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九十五章 茹越口

寒光在此 收藏 13 14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步入十二月的北国夜晚已经是非常的寒冷了,但是在新第十七军二师战前动员大会的现场,那种热烈的气氛绝对不会让人感到会有寒冷的北风。此时的二师师长杨雨正坐在主席台上,开始她的份内工作----战前动员。


“战友们!我们已经顺利的解放了凉城,但同时也要看到,我们二师,既将要独力对小鬼子两个旅团发起进攻,在新的战斗里,我问你们一句……你们,怕不怕?”


“不怕!”“不怕!”“谁怕谁是鬼儿子……”


在招集了由全师各班排长以上招开的这些基层骨干们,闻言立刻爆发了震耳欲聋的回声。


等声音稍小后,杨雨双手虚压了压,继续着自己的动员:“战友们,这次我们的战斗,是要面对的是攻坚战,这仗……可得真刀真枪了!在这里,我要提醒大家一句,我们中的有些人在刚刚取得了一点成绩的时候就有些飘飘然了,认为日本人没有什么可怕的,原本气势汹汹的到头来还不是让我们打得没了脾气。这种想法,是你们在座大多数人的心声吧?


骄兵必败,日本人就是因为看不起我们才吃了大亏,事实上,日本人的兵力远高于我们,他们有能够犯错误的本钱,我们有吗?


没有,任何一个小小的错误都会导致整支队伍的崩溃,作为各级指挥员更是如此,你们的一言一行将决定着与你共同作战的战友们的生命,任何一个失误必将付出血的代价。


现在,能不能打好这场仗不但整个军的将士们在看着我们,我们身后的老百姓也在看着我们,我们必将成为整个中国甚至世界注视的焦点,到底是英雄还是狗熊就看大家的表现了,战后我希望能够和大家一起喝杯庆功酒。现在,我给你们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我要看到全师集结,执行吧,勇士们!”


……


另一边,军部。


“头啊,现在我手底下的那帮兵们,一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问我什么时候能够上前线杀鬼子,将士们可说都还没真刀真枪干过,求战心切阿!在他们得知这一仗又是掩护二师后,个个都是嗷嗷叫的猛虎,各部队上来的请战书,都能把我埋上好几次的了。”李冬找到了秦丽,立时满脸委屈的缠上去,将基层的状况向秦丽报告。


“李冬,快了。你们这把世上最快的刀,我能藏着掖着么,告诉部队开始准备吧!只要一开战,你这支部队就不会再有什么休整的时间了,没准要连续作战几个月,到时候你的那帮嗷嗷叫的老虎们可别给我丢人哪!”


“放心,要是达不倒要求就不配做我一师的一兵,我让他回家种地去。”对于自己的手下,李冬还是十分有信心的。


秦丽笑,抬头视二师所在方向,下意识道:“冬冬,二师这就要开拨了,你说,我是不是有些把摊子铺得太大了?”


“呃……没算大吧……”


十二月六日,日方正午时的茹越口。


此刻,在这座位于峪口山势陡峭的山道之中腰的素有“万夫关”之称的内长城雁门十八隘口之一的山门上,十来个被召集来开紧急军事会议的日军官佐们,趁着长官还末到会场前的这段空闲时间,指点评说起了呈现在他们眼前这诸般险要山水风光来。


“鸟飞不越,中有一缺,其形如门,鸿雁往来……因以名焉。”别说这些强盗还是有几个有文化的,要不也吟不出这段明初诗人卫理子所做的茹越口的定评诗来。


当今天会议的当然主角中平峰吉支队长,(由第一、第二混成旅团组成的临时支队),还走在上关口的台阶上时,便隐约听到上面有人在用汉语说着什么,能感觉出这是有人在吟中国诗的。听到这,中平峰吉不由得发出了一个会心的微笑,在充斥着只知杀戮的纠纠武夫的整个支队里,在大战前夕还能有这份闲情逸致的,除了那个沉迷于璀璨悠久的汉文化中几不可自拔的第二混成旅团旅团长萱岛外,再不会有别人了。


果然,中平峰吉一踏上城关就看到,满脸红光显是卖弄到得意处的萱岛阁下,正被一群被崇拜和茫然不解这两种搭上边的情绪主宰着的他的同僚们,如众星捧月般的围着当中间。这情景,让向以儒将自诩的中平阁下,不由得再次为大和文明缺乏上得了台面的文化底蕴而暗自叹息。


眼见“主角”到场,上一刻还显得举止散漫、悠然自得的日军军官们,顿时恢复了那副“谦恭严谨”得不免有几分流于教条的“常态”,那鞠躬敬致礼地姿势。就甭提多标准。多整齐划一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们对中平峰吉的称呼极不统一,从旅团长阁下、长官、少将阁下、支队长等等不一而足,这在稍稍破坏了时下这种“庄严肃穆”到呆板的气氛的同时,也在间接着提醒了中平峰吉。他现下所统率的这万多精兵,可是由二个混成旅团的庞杂建制里并出来地,这些人是精锐,更是一支相互之间急需进一步磨合地“混合部队”。


“诸君。航空兵的空中侦察和竹机关获取地情报都表明,被我部堵在晋北地中方军队正有不少于一万兵力地部队。正朝我茹越口阵地集结。寺内司令官据此断定。这支中方军队不久就会赶到茹越山脚下。与我支队争夺茹越口的控制权。”


中平峰吉按住话头,逐个看了看他的新老部下。观察的结果基本还算是让他满意的。从来自第二混成旅团的那些个军官们的眼中,经过了这一仗后,这会总算是看到了郑重其事。虽说,单单只是郑重其事,与已从心底里把中国人当成势均力敌的对手来看待的第一混成旅团系统的那些‘深有感怀’的军官们而论,思想还不够端正,可比之先前他们所表现出的那种不把任何中方军队放在眼中的习惯性的轻狂自大,那可是要好得太多、太多了。


“司令官,我再次建议我支队应派出有力部队前插忻口,作为前哨阵地据守之。请司令官郑重考虑我的建议。”


事实证明中平少将的某些想法是过乐观了,以这位萱岛少将为首由第二混成旅团并入中平支队的军官们在骨子里,还是没有放弃他们的旧有观念,坚持认为拥兵过万的中平支队有展开兵力打一场独立自主的攻守兼备的小型战役的能力,更有甚者他们当中过激份子还主张支队分兵挥师南下,与主力一起合击几十万在他们看来毫无战力的中方军队,而同时据有茹越口、代县、忻口三地,从而彻底切断集于晋北中方军队与南面的联系,正是他们计划中的第一步。


“萱岛君,你的建议上次会议已驳回了,怎么又要拿出来讨论。你既然这样固执,那我就再给你分析一道,先不说忻口还有支那第十九军的中国正规军队和一万多的地方武装,短期内就我支队根本打不下来,就是你用兵如神在一两天内拿下来了,面对会很快反攻上来的占有绝对优势兵力的北上的中方军队主力,也守不住,我还是那句话——据守茹越口,挟咽喉要地以制晋北。”


与萱岛针锋相对的中平峰吉,经过了与八十五师激战后,提出死守茹越口高地的主张,在萱岛看来有些过于保守了,所以在上次军事会议上,出于为主力快速夺取晋绥战场主动权的考虑,提出了在卡在代县通向茹越口的必经之路上的高峰隘布署了一个联队的兵力担任前出阵地。而心高气傲的萱岛阁下的这番言语或多或少也是冲着中平峰吉这个最高指挥来的,这个策划过政变的萱岛,是个不折不扣的少壮派领 军人物。


中平本不愿分兵,可碍于大敌当前,不愿陷入部下们的争执中的中平只好来了个装聋做哑。


正当萱岛与中平的争论进一步升级时,一份由机要参谋送来的电报递到中平的手上。只在这份电报上瞄了一眼,原本略有些漫不经心的中平,刹那时便把小眼睛睁的是贼大溜圆。


“哟西!”中平这一声好没来由的叫好声,把现场的焦点重新拉加了他这个做长官的身上。


“各位,我宣布一个消息。竹机关已经掌握了北上的中方军队的番号,这支队伍是上次会战有辱我第五师团英名的支那新第十七军之一部。”


中平在说这话时,从语调和听的人地表情上。却让人从中感觉不出半点高兴的意味。尤其是第五师团旧部在听到这个让他们“刻骨铭心”的番号时。更是恨得咬牙切齿、眼红耳赤,仇恨是仇恨到登峰造极了,可若是以一个局外人的眼光细心观察的话。也许就能从中平他们眼中,那股子彰显于外的仇光怒火的背后,看到那隐隐约约地恐惧与震惊。当然了,这种深藏于他们内心地怯懦与畏惧,非但在场的其它地当局者们是看不出来,就是他们本人也未必就能清楚明白地意识到。



“诸君,我话还没说完……”中平峰吉环了一眼部下们的表情,暗叹了口气后方说道,“对这支运动中的支那部队,师令部已有指示我大和航空兵,将以不下于一千架次的密度于给予其轰炸……”


“哟西,我大和航空兵是无敌的……”


“太棒了……”


“……”


“……”中平峰吉看着这群阴转多云的手下,不由再次无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