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背水(2)

山鹰2007 收藏 1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倏倏……”恍若撼山大锤,轮番狠力砸落的大口径加榴炮弹刺痛脑颅的破空声响,争先恐后,后发先至的触发式爆破榴弹,空爆式霰榴弹,轰顶式破甲榴弹,霎时之间,不分弹种,不计成本,不论命中,只求覆盖,近密远疏,在我攻击扇面最低不超过150米上下的直线距离,炸开了一通同真正魂飞魄散的地狱雷霆!

从没有无遮无掩,在一片开阔中,与大口径炮弹炸点如此逼近……山崩地裂,震耳欲聋姑且不计,几乎被震得眼珠凸了出去的视野中,一团团触目惊心,争艳绽放的硕大橘红,眨眼消没在急风暴雨里!随着无所匹及的罡风纵虐恣肆,真就像地震一样,生生在浸透雨水泥泞滩涂上,掀起了水沫剧烈抖颤的波光粼粼。纵然相隔炸点百十米,陡增的气压,恐怖的无形冲击波仍然像榨汁机似的四面八方,挤压蹂躏着我们的身体;头晕脑胀,反胃恶心,五脏六腑仿佛绞在了一起!

绝对不可能有人能够在没有沟壕、掩体的一片平阔河滩上,面对每不足100米就有至少2门122mm/152mm重炮地毯式轰击中存活下去!管TMD的是什么血肠,手足,杂碎,还是裹着血肉的大块污泥,迎着飓风般气劲,顶着倾盆般的豪雨;扑簌了满身,也粘满了周身的我们,根本无视灰飞烟灭的敌人;近在亲密接触的死亡恐惧!诚然,我们一阵头晕脑胀;诚然,我们内腑;但神志无比清醒,无比亢奋我们都知道,我们身体里的血在燃烧!

缓步变快步,踏着一地的泥泞,踩着一地不论新就遍散一地的血腥,紧随着百来门大口径加榴炮每一通急促轮番密集轰击便向我攻击扇面更南延伸3、40米;从容不迫的我们,向着3、400米外略高于河滩上的浅坡,敌人阵地群从容不迫的压了上去!在我们的脚下,除了拆成零碎,兵解归天的敌人肢体,水洼里,烂泥中,尽是密集炮火翻开、炸烂的各式地雷,乃至竹签,三角钢钉!天知道是,炮弹弹片、四射横飞的金属流,就在我们低姿态,猫腰持枪跃进的背脊之上,划拉出泼风般惊心恐怖的破空声响!上有恐怖绚丽的罡风肆虐,下有残存的地雷、陷阱,暗藏杀机……我们都是从趟过雷区,从死人堆里爬来的老兵;但那一刻,面对暴雨泥泞中恐怕不期而至的死亡,我们基本只能和没见过淋漓鲜血的新兵们一个样;幸运与不幸,只能交给自己每迅跨出一步的判断与勇气决定!

生死一线,凶险万分。然而,感谢炮兵兄弟们就在我们面前,仿佛把天都要轰踏下,密集火力;迎着当面立时炸开扑了满身的泥泞,趟着几乎连成一片,没脚注满雨水的凹陷,蹭着地面快速行进的我们,踢开了不计其数,包括钢钉、竹签在内的零零总总,直至随着一轮炮火急袭延伸快步压上了当面一线的凸起的浅坡腰,幸运的也并未遭遇残存于滩涂上的地雷暗算。

周匝了向我率先冲来的十数撮敌人,早已湮没在天崩地裂的轰鸣里。但憋着股劲儿,步炮偕同快步推进不足2、300米,在重炮密集轰击的水汽懵懂里,一段恍然像飓风中随风摇曳的完整铁丝网,还有被炮火砸断,掀了个七零八落,敷上水泥木质厚重的拒马,便隐约显现在我当面的距离不足百十来米的浅坡中缘。

散布在我散兵线前的不过30米的邱平和5大队的兄弟们,立即领头匍了下去!不等我们的跟进,地动山摇的密集重炮轰击立即延伸到了已是凹坑遍布,满目疮痍的当面阵地群中,不歇气的炸开了冲天而起的泥浆,水抹;令凭空沸腾的厚厚水蒸汽继续……

“没有缺口?”随之迅速匍在浅坡腰上的我,侧头冲万象森贴耳大叫,问道。

万象森抬手指了指右手侧不远,笼罩在雨幕中的中越4号公路,冲同样几乎两耳失聪正在恢复中的我答道:“都在碉堡射击口下!最近的,那里……三个明暗堡成三角火力网刚才还冲我射击——”

一语未完,但见密集炮火一过;在犀利的眼眸中,就见得雷光闪耀着雨幕朦胧里,隐见得不过200米的浅坡上缘,似乎有淡淡运动人影!

还由不得我们想偷偷撕开铁丝网,迅速冲上坡顶敌人的外线阵地群的前哨,“砰!”在前面警戒的陶自强立觉情势不妙,率先断然扣响的一枪狙步清唳,顿时打破了轰鸣炮火刚过的稍稍凝滞!“唰!”浅坡后,一发PG431照明火箭瞬间冲天而起!“突突……”当面坡顶沟壕中的十数支突步枪、班用机枪;又侧坡顶地堡中的轻重机枪,立即不分明中的拽条条火线冲我大致方向激奏开来!“吼!”悍不畏死的数撮疯狗,立即从我右侧前不过300来米远的铁丝网开口处向我扑了过来!

铁丝网,不是问题!但后面百十米坡上地沟中敌人的火力,轰击呢?为了北岸的溃兵,霎那用脚趾头想我也知道,越远离公路和敌人坚固地堡的火力控制区,真正对我冲锋,威胁最大,防不慎防地雷布设就会越密!诚然前方依然是敌人外线阵地群,防御支撑点缝隙间的软肋;但薄弱有时意味着最危险陷阱;而铜墙铁壁,却并不意味着一定固若金汤。作为一名从死人堆爬出来的老兵,我们宁愿把自己的生命压在自己的勇气与战力上;而不是现在近在咫尺,不可未知的幸运!

“向右强攻,站住阵地!”不用连长命令和过多交流,生死磨砺出的配合默契,顶着坡上敌人乱射横扫,瞬间令我们分出了左右两翼。靠左、靠前的连长、陶自强等其他十数个兄弟继续在此小心攻坚;一声大吼的我,领着散布周近的更多战友,向着一侧铁丝网开口,敌外线阵地群前沿防御坚实的正面,扑了上去!

“你有病!”不想跟我和兄弟们一齐犯浑的万象森大骂着,不情不愿的跟着我调头,顶着横飞的流弹,冲右侧浅坡边缘的敌人碉堡扑腾去。

“狭路相逢勇者胜!”浸泡在暴雨中的我,像一头犯冲的倔驴嗷嗷咆哮道。

从旁,近乎无视敌人就近存在,随我满坡扑爬的老甘,一声冷笑道:“兄弟,小心大头发火了,拼命吓死你。”

“嗖——”数息间,一侧后不知从哪儿蹭了过来,超在前面的浑蛋邱平,两眼贼亮的锁紧了,暴雨如注中,当面刚刚跃出了坡上碉堡附近短沟,从坡上公路铁丝网开口的较高处,匍了过来的淡淡人影;兴奋唠叨道:“蘑菇?嘿嘿……好大的蘑菇头!”

“老子的!”不知道哪根神经受了刺激,一声暴喝的老甘立时挺枪而起!“突突突……”一簇水雾中的乱枪,立时把200米浅坡上,似乎同意觉察到我们存在,爬起身来,意图仔细观瞧家伙,吓得立马扑倒在地上。妄想扯破嗓子,惊心恐怖嗥叫报警!“砰!”紧着一枪狙步清唳,在同样浅坡平行冲我猛爬的敌人眼睛里,那一撮靠前继续倒了血霉的不幸,让破膛而出的7.62mmW.P高爆空尖弹咬上了,脑子立刻就像炸开了的灌满果汁的玻璃瓶,激溅开来红汁、白酱眨眼随着淋漓雨水冲散了一地——

“斯塔咧!”“泰息!”“突突突……”面对立马周近匍在地上,湮没在暴雨倾盆弥蒙水雾中的敌人愤恨嗥叫报警;还有唤醒越来越多的敌人乱射火力,立马老子又像被刚被大口径加榴炮抵近轮过回似的;一个头,两个大。看不清,就要抵近接敌;抵近接敌,必须隐蔽——这俩家伙却狗改不了抢屎!难道说英雄,都TM行为彪悍傻B!?王八羔子的!

以为跟着我们就能避开队副许光赫荼毒魔爪的万象森,顿时感觉三伏天失足赫然掉进了冰窟窿里,那颗火热跳动的心,瞬间是哇凉哇凉的。顶着噼里啪啦横飞流弹打在身侧乱溅起的污泥,满地狼狈狗刨,欲哭无泪的万象森,唯有气急败坏的高叫道:“陶队,救我!”

一脸沉静举枪掩护着身前躺倒战友,剪铁丝网的陶自强立马沉吟道:“没空。”

被横飞流弹折腾得仓惶狗刨,侧滚的万象森只要痛苦哀嚎:“天呐,这都是什么人啊?”

“牛人!”老甘飞快接口,一龇牙,自信满满蹦个两字,瞬间即令周匝措手不及的兄弟们,险些齐齐绝倒。得,没治了……又一个生死关头,还脑子溜号的典型!

“放你妈的屁!”暴跳如雷的我顿时一声怒吼。但即在此刻,位于我攻击正面大约300米外,中越4号公路一侧侧浅坡顶的碉垒开火了!“突突突……”数挺SGM重机枪,RP46、RPD轻机枪,在暴雨如注的水幕朦胧里,猝然迸发出条条咄咄噬人的醒目火舌,冲着稍稍其下,掩身水沫里奋力乱溅开扑簌满身的泥点与水滴。“唰唰……”阵地里,掩体后,数只响箭般的PG431便携式照明火箭,眨眼闪耀着白炽飞窜至我们大约的头顶,又迅速淹没在瓢泼般的大雨中!不知是随风劲舞的豪雨,还是夹杂在一起乱窜横飞的流弹,泼风般的声音,“倏倏”灌满了我们的双耳;状若飞蝗,密集如梭的曳光弹粒,在激荡山岳的裂电狂雷交作中,闪烁着触目惊心的斑点炽色!“吼……”咆哮猛扑,同我们一般贴紧地面;掩身雨幕朦胧中的条条疯狗嗥叫,越来越多,越来越近!

又是曳光弹,又是照明弹,妄想着用抵近敌人的指示射击,把我迅速绞杀于火网中的敌人当真把,外盘龙江对岸,心急火燎,对着暴雨干瞪眼的兄弟们视作无物。冲出了掩蔽,满地普爬着向我逼近的一撮撮疯狗,立即付出了血的代价!

肖剑卿:“刑天,光源点三发急促后,延伸200米,持续压制射击!”

“啪!”“咻咻……”暴雨,雷鸣,盖过了各式榴弹的破空的长音;霎时间数十门60/82/100迫,82mm无后座力炮,寻着猝然消逝在暴雨中的白炽的猝然轰鸣,立即在我们的眼前“嘣嘣”炸开了蓬蓬冲天而起的土坯,泥水,把一条条暴露在旷野,向我指示射击,措不及防的疯狗,轰成了支离破碎的死狗。随之用霎时轮番不歇气的轰击强力压制着一线浅坡上的敌人。

“浑蛋!”随着起身的我大吼一声,“砰!砰……”数息间一枪枪狙步枪鸣,隔着雨幕朦胧,一发发长了眼似的M43 7.62mm AP穿甲弹对准了当面碉堡数挺机枪迸发出咄咄噬人火舌的射击口窜了进去,簇簇喷射的枪焰逐个次第熄灭!看着射击口旁转眼倒在了一片血泊的自己三个兄弟,碉堡内剩余的敌人,只有不寒而栗的暂时选择了沉默!

无视笼罩在暴雨中,当面还有未知的敌人存在。靠前兄弟们,立即默不吭声的遍散开,无所畏惧的扑了上去!“吼……”背对着就近的迫炮轰鸣,紧贴地面向我匍来的敌人,立即操枪向我射击!“突突突……”“砰砰……”突步枪对狙步枪,一簇暴雨迷糊了视野射击,瞬间从我们的身侧嗖嗖掠了过去!就怕敌人不射击的邱平,同时好不客气的寻着一支支AK迸发出的枪焰,把几个自作聪明的出头鸟点了名。立即让老实了些许。情势已明,在最近不过200米上下的雨幕朦胧里,没有消焰气,谁敢先开枪,谁绝对会最先没命。瞬间吃了亏的敌3师12团敌人立即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敌我都最擅长的战斗方式:近战接敌!

跟个四脚蛇一样,努力压低了身子,分组掩护,奋力匍匐前进。任凭着炮打,雷劈,就近零碎枪声,爆炸;在暴雨如注中,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看着湮没在水幕中的大约人影,逐渐清晰。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上的彼此匍匐抵近,根本难以用语言形容那段短短百米距离的兴奋,紧张与诡异。不知道,敌人明不明白,谁最先沉不住气,谁就会死;面对每个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的我们,再是所谓精锐、训练有素的王牌,最先沉不住气的永远只能是敌人。

匍在地上的我,不理那近在百米外,除去暴雨几乎就打照面的敌人,看着坡顶的朦胧里,露出地面不足2米,外部以背重炮,撕开了大块外层沙包压叠的碉堡,低声问道:“距离……”

“不到250,风力5-6级,半速7点。”有着不逊于顶尖狙击手目力与判断的老甘不假思索道。

还要近点才行……但一抬眼闪电照亮的雨幕中,越来越近的敌我先头已经不到大约一百余米!

“呀——”似乎百十米外,看清了散开最先头匍在水幕中的我们,再按耐不住紧张的几条疯狗,立即一声暴喝,举起AK冲我开枪射击!“突突突……”翻身、侧滚,几簇短点立即毫无悬念的打了飞机。“砰!”已经落在了后面掩护的邱平,立马把见血封喉的7.62mm高爆空尖弹派发出去,一枪毙命!

“吼!”两个敌人的掷弹手也咆哮着,悍不畏死爬了起来!“嘣嘣”两响扣动的BG-15枪挂榴弹发射器轰击,立即用40mm破片杀伤榴弹弹,在我身后的散兵线掀起了冲天而起的污泥!稍后的数具的轰鸣,也把OГ-7 40mm榴弹倾斜在了我们的身旁!

都是才天崩地裂的炮火中爬出的兄弟们,怎会被这点仍不搭调的毛毛雨给毙伤?“手雷!”随着身后11班岑献功一声大吼,随身仅剩的数十枚79式火箭手雷,立即毫不妥协的反击过去!

“嘣嘣……”趁着一群措不及防的敌人被后面兄弟们被炸了个立马抬不起头来。手足并用,由匍匐变猛冲,位列靠前的我们立即起身奋勇冲了上去!“吼……”“突突……”暴雨里较远未被火箭手雷炸在周近的敌人立即咆哮着在我们的身侧迸射出一蓬蓬掠身而过流弹;同时惊醒了就近的散开的十数敌人,顶着霎时手雷炸开乱窜头顶的弹片,疯子抖落扑簌满身的泥水,正见得雨幕朦胧里,斜前平行浅坡上,为首我们猫腰疾奔,已经近到了百米内清晰身影!

生死磨砺出来近乎本能的默契。直令我67-1的重机枪手展开掩护在后,配备突击步枪与火箭筒的战友散开冲锋在中,敌人一抬眼骇然发现如狼似虎,率先扑了自己的我们,竟然几乎全拽着火力凶猛的班用机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