眨眼就和守株待兔的我们,胶着混战在一起!

顶着重炮炸开冲天而起,蓬蓬劈头盖脑,迸溅满身的泥水;在身后一簇簇机枪火力不吝弹药的乱射中,猫着腰向我突破口一侧奋力扑了过去。快步如飞,踏着满目疮痍的堑壕中,混浊的泥水与惨不忍睹的一地血腥;心急如焚率先奔来的一撮疯狗,浑然不觉就在自己基本确认其间布有未上弦地雷,为可通行必经的堑壕中,一枚挂上弦的PMOZ-2M棒状反步兵地雷正在主交通壕一处分支堑壕的拐角候着自己;一洼浅浅的混浊泥水中,正暗藏着致命杀机!

还不等冲在最前,赶死的小心从支壕拐角露出头来,迅猛而又不失谨慎的提防着恐怕已经混进了阵地群的我们,“嘣!”一声闷响,拐角后,嗥叫着刚奔出数步的疯狗便立时一声惨叫,真格儿血肉横飞的‘马失前蹄’,不敢倒在了堑壕中,一片血色浑浊的泥泞中!

“啊——”匍倒,没有用;惊叫,来不及!瞬间觉着堑壕拐角后地雷炸开,蹲在支线沟壕之间,沉寂数息的我,立马飞身暴起。“操!”一枚攥在手中80式反坦克手榴弹,随我从堑壕中一露头,立即脱手当空划拉出一道凌厉的抛物线,向着斜侧不过30来米开外的分支堑壕拐角后,准确扎了下了!瞬间,同时就近立起身,侧过头来惊觉敌人,下一刻只剩下了绝望!

“嘣!”紧着又一声闷响,血肉与泥水齐飞;面对反坦克手榴弹丝毫不逊于82mm迫炮弹的杀伤力,掩护在后紧跟在不慎踩了地雷的一个敌人亦瞬间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不论是伤,是惊,主交通壕中,后续就近敌人,亦不由得摔在了堑壕中!

“吼!”心如烈火,怒不可遏的咆哮;仿佛已经意识到,同样悲惨的结局,更远些尚未受到手榴弹爆炸冲击的敌人,顷刻间转过了冲远端战友们徒劳凶猛迸射的噬人火力,近在百米上下,数支PПK立即扫了过来。“噗噗……”在仓皇复摔进堑壕的我头顶,十数团惊心动魄的土星!

“吼!”更近处,被我反坦克手榴弹掀翻在堑壕泥泞中的一条条疯狗;立即在而后的抵近火力掩护中,不顾一切的爬了起来,同时拽出了手雷,妄想冲上一刻摔在了分支堑壕里,刹那被打得抬不起头来的我砸去。但一抬眼,从分支堑壕的拐角后,又一枚M75攻防两用手雷已经抛了过来!霎那紧随着落在地面的手雷,在就近敌人绝望的眼眸里,是同时从拐角后撞进自己清晰视野,不足30来米的清晰人形!

“嘣!”泥水四溅,铁血横飞,面对不过一息间又一枚手雷的再度威临;冲到沟壕拐角后,我眼前的敌人,眨眼便悉数被我和杨庭锋霎时暴起,劈头盖脑的一通,打了个永世不得翻身。“吼!”乍一眼,直面周近眼前水雾朦胧里难计其数敌人的暴怒与震惊;趁着手雷轰鸣,飞快从拐角后,侧滚出来,单膝跪起的杨庭锋,立时托枪先发制人的奏响了56式班用机枪!

“突突突……”一串长点,眨眼在大约直道发散出去的主交通壕掀起酣畅淋漓的腥风血雨!随着一泓如飙般抛落的滚烫弹壳,刹那雨落似的掉进了堑壕中,遍地混浊的水洼中啵啵作响,如嗜血蝗虫般掠空扑翅的一簇簇子弹霎时间,纷繁密集,兴奋尖叫着向着堑壕中一具具措不及防鲜活的肉体咬了上去;一股股争相迸现而出的可乐喷泉,顿时暴雨如注的电光闪亮中,刹那绽放出令人眼花缭乱的猩红狰狞!不论的是扑倒,是战立;是愣神等死,还是拼死反击;同一堑壕中,当面已经失去先手,措不及防的近数个敌人,转眼就像推倒的多米诺骨牌;数秒之间,几乎全部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稍后就像炸了窝的兔子,不顾一切闪身进分支堑壕里的敌人,想拔出手雷,悍然反击;下一刻迎来的却是再度飞身暴起的我,又一枚手雷的如影随行。

“嘣”一声闷响,就像一条短促未完造句末端的句号,把心急如焚悍然扑向我突破口一侧的近前一撮敌人,瞬间彻底终结。奋发出全力,自土包后,遍散开鱼贯冲向阵地群的战友们,也大部毫发无损的跳进了纵横交错的堑壕里。

面对着不过短短数息间,未达目的,反倒被守株逮兔的我俩杀了个横尸一地。一照面,便丢下了近十具尸体,恼羞成怒,怒火中烧的后续一条条疯狗,立时爆发噬人兽性!赶死的骨干精英的领头,丧心病狂的督战者随尾;就近狭窄堑壕里,不顾及丝毫袍泽之谊的一条条疯狗,立马拽过刚刚毙命,血还温热的不幸者尸体以为肉盾,在其丛丛火力的掩护下,怒吼咆哮着冲了上来!

稍远交错的沟壕里,觉察到我们已冲进阵地群,必将敌我难明惨烈胶着混战在一起的敌人,更是疯狂!遍散开,真格儿悍不畏死的爬出堑壕;就在离我最近百米外,我通通重炮炸开篷篷冲天而起,高逾十数米怒海狂潮似的浊浪中,紧贴地面,手足并用,凶兽似的嗥叫着,扑腾了过来!

任凭重炮犁开,粉碎碎骨,灰飞烟灭;任凭残肢断足,血肉模糊,裹着激流瀑布般的泥水,冲击、倾泻满身也绝退缩;反像闻到人肉血腥味的丧尸,愈发兴奋的冲我刚刚占据的弧形横向堑壕匍了上来!而后通通炮火轰击中,急风暴雨般不吝弹药的子弹,正在暴雨朦胧的百十米外,如毛细血管发散开,支离破碎的断断沟壕之间,冲我一线堑壕纵横涤荡起来!

“唰唰……”带着天崩地裂,泥水骇浪下已经黯然失色,周近十数具火箭断断续续的持续轰击;打得霎那尚未完全在堑壕里展开防御的后续兄弟们基本没有回应,反击!

沉默,只有刹那间乱作一团中,相对的沉默才是敌人最担心的……诚然我们的兵力,已经枯竭;我们的弹药已经见底;然而嗥叫着散开,在地面艰难爬来的敌人根本就不可能看得见蜷堑壕中的兄弟们,究竟在哪里;放任着一群不得不向我扑来的不要命疯狗,如愿扑近了与我同一堑壕。一群敌人将迎来的是六连最后骤然火山似的爆发——

一柄柄早已拧上的灰褐刺刀,在裂电横空激荡群山岳的暴雨淋漓中,闪耀着摄人心魄的森然寒意!

“突突突……”“吼!”抵近百米的乱枪急作,抗着尸体声嘶力竭的嗥叫冲击,当面立时被我和杨庭锋杀了个尸横一地的敌人,眨眼越来越近!机敏闪身回到支壕弯角后,“嘣!”一发呼啸撞了过来的火箭弹,立马在我们的眼前炸开了冲天而起的土坯!撕开不深的交通壕上缘,瞬间在准备投弹的我犀利眼眸中发现了对角,散开悍然在地面上顶着重炮轰击向我扑来的一条条疯狗清晰人影!

一片混乱,四面皆敌!?这,正是我们所期望的。那一刻,已经临近嗜血边缘的我,根本就没奢求自己能活着回去,只想多拉几个垫背的!我们的两耳已然失聪,但瞬间一对眼,一线堑壕里,每一个兄弟们都知道自己该怎么干:保持距离,各自为战!

“干!”随着我一声怒吼,退回分支堑壕拐角后稍稍挪了挪位的我和杨庭锋几乎同时暴起!“突突突……”杨庭锋一串后发制人的抵近准确扫射,立即把斜向主交通壕侧,冲我射击的敌人,吓得缩回堑壕里。转身,跨步,摆臂,“倏——”拎在我手里的最后枚手雷同时脱手而出,稍稍延迟的又一枚M75手雷带着我铆足劲儿的强劲膂力,罩准了斜侧主交通壕扑了过来的敌人扎了过去!死人挡得了部分子弹,但挡得了当头砸来的手雷么!

“啊——”面对斜向50来米外准确掷来的手雷,上一刻还怒不可遏的咆哮,下一刻只能瞪大了眼睛的赶死者,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绝望的惊叫!“嘣”一声闷响,血肉喷溅,临头当空炸开的手雷,立时在劲爆的罡风中挥洒出一蓬无一丝死角的密集破片横飞,无情侵透了沿沟冲来的两个敌人身体,使其应声不甘倒在了堑壕中,鲜血浸透了的泥泞里!

“突突突……”“我掩护!我掩护……”立马拽起枪来,凭着堑壕闪转掩身,与敌人周匝就近百米上下不知其数的敌人激烈乱射在一起;一片嘈杂混乱,两耳发蒙中,歇斯底里的我,不管身前杨庭锋听得见,听不见,都扯破了嗓子咆哮起来!

“杀!”同时一声怒吼,趁着我手雷中空爆炸产生致命杀伤力;立即托起枪来,从分支堑壕拐角后,无所畏惧的向散布在周近纵横交错堑壕中的敌人扑了上去!“突突突……”抢声不停,脚步不停,用刹那间56式班机持续凶猛的抵近射击,把近在百米内同一堑壕,被我空爆手雷顿时炸时炸了个七荤八素的赶死者,悉数枪毙!在用迅猛反应,凌厉的枪法,把就近仓惶闪身进分支堑壕,再敢于露头嗥叫露头的敌人悉数毙命。大约弧形走向的主交通壕,绝非一条完全笔直,由于地形限制,偕同困难,面对着单兵能力超人的杨庭锋,从容不迫的压了过来,收割着一条条人命,同样闪身躲进堑壕中的就近敌人刹那刹那一对眼,发出一声暴怒的咆哮声!

“吼!”“找死!”“突突突……”学我俩,依葫芦画瓢,妄想在堑壕里露头,冲杨庭锋并肩子上手雷的敌人,立马一串疾点,便像风刮了似的,眨眼被我在乱枪急作中,撂倒沟壕中——这就是单兵素质的优劣差距!不闪不避,单凭迅即凌厉的枪法与56班机持续凶猛的火力搜索射击,迅速强行逼近;敌我的最后明确分辨距离,也仅仅成了毫厘!

杨庭锋不断用枪毙,刺激着敌人愈发暴怒与懊丧的枪声,顿时停了!蹲在最近分支堑壕拐角后的敌人,立即摘下钢盔,小心从墙脚后顿时间到狭窄堑壕中,就近根本没有任何掩体可言,正扔掉了一个弹鼓清空,赋予其十数人伤亡的56式班用机枪,跨过浸泡一地泥泞中,塞满堑壕的一具具新鲜尸体;猫着腰,大步向自己靠了过来!最近,离自己已不足3、40米;无视生死一脸酷厉的狞笑,更见到在电光照亮的暴雨淋漓中,他一手里正紧攥着枚已经拔了出来的手雷——

生死就在一线之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