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与你同行]冰钓

黄杨树 收藏 24 579
导读:[原创•与你同行]冰钓 我的一个朋友对我说,他很喜欢到国际机场接送朋友。他爱看见每个人衣冠齐整、来去匆匆的模样,不停起飞降落,不知终点往哪里的航班,让他觉得人生在充满了无限可能性和意外。 所以我喜爱出门旅游。当火车鸣笛起动的瞬间,或当飞机冲到三万英尺的云里,心突然被吊起了,等待随时到来的未知数。可能也是走马观花,或者因为眼界浅短而大闹笑话。再非得一游的名城弄到反反复复登载在世界各地杂志的地步,也失去了新鲜感。幸好,我总在一个城市想念另一个城 市的风情,心猿意马看出去的街景,有时倒

[原创•与你同行]冰钓


我的一个朋友对我说,他很喜欢到国际机场接送朋友。他爱看见每个人衣冠齐整、来去匆匆的模样,不停起飞降落,不知终点往哪里的航班,让他觉得人生在充满了无限可能性和意外。


所以我喜爱出门旅游。当火车鸣笛起动的瞬间,或当飞机冲到三万英尺的云里,心突然被吊起了,等待随时到来的未知数。可能也是走马观花,或者因为眼界浅短而大闹笑话。再非得一游的名城弄到反反复复登载在世界各地杂志的地步,也失去了新鲜感。幸好,我总在一个城市想念另一个城 市的风情,心猿意马看出去的街景,有时倒歪打正着。


此时此刻,我们便在维也纳的步行街上来来回回逛了三次,想找一个露天咖啡座欣赏街景兼俊男美女。


自恋者集中的是巴黎的咖啡馆,那里座位通通面向街道,人人皆充满自信地满足自己的表现欲和路人的观赏欲。而维也纳的咖啡座猛然骇人一跳,干脆摆在街的正中。我们第一眼看上的那家并不在步行街上,赫然在丁字路口的安全岛上。传统装束的招待娴熟地穿过不时驶过的车辆,精心打扮过的淑女绅士优雅地摆着姿式,充耳不闻身边嘈杂的车声。


维也纳的咖啡座几乎是自恋集中营。我们在哪里都没有找到空座。好多英俊的绅士站在路中间等座。终究没有那份豪情,我们在不远处找了一张长椅座了下来。而在德国,自然是少不了到HB密谋一番,在慕尼黑国家大戏院的右侧,行走五六分钟,即可到一家德国著名的啤酒屋——HB啤酒屋。据说,希特勒就是在那家啤酒屋进行密谋后夺取政权的。去的时候这家啤酒屋还保持着当年的风格:在里面,尽可发泄,大声嚷嚷。里面的桌子和凳子已经很破旧,因为顾客是如此的不安份。啤酒屋内有乐队伴奏,平空增加了无数声音。HB啤酒屋的特色,一是大杯啤酒,一杯有2升,服务员一手可拿七杯,力气大得惊人。我提着一杯,手还不时有点抖动。在HB啤酒屋,不喝光啤酒是不受人敬重的,很多人还大声要求,男士必须喝光。没喝光的,酒钱自付;喝得不够的,酒钱都由老板付。 第二个特色,是猪肉蹄子。那是白烤的,一点不油。食来香喷喷,但有些干巴巴。幸亏有啤酒,呵呵,食来也非常饱肚。毕竟,我吃了德国猪,戏说希特勒呢。看着游人脸红脖粗,大声争论,似有当年希特勒密谋的神态。这番豪放和越南是不同的,越南是在法国人的影响下,养成的喝咖啡的习惯,在街边树荫下,两杯冰咖,谋杀时间,越南的咖啡就像中国的茶一样,是一种大众化的全民饮品。河内室内的餐厅、咖啡室也特别多,而且挤满了客人,当地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喜欢和三五知己聚在一起喝咖啡或下棋,生活十分得意。当侍应为客人端上咖啡时,他们会将滴流器与咖啡杯一起放在桌上,当咖啡完全滴溜在容器内时,侍应便会把预先放在容器上的炼奶与咖啡伴和,然后徐徐将咖啡倒入杯中,如果嫌炼奶太甜,可要求侍应减少炼奶的分量。口味绝对不逊色于国内咖啡厅动辄数十元的咖啡。


维也纳这悠闲的城市仍然不符合我最初的想象,帝王之都的气象不复存在。只有那些树,还带着中欧之都的挺拔和神秘。那些曾拥有震耳欲聋名字的历史建筑,似乎退守到养颐安年的心态。那个在历史舞台上曾举足轻重的民族后裔,在阳光明媚明媚的下午,躺在树荫下的长凳上看书或卿卿我我。倒是在晚上的咖啡座里,显示出自信的底子。


步行街拐角过去是著名的圣史蒂芬大教堂,因茜茜公主婚礼而名闻天下,虽然让茜茜流芳百世的电影是在摄影棚里拍的。事情往往这样。教堂屋顶斜下来的花纹,让清冷的月光照得如鬼魅,散发一股妖气。仰着头使劲地看,失去了立体感。这样的平面,让人的思维不真实。就象傍晚时分趁着夕阳在教堂后的小巷子里寻找莫扎特的故居,我们不断地猜测:那个让莫扎特写《安魂曲》的‘死神’,是不是从这一个门洞座着马车进去的 ?还是隔壁那一个?我们好象亲眼看见这辆宣告莫扎特死的马车,马蹄印子留在雪地上,一串串。但现在是中欧寒冷的冬季。快消失的夕阳射在一块铜牌上:“莫扎特曾在此居住”,紧邻一家咖啡馆的后门,墙外堆着等待第二天收走的垃圾袋。它不是我们猜测的任一家。


我期待着维也纳,完全因为一个外婆给我描述的一个旧梦。40年代早期的虹口提篮桥是聚居2万多犹太人的“ 小维也纳”。我曾试图在已是小商品市场的舟山路上体会当年的气氛,也仔细拜读摩西教堂内犹太人留下的文字。但我没有亲眼见过。就象我一直遗憾未能亲历旧上海。坐在这条摩登的大街旁,心里作着和故乡不能分割的梦。人情历史穿越时空,是不是我的梦想与我的行为背道而驰?


可是我没有在维也纳看见犹太人。只有许多近现代的建筑艺术的遗迹,都是犹太人的设计。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维也纳的黄金时代不会再回来了,只有当时犹太人活动频繁的咖啡馆还在。


旅行中总是会碰到很多人,有的人匆匆而来又忽闪而过,有的人却在脑海里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象。旅途上的行者各有不同,有的喜欢对着绝美的景色大肆谋杀菲林,有的喜欢探究当地的文化历史,而我在探究文化历史之余,最喜欢去当地的市场,坐当地最流行的交通工具,到普通家庭里做客,并去当地人晚饭后最爱去的地方散步,这是最活生生的。


对与曾经走过的国家和地区,我有个不恰当的比喻,其实最喜欢哪里,我说不上来,就像自己花园里的花,百花齐放,争奇斗艳,姹紫嫣红,怎么可能厚此薄彼呢,而且国家和国家是不一样的,就象沙滩和沙滩和沙滩不一样,有巴厘岛的纯度假,也有像菲律宾的海滩还充满了纯朴和野性。城市和城市也不一样,欧美的城市可能10、20年变化都比较慢,可是亚洲、非洲,可能几年就会大变,近一点韩国和东欧,远一点就是南美的拉丁风情和去寻找玛雅文化,更远一点如果到了老得走不动了,就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过去走过的路,过去曾留下的足迹。


一段旅程,足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而这个人的改变,却可以改变世界,这是灵魂注定的归属。知足常乐,知足是福,没有不存在的幸福,至于被忽视和被误解的幸福感,当然,如果你心目中的福远限于衣食温饱,平安健康,如果能想古人戏里写的那样,那最好不过——想前夜月下鸣琴,韵和新诗,福至心灵。


[原创•与你同行]冰钓


Franz:"我猜你什么都没有钓到吧?"

Sissi “不,我钓到了皇帝陛下。”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