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号角(2)

山鹰2007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9.20 5:35分,经历短促而惨烈的接触战,与敌人先头混成装甲残余在145、146高地间与我完全展开战斗队形的先锋装甲突击主力遭遇。

坦23团1连、3连910、912、934等79式坦克车组,配合装甲10师加强红1团机步1营,红2团机步3营,113、115、117等63式坦克车组,在撞入敌群的先头部队的掩护下,采用群狼战术配合步兵,迂回丘陵峪开阔面,自多方向向敌T-72、BMP诸车组发起誓死抄击。成功围歼敌先头装甲残余。912、934、115车组不幸壮烈牺牲。剩各车组随之一涌而上,成功从多个方向把妄想仓皇溃退的敌人用绝对的数量死死包裹分割在开阔的丘陵峪中。乱战在一起!

红1团机步1营,红2团机步3营下,急不可耐的伴随步兵,一个冲锋就在据守145、146高地的红2团、红3团兄弟们两相夹攻,与配属炮兵及坦23团1连火力下把疯狂向145、146高地仰攻的敌人击溃,四散奔逃。

后继跟进的121、161、装甲6师,73式100mm反坦克滑膛炮(自行),70式/水陆两用型122mm自行榴弹炮,配合空下来据守高地的红2团、红3团诸步兵火力,对满山遍野,咆哮着妄想拉被其装甲残余一把的敌人步兵,及其伴随迫炮/无后座力炮火力,进行强力压制及火力阻断。

同时跟随步兵冲击的我各反坦克排,同时也成功占据了有利地形,鸟瞰到了开阔盘龙江两岸开阔丘陵峪中敌我混战在一起的装甲集群。瞬间迫击炮、无后座力炮,反坦克导弹,与从上倾泻而下的大口径高平机枪,齐上阵。透过照亮了滚滚墨云的一发发信号/照明弹,把在其下正被我坦克集群分而啖之的寥寥残余车辆与敌人伴随步兵,迅即掀起了愈发凶猛的腥风血雨。

9.20 5:40,经近一刻钟激战,145、146高地迅速破围。我混成装甲集群,配合配属炮兵,及145、146高地兄弟部队,击毁、缴获T-72、BMP、BTR、GAZ及其他车辆共42辆,全歼敌145、146机步/重装;毙伤敌人暂无法统计。

坚守诸高地红2团2营,红3团1营抽调一部兵力搭乘坦23团1营坦克随车护卫,与两机步营火力突击车(自行无后座力炮)一对敌人溃散步兵展开追击。抵近在142高地正面斜刺2公里之内。展开炮击阵型。

同时,江西、江东,121、161、装甲6师徐徐向船头方向核心阵地区靠拢过来的各70式自行榴弹炮、73式100mm反坦克滑膛炮班,同时采用接力前进方式,火力延伸,轮番对围攻142高地的敌人,实施杀伤爆破榴弹持续漫射压制轰击。

沿江齐头并进的红1团机步1营,红2团级步3营,分作东西两路纵队,在激战正酣的379、88团一部掩护中,向三面围攻142高地的敌人,展开钳形攻势。饶过142高地,直插敌人侧后与611-无名高地山岭下的左右双肋。

自松毛岭一线,一路强行军斜插过来的主力先锋379团3营,从西面横插围攻142高地的敌人后心。127师炮兵团加强379团1营、2营直指向西南611高地。

380团与367、369团中、西分战区,组成三叉戟,一路攻击前进,穿越老山与大青山间,水网纵横,丛林密布的沼泽地域,向敌人的纵深腹地的牛昆塘,南嘎及清水河上游发起穿插攻击。

9.20 5:45分,血战一夜,面对数千敌人,不惧炮火压制的人海攻势,最后高地顶核心三角阵地已到了最后时刻!猛虎9连荣副连长,遭遇敌数门B10 82mm无后座力炮持续轰击火力支撑点,犹然操作机枪死战不退,阵亡!9连刘连长死守核心阵地堑壕,与敌人激烈对射中,不幸遭遇敌密集机枪火力凶猛攒射,阵亡!3营孙营长在指挥9连仅存门60迫,对敌无后坐力炮进行反击中,遭遇敌RPG轰击,重伤不治。3营王教导员,聂副教导员,9连季指导员亦在带领9连各哨位兄弟们进行殊死抵抗,在条条堑壕拉锯式反复争夺的惨烈战斗中相继阵亡!

猛虎9连特级战斗英雄陈玉成,歼敌难以计数,打退敌人进攻难以计数;坚守哨位14小时,浑身相继负伤十余处,仍然顽强奋战。不幸亦在此间,被飞石破片,击中面门,短时休克,眼部血流不止,双目几近失明。清醒后,在发现同堑壕全体战友全部阵亡的的情况下,面对又一波敌人嗥叫扑了上来的敌人,毅然拉响炸药包与敌同归于尽!

猛虎9连一级战斗英雄汪海洋,刘宗远,鲍忠祥,在王教导员、季指导员相继阵亡的情况下,在142高地左翼核心三角阵地,堑壕间来回左突右杀,哪里出现危险,奔向哪里,哪里丢失阵地,冲向哪里。短短30分钟内,在坚守防御支撑点战友的有限支援下,与突破之敌,展开惨烈堑壕争夺战11次;反复成功夺回核心阵地一线、二线堑壕7次,歼敌难以计数,打退敌人进攻难以记数。人人浑身浴血,负伤多处。在第8次与敌在核心阵地二线堑壕东侧与敌人激战中,遭遇二线堑壕防御支撑点战友全数阵亡,局部四面受敌,仍无所畏惧,以寡凌众。在一度打退三面围剿灭上来敌人后,面对前赴后泳又一波难以计数的敌人冲击,弹药不济;毅然伏于堑壕内,与敌展开惨烈白刃战。力竭,寡不敌众,相继壮烈!

英雄,烈士;还是英雄,还是烈士……每一条堑壕都需要反复争夺,每一处防御支撑点都需要勿论敌我的炮火、机枪反复覆盖、持续射击。没有波次,没有建制,一群群爆发嗜血疯狂的敌人,在其后督战队急风暴雨,铺天盖地的轻重机枪火力中,迎着轮番大口径榴弹炮弹轰鸣,前赴后继的冲了上来!

最后每个还活着的猛虎9连兄弟,只知道自己,泪已尽,血未干,仍在机械厮杀着。背靠一线储存弹药坑道的他们,每个人至少在短短半个小时内,至少换过了2支枪管发打得发红的钢枪,投光了几乎所有库存手榴弹,打光了所有的迫炮弹、火箭弹;无数次把一波敌人撂倒杀退回去,丧心病狂的敌人督战队再度密集的机枪扫射,把一群疯狗连带更多赶死的撵了上来!

不足过半小时,可以说击溃了无数次,也可说尚未击溃敌人一次持续不断自杀式疯狂冲锋,死守142右翼三角核心阵地的3营52名兄弟,再度阵亡3/4!敌人的炮弹,我们的炮弹共同把142高地耕犁成面目光秃秃,满目疮痍的土包!敌人的尸骸、零碎、肢体,我们的尸骸、零碎、肢体,尽是惨不忍睹的残酷血腥,相互参杂在一起;就像是垃圾叠压成山似,密密麻麻一层层遍散铺满了,从浅丘直接一夜炮火削成了土包的142高地!爆发出深藏在人心中最本质,黑暗,残忍兽性,催生着尽皆嗜血成狂的敌我,不死不休。在这桎梏得仿佛真格世界末日,人间地狱的修罗屠场中,在勿论敌我血红的眼睛里,每一条堑壕,每一寸土地,才是最珍贵的东西,而最毫无价值也毫无意义的可言的东西是生命……敌人的血,兄弟们的血几乎浸透了142高地每一寸褐红的泥土!

9.20 5:50。随着十数门,67式82mm迫击炮一浪闷响。次第腾空而起的十数枚照明弹,顿时照亮了整个被烁烁交织的曳光弹链映得暗红持续闪连成片的142高地。随之,措不及防,在142高地缓坡上红了眼的敌人,立即遭到坦23团1营坦克结合伴随步兵火力突击车,自142高地正面,斜后;围攻142高地的敌人展开持续凶猛直射炮火轰击。猝然轰击,杀伤无数;在当场击毁残余BTR、GAZ火力突击车8辆后,以准确直射炮火对敌,构筑于142高地下的破败不堪的攻击阵地持续点名。一时间,铺天盖地的机枪,机关炮火力没了!凌乱的迫击炮,自动榴弹发射器轰击没了!悍不畏死,源源不绝的自杀式冲锋也没了!

坦克结合火力突击车、掩护步兵,正面徐徐推进,持续线膛炮/无后座力炮轰鸣,红1团机步1营,红2团机步3营各步战车组,结合坦10师加强水陆坦克自142高地顶东西两翼对敌攻击阵地肋部迅猛斜插过去。一路攻击前进,横插到无名高地山岭与142高地间的379团3营,自敌攻击阵地后腰一刀狠砍过来!十数门轰然齐作的63式107mm火箭炮,立时把数百枚火箭弹倾泻敌人头顶!同时响起的还姗姗来迟,近百门60/82/100/120/160mm迫榴弹纷纷撕裂空气的持续尖厉!

同时,猛虎9连坚守142高地阵地核心最后幸存的14名勇士,跃出核心阵地堑壕对最后还幻想顽抗的敌人发起誓死冲击。经短促惨烈交锋,瞬间破灭敌人妄想,击溃最后一波于142高地之上顽抗之敌。带领9连幸存兄弟们坚持到最后的猛虎9连特级战斗英雄吕海英,其间不幸再度流弹击中;因负伤多处,失血过多,造成多处伤口感染,经抢救无效,不幸壮烈牺牲。最后坚持在142高地之上的14名勇士,也仅仅只有9人能真正活着去。

从此142,猛虎9连,14勇士与吕海英的名字,便永远的连在一起……

9.20 5:55。围攻142高地的敌人释放烟幕,阻挡我多路部队围攻,开始全线主动撤退。各参战部队迅即沿盘龙江两岸展开追击与敌殿后部队,及向南打通大青山-盘龙江入峡口道路敌人混战在一起。

红1团2营6连报告于大青山-盘龙江峡口,在配属炮兵强力支援下,击溃敌316-346混成装甲旅主力,正一路尾随追击向清水河口村攻击前进。总前指随之发布总攻命令,并同时赋予我六连观察员,军级炮火支配权限。盘龙江东西两岸,各炮群积聚战力完毕机动靠前,全线压上。炮9师,121、161师混成炮兵旅,127师炮兵团(无重加榴),装甲6师、装甲8师炮兵团(自行炮),组成规模空前的配属炮兵集群,松毛岭-八里河东山南远一线交火阵地。自盘龙江东西两岸开近,全线展开由北至南对我船头至敌清水河口村,对我实施不限量火力支援。

总攻前,第一次火力准备随之展开……

9.20 6:00分。经近一个半小时丛林激战,以1敌3打退敌人多路小股部队游击的127师379团终于踏上611无名高地山岭。379团1营自无名山岭正北强攻;379团2营沿山麓向东南上山口迂回,沿途扫荡溃敌兼顾142高地攻击的敌677团溃兵,自一侧策应破围142高地的诸兄弟部队追歼节节抵抗后撤的敌人。

墨云翻滚,苍莽群山环伺。天崩地裂的炮火,久久不歇的颤栗611峭拔嶙峋的孤独山体,爆开一团团红光,映衬着昏暗包裹中的褐红浸染遍月面状,满目疮痍的光秃大地。昨夜仍是满目青葱的山麓、山岭,今晨已成了吞噬数千人命,寸草不生的人间地狱!

满布山岭,绝大部分暴露在旷野外的尸骸,早已被敌我双一夜间投近百万吨计的炽铁,炸成零碎,烧成白骨嶙峋的焦炭,乃至灰飞烟灭。只有呼号的阴风下留得了久久不散的热浪滚滚、青烟袅袅;还有凝重的硝烟味,令人作呕的腥臭味,若有若无的苹果味(微量路易斯毒气味),浓烈刺鼻的烧焦味,交杂在一起凝而不散,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

踩着厚厚一层遍地都是,不知是人体还是弹片或植被,灰黑夹杂,硌脚的炭渣;散开缓步踏上无名高地山岭的379团兄弟们,无浑身发颤,微微哆嗦着戴上防毒面具掩盖住自己无比的愤怒与震惊。挎上一支支枪口依然温热的崭新81式突击步枪/班用机枪,不自觉攥得更紧!

(PS:下面毒气早就散了,带上防毒面具主要是隔绝刺激性气体。)

“嗵嗵……”十数门82mm迫炮次第持续闷响,不断射出一颗颗冲天而起的耀眼照明弹。顿时拉响了127师379团、380团总攻611高地的序曲!

迫击炮,加榴炮,无后座力炮,滑膛炮就在嵯峨而雄峻独立的611高地主体之间,不歇气持续炸开了一团团红光闪现,石破天惊更强音!一条条两相激错,密集横飞,布青空的曳光弹链,粒粒单簇就像是满天的横冲直撞的嗜血蝗虫,用倾盆暴雨似的密集纵横涤荡,噼里啪啦的在石头上,在泥土上,乱绽开蓬蓬心惊胆跳,扑簌满身的点点星星!面对道不清型号,611高地周匝1公里半径之内,敌我双方总计百数十挺各式机枪激烈的对射,非用流光溢彩,火树银花,亦不足形容其致命的壮丽与眩目!

不约而同,举起62式望远镜,迎着当倾泻下来泼风般的子弹,再看一眼已经近在咫尺,挂在心头,令自己一夜不能忘怀的611高地山顶。379团1营钟营长,葛教导员,久久按耐不住的忐忑内心,瞬间不由得血气上冲,不可思议的瞪大了难以置信的眼睛,任由着泪如泉涌,在疲惫的面颊上汇作了滂沱的大河……

611核心阵地沦陷了?没有!眼前峭拔孤立的611山顶在簇簇枪火、团团冲天的炮火衬着就像是暴雪初晴后,剽风不歇卷起飞雪弥天的红装素裹;阴风呼号,率先映入眼帘的是斜矗着着墨云沸腾的广阔苍穹,仿佛隐没在飞雪弥天,风起云涌的波澜壮阔中,时隐时现,占据了望远镜中,所有视野和注意;随风飘扬,比太阳更红;比炮火更艳的无比美丽——那是早已被扯成了缕条状,却仍然屹立611顶端不倒的八一军旗!

雪?哪里来的雪!?那笼罩在611山顶,随着重炮轰击炸起飙风激荡的大雪弥天,是够成611主峰山体坚硬的花岗岩,被密集炮火炸成白色粉末状的浮尘颗粒!山崩地裂,枪林弹雨中,军旗怎么能久久屹立不倒?遭遇近数百敌人两个方向疯狂围攻,孤立无援,弹药匮乏,就只剩下2个人加4个重伤员留守的611高地怎么得守住?只看了一眼的钟营长,葛教导员,从未看到过,也从未奢望幻想过奇迹;但奇迹,就以这样的方式,突然间真真切切摆在了他们的眼前!两个大男人,经历过5年前对敌越境打击,身经百战的老兵,瞬间忍不住就这么不由得抱在了一起嚎嚎大哭,钟营长继而难抑心头悲愤的咆哮起来——

钟营长:“什么空气污染,火力太猛,冲不上去!?魏老虎,睁开你个瞎了的狗眼,看看上面是什么!?亮旗!都TM给老子把旗亮出来!既然不投降,就一个别想活!我命令你,不惜一切代价……不惜一切代价,必须给老子拖出来个能喘气的!完不成……完不成任务,老子枪毙你!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