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背水(3)

山鹰2007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此刻还想冲我射击,已经来不及了!“杀!”随着和我最先冲来的9个战友立时一声断喝,单膝跪地,托枪射击!缴获的PПK,自己的56式轻机枪豁然乱响作在一起!骤然持续抵近爆发的生猛火力,顿时就把匍在我就近的3、5个敌人射成了马蜂窝。下一刻,67-1,突击步枪同时开火;“轰轰”数声轮番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此刻还想冲我射击,已经来不及了!“杀!”随着和我最先冲来的9个战友立时一声断喝,单膝跪地,托枪射击!缴获的PПK,自己的56式轻机枪豁然乱响作在一起!骤然持续抵近爆发的生猛火力,顿时就把匍在我就近的3、5个敌人射成了马蜂窝。下一刻,67-1,突击步枪同时开火;“轰轰”数声轮番闷响,不论弹种,迅速40火高调相应,拽着贴地窜出的飞火流星;密集横飞的子弹,弹片,顿时让后面更多并未意识到我火力反应过猛的敌人,立即被压得抬不起头来!

虽然精确欠佳,但抵在最近的9挺班用机枪,飞快转过枪口,毫不吝惜弹药的持续长点横扫,霎时间也直接成了被后边几撮的敌人催命符。冲掩蔽,处身旷野中,周近兵力大致与我相等的敌人,一瞬间不是不想举枪有效反击,而是不能!道理很简单……有句俗话叫: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除了散在最前的冲敌人用班用机枪抵近乱射狂扫的9个勇气超人的战友们。还有4个纯属不要命的撞进了敌人的散兵线里!

啥叫子弹横飞?真正的子弹横飞,就是面前不足面前不足百米上下有2、30条机枪/突击步枪敞开弹仓在你眼前射击,自己的身后不足百来米也有不下2、30条机枪/突步枪敞开弹仓在冲你的方向射击;不时几发RPG-7火箭弹和拽着火光就从你猫腰平肩高点的就近呼啸着从背后划拉过去,一瞬间那‘缓慢’的滞空间连啥口径,啥弹种都能看清(旁白:就是反应不过来……)。最关键一点:这都TM是不搭调的!高潮来了,卵子都TM该在抖;冲着首度演“子弹时间”的尼奥,一耳光扇上天去。末了,昂扬的竖起中指,破口大骂道:“操!老子这才是正版的……”

所谓英雄,就TM像是男人的JB,当它在不恰当的时间,不恰当的地点,对着不恰的人,赳赳勃起……喔喔欢叫的雄鸡,不被建宁公主残酷狠心的CUT,就只能把老脸丢进太平洋里。幸运?幸运就像是游戏里,开上外挂后无敌;用着魔武双修的“野蛮冲撞”+“极光电影”,三招两式把PK你的对手乱刀砍成他妈都不认识;完事,还伸出手来,摇摇指头,还无比坚定,一脸虚伪的微笑道:“我,没有作弊!”

那一刻,套句黄易的经典台词:这叫虎躯一震,王八气来了,挡都挡不了!枪林弹雨里4个直起身子,嗥叫着托枪乱扣,抱团猛冲的傻B;刹那就像是成了传说中的金属绝缘体——老子对喷发的枪口冲,甭管子弹还是火箭弹,都TM给老子绕着走;施瓦辛格都没老子这么有型的!这么搞,老子没开外挂,谁信!?老子没作弊,谁信!?

短短数息之间,咱4个傻B就像是撞进了人群的疯象,一气清尽弹匣的抵近乱扣,眨眼间伙同身后不远的9条不歇长点的班用机枪,稀里哗啦了把一群冲到近前惊慌失措的敌人横扫一地。暴雨,枪焰,弹簇,迷乱了我的眼睛;鬼知道是谁杀的,“突突突……”随着密集枪声,惨叫乱作一团,堵在公路铁丝网缺口上,一片浅坡旷野中的20来条疯狗,眨眼之间悉数伤毙,成了浸泡在满目疮痍烂泥中汩汩血流的尸体,甚或有待发扬的人道主义。“叮!”待我弹仓挂空,沉重喘息,这才从极度紧张亢奋中只觉着托枪的右肩,骨头就跟背拆了似的,火辣生痛的时候;铁丝网后,堡垒前工事中敌人的咆哮;堡垒里自恃防御的敌人疯狂火力这才骤起!

“突突突突……”换弹匣?已经来不及了!在乱枪急奏,流弹横飞中,立马主动摔了个狗啃泥,在浸透了的泥泞里,在满地散布的横尸、零碎间,顶着泼风般的子弹乱溅了满身稠密泥点、水星;迅猛拔出了手雷来的我,霎那之间,这才发现自己和兄弟们身处如何的危境之中:

当面直隔着铁丝网开口,邻近烂泥路,距离不足百十米外的土包上是一座复起火力,垒满被我密集炮火扯了个千疮百孔的沙包,高出地面不足2米上下的明堡;相隔烂泥路,对面斜前3、400米外的土包上有着同样一处明堡;处于2点钟方向,距离400米上下的烂泥路拐角,还有一座处高过一线浅坡腰间,被猛烈炮火撕开大片覆土伪装,裸露出恐怕高过同水平地面不过1米的地堡;三处周近火力支撑点,十数挺轻重机枪对我形成的密集火力绞杀网。再加上,先期抵达侦查的万象森根本来不及对我说明,两座明堡中都配备的无后座力炮;敌人单兵/碉堡尚未发难各型火箭筒;若不是天未放亮,暴雨倾盆,视野不清,敌我难辨,在这没有密集布放地雷、铁丝网以及拒马,敌人防御最强的正面,跟着我这傻B一齐犯浑的兄弟们只会毫无悬念的被敌人密集的火力绞杀于地势较低,几乎毫无掩蔽可言的空旷河滩之上。更何况我们面对的可不只有一座座难以摧毁碉堡;而是以各碉堡为核心,A型工事为支撑点,各处环形堑壕/沙包火力阵地为主体,公路两旁四通八达、纵横交错的交通壕相勾连的一体阵地群?

“吼”就在我扑倒,拔枪同时;处身当面碉堡前数十米,土包下被炮火撕了个支离破碎的沙包后,一时被我盘龙江对岸兄弟们不太着调的持续炮火轰击,与我9条逼近班用机枪加我4个傻B一时疯狂的火力,吃了一惊,蜷在土包下一段短短壕中暂避的1、20疯狗;在小心窥视到我火力此消彼长之间,立马嗥叫着在沙包浅沟后,挺起枪来露出了半个身子!还不待其扣动扳机,痴心妄想着把距离最近一段沙包浅沟不过6、70米外,一片空旷中,毫无掩体可言的我们击毙;“突突突……”当面土包碉堡一侧射击口,在雨幕朦胧里,率先分辨出我们,率先开火的4挺机枪刹那已经冲其下距离不过百米外的我们迸射出一蓬蓬咄咄噬人火舌;不知多少致命的子弹,眨眼之间已经从扑地奋力侧滚的我们耳边,兴奋尖叫着掠了过去!

“操!操……”攥紧了手中的手雷,生死之间,精神极度紧张亢奋的我,歇斯底里的咆哮再起!想要老子的命!?那得至少备足上百条,上千条,给老子殿背!还得问问身后不远的战友们答不答应——

(PS:废话,给不懂土木作业的巨巨们,先补下课。一般永备工事的射击开口是长条形。上下厚度不少于一匹砖厚度缝隙。宽度按需,但必须注意不宜过窄,否则视野射界非常受限;一般来说,地势高的开口厚度小,反之相对较大。当然具体要看建筑位置的地形和视野/射界需求决定。所以兼顾多面能的碉堡普遍建筑于高点,视野开阔处,目标明显;但防御力非常强,可相对独立作战;而地堡/暗堡,普遍建筑于半坡或低洼重要防御要点,一般只能兼顾一面,必须配合周边人员及协同防御。

建筑在战争中的生存力,除了建筑结构、墙体的厚度、地基的深度外,最主要的是一般与建筑高度成正比。露出地面越低的,生存能力便越强。这跟人挨炮的时候,为什么要匍匐是一个道理。当然,还和墙体与地面倾斜角度有关;倾斜角度越远离90度垂直,则生存力越大。所以大家在看到为什么堡垒外,不论是霉菌还是民兵都喜欢垒沙包;沙包普遍都是贴着墙体斜着码上去的。这可不是简单增加墙体厚度的考虑。)

“砰!”一枪淹没在噪乱枪声中的狙步清脆,立令碉堡里自恃防御,心存侥幸,冥顽不灵冲我射击的敌人二度得到了血的教训!复起攒射,弹不过一簇,寻着登时复燃的咄咄枪焰,一发见血封喉的7.62mmWP高爆空尖弹,相隔200来米的一片水幕朦胧,长眼似的迎头窜进了土包顶,暴露出来不过两匹砖厚的射击开口!“噗!”一蓬猩红的血,立即在射击开口后,簇簇枪火映衬的幽暗碉堡中,绽开了朵惊艳的瑰丽;“啊——”一具不幸为子弹侵透的鲜活人体,立即汩汩血如泉涌,不甘惨叫倒了在地上!不待伺候在旁的副机枪手与周近首发一簇未中的枪手,侧过头来,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噗!”不到一息,仿佛无孔不入的又一发7.62mm高爆空尖弹,瞬间侵透了射击口后又一具尚冥顽不灵,怒嗥射击的鲜活人体;好大个头颅,就像砸烂西瓜一般,红色瓜汁,白色瓜瓤,立马干痛快淋漓的迸溅了一地;空间不大的碉堡里,立即充盈着愈发浓烈,令人作呕,不寒而栗的血腥气息。“吼!”“突突突……”侧头回来,刹那之间,碉堡里暴怒中依然不信邪的一个,还想要了我们的命;“噗!”毋庸置疑的又一个找死的傻B!

生,或者死……一次是幸运;二次是确定。碉堡里已经意识到有顶尖狙击手肆无忌惮在自己射击口面前的敌人,刹那间只能哀怨为什么会下如此大的雨;以致于令毫无掩蔽的我们如此逼近!不下雨?不下雨,有我引导,咱狗日的炮兵连山都能轰平!弹不过一撮,对我真正有致命威胁的当面碉堡射击,瞬间凝滞了!

你方唱罢我登场。“咻咻……”正当一群土包下,碉堡外,段段浅沟、沙包后的敌人同时间妄想冲我射击,带着被枪声、雨声,被埋没的枪榴弹的破空呼啸;挂上了火箭筒,一个箭步冲到了我身后班用机枪手就近的兄弟,立马不分青红皂白的把一蓬压上膛的40/56mm枪榴弹抖了出去!和着轮番轰在附近,盘龙江对岸兄弟们的十数门60迫,82mm无后座力炮,立即在当面敌人段段浅沟,沙包间,炸开蓬蓬冲天而起污泥!劲爆罡风驳杂横飞乱窜的破片、钢珠,猝然在当面数十米外的段段敌人浅沟、沙包间,肆虐起来!

“啊——”几个最近率先露是身子妄想射击的倒霉者,立即一声惨叫,被肆虐的破片、钢珠咬上,倒在了一片浅沟里。在外妄想冲我的射击,同时也瞬间凝滞。

即在此刻——

“杀!”匍在我身边的老甘和万象森,同时一声大喝,手足使力飞身而起;一个身形如豹,步履如风;一个鸡步如飞,快稳自如;齐齐向着土包下,离我不足数十米外,段段浅壕沙包后瞬间被炸抬不起头来的敌人扑了上去!

扑到,侧滚,避弹之间,眼明手快的庭锋;立时抓起了,身边就近伏尸旁,浸泡在雨水与泥泞中的AK47;“吼!”正当被炸得瞬间缩头回去的敌人,再度咆哮着,刚刚一露头,“突突……”几簇清尽残弹,仓促中不失准确的猝然持续疾点,立即打在了当面就近从沙包后露头的敌人身侧。不待当面一撮敌人,举枪瞄准近在咫尺的我们,还以颜色迸溅在当面一撮敌人身上的泥点与水星;还有个子弹咬上,惨叫着跌落回浸透了雨水浅沟里的倒霉鬼。立时再令妄想将我击毙于当面的敌人,心头一惊,动作一滞。待得,轮番打压整整延误了2、3秒;“吼!”逼近,沙包后的敌人怒不可遏的咆哮着,终于举起了枪来,向我快速瞄准,妄想着只待下一刻扣动扳机,毫无悬念的把毫无掩体可言的我,乱枪撂倒在一片血泊中时;一双双目眦欲出血眸,瞬间只剩下了垂死的绝望与不甘……

三煌炮锤!力灌周身,气似火药,身如炮弹;蹦起,旋身,抡臂,一枚枚脱手而出的M75攻防两用手雷,立时带着我爆发出周身遒劲,拽屡屡青烟,当空横掠6、70米,次第一头扎向了敌人伏身段段浅沟里。“嘣嘣嘣”三枚手雷,三声闷响,由远及近,三处沙包后的措不及防的敌人;立即,一生惨叫,倒泥泞浸透的血泊之中!

“吼!”一瞬间,还有几条半露出身子的疯狗,次第托起枪来妄想冲收身不及的我们射击;但人快枪更快!“砰砰砰”还来不及等,一群托起枪来的疯狗,瞄准近在数十米外的我们,扣响扳机;三枪毫无分毫间歇的Dragonov连射,立即把三发几乎触之即死的7.62mmWP高爆空尖弹,侵透了三具嗷嗷兽嗥的鲜活人体。眨眼间,三条美好生命立即就像是一并被砸了个粉碎的玻璃瓶;人体立马被完全释放出来子弹的强劲动能干脆利落带回劲满是烂泥的浅沟中,不论是当空迸溅血雾还是汩汩涌动的血流,都被倾盆暴雨迅速涤尽。

“去死!”刚刚起步的老甘和万象森,也不慢;拽在一手的手雷,与我同时拉脱了火环,稍待;猛冲中,奋力轮臂向敌人抛了过去!“嘣嘣!”在剩余露头敌人刹那只来得及瞪大的眼睛里,两枚当空爆炸的M75/82式攻防两用手雷,立时在劲爆罡风中,挥洒出数以千计的细碎弹片、钢珠,没有丝毫死角的在处身浅沟的敌人临头肆虐开来!“啊——”两通闷响过后,撕心裂肺的惨叫立即响彻了当面周近大部分浅沟!

“吼”“突突突……”仓皇暴怒的咆哮与攒射,这才响起;但受此一惊失了方寸的敌人,哪怕还有离我不过数十米,刹那间首发一簇都无一例外的打了飞机!

“吼!?老子让你吼!”借籍投弹惯性,顺势摔在了烂泥里的老甘同时咆哮起来!短枪对长枪,老甘的伯莱塔M9;万象森的斯捷奇金AПБ立即不甘示弱的予以还击!“砰砰砰……”只要是沾身50米上下,瞬间一露头的敌人,都会被陡转身形,出手如电的老甘,一枪爆头;两枪中的;弹无虚发的悉数撂倒回浅沟里;管他娘的残弹不残弹,危及时刻使出了AПБ打短点的万象森,一边飞速冲击,一边的把视野里,敢于露头,嗥叫着托起AK来的敌人迸了下去。

“妈的!”抡完手雷的我,立马也拽着手枪与庭锋一起,冲了上去加入战团。“哒哒……”身后天知道雨幕中是否分得清敌我的两挺67-1立即冲我们当面扫了过来!9支趁机迅速换掉弹鼓的班用机枪同时复燃,用毫不吝惜弹药的不断迅速抵近的长点横扫,把最后窝在我当面浅沟沙包后的敌人打得抬不起头来。只待数息后,逼得更进,如狼似虎的我们四个,用手雷;用手枪,把残存的几条疯狗全部点名。

当面的敌人大势已去,但碉堡里,周近寻着报警围拢上来的敌人;却绝不能仍凭着我们生杀予夺,横行无忌!就近碉堡里,终于在雨幕中看清了我持续射击的67-1大约位置的敌人,立即掀开了防御壁。开口后,一门憋着熊熊怒火的B10 82mm无后座力炮,土包下紧张激战中刹那惊觉抬头的我耳边炸开了一声闷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