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保镖生涯 正文 第三十五章:请美女们去宵夜

铁血姑娘 收藏 2 237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0.html[/size][/URL] 美女很快交代完了夜晚要注意的事项,拿起托盘贴在怀里,伸出小手和我们说拜拜,冬子就问她:“你下班了啊?夜里没人过来了吗?” 美女说:“从下午忙到现在累死了,嘻嘻,该我下班啦。这里是高干病房,医生和护士值班的多着呢,一般夜里不会过来打扰了,你们有事按铃吧。——走了啊!” 冬子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0.html


美女很快交代完了夜晚要注意的事项,拿起托盘贴在怀里,伸出小手和我们说拜拜,冬子就问她:“你下班了啊?夜里没人过来了吗?”

美女说:“从下午忙到现在累死了,嘻嘻,该我下班啦。这里是高干病房,医生和护士值班的多着呢,一般夜里不会过来打扰了,你们有事按铃吧。——走了啊!”

冬子连忙问:“美女住哪?开车送你好不?”

美女眉毛扬起,小嘴一抿,随口就来:“哼,恶心!”想一想不对,忙改口:“谢谢,我住得很近,一会儿工夫就到家了,不麻烦你们了!”

说完,不知何故,深深地瞅了我一眼。

冬子看出了门道,又说:“呵呵呵,有意思哈。”

我没有理他,向着美女点点头,说:“谢谢你!”

“嗯!”美女也轻轻点了点头,飘然走了出去。

我没有立即跟过去,这时候还不是追美女的最佳时机,我是来看望兄弟的,我不能为了美女不顾了兄弟,这,我做不来。既然知道美女在这里工作了,早晚都是我的菜,飞不了。再说了,美女累了一下午到现在,也该回家好好休息了,我不能厚着脸皮堵着她,不让她回家休息吧?这是无赖的行为,属于没脑子没品的人才干的事,我怎么会做这样的傻事呢?追个女孩子我还是有点经验,暂时放她一马,先关心关心兄弟为好。

我把给李所长没要的一万块钱扔给蒋超,蒋超要推辞,我就说:“你小子还跟我客气?不会让我跑去给你买一大堆东西抱过来吧?”

蒋超说:“千万别买,今天好多兄弟都来了,买了那么多东西,都撑坏了我,看见好吃的东西不吃又急,吃了上厕所还惹某些人怪,呵呵呵!”

冬子上去挥起拳头就要揍他,但一想他还是病人,没好意思下手,就恶毒地笑着说:“你小子还吃,撑死你!”

沈惠给我搬了张椅子我坐在蒋超的床沿,越看这小屁孩越可爱,就随手拍了拍他的头,蒋超有点难为情,忙说:“谢谢你森哥,这么晚了你还专门过来看我。”

“兄弟,你给哥长脸了啊,我活了这么大,也救过许多人,可从来也没有你这么风光过。你小子能混,一上来就露这么大的脸,大哥我为你开心!”

蒋超忙说:“也没什么,看到有人被抢,打死我也要上去帮忙的。”

冬子插话道:“在森哥面前你还吹,下午你小子还没吹够啊?”

说着,冬子把电视调到当地电视台,跟我说:“快到十一点了,你等会儿看看整点重播的新闻,瞧这小子怎么吹的。”

蒋超立马不好意思了,大声说:“换台,换台,不看这个!”

我也很想知道这小子吹牛的时候是什么嘴脸,就说:“别换,我来看看兄弟在电视上怎么牛逼的哈!”

不一会儿就到了新闻时间,先报道了市里几个大人物的政治新闻以后,就开始报道蒋超兄弟见义勇为的英雄壮举。

呵呵,这小子,在电视镜头前真能侃,硬往自己的脸上贴金,我就问他:“你跟谁学这么说的?怎么听起来那么假?”他就说是冬子和沈惠教他这么说的,然后,冷不防拿起身边的一只香蕉扔向了沈惠,女孩龇牙做凶狠状,说:“有本事你起来咱俩单挑!”满屋子的兄弟被逗得哈哈大笑。

看着两人如此开心,我忽然又想到了美女护士,假如能和她在一起,也这么开心地度过每一天,那是一种怎样的幸福啊!

蒋超跟我仔细说了上午发生事情的经过,我问他,那个砍你的家伙后来抓到了没有?冬子接着说,早就抓到了,那小子被蒋超捅坏了肚子,自己一人溜到小诊所去看,赶巧里面在看病的一个大妈警惕性很高,乘人不注意悄悄走出来报了警,警察很快过来把他抓住了。听说这小子还是个惯犯,早两年因为抢劫杀过人,还强奸妇女,是网上追逃的要犯,如今被蒋超兄弟给治了,真他妈的爽!

说句不该说的心里话,我本来对杀人犯是没有太多恶感的,不觉得这样的人就全是什么罪大恶极之徒,因为有时候往往是迫不得已而为之。比如在网上不时能看到,某某地方有一个无恶不作的小子,祸害乡邻和家人,结果被家人无意中杀害,这样的杀人凶手,我不但不痛恨,反而为他惋惜。再比如我,我也杀过人,我觉得我是在正当防卫的情况下,才做出本能的自我保护行为,虽然结果很遗憾,但也是无奈之下的举措。

而今天我听冬子说起这样的杀人犯,我却是非常痛恨的,不仅仅是因为他砍伤了我的兄弟,而是因为这小子做的事情不那么地道,人活着就是为了一张脸,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什么事都干,抢劫杀人,甚至是强奸妇女,这都不是人所干的事情,简直就是畜生,我强烈鄙视这样的人!假如被我遇到,我会用尽手段折磨他,让他活着比死了还要难受,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同情。

我很为我的兄弟感到开心,能够惩罚了恶人同时自己又露了脸,这么好的小青年不能在我的手上毁了他的一生,明天部队里的领导要来,可以乘着这个机会表达一下想去部队的愿望,相信部队的领导会满足兄弟这个要求的,而且一定会给他一个良好的发展空间,让他今后的人生大放光彩。这是一个不容错过的机会,我不能让我的兄弟失去了。

正好屋子里有一帮兄弟都在,我要把我的想法当着大伙的面说出来,一方面能够让蒋超离开了我之后,没有兄弟再敢去干扰他的生活;另一方面,这也是能让兄弟们感动的最佳时机,我对蒋超这么好,其他的兄弟就会明白,跟了我他们是找对了大哥,他们会发自内心愿意和我一起走下去。这也就像老板说的那样,是一种企业文化的建设,只有多在这方面努力,才能够产生凝聚力,才能够更快达到我想要的目标。

我需要兄弟们的这份感动。

蒋超听我说了让他借这个机会去部队的想法,当时激动的眼泪都快流了出来,他满含着泪花,说:“森哥,我不想离开你,我和你们在一起过得很开心,即使前面有一个大坑我也愿意跳,不要让我离开兄弟们好吗?”

“傻小子,有你这句话就行了!我也很希望你能够在我身边帮着我,但我不能这么自私,不能看着你有一个好的发展机会,却要让你放弃,这样的事情你哥做不来,懂吗?”

冬子也跟着说:“是啊蒋超,森哥这是为你好,森哥的好意你可不能拒绝了。今后你混好了,可以回来看我们,我们也还是好兄弟。”

我接着冬子的话,很威严地扫视了一圈围在身边的兄弟,然后一字一顿说:“兄弟们都听好了,今后蒋超离开了我们,只要他愿意,可以随时回来看望我们。但是,任何人也不可以去打扰他,让他好好去部队发展,他是我们的好兄弟,永远只能记在我们的心里,不可以去干扰。听明白了吗?”

兄弟们也被我感动的连连点头,冬子说:“森哥,你放心,我们都懂,不会去干扰他的。”

这里是老干部病房,足有二三十个平方的卧室,被我的兄弟们挤得满满的,蒋超的妈妈一个人坐在沙发里看着电视,听我如此说,感激地朝我望了望,使我想起了我的母亲。我想,蒋妈妈平常也和我的母亲一样,为自己的儿女操碎了心,但儿女都已长大,她是管不了的,她只能默默地祝福儿女们幸福平安,如今听我这么一说,她就知道,她的儿子会听我的话,今后的生活将会让她很满意,她会放下心来,过上自己幸福的晚年的。

于是,我看到了她不经意间对我露出感激的笑容,我心里顿时有一种自豪感,我很想立刻见到自己的妈妈,大声告诉她,儿做了一件好事,儿会争取多做好事,争取弃恶从善,让您老也像蒋妈妈一样,为儿子开心,为儿子自豪的!

已经很晚了,不能再打扰蒋妈妈的休息,我对兄弟们说:“时间不早了,都回去明天再来吧,不要影响了他们休息。”

我把冬子叫到客厅对他说:“等会儿留下一个兄弟照顾蒋超,建钢现在外面帮我办事,红楼人手不够,你赶紧回去值班不要影响了工作。”

我交代完回到里屋跟蒋妈妈道了别,嘱咐蒋超好好养伤,尽快康复,大伙儿可以痛快地大喝一场。兄弟们见我要走了,纷纷站起和我道了再见,我也叮嘱他们尽早回去休息。

我走出病房拐了个弯儿,迎面遇见美女护士正朝着我的方向走来,我走近跟前说:“你不是下班了吗?怎么还没有回家?”

美女说:“森哥,你开车来的吧,送我出医院好不好?”

我就问:“送你好啊!遇到什么事了吧?”

美女苦笑着说:“有个男的,经常在医院大门口乘我下班的时候堵我,我不想见他,我坐你的车出去吧。”

“谁敢这样?别怕,我来帮你解决!”

“不要,我躲开他就行了,你不要打他。”

估计是美女的男朋友,两人正在闹矛盾,美女听我这么一说要帮她,马上紧张地一口回绝了,说明她的心里还是很不想他受到伤害。

呵呵,假如不是美女的男朋友,美女有这么好的心肠对待他人,那岂不是说明我今后会很幸福?

但愿不是美女的男朋友啊,不然,我的心里还是有点怪怪的滋味说不上来。

我让美女在老干部病房区门口等着,一会儿工夫我把车开了过来,美女正在与人通电话,我停下车在一边等。只见美女对着手机开心聊着,欢快的笑声回荡在这宁静的夜晚,听起来格外的清脆悦耳。她换去了粉红色的护士服,上身穿了一件有许多口袋的浅色紧身服,衣袖自然挽起,下身一条休闲牛仔裤,愈加显得身材的优美。随着说话的节奏,空闲的右手悠来荡去,说到开心的时候,还情不自禁蹦上几蹦,地下一只不知是谁随手扔下的饮料瓶,在她的脚下惨遭了来回的“蹂躏”,仿若一个顽皮的幼儿,一个人在快乐玩耍,模样可爱极了。

美女打完电话,我把副驾驶座的车门打开,招呼她坐进来,我问她:“刚才听你说话,好像还有几个人想出来宵夜是吧?”

美女忽闪着美丽的眼睛乐着说:“她们是和我一起工作的好姐妹,知道外面有人截我,打电话问我安全撤离了没有?我就告诉她们是让你开车送我出来,她们听说是你,都吵着让你请她们出来玩,我给回绝了。”

我就说:“干嘛回绝呢?一起出来我请客多热闹啊!”

“不是,我们又不熟,干嘛要你请客呀?”

晕死!瞧这小丫头说的,都坐上我的车了,还跟我来上这么一句,——上了贼车想下去可没有那么容易了哦!小丫头说话这么直,估计也是一个没有什么坏心眼的人。

我方想说话,美女的电话又来了。美女拿出电话看了一眼,嘴里嘟囔着说:“哼,恶心!刚才回绝了燕子,现在婷婷电话又来了,怎么办啊我?”美女愁的直跺脚,不知接了该如何说。

我就说:“既然她们睡不着,就叫她们一块儿出来吧,我请她们宵夜。”

不知美女听我说了没有,她见手机老是在响就急躁躁地接了。电话一接通她就说:“你们烦人不烦人啊?我不理你们了!”

车里很安静,我能很清楚听见手机里面的声音,只听一个女孩大声说:“雪梅,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你要是不让他请客,我们跟你彻底绝交!”

“好了,好了,被你们烦死了!我让他送我回家睡觉的,早知道你们这么烦人,才不跟你们说呢。”

“啊?呵呵呵,都发展这么快啦,都要回去一起睡觉啦?你这死丫头,发展这么久了也不告诉我们。”

哈哈,这帮女孩子真能侃,什么话都能说出来。我听出来了,我身边的这个美女就叫什么雪梅,现在正不知该怎么向电话里的那个叫婷婷的女孩解释了。我在心里偷偷乐,想听听雪梅怎么说。

雪梅说:“不跟你瞎扯了,我挂机了,你们再来电话我也不接!”

这丫头,开始来强硬的了,这哪成?哪能这样对待朋友呢?这么好的机会我岂能错过?我开玩笑的大声对着雪梅的手机说:“美女们,你们在哪里?我开车过去接!”

雪梅转头冲着我急:“你怎么这样啊?谁答应啦?”

我就跟她忽悠:“群众的呼声你咋能不听呢?”

手机里顿时传来快乐的声音:“好啊帅哥,赶紧过来接我们哦!”

“哼,恶心!我被你们打败了!”雪梅美女无奈地摇了摇头,叹口气说:“跟我走吧,她们都在宿舍里呢。”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