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号角(5)

山鹰2007 收藏 1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老邓沉沉呵了口气,半闭着眼眼睛,忍着剧痛,努力聚集着身体里,正渐渐流失的最后些许精神,颤声道:“没关系……闻闻也好……我怕……时间不多了……我说……你……千万……记下!”

魏连长泪如泉涌,猛点头道:“兄弟,你说!你说……我一定记住!”

老邓倚着大石艰难的别过头,看向不远处611核心阵地东南侧的最高点,道:“阿健……在那里……为了……护住……这旗……双腿……炸断……爬上去……和敌人……同归于尽……最少也是……一等功……六连……就他……一个……上海兵……父母……养大个娃……不容易……希望……”

闻言,周边战友们的泪,顿时更汹涌了。魏连长,猛点头,泪道:“这个我知道!兄弟,你说……你说……”

老邓艰难继道:“剩余……六连……留下的……弟兄……全埋在……旗下……石堆里……一共57……包括6连……毛主席……亲自……颁发的……人民……功臣……锦旗……找到后……请全交给……红1团……习副政委。”

魏连长点头,泣道:“明白……我明白……”

老邓深吸了口气,艰难道:“老子……脾气……恶劣……现在……连团员……也不是……出发前……也没……这想法……看着……六连……没上进的……弟兄们……大多……提了……入党……入团……申请……老子现在……有点……后悔……”

魏连长点头道:“我知道了!兄弟,我们会给你办!”随之高叫道:“小黄,现在老子命令你,跑步下山,叫指导员给老子代写准备份入党申请;申请人:邓觉华,介绍人:魏吉鸿。立即!马上!”

老邓勉强轻声笑道:“不知道……等得了不……这天气……啊……老子……现在……签不了名……不管……等得了……等不了……都给老子……留个……血手印……恶心……恶心……那狗日……命令……老子……不要……JB……那……姓江的(师长)。”

魏连长想笑,滚滚的热泪却骤然间哽咽:“兄弟,你真娘浑,跟咱一营那狗日杀千刀的,有着一拼!呜……兄弟,六连剩下的同志们在哪里?还有咱1连,英雄侦察连抽调来,最后剩下的兄弟们在哪里?”

老邓只是继续侧着头,看向611群山环伺的广阔空间的东南面,轻声恍若呓语道:“那里……那里……”

魏连长迅即举起了望远镜,顺着老邓的目光看了过去,刹那不由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电光闪烁,暴雨如注,水雾朦胧之中,声如怒龙嘶吼,势若万马奔腾,滔滔赤浪翻腾不休的盘龙江,陡现出一泓铮铮的铁流——

9.20 6:35,暴雨。

经后继赶到的379团1营、2营及配属炮兵半小时激战,持续一天两夜的611攻防战,终告结束。在611最后战斗里,红1团6连7班长邓觉华带领剩余5名留守人员,深陷重围,宁死不投降,死守611核心阵地近2小时。在配属炮兵强力火力压制下,打退敌人从班到排,自北、东、南三个方向绝对优势兵力的不间歇誓死冲击十数次。

一等功臣,伤员,齐昶遭遇敌特工狙击阵亡!

一等功臣,伤员,唐敬激战中重伤,完全失去抵抗能力,慨然自觉!

一等功臣,伤员,王永胜弹尽拉响光荣弹与敌同归于于尽!

一等功臣,伤员,赵开军与敌近距展开殊死较量,遭遇敌手雷轰击,阵亡!

一等功臣,六连通讯员,王建在炸毁了山顶几乎所有的工事乃至可供掩身的地沟后,利用山顶堆堆碎石,于我配属炮兵迫炮持续对611核心阵地覆盖压制中,与多方向悍然冲上山顶的敌人展开混战。不幸被己方炮火重伤,双足俱断,血流不止,一度短时昏厥。醒来,在发现激战中临近的敌人已在611顶峰插旗后,以惊人的毅力爬上了山顶,扯掉了敌人旗帜;捆上了贴身浸透了自己鲜血的军旗,于逼近炸开气焰冲天之中,死守在611已被炸成了巨石堆的最顶上;一度打退数个敌人冲击。无奈伤重垂危,终伏于光秃巨石堆上,诈死暴起与第二度想冲顶点扯掉我军旗的敌人,死死揪作一团,滚落巨石堆,拉响了光荣弹与敌同归于尽!

特级战斗英雄,6连7班长邓觉华,在611弹药将尽,摧毁几乎所有掩体,4名伤员相继阵亡后,在配属炮兵凶猛炮火持续覆盖己方阵地中;带领王建,与不断悍然冲上611山顶敌人展开近距惨烈混战。凭着惊人的勇气,超人的单兵实力,在密集炮火笼罩之中,如虎入羊群,在冲上611山顶的敌人中,反复冲杀。铺面611核心阵地之上,数十具为白刃致命的敌人尸体,几乎全数出自他手。至于其他爆炸,枪毙,致命的尸体,乃至零碎,根本无法辨别归属,惟有粗略估计留守6名战友配合炮兵毙敌200上下。通过配售炮兵持续炮火覆盖中与仅能不断少量冲上山顶的敌人,惨烈近战、混战的拉锯;失去了所有重火力,爆发出垂死疯狂的敌人,最后始终无法成功压制只剩下邓觉华一人,炸毁了几乎所有防御工事的611核心阵地。直让几近力战身死的邓觉华终于坚持到了379团2连战友们,‘姗姗来迟’的援军。

然而,611的战局可以出现奇迹,留守在611的生命却不可能出现一丝奇迹。

就在老邓交待最后几句话后,强打精神的他,不久终于挨不住死神的召唤,在紧急送医途陷入了深度昏迷,从此再也没醒来。4054年9月20日,7:15,红1团6连特级战斗英雄邓觉华在野战医院的手术台上,永远失去了心跳。

面对候在身旁,辅助医生、护士的善意提醒;停下手术刀,忍不住泪如泉涌的刘副院长,只是抹了把眼泪,颤声道:“等等!再等等……还有处弹头跟弹片没取。记住,别忘了要给他上线……”

一夜间久候在手术室洞旁,几度险些被情绪失控的师警卫连兄弟枪毙了的赖步达(398),木然的走进了手术室,对刘副院长道:“老师,您放心。都交给我吧……”

“贼老天!狗日的!”眼睁睁看着赖步达走了手术室,洞外风雨交加,电闪雷鸣之中,1师警卫连孟连长不由得就跟被雷打了似,瞬间跪倒在暴雨倾盆的泥泞里。

“突突突……”恸哭,呐喊,数十支枪顿时对天长鸣……

这就是从单位时间内,伤亡堪称滑铁卢战役第二的那拉口子会战。为争夺老山这一中越边境之上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骑点;敌我双方,相继在宽不过40公里的对峙、交火线上,相继投入正规及民兵预备役十数万,火炮数千门。装甲及其他各式作战车辆共千辆。然而因为有着那群狗日天都能轰塌了,‘不争气’的炮兵;这样的惨烈,死亡,远超十倍于我的更多属于遭到我炮火疯狂屠杀的不幸。

按叶老的话讲,就是:“就那一晚上,五年内咱全军面临报废的库存,都打光了。咱5团,光黄铮铮的炮弹壳就拉回了五个车皮。团长见了眼冒金星,啥炮弹壳儿制式的夜壶,啥炮弹壳儿制式的饮用具,啥炮弹壳儿制成的摆设、挂件、装饰品,从此成了咱炮5团独有的风景。末了团党委还发了笔小财,全团同志们往后三个月,伙食也有不少改进……”

(PS:好像咱们按规定,炮弹打了,壳不能自己随便处理;都是要给军工回收的。但需要说明的是,刚才吹牛那句都是军工挑剩下不能回收的残次品。汗……)

面对如此生猛的火力,真格儿铁打了也难逃被疯狂炮火化成水的命。

首当其冲,不惜动用毒气弹,倾一师之力,扬言要一刻钟之内,拿下611-无名高地,重创击溃我红1团、红2团的敌绝对王牌346师遭遇毁灭性打击。敌346师属炮兵188团及第8自行炮兵旅,湮没于盘龙江东西两岸,我老山战区5大炮群,真格儿天崩地裂之中;敌346师属851、677团步兵,经我一夜鏖战,减员超过8成以上,仓皇逃窜;敌346师属第一王牌246团步兵,更是遭遇灭顶之灾,自恃兵力残余尚存约1个半营,自告奋勇发扬英雄主义;殿后并剿灭我611留守人员的他们,最后被怒不可遏的379、380团兄弟们与随之而来的密集炮火轰成渣,除数十人混入溃军洪流侥幸暂时脱逃,冥顽不灵持续围攻我611能战者(不包括先送下去的伤员)几乎成了铺遍满山的零碎与尸体。

仅仅一夜,红河尽赤,数以万计敌人的尸体,残骸,布满了我船头核心阵地前,松毛岭-河东山-大青山相夹不过十来平方公里的三角地域,其中密集尤以形成惨烈拉锯的611,142诸为最巨。

趁势掩杀,反击总攻。最终目标:大青山-盘龙江峡口南,清水河口村。为掩护中路强攻,江东、江西各兄弟部队同时,分成左右两翼,于连绵群山之间,追摄穷寇,向敌防御薄弱的合川,牛昆塘地区发起尝试性攻击。

同一时刻,‘上游’行动,图穷匕见。六连最后的战斗开始了!

9.20 6:35分,暴雨。清水河南岸,盘龙江交汇口,河滩。

四围风声,雨声,雷声,枪声,爆炸声,密集参杂在一起,满地水洼泥泞,滂沱大雨迷糊了我们的眼睛。乌云重重,电光闪烁,浑身完全被泥水浸透了;所有的红外/微光夜视仪,在这水幕朦胧中,几乎都成无用的废品。肉眼可视距离不超过百十米,分辨清晰(敌我)距离不超过五十米。虽然看不清,但凭着直觉,刚刚冲过吊桥的我们都可以清晰感觉到敌人四面八方的敌人,正向我迅速靠拢过来!不光当面清水河南岸的据守的敌人,更有清水河北岸围攻核心阵地区海量穷途末路的溃兵。浓黑暴雨中几乎没有视野,配属炮兵凶猛的炮火几乎无法发挥应有的威力,同迅速冲吊桥的我们一样;一个清水河北岸仓惶向南逃窜,一个清水河南岸火速填充防御真空的敌人也迅速四面八方向我蜂拥过来!

“突突突……”暴雨雷霆间,身后不远,掩护我们后背的黄忠虎一组战友们的枪声,已经愈发密集激烈了……

由于暴雨视野不良,射界受阻,当面数百米外,靠清水河南岸河滩渡桥一线浅坡上的敌人碉堡射击无奈停歇了。眼见着我们悲怆低吼奔过吊桥,接应我们的‘水鬼’,两人就地警戒;一个拽着枪的也迅速向靠了过来——

万象森径直奔向了连长,在兄弟们瞬间有些诧异的目光中,埋身,简明扼要道:“高连长,前面一线高过一线的浅坡都有宽约1米,深约1-1.5米,四通八达的交通壕连接地堡、环形火力阵地与A形工事。17号公路两侧,内外两线阵地群,截至雨前,经炮火准备和空袭后,敌内外两线阵地群土木工事损毁接近6-7成,但扼守每线浅坡上的地堡、暗堡及其后反斜面的附属半永备掩体几乎毫发无伤。2号经一夜目测观察,初步统计其地堡、暗堡数量大约为二十,基本分布于浅坡最顶端以及数坡凹陷处夹角的半破腰,及其他部分防御要冲。

粗略判断应为砖混结构,平均墙体厚达1-2米,部分核心明堡墙体恐怕厚达3-4米(PS:好的碉堡墙体厚度都是不规则的,射击观察口墙面没有那么厚)。承重墙、顶棚榫卯钢架,观察、射击周近内衬钢板。不论地堡明暗,外部墙体及顶部都磊、盖有沙包或夯实覆土,经炮火撕裂外层缺口,估计观察,明堡外层叠垒沙包为墙体双层,顶部单层,单一填满厚约20-40公分;暗堡外部夯实及松散伪装覆土总厚度大约1米。除非口径120mm以上加榴炮或100mm以上直射炮准确命中,才能一次性摧毁。所幸这类残存这类碉堡建筑密度不大,趁着暴雨,如果遇上我们还是应尽量选择迂回规避。

另外,敌人仓促布设于滩涂的各式地雷虽遭遇我火箭炮密集轰击,已清理大半,但浅坡上阵地群,防御支点与支点之间地面仍然存在。同时堑壕间的临时布设诡雷也挂上了弦,浸泡在雨水里,恐怕时炸,时不炸,更难发现。大家千万小心!

另外为2号(狐尾)已化妆潜入敌阵地核心,并择机吸引敌人投入更多兵力向我们发起攻击,以便利‘上游’行动最终顺利展开。”

面对又一幅重担压在了已经快不堪重负的我们身上,横飞流弹中,倾盆暴雨里,匍在短沟壁旁的连长只是伸出头,看了看当前电光映衬着水幕朦胧中,中越公路一侧,靠盘龙江河滩上,3、400米外弧形浅坡上的敌人外线阵地群;冷淡道:“知道。这里工事少,地形太低,太平;不利防御,更不利后续主力渡河展开。按计划,我们必须夺取前沿阵地,真正撕开敌人一段防御线,以为后续主力突破口才行……”

撕开敌人防御线?我心下登时彷徨黯然。敌人雄厚兵力,沟连沟,壕通壕,轮番狂轰滥炸也难以拔掉的数十坚固明暗堡垒……4连、5连若在对此我毫不置疑;6连若是还有百人上下,也行!但现在,包括与我们并肩作战的6个侦查兵;最后冲到了清水河南岸,能喘口气的兄弟们就只有40余,并且是身陷重围,腹背受敌!连长领着我们,终杀到了这里,但我们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砰砰……”还不等万象森冲连长和刚刚跳进吊桥周边,短壕沟中的战友们多喘口气,散在周近负责警戒许陶邱三个的狙步枪顿时清脆响了起来;“突突……”两支‘水鬼’85式冲锋枪,同时也欢快的响在了一起!

许光赫:“通报,9点至2点,敌人正通过浅坡上交通壕向我逼近!头撮距离不足300米,后续数量无法估计!别TM磨蹭,快点!”

“嘣嘣……”雨声,雷声湮没了迫榴弹尾翼独有的长哨尖厉,同时瞬间在周边附近河滩上沉闷爆溅开一团水土混浊的湿淋污泥。“突突突……”身后黄忠虎领着一组兄弟们的56式班用机枪,67-1轻重两用机枪自此再也响个没完。霎时间,雷声、爆炸盖过了一条条疯狗怒吼咆哮,雨幕朦胧遮住了一条条疯狗悍不畏死的摄尾冲击;横飞的流弹混在了滂沱的暴雨中,与雨点无异,打在遍地水洼的泥泞中,噼里啪啦乱绽开湿漉漉的泥点与水星!

与此同时,在兄弟们机枪掩护,最后迅猛冲过吊桥的黄忠虎,顶着雨迅速跳进了短壕沟,急道:“报告连长,后面敌人上来了!数量太多,无法估计!刚才迫击炮是他们打的。我们弹药不够,根本没法收住桥头阵地!”

伏在淌满积水的短壕里,看着电光闪现,雨幕朦胧中,三面一线浅坡上,沿破败不堪的交通壕渐渐向我逼近的一撮撮隐约人影,万象森同样严峻道:“高连长,2号刚才说,向我们围来的是越军王牌,敌3师12团……快下决心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