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背水(1)

山鹰2007 收藏 1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面不更色的连长,只是同大多战友们一起,迅速最后检查弹药武器,冷哼道:“是么?肖剑卿,导炮:向南与我定深距离150米,一轮急促后延伸,第二次火力准备!” 随之转过头来,正视着万象森,指了指周匝有些心存疑惑的六连兄弟们,骄傲道:“万小子,我知道你们还恨我。2年前是你们和姓邱的把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面不更色的连长,只是同大多战友们一起,迅速最后检查弹药武器,冷哼道:“是么?肖剑卿,导炮:向南与我定深距离150米,一轮急促后延伸,第二次火力准备!”

随之转过头来,正视着万象森,指了指周匝有些心存疑惑的六连兄弟们,骄傲道:“万小子,我知道你们还恨我。2年前是你们和姓邱的把我赶出了7连,其实我不会怪你们……凡是7连的兵,都有股子莫明其妙的傲气;总是牛气冲天;总是卓而不群,总是以为‘老子天下第一’!

没错,你们是尖刀中的尖刀,王牌军中压箱底,百将团里唯一没出过将军的英雄连;但今天我告诉你们,他们才天底下真正不可战胜的!他们都是我高建瓴带出的兵!”

看着暴雨如注,雷光闪耀有些唠叨的连长;除了嫂子,第一次,也最后一次,感觉到我那些过分冷峻的连长,情绪有些激动失控。面对连长的骄傲,刚刚经历过王洪威牺牲的万象森,只是诺诺道:“来轮换的7连兄弟们很快会到。高连长,到时候希望你我还有命能看到他们……”

今夜,我们最后对手是驰援清水河口村的越军又一王牌第3师,率先向我冲来的是敌3师12团,盘踞在后压阵的是敌3师第二主力141团。敌第3师,别号‘金星’师,金星意为胜利之星;曾为越军第一主力,参加过著名的奠边府之役,战功彪炳。敌3师141团曾获得过越军‘人民武装力量’称号。12团,更为该师主力。曾获‘英雄团’称号,授‘决战决胜’锦旗。该团兵员训练精良,各级指挥干部实战经验丰富,擅打硬仗,恶仗,尤其擅长近战、夜战。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首,不是王牌不碰头。纵观中华百年血泪史,抵抗外辱之坚定,抗击侵略之顽强,最善近战,血战,死战者,莫过于西北军——第一军就是老西北军的孤妇余子,而响当当的咱‘硬骨头六连’,尤其又以刺刀见红,闻名全军。所以在那个黎明,让我们对上了敌人的3师12团真是别具讽刺意义:这我们有幸,也是敌人的不幸。自那个黎明,敌人引以为荣的“胜利之星”,注定会成为“失败之星”……

不理万象森的诺诺,暴雨如注中匐在短壕中的连长顿时豁然在流弹横飞中站起,侧首不容置疑道:“黄忠虎,炸桥!”

“噼啪——”一道惊心恐怖的如柱裂电顿时顿时划过我们的头顶,呆若木鸡,看向声色俱厉的连长,包括黄忠虎,周近闻言,仿佛遭遇雷击我们顿时脑子一片空白!

我们不怕死,但炸掉最后的吊桥,挡得了北岸海量穷途末路的敌人,却也同时断了六连最后的生机!我们这么以寡敌众,无比信任的跟着连长,九死一生费尽千辛万苦冲到了这里,难道是不知所谓的自杀冲锋!?刹那,毫无意识的我们有一种盲从着连长,瞬间发觉被欺骗了感觉。

“连长,这……”淡淡看了眼满脸泥水瞬间结舌的黄忠虎,连长朗声道:“还是那句话:要相信自己,更要你们的战友!深陷敌群,背水一战又怎样!?盘龙江虽险虽恶,在辽阔的大海面前,一条波浪不惊阴沟!它,能够挡得住你们大红1师的战友吗!?”

听到‘辽阔的大海’,所有的所有周近短壕中战友们不由得豁然一振,忽如醍醐灌顶。滚烫的热泪再度随着当头倾泻而下滂沱暴雨,霎时迷糊我们的眼睛。持续炮火覆盖,空袭,空降兵,原来如此——

“突突突……”即在此刻,前面十数米外散兵坑中率先与敌人先头尖兵在雨幕朦胧中激烈交火的战友们,枪响得愈发密集!舍了狙步枪,抄起了PПK,AKP的许陶邱三个,与俩水鬼的85式冲锋枪,霎时簇簇轮番不歇气的乱奏一团! “嘣嘣嘣嘣……”天知道是后面的,还是前面的,十数枚迫炮弹、OГ-7 40mm榴弹在我匍身的短壕周边炸开了四溅的污泥。“啪!”“吼!”道道擂动九霄的惊雷盖不过相隔朦胧雨雾,不足百十米开外的一撮撮疯狗,兽嗥咆哮!

平素沉静的陶自强,几乎同时回身吼道:“尖兵正和我相峙对射,后面敌人上来了!能见度太低,数量无法估计!高连长,快!”

被连长一语点破的后卫战友们,再没有一丝犹豫,冒着零落流弹冲出桥头堡废墟掩体。“轰!”不过数息应着两管2KG爆破筒次第闷声爆炸,“嘎吱”一声,竖立在南岸斜拉起桥面的钢架立时就像两株被砍倒的大树一样,发出难堪重负的酸涩声音,不甘的沉沉栽倒下去。“轰隆”一声,是崩塌吊桥坠入激流澎湃中,溅起了水沫冲天;“啪啦”一声,是一道触目惊心的闪亮裂电划过敌我头顶!

暴雨如注中,清水河北岸摄尾悍不畏死向我迅猛扑了过来,只为拼得一条归路的的撮撮敌人,霎时仿佛遭遇雷击,两腿一软,几乎大部跪倒在倾盆暴雨的泥水里,不甘的哭嚎起来。退后无路,面对爆发秋汛的清水河,方圆10公里之内绝无渡桥的他们,大部分将很难逃被我追击主力部队踏作齑粉的命运。

然而,仍基本掌握着清水河渡口南岸的敌人尚有一线生机!北岸敌人溃兵的危急,催发着南岸驰援救兵的亢奋兽性。“突突……”“吼……”大作的枪声,乱窜的流弹,越来越密;似焦急,似暴怒,南岸一条条疯狗的狂吠,也在此间越来越近;应着数息间后,吊桥崩塌的轰鸣,达到沸腾的顶点!

“嘣嘣……”又准了几许的十数枚OГ-7 40mm榴弹轰击,炸开四溅的飞泥,扑簌在了短壕中,大部正紧张有序,处于最后临战准备状态的我们身上!

“报告弹药……”“1个备弹鼓!”“2个备弹匣!”“手雷4枚!”“火箭弹3枚!”“谁还没手枪?”……匆忙之中,再看深深看一眼浸泡在同一战壕中,蜷缩着身子,顶暴雨、轰鸣,紧张整备最后随身装备的兄弟们;刹那间才明白当人自以为走了很远的时候,却在不经意间拖着饱经沧桑的一生,又回到了出发的原点。

不管还在不在,一瞬间我又想起了属于我们的初战,松毛岭;想起了,许多或悲怆,或狂喜,或兴奋,或恐惧的东西。虽然同样紧张,但蓦然回想间,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饱含着沧桑的酸涩,看淡了个人生死的平静。视死如归?也许。这并真正高尚的政治觉悟,忠贞正义……我只想告诉大家:那一刻,我们的血,仍然还是热的;我们只是一名真正的老兵!

迎着横飞流弹,顶着倾盆暴雨,匍身短壕沟旁,探头看了眼电光闪现着水幕朦胧中不足200米内,趁着像泥鳅一样的满地水洼、泥泞中翻滚几撮敌人尖兵,我激烈对射,其后不断咆哮冲来的大约人影,连长亮出了如北风般冷冽的声音,对我们高声问道:“还记得瓦子街吗?”

迅速准备完毕,逐个匍身短壕旁,一脸紧张严峻的兄弟们顿时便经不住坦荡自豪的热泪瞬间模糊了我们的眼睛。

黄忠虎抽泣着,高声泪嗥道:“报告连长。记得!714团(红1团),全员血战。团政委重伤,团长、参谋长相继阵亡。2营6连,残存13人,仍刺刀见红,守住阵地。英雄连队,血染军旗。从此‘硬骨头’的名字,就和六连永远挂在一起。”

连长的声音依然仿佛不含一丝情感的高声怀疑道:“永远?永远有多远!?36年了,那个令敌人闻风丧胆的‘硬骨头六连’还在吗?”

血,在我们的心头燃烧;泪,在我们的面颊纵横,“啪!”暴雨如注,又一道狰狞粗长的裂电划过我们的头顶;血气沸腾,不假思索的我们,顿时无比坚定的一齐高声回道:“在!”

连长迅即不屑高声追问道:“在哪里?”

大家霎时不约而同扯破了嗓子,顿时把连长冰冷的声音压下去,泪嗥道:“在这里!”

此前,自诩从来一名胆大包天,武者的我,从来对什么只有武侠小说中存在高手对决中的气势论,精神攻击论嗤之以鼻。但那一刻,六连46条汉子霎时齐整划一,言简意赅的高声泪嗥;气势恍如山呼海啸般的声音,瞬间仿佛穿透了滚滚雷霆,盖过了倾盆暴雨;激烈乱作一团枪声,瞬间凝滞——

“索!索……”“嘣嘣……”同样相隔朦胧雨幕,近在100开外,歇斯底里的咆哮;数发OГ-7 40mm榴弹,瞬间在我们短壕的周匝徒劳炸开了激溅我们满身的污泥。

没有开枪反击,依然是霎时间暴雨倾盆中的沉寂。“哈哈哈哈……”连长似乎在嘲笑,高声道:“是吗?告诉那群家伙,你们的名字!”

“我们是硬骨头六连!”铿锵的话语,掷地有声的一齐;六连46条汉子仿佛奋尽了毕生气力与感情,无比自豪的泪嗥,顿时直令逼近战场之上,敌人瞬间凝滞的枪声静若寒蝉!

“啪!”暴雨,雷霆,如天地恸哭失声;然而连长却更加轻蔑的冷笑道:“错!”

错!?瞬间我们瞪大了泪雨模糊的眼睛,难以置信的看向了连长。顿了顿声的连长,顿时斩钉截铁的高声道:“我希望你们应该这样回答我——我们是红1团2营!”

只有47人,是硬骨头六连吗?只有47人,还是红1团2营吗?是的……是!哪怕就剩下一个能喘气的,也是!刹那之间,连长冰冷的话语,直令我们仿佛真得感觉到红1团2营472个兄弟真真切切爬在同一豪雨浸泡中的短短堑壕中!没有恐惧,也没有紧张;只有无比的温暖与悲怆。暴雨浸透了我们裹没泥水的衣衫褴褛;但我们的血,却在那一刻在沸腾燃烧!

“上刺刀!”千言万语,只化作了连长一声对于六连无比神圣号令。

“不要俘虏!”想起了4、5连含冤莫白于敌人毒气弹中的兄弟们,悲愤满腔的我,同时对兄弟们嗥叫起来!不要俘虏,在红1团从来就不单单针对敌人,同样也针对自己!气势瞬间被连长寥寥几句提聚到濒临爆发顶点的兄弟们,立即不约而同,随我一齐怒吼道:“不要俘虏!”

刹那之间,仿佛天为之塌,地为之倾;六连46条汉子的齐声怒吼,直令杀气腾腾摄得周近怒吼咆哮着妄想扑了上来的敌人射击,由瞬间凝滞变作了数息凝固。

热血满腔,再也挨不住的兄弟们,紧随连长爬出了短壕。瞬间在暴雨如注,一撮撮就近敌人难以置信的眼眸里,一个个我们在遍地尸骸、污泥的河滩上,从容不迫的站起!狂风骤雨里,瞪大眼睛的敌我纵然仅仅相继百十米开外也看得着晶亮水雾笼罩其中,分不清具体身形的大约人影。紧贴着一侧中越四号公路路基,微微隆起的土包旁与我数息内与我激烈交火的敌人尖兵,此刻才骇然发现一线拉开成紧密突击队形的我们与自己才不过大约百十来米!嗥叫,猛冲,由低姿态持枪越进到扑进道路两旁的水洼、烂泥,顶着纷乱的流弹三面匍匐逼近,笼罩在倾盆暴雨,水雾蒙蒙中,难以计数的后续跟进离我们也不过攻击扇面半径2、300米距离!

开枪射击?恕不说都在烂泥中滚了一身,换上了越军制式圆盔的我们,仓惶间就是近了身一照面也难分敌我;在昏暗与急风暴雨中,基本只能单凭肉眼观瞧的敌我,就连射击百米外的目标,命中率也低得出奇!

面对三面一撮撮低姿态在满是水洼、烂泥中连扑带滚,咆哮扑来的敌人;同时间,最后爬出短壕的肖剑卿只有些许轻蔑的一笑——

“突突突……”蓦地,盘龙江对岸数十挺67-2轻重两用机枪、81式班用机枪的一梭急促长点忽如急风骤雨,拽着一串串水雾朦胧中,触目惊心的曳光向着自敌人一线阵地群中向浅坡河滩上我们汇聚,一撮撮遍散开,咆哮冲来的敌人,不分青红皂白的横扫过去!霎时噼里啪啦在公路两旁满是水洼、泥泞的河滩上,乱溅开与豪雨一般无二的蓬蓬水点和飞泥!瞬间,破釜沉舟,背水一战,气势已经提振到顶点的我们,瞬间也不由豁然一振:是87团3营的兄弟们!

然而打在附近,根本毫无命中可言的一蓬机枪长点,自然没对绝大多数越出就近四通八达的交通壕沟,向我三面扑了过来的敌人造成丝毫威胁。“吼!”匍水洼、烂泥中的一撮撮疯狗,立时更加兴奋的嗥叫着爬了起来!但抬眼的一瞬间,“轰……”绛云沸腾的天空中,仿佛猝然再度炸响了次第道道闷雷!骤然两百余枚,62mm反抛式跳炸钢珠弹(70式火箭筒),82mm火箭增程杀伤榴弹(78式无后坐力炮),当空挥作了一蓬豪雨,向着我攻击正面瞬间被机枪胡扫一通,打懵了的敌人密集覆盖了下去!

“嘣嘣嘣……”一时间飞泥如海潮澎湃,两相激撞,重重叠压的无匹罡风,就像狂飙乍起,裹挟着数以炸开数以万计的钢珠、破片,侵透了一具具鲜活的肉体,与一条条不幸的美好生命零距离。“啊……”撕心裂肺的哀嚎,霎时间即令我攻击扇面1平方公里之内,低姿态持枪跃进、射击的一条条疯狗,就跟风刮了似的,绝大多数倒在了一片雨水泥泞的血泊之中。剩下周近,匍在地上,疯子一般,蹭开扑了满脸泥水的多数侥幸敌人,依然只有不可思议的瞪大了赤红充血的眼睛——

“吼……”近在咫尺,被凌厉杀气摄了一停滞还想爬起身,向着霎那间,冲其枪口迎面撞了上来的我们射击,“轰轰……”稍稍沉寂于暴雨雷鸣中,赋予敌人梦魇般天崩地裂的轰击,立时响彻于群山之间!

“唰唰……”弹未到,声已临!暴雨,闪电,滚滚乌云,盖不过火箭炮群当空挥毫出一泓炽红冥河倒泻下来的铺天盖地。“嘣嘣嘣……”隐没在豪雨水雾中满目疮痍的敌人清水河口村,内外两线阵地群,顿时仿佛下起了流星火雨!天花乱坠似的炸开密集横飞的四射火星,顿时掀起了汪洋大海,波涛汹涌般的蓬蓬冲天污泥,混淆了天地!

“哧哧……”暴雨湮没了烈焰冲天;水火共揉在了一起,发出与爆炸轰鸣一般的簌簌声。暴雨倾盆的水雾,瞬间变作了汹涌沸腾的煞白!一浪稍适,一浪又起,猝然消逝在暴雨朦胧中的冲天气焰,就像是凭空沸腾中的大水泡,随着层层叠压,稠密炸开的剽风肆虐,把淬火产生的厚厚水蒸汽,迅速席卷、笼罩了整个当面清水河口村前,内外两线的广阔阵地群!随着密集轰鸣,就像烧开过锅,不熄火的沸水一样,仍然热辣滚滚,蒸汽腾腾,剧烈翻滚不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