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二次修改稿 第三十二章 溯本求源 (又2)

中悦 收藏 5 4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大将用长杆子指着大沙盘说:“当他们向西越过10号公路交汇处5千米,即出了50千米炮击圈,我们的口袋就摆在352交汇处与37号公路交汇处之间这段25公里长的山间盆地里,352交汇处以东的18号公路段基本上是北面山区南面平原的地形,他们的装甲兵团可以在舰炮掩护下向南突围,我们把2个主力装甲师军旗师、功勋师和三个乙种师一共850辆坦克组成的“军旗”装甲突击集群摆在18号公路南5千米、352公路东部的民居地带,由军旗师师长统一指挥,中国军主力进入口袋后,我军旗装甲集群从这里向北突击扎住口袋,如果中国装甲集群从352交汇处-10号交汇处之间平川转折南下,那么我装甲集群就地阻击其南下,要注意充分利用房屋和土木覆盖保护坦克,我们的坦克,除了300辆俄制新型坦克外都落后于中国的99式,中国的99式又落后于美国的M1A2,但是我们的老坦克架上两块混凝土预制板就能顶住他们最先进的破甲弹攻顶,如果把炮管从窗口伸出去,他们的穿甲弹就会打在建筑物墙上,也就是说,一辆钻在房屋里的老旧坦克,它的防护力胜过了美国佬的M1A2。老旧的装备,如果用得好,还是可以胜过先进的高技术装备的,就如我们现在的通讯指挥系统,中国人越来越跟美国佬学,上来就打掉了我们的高技术枢纽站和50千米内绝大部分的通讯指挥车,可是我们还有老式的有线电话系统,”大将指了指桌子上的老式电话机说:

“电话线埋在地下,不受任何电磁干扰,又不与网络联通,网络攻击也不起作用,开战伊始我们的网军就发动了攻击,中国的黑客们反击,并且道行更胜我们一筹,那好,我们扬长避短,主动把所有的网络硬件节点都关断了,一部分是他们帮我们炸断的,这些都没关系,我们就用最落后的有线电话破解他们的C4I攻击,电话线炸断一处就接上一处,用人来保障的通讯线路是炸不断的!”

大将的讲话冲破了场内因双方技术差距过大而显得压抑的气氛,总书记投来明显是赞许的目光,几位政治局委员解开眉头上的疙瘩,其中一位呼出一口长气,仍然不放心地追问:“口袋底会不会给他们打穿?”

大将用长杆子指着沙盘说:“口袋底就在37号公路与18号公路交汇处,北茂山口,中国军沿18号公路和326号公路进攻轴线向西打到这里,进入这个三面是山的盆地,北面是高度200-500米连绵起伏50千米的北茂山,一直夹326公路两侧、压在18号公路北面,上面有我们修筑的近二百处永固工事,每个工事一般由一个配备平射炮等反装甲武器和高平两用机枪的排级分队驻守,火力点距公路不过300米-2000米,这些山体工事绝大部分抗得住500公斤级航弹攻击,有十几处抗得住1000公斤级炸弹,中国军一路遭受侧射、一路攻击夺取这些山体工事,装甲优势用不上,飞机大炮也不起作用,只能靠步兵攻击,就算他们能打到北茂山盆地,也被大大削弱了。北茂山盆地,南面是绵延50千米高度百米的南、北茂丘陵,有我们一百多个永固山体工事,也需要中国军逐个攻占,一般来说,他们一个师的兵力,打不到口袋底就耗光了。”

政治局委员的问话代表了在场大多数文职官员的意思:“为什么这些永固工事能消耗掉中国人的一个师?他们的陆军不在我们之下,一旦打穿你37号公路交汇山口这个口袋底,到河内的30公里都是一马平川,你的这些山体工事真能顶得住吗?”

大将和蔼地微笑着,气度沉稳,还没开言,周围环立的要人就感受到他的信心和力量。“绝大部分山体工事都在那条登陆舰50千米炮击圈之外,他们不能以钻地弹连续炮击一点。如果他们使用航弹,无论是从中国本土来的轰炸机还是这条航母登陆舰上起飞的,已知的中国轰炸机能够携带的炸弹不过500公斤级,个别的实验品或许能带1000公斤级的,但是数量很少,充其量不到我们永固工事支撑点数量的十分之一。大部分永固工事要靠他们的步兵来攻。这些工事的山体坡度是坦克爬不上去的,坦克炮直射的效力还不如50公斤级航弹。他们只能靠陆军重炮摧毁我们的工事。需要什么样的重炮呢?日俄战争日军久攻不克旅顺口的201高地,最后运来了280毫米重炮才拿下来,而旅顺口201高地俄军工事只是抵抗8英寸炮击的水平;一次大战德军主力右翼迟迟不能越过比利时列日要塞,直至使用了420毫米重炮;二战时德军攻击苏联黑海舰队基地塞瓦斯托波尔要塞,苏军的钢板混凝土永固工事完全抗得住460口径重炮的轰击,但是德军调来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800毫米口径的巨炮,几发炮弹就敲开要塞顶盖直透到底;二战末期苏军攻击日本关东军在中国东北的永固工事,由于苏军只有8英寸以下口径的大炮,多为4-6英寸的中口径炮,攻克这些要塞用时很长,伤亡很大;中国抗日战争末期松山战役,一个军攻一个千余人日军守备队,山体仰角70度也是上不去坦克,中美联合空军轰炸没有500公斤级航弹,中国军最大口径的炮是6英寸32倍径,中国军伤亡逾万,最后的子高地是靠挖地道送上去几吨TNT才炸掉的。对比起来,这次登陆的中国军携带火炮口径不超过8英寸203毫米,而我们的工事能够抵抗500公斤级航弹,460毫米以下口径的重炮奈何不了我们,中国登陆舰上还有1000公斤级的舰对地导弹,刚才我们已经判明它所剩数量不多。中国本土上有一些能够携带1000公斤级战斗部的弹道导弹,但是他们不能都用来打我们的山体工事,而且算一算的话,就是他们都拿出来的话,数量还是不够!特别要说明的是,我们的口袋底——37号公路交汇处的北茂山口,”大将用长杆子指着一处200米等高线围成的2座山峰说:

“这里的2处工事是特别强固的,我们一个团的工程兵干了5年,挖空了山腹,曾经用3吨TNT模拟炸弹实验过,山腹内混凝土墙壁上只出现一道不大的裂纹。专家估计要10吨以上级别的钻地炸弹才有可能起作用,这种世界上最大的钻地弹只有美国佬有,中国人是没有的。这里,不可逾越!”

在场的人大都当过兵打过仗,海战空战不太懂,陆战,现代的也心里没底,惴惴的很是不安,让大将这样一讲,把战场拉出中国人50千米的炮击圈,深入浅出地说明怎样扬长避短以落后战胜先进,这场仗若是拉回到以前那种落后状态的陆战,每个人心里就都有些数儿了。人们大为振奋,相互交换着眼神,委员想了想,还是追问:“你刚才说苏军没有口径够大的重炮,经过长时间伤亡很大的步兵攻击,还是攻克了日本关东军的要塞? 如果,中国军队不来钻我们北茂盆地的口袋,集中兵力在南面的丘陵防线上撕开一个口子,坦克群从那里蜂拥而出,南下、转折向西沿红河平原攻击河内,我们怎么打?”

大将面色依然波澜不惊。用长杆子指点着说:“18号公路南侧的防御,352号公路交汇处以西的30千米都是北茂丘陵,沿线密布着近百座山体工事,我们也不是只靠山体工事,防御体系是依托山体工事为坚固支撑点的机动防御,每个支撑点周围都有相近兵力的小分队打机动防御,一般一个支撑点里面有一个排,外面也有一个排,分散成10个小组,每个小组按‘三件套’配备,即一具反装甲武器,例如火箭筒,也有反装甲单兵导弹,一具曲射武器,一般是枪榴弹发射器,也有小口径迫击炮,一挺轻机枪,每个小组都有多个预设阵地可用,每个预设阵地都有掩蔽地形地物和预置弹药,敌军进至我支撑点500米以内的任何一处可通行地带都会受到至少3个方向火力的交叉打击,一个是支撑点内的重型火力,2个是机动防御小组的轻型火力,攻克这样一个2个排组成的支撑点体系,他们至少要付出1个半连的代价和2天的时间,不受侧射打通防线要打下至少3个支撑点的一段,北茂丘陵防线的纵深至少是2个支撑点,这6个支撑点体系是一个相互构成无死角侧射、倒打火力的完整系统,攻克这样一个系统还不是打下一个的代价、时间的简单6倍,我们的估计是他们要用一周时间打光一个团或者打残两个团才能过得去。他们打穿北茂丘陵防线,就面对北茂江防线,上面的所有桥梁都被炸毁,沿江没有可渡船只,他们以携带的舟桥器材可以搭建浮桥,但北茂江防线后面数百米到3千米就是南茂丘陵防线,上面有我们五十多座山体工事支撑点,他们的每一座舟桥都会受到至少3座永固工事里中口径火炮的射击,桥,是架不起来的。北茂江绝大部分宽度和水深超过他们99式坦克的潜渡能力,个别允许潜渡的地方都铺设了水底地雷。他们部分6X6和8X8装甲车有浮渡能力,但只是使用尾部2具小直径螺旋桨推进,所以航速不高,一个营30辆车集中通过北茂江每辆车要遭受我方中口径火炮的5次以上的射击,中方装甲车的抗倾覆力又很差,这5炮不必命中,近炸就可以了。中国装甲车辆的水平不如他们的战机和军舰,总起来看,如果他们架不起桥来,装甲部队就过不来。

兵力部署上,19个山地守备团在北山50公里沿线放了6个,在口袋底北茂山口集中了3个,在30公里长的南面3道防线上就放了10个团!”

委员是政治局里石油大员系统内唯一打过仗的一位,此时肩负重任,唯恐军方考虑不周甚至有人故意放水,一旦让中国军队兵临河内城下,本系统可能被当作牺牲交换出去,中国军队越是不攻击河内市内目标、越是避开海防的密集城市人口区,这个小系统里的人就越发害怕,所以非要问个明白不可:“如果中国军队集中使用重型轰炸机以连续投放500公斤、1000公斤的重磅炸弹攻击我们一个山体工事,再以空气燃料炸弹覆盖周围所有的机动防御小组,在北茂丘陵、北茂江和南茂丘陵3道防线上打开一个缺口,他们的装甲主力就从这个缺口通过直取河内,你怎么办?!”

大将眼中精光暴射:“那我们就集中机动兵力全歼他们! 他们可以集中空中力量炸开缺口,可是再大的炸弹也改变不了地形条件! 我们在丘陵间可能通行装甲车辆的地段都做了定向爆破点,每个定向爆破点都埋了十几吨几十吨炸药!一块大石头就可以阻塞山间的装甲车辆通行条件!到时候我们启动那里的定向爆破,把一座山搬下去塞住山间道路!把他们的坦克群埋在下面!即便他们还剩一点残兵通过了南线3道防御,后面迎接他们的是我十倍机动兵力的围歼!所以,我们调金星师夺取他们的登陆点,调教导师在北茂山口西南侧,调军旗装甲集群于北茂盆地东南方,中国军突破南线丘陵地带任何一点后,都将被我三大主力师近千辆坦克合围歼灭!特别是军旗师、功勋师的一个坦克团、教导师坦克团,都是不可战胜的装甲力量!”

缓了一口气,大将不等委员再问,干脆说出他所有的疑心:“中国军在352交汇处以西的丘陵地段向南突破是死路一条,东面,如果他们把突破口选在10号公路交汇处以东直到海边这20多公里的地段,那么他们接下来必然要穿越海防市区,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打巷战,他们就无法达到这次行动的政治目的,”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委员和石油大员,再观察了一下总书记赞许的神色,大将斩钉截铁地说:

“在海防市打巷战,军事上他们也必败无疑。城内建筑物密集可以轻易构成阻塞装甲车辆的条件,以1个师的步兵和我们决胜师带领的2个乙种师、20多个团的民兵部队打巷战,他们兵力居于绝对劣势,武器优势也无法发挥,我们的人的优势可以充分发挥,加上地形熟悉,群众充分支援,我敢以党籍担保,他们必被全歼于海防市内!

他们唯一可行的突破口就是10号交汇处以西、352交汇处以东的这一段10公里宽的平川地带,他们先要渡过河面更为宽阔的北茂江水网地带,再往南15千米是我们的南茂江防线,南北茂江之间,东面是海防市,西面是北茂丘陵防线,中间的城镇民居工厂地带内隐蔽着我们的军旗装甲集群,这里,就是中国装甲集团的坟墓!”


越军看到的中国军“上千辆车”的“登陆部队主力”,其实只是以无人车营为主的前锋集群。无人车营300多人却有600多辆车,平均一个人驾驭2辆车,加上工兵团工运营一部、一个“格子”连、黄师长手下的2个机步连和一个坦克连,上面,衡山号放出的一个大队的J10占据了高空制空权,一个大队的武装直升机占据了地空制空权,还有大范围撒布的悬浮单元、无人机和50传感器。这个1千人、1千车的前锋集群的指挥是工兵团王团长,副指挥是名列“三朋”的无人车营营长刘朋,参谋长是陆指博士、格子部队教官刘昌平。前锋集群后直到登陆点的40多公里的路线内兵力不多,沿线两翼部署了一个机步团和工兵团一部,在登陆点东、北担任阻击的还有2个机步连和一个格子连。黄师长指挥的由主战坦克团、两栖坦克团主力、工兵团成组坦克营和半个机步团组成的南线平原装甲突击集群此时还在衡山号上没有登陆。

前锋集群的最前端是副指挥刘朋带的先锋连。打过10号公路交汇处后越军抵抗变弱,至10号交汇处西5千米,刘副指挥坐在指挥车里,看着战情视屏上南面5千米的一大片密集光点,拉了拉钢盔皮带上的话筒说:“团长!确认我部南5千米民居地带内隐蔽着越军装甲集团主力!请求舰炮高密度覆盖该处,打掉他们!”

耳机里传来王团长沉稳的声音:“老大说了,不许炮击民居地区!你部继续攻击前进,不要管它!”

刘朋:“这个越军装甲集团兵力很大!数据包发过去了,我看至少有一千多辆坦克、装甲车和自行火炮!如果他给我们来个侧击,整个前锋集群都很危险!”

王团长:“你只管攻击前进,打狠一点!这个越军主力装甲集群代号‘军旗’,有850辆坦克还有一点旧式装甲车和自行火炮,看你的数据库!老大打保票他不会攻击本集群的侧翼,等我们通过了,它才会出来抄我们后路!老大要我们当诱饵,调它出了民居再锤烂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