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五部 甲午风云 第235节:何以补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235节:何以补天


英国驻华公使对中国在军事上能否获胜缺乏信心,无疑是十分重要的外交情报,其战略意义十分重大,但是总理衙门却根本没有汇报这一点。而最为关键的是:总理衙门居然在报告中,无中生有地添加上了欧格讷并未言及的英国或许会对日本兴兵问罪的说法。 ——平山大侠


汉纳根和少数中国士兵在海水中漂荡了四、五个小时之后,游到丰岛。为防范万一,大家都躲到山坳里,忍饥三日,后“为渔人所见,转语村人,赠以粮食,复邀至山前,让室以处之,推食以哺之,虎口余生始有生还之望”。在朝鲜渔民的帮助下,汉纳根乘渔船辗转到达仁川,将情况立即通知了驻扎在此地的英国领事,同时请求停靠在仁川港口的德国军舰“伊尔其斯” 号救援。德舰对伤员分别做了诊查治疗,并将他们送回了烟台。

这一震惊世界,由日本人一手蓄意制造的,高升号海难惨案的伤亡是惊人的!但是高升号船毁人亡,到底有多少人死于非命,至今相关国家的统计数字相互间的差距是很大的。日本政府为推卸责任,摆脱被动处境,竭力大事化小,声称伤亡人数不过数百人。英国方面认为超过700人。德国的说法是接近1000人。

但是经过反复核对、查实,李鸿章提交给中英日三国联合调查委员会的数字最具权威性!中方调查报告提供了清军官兵的具体、详细的名单:高升号当时载运有清军官兵共1116人,德国军舰伊力达斯号救回112名、英国军舰播布斯号送回87人、法国军舰利安门号救起42人;另有漂流获救2人,漂流后又被浪速舰俘获者3人。中方只有246人获救,死难者达870人!

另外,英国印度支那轮船航海公司提供的高升号全体船员名单为79名。其中:船长高惠悌、大副田泼林等7名高级船员均为西欧人。舵手4名为菲律宾人。其余船员68名全都是中国人。

79名船员中只有船长、大副、舵手12人得救,其中浪速舰救起3人、法国军舰利安门号救起3人、德国军舰伊力达斯号救起2名、英国军舰播布斯号救起4人。死难67人中,除了1人是菲律宾人,5人是西欧人外,其余61人全是中国人!

两项合计,大海难死亡总人数应为:937人!而中国死亡总人数就有931人!


1894年7月26日,李鸿章接到满载中国士兵的英国商船高升号被日本军舰击沉的噩耗。李鸿章闻报,痛心疾首,口中喷出一股鲜血,立时昏厥于地。身旁盛宣怀、罗丰禄等人急忙施救,好一阵子,李鸿章才悠悠醒转,望着身边的心腹亲信,不由老泪纵横、悲痛欲绝地说:“上千名精兵啊!数载艰辛、一朝倾覆!真是痛杀我也……!”

“大人,当务之急是火速发起外交攻势,借此机会与英国人联手抗日!”

一句话点醒了李鸿章,他不顾身体虚弱,强撑病体,与心腹亲信们商议对策。

李鸿章迅速约见了英国驻天津总领事宝士德,一见面就义愤填膺地说:“总领事先生,我万万没有想到日本人竟然敢在和平时期炮击中立国的商船!他们悍然击沉了悬挂贵国国旗的商船,不就等于侮辱了贵国公使吗?!因为日本人根本没有把贵国公使的调停放在眼里!难道贵国能容忍日本人的这种野蛮、蓄意地挑衅行为,而不对他们采取断然措施吗?!”

宝士德表示:一定将中方的意向英国政府如实报告。

回去的路上,秘书问宝士德:“我们要对日本采取措施吗?!”

宝士德笑笑说:“这位李大人很善于在日本人侮辱英国一事上做文章。”

消息传到北京后,震惊了紫禁城。1894年7月27日,总理衙门总理大臣、庆亲王——奕劻等,紧急召见了英国驻驻华公使欧格讷,就运送清军的英国商船高升号被日本舰队击沉之事进行磋商。奕劻亲自主持了与英国公使的会谈。这对与会双方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会议,因为大清国在自己的藩属——朝鲜海面上遭到了突然袭击,而飘扬着大英帝国国旗、由英国公民驾驶的英国商船,也是第一次在东亚海域遭受到如此悍然的攻击!

欧格讷首先开口: “尊贵的亲王殿下,我己知晓高升号被日本舰队击沉之事。在两天前所发生的这场悲剧中,近千名中国精锐部队和几十名欧洲船员一同罹难,国际社会被如此惨烈的海难和日军的不宣而战深深震撼!”

奕劻一听,马上追问:“日本国如此无理,西方各国向来讲究国际公法,贵国当作处理?”

欧格讷回答说:“此时我还不能作出决定,我马上向我国政府报告并等侯指令,是不是会派遣舰队向日本问罪,亦未可知?”

欧格讷的话说得很委婉,作为一个老资格的职业外交官,欧格讷也只能如此表述。但是在奕劻听来,却不啻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信号。因为鼓动英国对日报复,并乘机进一步与英国联手结盟,共同抗日,正是大清国在高升号事件发生后的第一反映和首要目标。在这一问题上不论做出任何预测,都将对大清国的士气民心乃至中日战争前景产生巨大的影响!

双方对本次重要会议各自都做了记录,但是会后,双方却出现了两份不同的在某些关键细节上有所出入,反映了不同的关切点和立场的会议记录。由此中英双方采取了截然不同的举措。中英双方的焦点都集中在:英国下一步对日本动武的可能性,以及双方对中国军事前景的预测。

欧格讷在给伦敦的报告中写道:“清朝亲王询问我,对于日本军舰炮击英国船只一事,女王陛下的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

我回答说: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件,但是我掌握的情报很少,不能冒昧地发表意见。这一事件错综复杂,必须由女王陛下的政府遵照前例和国际法作出决定。

欧格讷在报告中强调说:我个人认为:日本的行为是完全非法、无理的,因为高升号毫无防卫能力,又载有1100人,日本将其击沉,无论怎么说都是一种蛮横、残暴和无耻的行径。然而,正如我已经说过的,关于女王陛下的政府在这一事件中可能要做出的决定,我不能冒昧提出初步意见,有必要等待更确切的详细情报。”

另一个在总理衙门的记录中被忽视的细节,却在欧格讷的报告中被重视: “我告诉亲王说,如果他允许我以个人名义坦率直言,我要问一下,一旦真的爆发战争,假使中国决定迅速出击,他认为是否有对敌手施行沉重打击的力量?!

亲王犹豫了数分钟,在环视同僚一周之后,咕哝了一声,对他们目前是否能同日本进行成功竞争,表示怀疑。

虽然那是一个令人痛苦的场面,但是我还是继续说道:这恰恰是要害所在。虽然我不如亲王消息灵通,但是我仍有重要理由怀疑中国能否成功地抵抗日本突然和强有力的侵略。”

关于这次总理衙门大臣奕匡与英国驻中国公使欧格讷的重要会见与谈话,总理衙门在呈报给军机处乃至皇帝的报告中,本应源源本本、实事求是地进行表述。对中日冲突已经爆发,局势将会如何发展、悬挂英国旗帜的商船被日本军舰悍然击沉后,英国这样一个大国和强国的政策取向,也应作出基本的判断、对中日两国的战备情况及其实力作出客观的分析。

总理衙门在呈报给军机处乃至皇帝的报告中,没有提及双方对中国抵抗日本侵略均缺乏信心。作为头号强国的英国,驻华公使对大清国在军事上能否获胜缺乏信心,无疑是十分重要的外交情报,其战略意义十分重大,但是总理衙门却根本没有汇报这一点。而最为关键的是:总理衙门居然在报告中,无中生有地添加上了欧格讷并未言及的英国或许会对日本兴兵问罪的说法。

作为资深外交官,欧格讷与第一次和第二次鸦片战争时那些临时充任外交官的商人不同,他有自己的职业素养,绝对不可能擅自做出如此关系重大的表态,他也完全能看出中国试图将英国拉下水的意图,从而在言语措辞方面会加倍警惕。总理衙门的报告,却一厢情愿地编造英国可能对日兴兵,这很可能是受到了清流派的压力,为了迎合皇帝为首的主战派,而不惜撒下弥天大谎,希望借助英国的虎威为自己壮胆。

总理衙门的报告极大地影响了清廷决策高层对英国动向的判断和掌握。可是在总理衙门的记录中,被完全忽视的细节,却在欧格讷的报告中完整而又详尽地表达出来,受到英国政府的高度重视!

这样关键的会议纪要上的各自表述,仅仅是大清国总理衙门在这场改变东亚乃至世界格局的战争中的拙劣表演之一。作为中日第一次战略大对决,大清国总理衙门在整个甲午战争期间的表现,大到外交战略、小到外交技巧,均无法与日本同行相比。

事实上,不论是李鸿章还是光绪皇帝,也不论是总理衙门还是军机处,大清国决策层在被高升号事件震撼的同时,也在某种程度上欣慰地相信并坐等英国对日施压,甚至兴兵问罪,为此,已经起草好的对日宣战诏书又被延宕发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