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谋略运筹不必盲目追求卓越技术

执行优势 只有将捕捉战机的智慧与超人的胆略完美结合,把创新精神融入迅速发现问题、敏锐分析问题、高效解决问题的指挥流程中,才能使运筹谋略转变成理想的作战效果。占有运筹谋略的执行优势,意味着指挥者能在执行谋略的过程中,将创新理念转化为行动效果。这是长期实践沉淀下来的过硬素质,是指挥群体凝聚力的集中表现。执行优势的最终体现是战场创新——让敌人始料不及,更让敌人望尘莫及。


时空优势 在信息化条件下,作战节奏越来越快,导致运筹谋略的时空高度浓缩。战场胜负已不再是单一谋划的结果,而是由一系列运筹形成的合力。指挥者要把握谋略运行的节奏,在对方意想不到的时空里胜算于敌,使敌在各个时段、各个战场空间都陷入“刚识庐山真面目,又入巫山云雨中”的困境,为我方再谋划、再决策争取更多的时间和空间。谋略的时空优势意味着在更具挑战性的时空内,把握各种运筹谋略的针对性,压缩敌方运筹的时空跨度,造成其在战场上的急促感和压迫感。


信息优势 毛泽东说:“我们要把敌人的眼睛和耳朵尽可能封住,使他们变成瞎子和聋子。”通过信息封控来掩敌耳目,通过制造大量虚假信息和无用信息可以混淆和降低敌感知、获取信息的时效性和准确性。以美陆军集团军为例,目前它只能处理获取情报信息的30%,而指挥者又只能利用已处理情报信息的30%,也就是说,被指挥者所利用的情报信息只占其获取情报信息总量的9%左右。如果与之交战的一方能够制造多于其现行获取信息的一倍,那么,最终美军被指挥者所利用的信息只占其获取信息总量的4.5%。如果与之交战的一方制造几倍甚至数十倍于现行获取数量的信息,那么,就可以真正达到使其指挥者变成聋子和瞎子的目的。在科索沃战争中,南联盟就采取“以低制高”、“以土制洋”和实施各种干扰的办法,综合运用隐真示假、频繁机动、疏散配置等手段,制造了大量虚假和相互矛盾的信息,保存了己方的作战实力。


网络优势 在攻击“顶点”前后的一段时间内,通过向对方作战网络注入病毒、实施黑客攻击和以精确火力摧毁其关键部位等方式,可削弱甚至瘫痪对方指挥网络体系。达成网络优势的关键是计算攻击“顶点”,可以在进攻发起之前实施网络攻击,使敌毫无还手之力;也可以在双方势均力敌、处于胶着状态时,突然使用网络攻击,达成作战力量的不对称。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第3机步师第2旅的战术指挥所,突遭伊军火力打击,导致该旅的信息共享中断,无法与上级、友邻部队进行有效联络,其后的一昼夜被美军称为“黑暗的24小时”。如果伊拉克军队在这“黑暗的24小时”里,能将网络攻击与攻击“顶点”相配合,那么这“黑暗的24小时”将会变成“死亡的24小时”。目前,美军研制出2000多种计算机病毒武器用于网络攻击,并发展电磁脉冲弹次声波武器、动能拦截弹和高功率微波等武器,对对方网络的物理载体进行攻击,其目的就是为在战争初期夺取网络优势,并将攻击推向“顶点”,使对方的网络系统再无恢复的能力。


技术优势 任何两支军队的交战都或多或少存在“技术差”,但技术只有与战术完美结合才能弥补或扩大“技术差”,形成谋略运筹的技术优势。谋略运筹不一定盲目追求卓越技术,只要在技术领域做到知己知彼,从而发现对方技术的弱点和盲区,将战场态势、运筹谋略和双方的“技术差”全部考虑进去,在三者的契合点上超越敌方的技术优势,便可以克敌制胜。英阿马岛海战中,阿“超级军旗”式飞机接到英军“谢菲尔德”号驱逐舰的相关数据后,迅速从几千米高空急降至距海平面约50米,并紧急关闭机载雷达,在距“谢菲尔德”号驱逐舰大约46公里处,又打开机载雷达,仅用几秒就捕捉到“谢菲尔德”号驱逐舰的信号,眨眼功夫便把目标数据输入到“飞鱼”导弹计算机中,迅即按下发射电钮,将其击沉。“超级军旗”式飞机并不是技术最先进的,但一举击沉了世界一流的“谢菲尔德”号驱逐舰,关键是阿飞行员在正确分析战场态势的基础上,果断采取了弥补“技术差”的措施,形成了运筹谋略的技术优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