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背水(5)

山鹰2007 收藏 1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已调集6个营加榴炮实施持续火力遮断射击,最大限额一个基。后续其他火箭炮营另计。主力先锋增援,定于20分钟之内投入,展开攻击队形;并同时实施第三次火力准备……”

“啪!”顿时间,当头一道闪亮的裂电,照亮我的头顶;紧挨坡顶后,我小心抬头观瞧的身影,顿时清晰陡现在近在咫尺,正通过Y形壕向我突破飞快扑来的敌人眼睛里!

“呀——”“突突突……”操起枪来的2个敌人立时一梭子向我扫了过来!“操!”带着奋力抡臂的强劲膂力,同时一枚脱手而出的手雷,立即当空划出了道弧线,一头向着Y形壕,分差点4、50米开外的俩敌人坠了下去!

“萨勒——”“嘣!”嗥叫没有用;匍倒没有用,霎时泥水与血肉齐飞;与我当面猝然遭遇的两个敌人,立马倒在了注满泥水,遍是面目疮痍的沟壕里。

“吼!”“突突突……”从旁同时暴起的敌我,顿时在不足100米上下的距离中,乱枪急作开来。不顾一切的匍在坡顶后的一瞬间,数簇子弹立马在我的头前迸开了一簇,心惊胆颤的土星!

刹那交火,刚刚一簇。背后数十米外的土包下,顿时响起了老梁熟悉的高叫声:“同志们,冲啊!”

“咻咻……”一语刚毕,在我匍地抬头的一刹那,被抢声,爆炸,雷声,雨声一片盖了过去,炮弹持续不停掠空的锐利声音;顿时由细长变作了粗短!那炮弹穿透空气,撕心裂肺兴奋尖叫,纷繁密集的拧在一起,毫不费力的生生撕裂的当场所有回荡群山的嘈杂!

“嘣嘣……”近眼前天崩地裂的重炮轰击,顿时收了回来在我的眼前200米上下炸起数十篷冲天如柱似的土坯!“哗!”雨更急,风更烈,无匹罡风催动倾盆暴雨,四溅泥水,猝然就像排山倒海的拍岸狂涛一样,一个浑浊的浪头,在无形劲气的推动下,劈头盖脸的向敌我冲撞了过来!匍在地面上距离较远的我们如遇电击,汗毛起竖,一股噬髓阵痛!

“啊!”不管是逼近,是较远;是有幸,是不幸,被罩在了我近百门重炮轰击范围中的敌人,俱是一声惨叫,倒在了早已被炮犁了个七零八落的沟壕里!“倏倏倏……”刹那随之跟进的又各式火箭炮弹凌空,在雷霆,暴雨中同时在更远倾泻下了一浪未平,一浪又起的,怒海狂潮般的金属火雨;用水幕浇灭炸开的团团蒸腾白气,把敌人的二线阵地群,死死罩在了震耳欲聋的水色朦胧中。

“杀!”趁着炮击,立即扒拉起身,率先冲向了浅坡顶,敌人防御盘龙江滩涂的前沿阵地群.。

“啪!”惊天动地,逼近通通重炮炸开的浊浪排空似的污泥;又一道闪亮,粗长的裂电如柱,陡然在倾盆暴雨里划过沿堑壕一侧上,如狼似虎,箭步入飞,迅猛扑向敌人的我们头顶。

“手雷!”

在骤然被近重炮轰击惊起,排山倒海般的恐怖气劲,霎时措不及防被掀狗啃泥的一撮敌人,疯子似的从满是泥水的残破沟壕中仓皇爬起,一抬头;立即见得,4枚卵形物什照准了他们处身分叉的Y形壕两翼,一头扎了下去!

“呀——”埋首匍倒的匍倒;不顾一切,立马翻出沟壕匍倒的翻出沟壕。但面对我们四掷出稍稍延迟的M75/82式攻防两用手雷,不论如何动作的两条分叉残破短沟中的敌人却绝望了。“嘣嘣……”有远有近,有前有后,俱是找准了壕沟,贴地凌空爆炸的一串闷响,顿时罡风激撞,当头抖落出蓬蓬密如暴雨,交错飙飞毫无半分杀伤死角可言,数以万计的细碎钢珠破片来,无情侵透了不论任何动作的人体!

“啊……”不论是否被邻近重炮轰击的恐怖气劲掀翻在淌满泥水,满目疮痍的沟壕里;数十米外,暴露在我清晰视野中与我一簇交火的数个敌人立即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斯塔咧——”“突突突……”隆隆的重炮轰击,盖过了沟壕中,就近觉察敌人扯破嗓子的报警,敌我连天炮火中,乱作一团的枪声,不知方向四射横飞的流弹,立即在地面上的我们;沟壕中的敌人不时乱迸开跳溅满身的泥点,土星!

“突突……”匍在一侧前,眼疾手快的万象森立时操起85微冲一梭,把当面暴雨朦胧中,百米上下斜向沟壕里,刚一露头的敌人吓得扫了下去。随之一边报警奋力侧滚向数米外的勾连碉堡的纵向沟壕,一边回身扯破嗓子的冲身后我们高呼到:“火箭筒,小心!”

“索、索——”万幸,土包下的战友们尚未在坡顶露头;当我们四,不顾一切的仓皇侧滚进一侧的纵向沟壕中时;堑壕里,逮着机会刹那挣脱了重炮轰击束缚的周近敌人,立马愤恨咆哮发动了攻击!

“轰轰……”次第数发OG-7火箭杀伤榴弹、RPO-A云爆火箭弹,立即在我们的身边、头顶炸开了激溅满身的污泥!“吼!”我脑子刹那被有惊无险的震了一阵头晕目眩之时,一条条咆哮的疯狗,就像挣脱铁链的恶犬,顶着炮火,趟着填满沟壕中一地的泥泞与满目疮痍,连滚带爬,不顾一切的自Y字形两侧斜向沟壕,向我处身不足数十米外的直向沟壕扑了过来!

“突突突……”匍在重炮撕开沟壕的凹坑里,不畏周近炮火炸开冲天而起的污泥,乃至零碎、肢体的周近敌人机枪手,用不吝弹药的持续乱射横扫,把匍身土包后的战友,打得一时不敢露出头——这是敌我最后一线的明确分辨界限,一旦令更多的我们更多人,冲进了沟壕纵横交错的阵地群中,这就是一场冲天炮火,倾盆暴雨中,敌我难辨的残酷白刃战!

这么打,我们固然人少,敌人固然人多,但能够完全发挥我单兵战力和铺天盖地的疯狂炮火压制的我们,就像老邓最后近乎无耻光棍的说:“光脚不怕穿鞋的!”每一个我们的壮烈,所带来的都会是敌人数条,乃至数十条疯狗身陨的惨重伤亡。这是同样擅自近战,夜战的敌人,绝不能承受的!

时间就是生命,一旦让一撮斜向沟壕中向我扑来的疯狗占据了Y形壕沟的交叉点,上得不地面,也走不得堑壕的我们四个,必将倒在敌人的乱枪,手雷中。

“杀!”即在我一阵头晕眼花的此刻,身前一声道喝的老甘已仿佛猎豹扑食一般,埋首,猫腰,努力压低了身子,在满是泥泞与横尸的沟壕里向着数十米外Y形壕,决定敌我生死的交叉点冲了过去!

“打!打……”管TM兄弟听得见还是听不见;同时稍稍落后坠进沟壕,被轰了个震一阵头晕的我和万象森,立即操枪而起,凭着沟壕机动闪蔽,同两面斜向沟壕中冲身后战友们密集扫射的敌人机枪一时间,激烈对射一起。倾盆暴雨的朦胧迷糊了敌我的眼睛;在重炮炸开骇浪排空似的爆溅污泥,令敌我在最近直线不过百十米的近距离中根本就把握不了半分准星!恕不说泼风般乱窜的子弹,各式炮弹凌空兴奋短促尖厉,纷至沓来持续不停的掠过了我们的头顶,如若当中只要有数发152mm榴弹炮弹不长眼,定深稍稍浅了那么一点;不是敌人血肉横飞就是我们光荣革命!

瞬息间,还没多奔出两步,埋着头紧盯向前的老甘,便倒霉的眼睁睁看着一条毛绒绒的狗腿,带着就近炸开山崩地裂,石破天惊的无匹气劲,就跟断线的风筝似的裹着泥水砸在了正拔腿猫腰急进的肩头;规避不及的他立时一个趔趄,随之被恶心得无名火起:“妈的!”

“呀——”破口而出的大骂,立时惊动了就近一侧斜向沟壕中,率先向我冲来的一撮敌人;两枚脱手而出的卵形物什,立即从斜前不过4、50米的斜向沟壕中,飞了过来!

“**!”一声暴喝,时刻提防着的老甘,立马一个箭步,前扑倒地,蜷缩抱头。“嘣嘣!”面对横飞的子弹,近在咫尺,难辨敌我的激烈交火,同样不敢在堑壕中露头掷弹的敌人,立时在没得半分准星可言的在我纵向沟壕外的地面上,力道估摸不准的炸开了两蓬惊心动魄,迸溅四射的飞泥!

命中?不要紧!这只是看似惊惶失措,其实包藏祸心的投石问路。

“噌!”在蜷身滚在堑壕泥泞中,时刻都不敢放松当面警惕的老甘视野中,紧着两响堑壕外手雷的轰鸣,又一枚奋力低抛出手的无柄手雷,挂着青烟,从斜向沟壕撞在了眼前Y形壕交叉点就近的土壁上,“嘣”的一声,钢珠、弹片、泥水横飞!

在老甘刹那不出所料的冷冷笑意中,两侧斜向沟壕拐角后的数个敌人,立时趁着一声轰鸣,冲到了三条堑壕的交汇点;一侧一个蹲在拐角不露头,另一侧一个蹲着刹那小心露出了半只眼睛,立马缩回身子拽出枪;露出自拐角后,下蹲向其射击!“吼!”另一侧,藏在另一拐角后的敌人同时,配合默契的一声大吼;蹲着奋力摆臂,妄图将又一枚手雷抛了过来!

“突突!”“砰!”一簇后发制人的56式班用机枪短点与伯莱塔M9一声脆响,顿时打破所有的痴心妄想!

“啊——”带着两发56步枪弹一发不落侵透人体的强大动能,被随后跟进老甘,杨庭锋射正露身妄想冲我的敌人立马一声惨叫倒了满是泥泞的沟壕中。

同时就近矮身两侧斜向堑壕中的敌人,在其难以置信的眼睛中,自拐角后摆臂投弹,刹那间仅仅露出一线身子,一条手臂的敌人,眨眼间被一枪出手如电,精准如神的伯莱塔M9挠个正着!一发3、40米外骤然长了眼似的M1 9mm手枪弹,立时穿透了掷弹者刹那摆臂的肱二头肌。

“啊——”同时一声惨叫,攥紧在手里,抡开了尚未脱手的手雷,立马拿捏不稳,随着霎时颓然垂下的手臂,失手坠落在紧挨身边的沟壕里……

“蒂——”此时,发出了一声不甘的惨叫已经来不及!“嘣!”一声闷响,铁血横飞,三叉岔口拐角后,立即倒在了一片血泊中!虽然两个作法自毙者,吸收了手雷一多半的杀伤力,护翼在旁,两侧被这一幕惊呆了就近敌人;刹那间也根本来不及反应,难逃被沟壕中四射的细碎破片咬上,惨叫着倒在了地上受伤不轻。

“杀!”“啊……啊……”老甘和杨庭锋兴奋喊杀,猛冲;就近受伤者惊心恐怖撕心裂肺的惨叫,登时唤起了就近同我激烈对射的敌人机枪手,惊惧交加,心急如焚。来不及在天崩地裂炮火中,同散在大约U形沟壕里,用疯狂火力打得土包后战友们一时不敢露出头来的敌人沟通;立马舍了对我和万象森激烈对射的相互钳制,妄想抢回伤员,顶住我们沿堑壕的迅猛冲击。却浑然不觉,把自己的性命也交待在了我的手里!

两边分叉斜向的堑壕并不是笔直,环向大约1000米,似乎U形走向的交通壕更像连通毛细血管的静脉,所勾连的是周匝数十条长不过十数米不同朝向的环形火力阵地、各式土木工事、以及一处斜倚浅坡腰,包在U形交通壕大约靠公路一侧,钢筋水泥建造的的永备防炮掩体。

(PS:这类掩体也算是碉堡。与土木建造的A型工事类似,不过防御力极高,射界较低,比普遍的碉堡面积宽大;也可用于防御,但更主要的功能是储存弹药及屯兵。)

正当三步并作两步,紧靠在沟壕壁,猫腰一个箭步靠上了三岔口拐角的老甘机敏一探头,正见着两侧不同远近皆不出2、30米的两侧敌人副机枪手,任重炮炸开的泥浆、零碎扑簌满身,努力匍在堑壕里,奋力把伤员向回拖。

“吼!”“突突突突……”但见到老甘从三岔口一探头,转过枪口,神经反应过敏的两侧就近两个机枪手,仓惶之间,立马顾不得当面自己战友死活的扣响PПK扳机;两簇掩堑壕交错的子弹,瞬间贴着两边枪回伤员的敌人背脊冲分叉点迅即一探头就立即缩回头来的老甘射了去。

“噗噗”在纵向的两侧土沟壁,绽开了惊心动魄的点点土星。即在此刻,仿佛未卜先知,迅猛抽身回来的老甘,下蹲观瞧中,立即双腿一蹬,飞身后仰摔倒泥泞里,同时把身子蜷缩收作了一团努力向回侧滚。

“吼!”一待机枪手用近在咫尺的一簇攒射,把三叉口猝然露头的老甘打得缩头回去,拽着伤员,手里仍不忘捏着枚手雷的两边敌人,立即一声大吼,一个反身堑壕奋力抛弹;一个起身露出堑壕,轮臂掷弹;配合默契的妄想用一上一下,砸向纵向沟壕的手雷,把最前面的老甘,炸倒在一片血泊之中。

敢于在悍然在就近沟壕中展开身姿投弹的,不偏不倚,瞬间坠后跟了上,掩护着一侧的万象森逮个正着。人快,子弹更快,“哒哒哒”一撮85微冲急奏,立即抽光那傻B毕生的气力,“嘣!”的一声被通通重炮轰击完全盖过了不幸者,未如愿掷出手雷的爆炸声,立马把敢于在堑壕中露出身子舍命的傻B,变作了血肉横飞,死得不能再死的尸体。“嘣!”另一枚沿着沟壕,反身过来的手雷,面对老甘其奸似鬼的提前反身回滚闪避,只起到了部分牵制作用的在堑壕里炸开了一蓬扑簌满身的污泥。

爆炸,枪声,惊叫,在我怒海狂潮般,地动山摇的炮火中,悍不畏死,苦苦支撑的就近更多敌人,这才惊觉到数息前,向我扑来的自己战友,战事不利,就近更多的支援向为首的我们飞快扑了过来的同时,冲土包下我身后战友们的不吝弹药的密集火力,也随之逐渐衰减下去!

“混蛋,这是一个弹匣。干了他娘的!”

“嘿嘿……”

“突突突……”

“砰!”

“突突突……”

“砰!”

……若非我们随身的弹药已经见底,又绝不能付出无谓伤亡;每一个都是尸山血海中爬出的六连兄弟们哪里是当面敌人密集火力挡得住的?此时,已经赶了上来的邱平,已经借着坡度的掩蔽,看准了持续不歇的澎湃火力,不紧不慢,一枪一个,再稍稍挪挪地;一脸洒笑着,把暴雨朦胧后一条条悍不畏死的疯狗,轻松惬意的枪毙。暴雨,雷霆,爆炸,枪声,周近一切东西都成了精确射击最好的掩护;一片嘈杂,混乱之中,一时间还挡着我突破口正面的就近最后的密集火力,正在以一个个疯狗不知由头的含冤莫白,加速衰退下去!

“大头!大头!”连连被敌人手雷逼得鸡飞狗头的老甘拿吃过这亏?疯了似的从泥水中挣扎爬起的同时,立时怒火中烧的冲我嗷嗷咆哮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