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乡下 外传 二十一、变化的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41.html


那天下午,天突然就黑了。原来,有一块乌云从姊妹崮后边漫上来,慢慢把太阳遮住了。乌云一会儿像一只温顺的羊,咩咩欢叫,呼朋引伴;一会儿变成一只狼,鬃毛蓬扎,双耳陡立,龇牙咧嘴,跃跃欲试,随时都要袭击哪个目标。

风像有无数的指爪,吹扯得小鸟翅膀羽毛呼啦支起来,又不断地跌落;吹得刘青的头发蓬蓬乱乱,吹得他的衣襟摆得啪啪响,刘青筋斗骨碌地向爷爷的枣园里跑。

刘青跑得快,后边有人跟着他也跑得快。那人是马桩。马桩大眼闪闪小眼眨眨,大眼闪小眼眨有好几天了。这些日子,马桩迷上赌博,一夜几千几千的输,输红了眼。债主又逼得紧。他偷了刘青爷爷的几只小鸡,进城卖掉,还不够请赌徒客的。那些赌徒对他说,立刻还账,不还账,要不就剁掉一个手指头,要不就继续跟他们赌。继续跟他们赌兴许还能翻盘。可是他身无分文。赌徒说,没有不会想法弄,活人还能让尿憋死,现在到处都是钱,看你会不会去弄,敢不敢去弄!马桩想来想去,便打小学生的主意。他首先想到的是刘青。刘青家有钱。刘青爸爸是大老板。刘青爷爷也是百万富翁了。他几次想截住刘青,只是没有机会。不是刘青同伴多,就是有李颖护送。

今天,天气骤变。刘青一出校门,撒脚丫子独自跑起来。

马桩紧跑几步追上刘青,一把薅住刘青衣领,恶恶地说,小屁孩,再能跑,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刘青叫道,放开你的臭手爪子!

放开,没那么容易。马桩想向刘青要钱很会找理由,说,我给你整倒胡子老师,你还欠我一千元呢,你老爸送我去笆篱子,精神损失费欠我十万。你远远地跑到这里,当是没事了。老老实实给我十万零一千,咱们两清,如若不然,有你的好果子吃!

刘青说,想要,找公安局去!刘青说着要走;可是挣不脱。

马桩一只手薅着刘青,另一只手伸进刘青的衣袋,没有掏出什么,沮丧地又伸进刘青的书包。从他书包的夹层里,终于掏出二十元,啪一摔,这是利息,下回可要本息一起还我。

马桩拿二十元正甩打着要走,萧燕乘清风踏阳光走来,一把夺过马桩手中钱,说,干嘛抢别人的钱?

马桩一见萧燕就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里惊呼,妈呀,这小妮子,越发俊俏了,道,抢什么抢?是他还我的!

萧燕柳眉倒竖,芬芳逼人,目光穿云破雾地问,他几时欠你的?

马桩大眼眨眨,小眼闪闪说,几时欠下的,还得向你汇报,你又不是我媳妇。说着,扑向前去夺萧燕手里的钱。他哪里是夺钱呀,他想将萧燕——一朵香死人的小花揽进怀里,亲她一口。

萧燕轻捷地一闪身,躲过马桩,一伸腿,叭唧将马桩别倒在地,拽着刘青就如飞地向前跑去。

马桩摔倒,嘴巴正巧磕在一块石头上。他龇牙咧嘴叫,你等着,看我怎么消遣你!还未他爬起来呢,牛力来了,一下就骑在他的身上,驾驾地喊着说,好大马,好大马!

马桩终于将牛力掀翻。马桩爬起来,抹一下嘴里流出的血,一下拧住牛力的耳朵说,你你你,坏了我的好事,我让你死!

牛力咧着嘴,瞅准了马桩的脚,狠狠踩下去说,我让你死!

马桩尖叫起来说,你干嘛?踩死人!我的钱让萧燕那个小丫头片子给夺去,你来还!

牛力说,还?还你一滩猪屎!

马桩说,呵,几天不见,长能耐了?叫你能!马桩说着将牛力的胳膊拧到背后,给不给钱?

牛力说,不给,就不给!

马桩说,不给?等哪天,我找李颖,把你的臭狗屎全抖出来!

牛力说,你愿怎么说就怎么说,早晚我要和李颖老师检讨的,反正你不能再欺负刘青了!

马桩说,怎么?刘青是你小爹了,这么向着他?就是你的亲爷爷,明天你也得给我把钱搞来,搞不来,小心刘青的脑袋,小心你这身嫩皮!二十元今天不给,明天就得长价,给五十元,少一分,加五十元!

牛力从马桩手里逃脱,气喘吁吁赶上刘青萧燕,把他遭遇马桩的情况说了。

萧燕眸子里噼啪一亮,说,一分不给,我们去报告爷爷妈妈!

牛力也挺了挺小身腰说,对,不给!大不了,再拧我们的耳朵。

刘青想要是不给,他会翻过去的老账,别的都不怕,就怕马桩当着李颖的面抖出他给胡子老师茶杯里放安眠药、夜里点歌的事,那就丢死人了!便说,还是给他吧!

萧燕说,你向来很英雄,今天怎么啦?

牛力也说,咱们齐心协力,能揍他个鳖爬!

可要一下拿五十元,刘青还真拿不出。刘青爷爷的钱是有数的。爷爷的枣园到处都用钱。爷爷将他的钱一个个数着花,不像他们家,他家的钱爸妈从来不数。所以,刘青平常拿多拿少,爸妈根本没有数。五十元,难倒了刘青。

牛力得知,一拍屁股说,五十元,就难住你了,你没,我有!牛力老爸卖肉时收的钱,全扔到一个木头箱子里,直到把肉卖完,才数钱。牛老邪没数钱以前,少个百二八十元,根本觉察不出来。

刘青十分感激地说,那怎么好意思。过去我……

牛力说,嘿,过去?我的错误更大,那些过去,就像是一瓢脏水,泼掉了。

刘青还是摇头,不行的,无缘无故,我不能要你的钱。

牛力一拍脑瓜说,你教我信息技术,教我数学,这钱就算你的劳务费吧。

刘青想了想说,算我先借你的,等我有钱一定还!

刘青爷爷很快知道刘青遭遇马桩的事,决心会会马桩。

其实马桩这几天,就一直在爷爷的枣园和姊妹崮小学附近转悠,目光闪闪,时刻想打小学生的主意。

很快刘青爷爷碰上了马桩。爷爷入木三分地看着马桩。

马桩被爷爷看得很不自在。马桩用一只小眼望着爷爷,见爷爷冲着他笑。爷爷的笑有些怪,没有声音,只有笑容在他的脸上一圈一圈地扩大。马桩想爷爷的笑容再继续扩大下去,一定会笑出声的;可是爷爷的笑容骤然间就没了,脸色一下变得冷凝似铁,说,我是替刘青来还钱的。

马桩大眼一闪小眼一眨,嘿一声,嘿一声,很僵地笑着说,还钱,还什么钱?

爷爷说,你不是说,我们还欠你十万吗?有本事,你向我们要呀,干嘛挤兑孩子?我说,小伙子,接受教训,安分点儿吧,听说过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间未到,时间一到,一定会报!公安局的大门始终向那些利令智昏的人敞着!

马桩显出一副赖皮相说,你教训谁?我犯病的不吃,犯法的不干,用你教训!你再无理纠缠,我告你诽谤罪!

爷爷面色依然冷似冰硬似铁地说,但愿你能奉公守法,做个良民,要是再难为我们刘青,可别怪我不客气!

李颖很快也知道马桩讹诈刘青的事。李颖找到刘青他们详细了解事情的经过,便专门给小朋友讲了遇到坏人纠缠怎么应对,保证自己的安全。从此,放学时,李颖总是把刘青一些离学校远的小朋友护送回家。

有一天下午放学。李颖在办公室里耽搁一下,再出来看时,刘青在一个山角拐弯处被马桩截住。

马桩正搜查刘青的书包,李颖带着萧燕赶到。李颖虽笑犹威问,你要干吗?

马桩笑得满地找牙说,我们闹着玩呢。我和刘青是老朋友,不光是老朋友,我们还有过愉快的合作,是吧?刘青。

刘青知道马桩说他们愉快合作是指的什么。他真怕马桩将他的老底抖擞给李颖,只得点了点头。

李颖说,是这样吗?和人闹着玩,就去掏人家的书包。你知道不知道,个人的财产是受法律保护的。

马桩连忙赔笑说,知道,知道,以后,再不敢了。

萧燕目光锐利地射过去,发现了马桩手里攥着东西,便问,你手里拿的什么?

马桩一惊,低头看着手里刚刚从刘青书包掏出的钱,眼睛眨眨闪闪,突然笑了说,什么?钱呀,刘青说他等钱急用,我说,我有,好朋友不分二的,可他不要,是这样吗?刘青。

刘青抬起头,抖一阵儿嘴唇,终于勇敢地说,不,那是我的钱!

马桩说,你你你……马桩有些气急败坏,恶恶地瞪了刘青一眼,要溜。

可是马桩溜不掉了,李颖早就和丈夫萧凡说过马桩讹诈小朋友的事。萧凡很重视,研究决定村干部轮流带人值班,负责学校的安全保卫。

这天,正是萧凡带人值班,他们发现情况就风火雷声地赶来了。

走远的牛力回头发现马桩要溜,也吼吼火火地折回来阻截。

大黑来迎接刘青,见马桩要跑,也呜哇乱叫地赶来,截住了马桩的去路。

人狗夹击,马桩插翅难逃。

萧凡弄清楚情况,就打电话给负责这一片治安的民警。

民警来到,一问情况,就要带走马桩。

那一刻,李颖美丽的眼睛又明亮起来,走向前,对警察说,算了,把他交给我吧!就是五十元钱事儿,他又没得逞。

民警说,这可是个屡教屡犯的的家伙。

李颖说,有教育家说,没有教育不好的孩子,我也相信没有教育不好的青年。.

马桩一听李颖给他说情,心里轰一声响,就张大嘴巴,像不认识似的望着李颖,你……我…….

李颖脸上仍冷风飕飕,说,留下你,我是有条件的:你要一个星期找我汇报一次你的表现,如若不然,我再把你交给民警!

马桩点头如鸡啄碎米,说,行行行,只有不叫我再进去,一天来找你一次也行!心里却说,一天来一次,有管饭的了。

萧凡对李颖从来是言听计从的,这次有点生气,等警察走了,便对李颖道,把他送派出所一了百了,光学生就够你忙的了,干啥还揽这个生柿子啃!

李颖温婉一笑说,将他送进去关几天,他出来能和我们算完?要是能把他教育好,他有出息,我们也永远安宁,那是功德无量的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