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号角(3)

山鹰2007 收藏 1 2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顶着弹雨和飞石如瀑布般倾泻,踏着填满了支离破碎的堑壕中,已经微露出森森白骨尸骸(大部分为路易斯气体侵蚀)与惨绝人寰,心如火燎的379团2连魏连长,再也忍不住防毒面具,一手掩住口鼻,热泪盈眶的艰难抽泣着,冲861电台声嘶力竭的哭嚎道:“红1团6连的兄弟们,红1团6连的兄弟们!我是379团2连连长魏吉鸿。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你们在哪里?铁军来了!379团连来了!”

379团2连秦副连长同时也急哭了,冲861嗥道:“甘茂林(老甘),我是秦聚宝,你TM死哪儿去了!?撂句话,亮一嗓子啊!?怕了我不是!?你个杀千刀的还欠老子肉票11斤,饭票23块3毛5,不还清……不还清死了老子都不会放过你!呜……”

然而电台里除了驳杂的电流声,只有充斥其中的枪声,爆炸声,分不清敌我的怒吼咆哮声。

“不要俘虏!为1连和红1团的同志们报仇!”魏连长随之一声大吼,身先士卒,领着满心悲愤的379团2连兄弟们,不畏弹雨杀向了无名高地山岭顶。

(PS:379团1连,老甘所在的英雄侦察连。)

9.20 6:05,各参战部队激战正酣。87团报告老山战区总前指,87、88团配合配属炮兵,击溃敌308师首波攻击。87团及加强炮9师5团2营,正于小青山岭31-39号山头及周边防御阵地机动,迅速展开战力。配属炮兵总台报告,发现激战中的红1团6连,正向清水河南岸南岸迅速递进,即将脱离127师炮兵团100迫最大射程。总前指下定决心,启动‘上游’作战计划,已从蒙自机场趁夜出发的强击机群及空降运输机群投入战区。特种工程保障大队开进天宝口岸。

与此同时,一直与611高地留守兄弟们失去联系,长达近1个时的八里河东山分战区指挥部,在接到379团通报611伤亡失陷的通报后再度陷入了落针可闻一片凝滞死寂。不论将军还是士兵,止不住的喷涌热泪再度模糊了每个人的眼睛。那交杂枪炮声,电流声,分不清是谁掷地有声的话语,仍然久久回荡在众人的心间……

江师长:“611,红剑06已通报成功破袭。经师党委紧急磋商,我们允许你们放下武器,停止抵抗……”

“不!”

江师长:“611,你们战斗任务已经完成。我们希望你们能保住有用之躯,活着回来!”

“不!”

江师长:“611,不要义气用事!我们需要活着的英雄,不是死了的烈士!我们要为你们的父母负责!也要为你们亲人,负伤的战友负责!放下武器吧,不要犹豫害怕。现在敌人兵败如山倒,我们已经对敌宣传:谁敢对你们不利,我们必将不会接受俘虏!我们会以交换俘虏方式,从速将接大家回家的……”

“绝不!”

江师长:“611,拗什么拗,好话说够了!我是1军1师师长,江体义,你TM是不是我的兵!?现在老子……老子……命令你们给老子活着回来!”

“谁你妈在狗叫?放屁!我给父母负责,我给你们负责任,谁给我们负责任!?谁给六连负责任!?是你们带老子出来杀人,就TM怪老子心狠!慈不掌兵知不知道!?撒出去的兵,泼出去的水!想老子,让你们负责任——没门儿!

硬骨头6连是一支有着54年光辉历史与光荣革命传统的队伍!

你TM知道我们有多少士兵吗?5845!你TM知道我们有烈士吗?2654!截至4054年9月20日,4:40分,2654人!你知道我们有多少优秀士兵吗?特级战斗英雄6人!一级战斗英雄34人!有72人次获计过特等功荣誉!有236人次获记过一等功荣誉!有1745人次获记过二等功荣誉!在我们这里,有11名士兵成过将军!有141名士兵成为过营团级干部!(PS:那时候尚未恢复军衔制。汗……)有538名士兵成为过连长!1816名过班排长!你TM知道我们俘虏有多少吗?没有!一个也没有!

师党委?呵呵……你们这群贪生怕死,生娃子没卵子的垃圾!毛主席亲笔题写,留给六连的‘人民功臣’锦旗就在这里!兄弟们拿命拼来的,绝不容许有任何人践踏。土地也不行!荣誉也不行!让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没那么容易!老子就是丢了这条命,也要拉他们下去肥田!”

“老邓,老邓……报告首长,红1团6连611留守人员王建、邓觉华、唐敬,齐昶,赵开军,王永胜打退正北敌人冲锋4次。尚未有一人阵亡。我们只有共青团员1人。但请首长放心,大家都已下定决心誓与611共存亡!”

“敌人上来了,准备战斗!”

“突突……”

……

“中国的同志们,我是越北军区高北师(346)246团,钦州人阮洪善。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现在246团黄连长命令立即放下武器投降,争取宽大处理。我们会严守相关国际公约,优待伤员和战俘!”

“高北师的同志们,你们也包围了!现在我命令你们立即投降,争取解放军,优待俘虏。否则我必会你们同归于尽!”

“费话多!那TM是广西的汉奸!***的——”

“砰!”

……

“报告首长,我们再次打退敌人进攻一次。敌人一部正向东南迂回,意图东、北两面向我阵地冲。我们需要支援,火速支援!请问主力先锋,在哪里?”

……

“TMD,慌什么慌?我们人少有掩体,光脚不怕穿鞋的!放上来!”

“突突突……”

……

“红河,红河,敌人上来了!向我开炮!向我开炮,急促射击!”

“嘣……”

……

“呼……呼……报告首长,我们打退敌人了!我们打退敌人了!611留守人员全员健在!4名伤员,伤势加重,失去行走能力!我们急需支援,急需医疗救护,急需弹药!请问增援距离还有多远——”

“砰!”

“小齐!”

“狙击手!趴下,快趴下!”

“怯山,怯山,我是611。空爆弹,向我开炮!小尖山开炮!”

“嘣……”

……

“噗噗噗……”

“报告首长,敌人东、北方向强攻,特工从南面悬崖向我偷袭。已被我打退。六班战士齐昶,遭遇敌人狙击阵亡。11班战士,唐敬重伤昏迷。敌人正对我实施机枪火力压制,准备从南、北、东三面向我发动强攻!我们需要支援,急需要支援!”

“妈的B,人多枪多就了不起!?看老子干你!阿建,那个什么……对!怯山,怯山,我是611。东面一线阵地,北面无名高地山岭,敌高平机枪正对我持续压制射击,标号:429、537,请求霰榴弹一轮急促射击!距离,密位!?**!子弹把天都照亮了,你TM没长眼吗?什么……不懂!老子是步兵!”

“嘣……”

……

“呼……呼……报告首长,我们再度打退敌人一次。伤员赵开军,王永胜,坚持战斗,伤重脱力。连部掩体承重墙出现巨大裂痕,恐怕即将垮塌。同时弹药将尽!敌人……敌人督战队,正在阵前公开处决逃兵;预备不惜一切代价,三路不间歇,自杀式冲锋!请转告增援兄弟部队,611人在旗在,旗在阵地在。最后爆破作业已准备完毕,我们不会为敌人留下,一处有效掩体,一件可资敌的武器!另外——”

“砰!”

“小唐……小唐……呜……报告……报告首长,11班重伤员唐敬自己解决了!”

“邓班长,给我个炸药包!”

“不想活是不是?老子,现在可以毙你!”

“来啊……来啊……”

“不要吵!老赵,我这儿还有1个弹鼓,一把54,3个弹夹……”

“啊……啊……报告首长,6连13班战士,王永胜坚守611,21小时,伤毙敌人72人。爹娘,三娃子不是孬种!妹,小妹,哥好想你!呜……”

“去妈的,脓包!老谷(13班长谷汉昌),怎么教你的?留在阵地上,还能喘气的兄弟们,就属你浪费弹药最多!德行了是不是!?**!喂,河东山分战区,前敌指挥部是不?我是6连7班长,邓觉华。增援什么时候到?正在激战中?你们这群吃屎的垃圾,叫398(PS:老山战区殡葬单位的代号)直接准备给老子收尸体吧!老子不想你们这群白痴参加老子追悼会!”

“突突……”“TMD,又来了!准备战斗!”

“嘣……”

……

“哒哒……”“嘣嘣……”

“报告首长,611工事全毁!611弹药已尽!敌人正从三面,向我发起誓死突击!我将销毁电台,这是我们最后一次通话!请严令配属炮兵,不要犹豫,小口径炮在内,大口径炮在外,多弹种持续对我核心阵地,及周边进行强力压制!向我开炮,持续覆盖射击!”

“嘣……”

……

“滋……滋……嘟……”

“嘣!”

“开军!开军!”“砰砰……”“狗日的!狗日的……”

“斯咧伊!”“啊——”

“老邓!?”

“愣什么!?上刺刀!一排还不够老子塞牙缝的……”

“手雷!”

“嘣……”

……

9.20 6:10,87团1营,炮5团2营,于小青山岭30-38号山头,对清水河口村展开抵近炮火轰击。‘上游’行动第一阶段,全面展开。空44师报告总前指,自昆明机场起飞的强击机群,已进入战区。空降45师135团报告,自蒙自起飞的先遣支队运-5机群即将抵达战区;因暴雨将至,后续投入战区部队被迫就地降落战备机场,待机。同时各参战部队正加快攻击速度,自北从向围歼我船头方向核心阵地溃败下来,节节抵抗,沿中越4号公路及盘龙江两岸,向南溃退的敌人。多路直指敌战略支撑点:清水河口及周边地域。总攻自此全面拉开帷幕。

9.20 6:15,炮9师5团2营报告,炮火准备完毕。敌清水河口村防空火力遭遇沉重打击。强-5机群迅猛突入敌清水河口村核心阵地,实施空袭。空降运-5机群随之进入战区。

9.20 6:20,强击机群报告配合87团1营,炮5团2营,基本清除敌清水河口村防空火力。空降兵先遣支队,随之展开空降‘穹顶’。87团1营,2营,88团,炮9师各前出小青山一线交火阵地各营,随之与第二次奋起余勇,来晚了的822、981、982团展开激烈交火。与此同时肩负盘龙江东岸,围歼任务的116、117、447、448团,正奋力挣脱敌人散兵游勇的阻击,以泰山压顶之势,努力穿插到位,争取配合兄弟部队围歼建筑基本保存完整的又一敌人王牌308师。

9.20 6:25分,611东南山麓,379团2营、3营、坦23团1营,红1团机步1营,红2团机步3营报告,重创击溃包括围攻自东面围攻611高地的敌677团步兵在内的多路番号敌人。主攻611正面的379团1营,随之山麓东面在2营的策应,与坦23团1营线膛炮及在兄弟部队掩护下迅速赶到的配属炮兵73式反坦克滑膛炮强大直射火力的掩护下,对盘踞611高地北面深陷我包围之中仍凭借611险恶山势,负隅顽抗的246团步兵残余发起总攻。血战1天2夜的611高地,终于牢牢掌握在了我们的手中……

9.20 6:30,暴雨。地火勾动了天雷,风如涛,雨如幕,如瀑布般倒泻而下倾盆暴雨,涤净了久久低徊于人间屠场之上的蒙蒙污浊;浇灭了满布莽莽群山之间的团团烽火。直令峰峦如聚,波涛如怒的苍茫大地,骤然沉寂于昏暗裹着水雾迷离的朦胧里。

一道道闪亮的横空裂电,就像是张牙舞爪,翻云覆雨,狂舞不休的苍龙;如柱如练,往来游移,纵横激错;撕裂了天衣无缝,沸腾滚涌的绛云重重;不断闪亮了,漆黑深邃包围中,莽莽群山的雄峻峥嵘。滚滚雷霆激荡群山,那振聋发聩,天崩地裂似的炮火轰鸣,在大自然恢宏磅礴力量面前,亦变作唉声叹气的无病呻吟。弥天的弹链,暴怒炮火,无奈黯然失色。天与地,迅速浸泡于一片水雾迷蒙的闪亮电色之中……

中越4号公路,142高地。

一身厚重雨披,跳出了吉普车的涂参谋,顶风冒雨,趟着一地烂泥,淌水,努力蹒跚奔到了,团长的坐在打开后舱门的112号YW531C步战车旁。摸了把湿漉漉的面庞,急哭了道:“报告团长,1营1连击溃敌人阻击!大青山-盘龙江峡口,山体摇摇欲坠,满坡都是泥石流!我们过不去!车过不去!人过去也危险!六连……六连还在……团长咋办啊?再去晚点,红1团额就剩一营了。呜……”

顶着雨,团长一脸无比严峻肃穆的从战车中伸出头来,侧头看了看一侧坡上,雨雾迷蒙中,就近早已泣成声正在烂泥中,奋力挣扎着小心奕奕将兄弟们残破的身体往下送来的军工们;只是缩回头,继续把一枚枚电光闪烁中,映衬得黄澄澄的64手枪弹平静压进弹夹里,任由着车门前,艰难伫立于暴雨雷霆中的涂参谋,沉默半晌。随之,收好配枪,深叹了口气,与同车中的岳副团长,相继跳车来。微低着头,顶着肆虐的狂风暴雨,寒声道:“10师(坦)炮团加强我红1、2团的各战车组和党员突击队准备好了吗?”

涂参谋不明所以的应道:“好了,红2团带队的是3营司副营长……”

团长惨然一笑,道:“哼,这个怕死的程前进……”

岳副团长一脸凝重道:“老李,我是副团长。我去吧!”

团长微侧过头迟疑看了看岳副团长,意味深长道:“铁打军营,流水的兵,走的走,去的去,人是换了一茬儿又一茬儿。一眨眼呐,顶上这红星星,都快26年了……老岳,你说现在咱们乌苏里雄师双大功团,那回上北京,看见过毛主席的兄弟们,还剩下多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