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坝机场:汪精卫从这登机踏上汉奸不归路

徐寅初 收藏 0 124
导读:入档理由 虎年的春风,又将在长江河谷吹拂,作为主城市民的休闲地之一,珊瑚坝又将升起风筝、航模和少年们放飞春天的梦想。可有多少人知道,这块沙洲,竟是重庆最早的民航机场? 早在三国蜀汉时,古江州的历史就有了珊瑚坝的记载。它今属南纪门街道办事处管辖,是渝中区长江水域左岸最大的沙洲,由江水常年冲积而成,其东西长约1.8公里,南北宽约0.6公里,夏季洪水期常被淹没,冬季枯水期,露出水面的沙洲可达上百万平方米。就在这块市民熟识但又陌生的沙洲上,曾演绎近代重庆航空史上的一幕幕传奇。 西谚说,最熟悉的,往

入档理由


虎年的春风,又将在长江河谷吹拂,作为主城市民的休闲地之一,珊瑚坝又将升起风筝、航模和少年们放飞春天的梦想。可有多少人知道,这块沙洲,竟是重庆最早的民航机场?


早在三国蜀汉时,古江州的历史就有了珊瑚坝的记载。它今属南纪门街道办事处管辖,是渝中区长江水域左岸最大的沙洲,由江水常年冲积而成,其东西长约1.8公里,南北宽约0.6公里,夏季洪水期常被淹没,冬季枯水期,露出水面的沙洲可达上百万平方米。就在这块市民熟识但又陌生的沙洲上,曾演绎近代重庆航空史上的一幕幕传奇。


西谚说,最熟悉的,往往是最陌生的。当你每天经过长江大桥时,或许对脚下的珊瑚坝已熟视无睹,但它却自有一段传奇


美军B-29轰炸机


珊瑚坝上创造起飞奇迹


采访中,重庆档案馆抗战史专家唐润明告诉记者:“美国空军的B-29轰炸机,曾在珊瑚坝起降。”1944年11月21日,美军飞行员布朗上尉及机组,驾驶B-29战略轰炸机(超级空中堡垒)飞临重庆,迫降珊瑚坝。这个庞然大物一降落,立即引发市民轰动。


“它是在上海方向轰炸日军后,返回成都时,因油料不足迫降的。”唐润明介绍:“飞机降落后,就没法动弹了。”因为当时珊瑚坝机场虽占地530亩,但因紧邻长江,周边多为滩涂,跑道仅长750米,宽46米,根本无法让当时全球最大的轰炸机起飞。


曾在成舍我先生创办的重庆《世界日报》任外事记者的高原,亲眼目睹了这架飞机:“听说是盟军的大飞机,我们都跑去看,果然是庞然大物啊!”B-29机长31米,翼展43米,高近9米,最大起飞重量60吨,可载弹9吨在万米高空巡航16小时,续航达9000公里。二战时,中国只有成都附近的新津、彭州、双流等少数机场可供起降,其跑道长度均在2000米以上。“怎样才能让它重新起飞?”高原说,当时,重庆市政府紧急征用上千民工,连夜扩修跑道。


跑道向东延伸300米后,已探入长江,但长度仍不够。咋办?工程师们巧妙地沿江边转一个弯,又加长了一段,与原先的跑道成20°夹角,同时将飞机上所有的弹药、装备卸下,使飞机重量减至最轻。


“布朗上尉起飞时,一边滑行一边转弯,待进入直线后,飞机已具有较大速度,它终于在抵达跑道尽头前安全腾空,长江两岸数万市民欢声雷动。”据美国空军史载,B-29在这么短的跑道起飞,创造了奇迹。


谁见过珊瑚坝机场上世纪六七十年前的绰约风姿?历史却有记忆。1941年,美国《生活》杂志摄影记者卡尔·迈当斯来到重庆,用镜头记录下众多重大事件和场景,在数以千计的照片中,珊瑚坝机场的壮观与简陋,穿越时空,带给我们惊奇。


汪精卫从这儿登机


踏上汉奸卖国贼的不归路


据《重庆民航志》编撰者周印富介绍,珊瑚坝机场虽简陋,却与许多重要历史人物勾连在一起。抗战爆发后,蒋介石、林森、汪精卫、冯玉祥、宋子文、孔祥熙、张群、陈诚及周恩来叶剑英等,成为进出这里的常客。汪精卫叛逃,就是经珊瑚坝登机的。这一事件,在《抗战秘闻》有详细记载——


1938年12月18日,时令近大雪,寒风袭人。上午8时,戒备森严的机场,急驶进两辆小车。车上下来的人是汪精卫、陈壁君、曾仲鸣、何文杰、陈常煮、桂连轩和王庚余。


战时的珊瑚坝属军统管辖,检查严格,但对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一行,特务不敢造次,只得放行。登上飞机,汪精卫见国民党空军司令周至柔也在机上,不禁一惊,心想:该不是老蒋派来监视我的吧?周即起身致礼。汪的老婆陈壁君解释:“汪先生是应云南龙(云)主席的邀请,去昆明讲演的。”飞行约15分钟,周至柔心血来潮说:“我来向汪主席作汇报表演。”说罢,走进驾驶室,亲自驾机。顿时,汪一伙心惊肉跳,他们担心周把飞机开回重庆。汪的秘书曾仲鸣掏出笔记本,撕下一页,写道:“密切注视,如转变航向,由桂连轩把周击毙,由我对付周的卫士,文杰和常煮保卫汪主席夫妇。”纸条在同伙中秘密传阅。又过了20分钟,陈壁君透过机窗往下看,以为是嘉陵江与长江的汇合处,不由大惊:“周司令!你为什么把我们送回重庆?”曾仲鸣等人将右手插入口袋,紧握手枪。


周至柔大笑:“那是沱江与长江的汇合处,是泸州,不是重庆。”一场虚惊。飞机抵达云南上空,周至柔离开驾驶室,笑问:“报告汪主席,您看我这个航空兵合不合格?”汪早已一身冷汗,强装笑脸说:“合格、合格。”


从珊瑚坝登机,汪精卫踏上汉奸卖国贼的不归路。


刘湘为统一川政


下令修建珊瑚坝机场


史载,珊瑚坝机场始建于1933年。它是时任四川善后督办刘湘为统一川政,下令动工的。这也是继广阳坝后,重庆的第二座机场。


早在1931年,国民政府交通部所属的中国航空公司(简称“中航”),就开辟了汉渝航线,用的是水上飞机,降落点在珊瑚坝旁的长江主航道。由于水上机场不稳定,中航建陆上机场的计划与刘湘不谋而合,经中航驻渝办事处主任谢琴生与重庆当局协商,由四川省政府拨款,重庆三益建筑公司承修,工程于1933年冬动工。“荒芜杂乱之石坝,日有数百名衣衫褴褛者搬石担沙,川流不息。谢君(琴生)与工程师曾桐,每晨必到场指导。凡五十日而竣工。司汀逊型飞机即改在该坝升降,乘客莫不称便。”


完工后的机场由于跑道短,飞机只能单向起降,即向西起飞,向东降落。西面的鹅岭较高,飞机不敢直飞,得沿江绕行,很考飞行员技术。为方便乘客和装卸货物,市政当局在机场与北岸间搭造浮桥,修建码头,市民称之“飞机码头”。从码头过浮桥,再登322级台阶,才能上马路。抗战期间,政府从上南区路修筑一条公路至浮桥旁,供要人专车使用。


作为季节性机场,珊瑚坝随江水涨落,夏秋关闭,冬春开启。机场内无永久性建筑,每年汛后,在场内搭几十间竹棚作办公和候机之用,次年汛期前拆除。抗战爆发后,珊瑚坝辟为空军基地,1942年美国空军飞虎队进驻于此。


中国航空公司


在此开辟国内外航线


珊瑚坝机场建成后,渝蓉、渝昆等航线相继开航。开辟这些航线的中国航空公司,是中国最早的民航机构,它创建于1929年5月。1930年8月,中航经改组,属中美合营企业,在南京、汉口、重庆等地设办事处。1931年8月,中航重庆办事处设在今白象街白理洋行3楼,1941年9月移至珊瑚坝飞机码头。中航重庆站为甲级航站,最多时,员工有247人。


1931年10月21日,汉口至重庆航线通航,经停沙市、宜昌、万县,全程891公里,每周两班,所用飞机为美制洛宁型水陆两用机。


1933年6月1日,渝蓉线通航,全程275公里。


1933年9月开始筹备渝昆线。该航线全长780公里,因沿途地势险要、气象复杂,一直到1935年3月28日,中航才用美国福特型飞机“昆明号”,试航重庆至贵阳线成功。当时,中央红军长征到达川黔滇边境,蒋介石亲临贵阳督战。为配合堵截红军,交通部令中航及早开辟贵阳至昆明线,中航从4月到8月,经8次试飞,方告成功。


抗战期间,珊瑚坝十分繁忙,它既开辟了往返大后方各地如成都、贵阳、西安、桂林、兰州等地的航线,又承接远至驼峰航线运到重庆的战略物资,还远航至印度汀江、缅甸仰光甚至中亚的阿拉木图。


1950年长江大水后,本市所有民航班机改在白市驿起降,珊瑚坝结束民航史。


“一叶轻舟”漂长江


主城湿地公园或成美景


近年来,珊瑚坝的生态环境,引起本报关注。


因其地理位置特殊,缺乏合理的规划管理,采挖砂石严重,另有商家在坝上圈地跑马,致全岛千疮百孔,垃圾遍地。本报对此屡屡进行批评和曝光。


据记者调查,三峡成库后,珊瑚坝淹没时间每年长达6个月,不再适于市民休闲。市政府以此为契机,计划在这儿修建湿地公园,恢复其自然生态。



这项工作从2006年就开始了。市环保、园林、绿化等部门对珊瑚坝进行了整体评估,生态湿地公园建成后,这儿将成为长江中的“一叶轻舟”,依高程梯度分三个区域:163米到170米属河漫滩原生态区,保留原有自然河滩、礁石、沙砾石滩地环境,面积约106万平方米;170米以上规划面积24.9万平方米,其中170米到176米属自然生态区;176米以上属生态绿化重点建设区,面积约8.5万平方米,因有汛期淹没,将种植耐淹的柳树、枫杨等灌木和草本植物。


目前,珊瑚坝湿地的恢复和湿地公园的建设,已列入市政府的民心工程,“一叶轻舟”或将成为主城长江段的又一块生态美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