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生命的惨死,谁能主持公道

乐乐051012 收藏 5 644
导读:他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优秀学生,在大学期间他一直担任班级的班长,而且在大学期间走入了party的队伍,在老师和同学的眼里他是被公认的品学兼优、勤奋努力、质苦好学的好学生,在2009年的夏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公务员的队伍,在短短半年的工作中他就得到了单位所有同事的一致好评。他父亲只是一个进城打工的农民工,母亲又长期患病,不能干活,培养出这样一个优秀的人,可见父母是多么的不容易,然而命运却却如此的不公,对他来说正是苦尽甘来,回报父母和社会的时候,却被社会的流氓残暴的打死在公共场所,这对这个家庭来说犹如晴天霹雳。父

他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优秀学生,在大学期间他一直担任班级的班长,而且在大学期间走入了party的队伍,在老师和同学的眼里他是被公认的品学兼优、勤奋努力、质苦好学的好学生,在2009年的夏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公务员的队伍,在短短半年的工作中他就得到了单位所有同事的一致好评。他父亲只是一个进城打工的农民工,母亲又长期患病,不能干活,培养出这样一个优秀的人,可见父母是多么的不容易,然而命运却却如此的不公,对他来说正是苦尽甘来,回报父母和社会的时候,却被社会的流氓残暴的打死在公共场所,这对这个家庭来说犹如晴天霹雳。父母25年含辛茹苦养育,就算现在换不回儿子的生命也要还他一个公道试问公理何在、法制和在,谁能为他们来支持一个公道。


看人一眼 竟遭横祸


事情发生在2010年1月31日晚上九点多钟,他被一群社会流氓暴力殴打致死。那天是星期天,本来他可以放假,但是单位组织加班,下班后领导说要请他们去吃饭。作为一名下属,又是没有经验的新人,他不得不去。就在此期间,他单独出去卫生间返回的路上,遇到了几个小混混(其中带头的是一个叫温珂的男子,1987年4月11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汉族,毕业于哈尔滨市大德外国语学校,家庭住址哈尔滨市平房区新疆二道街31号1单元6楼2门。第一起致人死亡案件竟然以其患有精神病了事,第二起致人死亡案件也仅是被判三缓五,在缓刑期间又将二人致伤成植物人,事后温珂逃往外地,马树明被害当天正是温珂从外地逃跑回来朋友给他接风的日子。此时的他仍然在第二起案件的缓刑阶段。据说其叔叔原为平房区刑警大队的大队长,家庭背景相当复杂。)其中一个人踩到了他的脚,可是他只是看了那个人一眼并没有说什么继续往前走。但是这些混混反而猖狂起来,他们又把马树明拽了回来,然后用力的打倒在地。几个人一同上来,对他拳打脚踢,并且专打头部和颈部等一些致命的地方,出手相当狠毒,至使喉骨破裂、脑部出血。在马树明被殴打期间,有几名服务人员和一名大堂经理在场观看,既没有制止,也没有报警。待打完以后,将其拖入无人的包房不理不睬。过了一段时间,有好心人报警,新建派出所民警接警后赶到现场,凶手却扬言“将这两个pol.ice也一起干掉”,猖狂到了极点。这时一个民警鸣枪示警,包房里马树明的同事才听到枪声全部走出,才发现是自己同事遇害。之后,他们将马树明拉到平房区人民医院。

大概是2月1日凌晨一点多,他的家人才接到平房分局的电话,分局的车子并没有把马树明的家人接到医院,而是带到分局,告诉他们等等,马树明正在接受抢救。而事实上,这个时候马树明已经死亡几个小时了。直到凌晨三点多,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分局领导才把家属带到平房区人民医院。家属到后没有看到医生,只看到了一张死亡诊断。


网友质疑


-为什么不安排家属第一时间与死者见面?

-马树明究竟是什么时间死亡的?

-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每一个民警对家属说出的案件经过都不相同?

-他们究竟都在隐瞒什么?

-主要是在包庇谁?

--------------------------------------------------------------------------------


2010年2月1日


2月1日早,友协派出所通知家属签字进行尸检,地点在道里区七处。下午四点左右,平房区分局局长和政委第一次会见了死者家属,对他们说“主要案犯四个人已经被依法拘捕,我们现在正在稳固证据,一定严惩凶手。”此时死者家属要求看马树明遇害过程的视屏录像,分局领导却推脱说,过程太残忍,怕家属接受不了,于是决绝了家属的请求。2010年2月2日 2月2日死者被送回殡仪馆,只有两个单位领导安排家人与死者的简单见面。2010年2月3日 3日下午平房区分局白副所长等三人前来看望,领导的态度是建议尽快火化死者,入土为安。而家属再一次要求看视屏录像和尸检报告。分局领导立刻回绝,避而不谈,只是谈补偿和捐助问题,并态度强硬的要求不要给他们找麻烦。死者家属对此非常不理解。

-为什么不让看尸检报告和视频?

-这些证据现在都在哪里,是否安全?

-怎样才能保全证据?

-整个环节的疑点太多太多。他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又要被不明不白的火化,难道他们想死无对证吗?

-他们应该是想保护犯罪嫌疑人。这个人的背景究竟有多大?

-犯罪嫌疑人现在是否已经被关押,又被关在哪里?

-现在案件究竟进入了哪一个程序?

-这些基本情况为什么领导不敢对死者家属说?


2010年2月4日


2月4日分局领导把家属带到分局进行了第二次谈话,家属此时的要求还是看尸检报告和监控录像。他们声称:当天的视屏资料已经被市局封存,你们是不可能看到的。但是视屏资料的内容是对你们完全有利的,案中马树明完全没有过错。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你们看不懂就不用看了。我劝你们还是尽快火化尸体,并且不要在网络媒体上宣传此事,这将影响到你们的捐款和补偿金问题。

--------------------------------------------------------------------------------

到目前为止,马树明已经走了七天了,这时的死者家属仍然是一片茫然。没有人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说法,马树明究竟是怎么死的?为什么要求尽快火化?没有人知道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发生过什么?他的父母悲痛欲绝。

农民的儿子也是生命,为什么公共安全专家局不走正常程序?如果死的是这些领导的儿子,现在一定不会是这个局面。如果杀人的不是什么B社会大哥,不是刑警大队队长的侄子,他们还会这样草菅人命吗?马树明死的已经很惨了,为什么还要让他走的这样冤屈?这个社会还有公道还有国法吗?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