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


在紧张对峙的气氛中过了一会,马奎山带着一伙人赶到了山寨。他首先感到奇怪,偌大一个寨子,怎么没有一个看门的,这也太大意了。他估算着胡龙应该得手了,不然这座寨子怎会如此安静。


一脚迈进聚义厅的门槛,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群人,哆哆嗦嗦的蹲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而正前方交椅上坐着一人,正是胡龙。


“掌柜的,这么快就把这些绺子治服啦,老马我还想一显身手呢。”马奎山笑道。


“马叔,您老可真幽默,要是你一显身手,我不就是遭殃了吗,还会大模大样的坐在这里,等你们来。”胡龙一指窝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刘盟,说道:“瞧,这位就是白马峰的刘大掌柜。”


马奎山一眼瞧去,讽刺道:“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刘大掌柜啊,久仰啦!”他“呸”的一声,一口吐沫落地,伸脚将它抹去。明显就是对这位刘大掌柜瞧不起。


刘盟也的确没有一个大掌柜的模样,虽然心里生气,但关乎身家性命的事,怎可因小失大,一个劲的哀求着。


胡龙见情况已经完全被己方掌握,站了起来,踱了几步。说道:“白马峰的兄弟,你们看见了,你们的掌柜就是这样一个人,想必认清他的面目了吧,只要关系的他的利益,你们不知啥时候就被他给卖了。”胡龙不费吹灰之力控制了局势,耐心地对刘盟的手下做着教育。


“这哪里行,俺家掌柜虽然是这副面目,俺也心灰意冷了,投靠你是可以,但俺有个条件”。何二神色一黯,说道。自家山头五十号人马,竟然轻而易举被人给踏平了,这消息传出去,未免让人削掉大牙。


胡龙饶有兴趣地道:“什么条件,说出来听听,只要不要太过分就行。”


“俺只求你不要杀了俺家掌柜,我们毕竟兄弟一场,他死了,俺也难以心安理得的跟着你。何二说出了心中所想。


“哈哈,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杀了你家掌柜,不但不杀,只要投靠我,就让他做个二掌柜。”胡龙以善待之意说道。


胡龙知道刘盟是无用之人,但也不是那种为非作歹之人,只是性格上懦弱些,而且爱贪小便宜罢了。何况,所谓的二掌柜只是名义上的任命。


“多谢大掌柜,多谢,刘某愿意唯您马首是瞻。”刘盟原来紧张之至,此时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总算是把性命给求下来了,而且听意思,自己还能当个二掌柜,可谓是祸兮福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虽然是丢了大掌柜的位置,可性命却是保住了。


“既然如此,俺何二,愿意投靠宋大掌柜。”何二鄙夷的看了刘盟一眼,闪到一边,退下了。


肖欧此时也从后院走了出来,他在喝酒那时,借口肚子不行,要休息一会。但其实他是怕胡龙四人动手时,有可能让自己的颜面受损。


因为动手时,他如果站在胡龙一边,自家兄弟那里说不过去。反之,就要像底下的兄弟一样,蹲在地上。


他是个文人,受不了任何的屈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