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人生 正文 第二十二节相聚

wanglong6410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URL] 84年10月,明华贸易公司在香港注册成立。注册资金200万港元,投资人三人,荣飞100万,李粤明、林业可各50万。50万差不多是林业可的全部家当了,是他抵押了房产贷出的。自明华贸易成立之日,她就与明华服装毫无关系。这是荣飞有意而为。明华贸易的正式业务主要来自明华服装的出口,从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


84年10月,明华贸易公司在香港注册成立。注册资金200万港元,投资人三人,荣飞100万,李粤明、林业可各50万。50万差不多是林业可的全部家当了,是他抵押了房产贷出的。自明华贸易成立之日,她就与明华服装毫无关系。这是荣飞有意而为。明华贸易的正式业务主要来自明华服装的出口,从83年起,羽绒服对日本和韩国的出口呈上升趋势,特别是日本,84的销售量比83年上升了229%。

验资结束后,荣飞将自己香港账户中留下50万转给荣诚店,余额240万港元全部转入明华贸易,成为明华贸易的绝对控股股东,做完这一切,荣飞正式安排林业可建仓吸纳股票。荣飞在复旦学习国际金融时,主要研究了香港股市自80年代后的变化。他的毕业论文就是关于香港股市的。他清楚的记得,自84年起,恒生指数有一个持续上升的过程,从1000点左右涨到了3000多点,然后就是香港股市上的87雪崩,曾创下单日下滑1200点的记录,这个记录似乎一直未被打破。

目前明华贸易的主要业务成了炒股。林业可在85年6月报告荣飞,说手里的几支股票差不多赚了100万港元,要不要脱手?荣飞说不必,耐心地持有,相信我,大盘还会涨。具体买什么股票荣飞是不晓得的,他相信林业可这个老股民一定比自己有见解。但熟知股市的不测风云却是自己的独家秘籍,只要跟上步子,只要自己的梦境不出乱子,挣钱是铁定的。

现在明华贸易就是荣飞的,加上股票一直在涨,林李二人自然没有异议。不过玩股票吃过大亏的林业可(73年的股灾几乎将他的财产败光)对股票实在是有一种舍不得又畏惧的感觉。看到手里的几支股票都挣了钱,总有一种抛出去套现的冲动。他和李粤明说自己的感觉,李粤明劝他听荣飞的,这个青年是我最看不透的人,至少现在我这样说,我幸亏遇到这么个财神,我的资产以看得见的速度在涨。想到自己的外甥鲁峰竟然拒绝了自己的邀请跑到了政府机关上班了,真是傻瓜呀,政府机关能挣几个钱?

搞定了邢芳。荣飞一度产生今夏就离开北重的念头,冷静一想,80年代都不是民营企业的春天,虽然国家的政策越来越宽松,比如火锅店就领到了执照,成为合法经营的饭店。但以后政治上的各种沟沟坎坎会不会波及自己心里实在没数。思忖良久,荣飞决定继续蛰伏以待时机。对于商业的抱负荣飞其实很有限,至少没有个明确的长远规划。梳理困难是他的强项,就像摆积木,思考几天后认为首要的任务就是囤积人才,各方各面的人才,而人才首重品德,至于谁的品德好,荣飞最有发言权的地方就在北重。毕竟他曾在梦中生活了十几年。他知道北重这个万人大厂出名的所有人以及他们的长处。这个资源不利用太可惜了。但是现在扯出大旗招兵买马行吗?荣飞立即否定了,一是这些人对自己不信任,二是自己的实力尚弱,三是传统的观念极强,身处北重,几乎处处感到北重人莫名其妙的自豪。

继续忍耐。

六月中旬的一个周末,李建光打了电话来,问荣飞星期天回不回家。荣飞问有什么事,电话被陈丽红夺了过去,说,想你们了,行不?明天别乱跑,我们去看你,麻烦你跟单珍说一声。陈丽红在电话里说,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就一年了。荣飞也有些感慨,好啊,你们这对鸳鸯总算想起我来了,来吧,我请你们喝酒。

自毕业后,荣飞只见过李建光一面,那是在春节前李建光回京时荣飞在市里请他吃饭,算是为他饯行。而陈丽红根本没见过。上午李陈二人来到北重,见到荣飞和单珍,彼此都感到亲切。

陈丽红和单珍上楼去了单珍的宿舍,李建光到荣飞宿舍聊天。说到昔日的同学,仅仅一年,来往便越来越少了。至少信写的少了。在珠海的鲁峰、济南的马金玉、赣州的倪凯以及外地的同学们的下落,一些人似乎已经失踪了,比如回到晋南的许忠勤已经离开那个半死不活的军工厂到了南方。这个消息让荣飞比较感兴趣,想到老兄当年的志向,在这个时候甩掉铁饭碗到南方创业真的需要勇气啊。

留在北阳的大批同学都各自忙着,平时的来往并不多。即使同在北钢的栗民强、王建雄等,和李建光也不常见。“当时毕业的豪言壮语算算不过一年便变得狗屁不值。社会真是冷酷啊。”李建光说。

“大家都要生存。学校不算走进社会,人呢,也就单纯一些。到了社会上,首先要解决衣食住行,每天想着同学友谊不能当饭吃啊。”荣飞替大家开解。

“我一想到这个就觉得身上冷。你知道吗?郑老师自咱们毕业后就辞职走了。问了古老师她们,都说不清郑老师去了哪儿。真是想不通。好好的,为啥辞职走啊?”现在李建光的烟瘾更大了,一会儿功夫已经抽了三支烟。

“你回学校了?”荣飞问李建光。

“没有。听人说的。倒是上个月在胜利电影院见到陆英寿,小子领着个小妞,还是那副德行。”

“哈哈,准许你搂着老婆看电影就不准人家啊。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其实我和他也没什么,事情过了,早就丢开了。不过最终这小子还是将那个陈香君丢开了。”

“你不问问张昕?”

“张昕怎么了?”

“你呀。真是难以想到以前你是怎样的追人家,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后来倒个,她上杆子了,你牛逼起来了。我觉得你们其实挺合适的。”

“不说这个。在北钢的工作顺心吗?”荣飞岔开话题。

“还行吧。混呗。工资比比周围还凑乎。你呢,当老师感觉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喜欢小萝莉那种的,胃口比较特别?”

“你他妈的才变态呢。”荣飞骂道,他倒是想起那个冒失的求爱女孩钱兰兰,这个学期的学习格外用功,期中考试跃升到班里前三名,年级前十名。是三班进步最快的学生。

“呵呵,开个玩笑嘛。找个小媳妇好啊,都说女人老的快。”

门被一脚踢开,陈丽红怒气冲冲地盯着李建光,刚才的话显然让她听在了耳中,后面跟着单珍和邢芳。

“呵呵,你就属于那种没事找抽型。正要介绍呢,邢芳,我的女朋友。”荣飞将邢芳拉过来,“李建光,我的好朋友,当年在学校没少让他照顾。”

李建光从来没听过荣飞来厂找了女朋友,“啊,你好你好。”他跟邢芳握手,直勾勾看着邢芳,搞得邢芳不好意思起来。

“傻样,有那样看人家的吗?”陈丽红不是吃醋,她理解李建光此时的心情,刚才单珍给她介绍邢芳时她恐怕也是这副样子。

在陈丽红眼里,邢芳虽然不丑,但和漂亮也沾不上边。邢芳的皮肤不白,也不黑。邢芳的五官不丑也不美。属于那种放在人堆里找不出的女孩,唯一值得骄傲的恐怕就是她的身材了,匀称中不乏性感。待了一会,陈丽红感觉到邢芳的沉静,本来她是要离开的,但陈丽红拉住了她,“都是一家人了,我家那个跟荣飞和亲兄弟似的,我跟单珍可是上下床住了四年的好姐妹。”说这番话时,陈丽红想,荣飞究竟哪根筋搭错了?即使因为面子不找张昕,找单珍也蛮好嘛。她相信单珍一定不会拒绝荣飞的求爱。但荣飞竟然闪电般的找了面前这个平凡的女孩------

邢芳坐下来,在单珍与陈丽红热烈的交谈中,始终保持微笑,静静地听,绝不插话。陈丽红觉得邢芳至少性子是不错的。她们聊了半晌,下来找荣飞,自然拉上了邢芳。

李建光遮掩自己的失态,“好啊,荣飞,你这么瞒我,今天好好的罚你,喝好酒,待会儿喝酒店最好的酒。”

“这我倒不怕。周围酒店最好的也就北阳烧。喝不穷我的。”荣飞笑着说,“吃饭的时间还早,我带你们出去走走?北重的环境可比你们北钢强,不要不承认。”

五个人在生活区转了一大圈,北重环境最好的地方是幼儿园,在初夏季节,面积约四个足球场的幼儿园花红柳绿,胜似公园。陈丽红赞叹不已。游览了一圈,荣飞直接将他们带到饭店,席间,借着酒劲,李建光说到荣飞在学校的若干臭事,许多陈丽红和单珍也是第一次听说,邢芳始终微笑着,在单珍和陈丽红开怀大笑时她也只是含情脉脉地看着荣飞微笑。

“弟妹不错。老五你有眼光。”李建光喝了至少半斤。

事后邢芳问,他们叫你老五?荣飞说了原因,顺便说,你叫小五,对吧?邢芳再次吃惊,你怎么知道?见荣飞那种诡谲的笑,感到自己在他面前简直毫无秘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