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九十四章 出兵

寒光在此 收藏 17 9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083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十二月五日,新第十七军军部。


“军座,长官部来电。”新第十七军的少校电台台长袁丽群再次走进了军部指挥所。


“拿给我,你先下去忙吧。”秦丽接过电报后挥了挥手,示意袁丽群回去守电台。


“阎老西又催了。”秦丽连电报都不必看也知道其中的内容,无非是催促自己尽快先派出有力一部,争取在明天午时前进抵茹越口。


“兴许是十四集团军吃不住劲了,就连作为总预备的傅作义的两个军都拉上前线了。”胡方梅见帐篷里的气氛就象葬礼的现场一样让人难受,就说了一句题外话来缓和一下。


还真让她说中了,经过五天的激战十四集团军还真吃不劲了。不算普通士兵的伤亡,单是师长就阵亡一名重伤二名,中级军官损失的那更是不计其数。急得十四集团军的那位军团长已经顾不得上下级的情面,直接向武汉呼叫援兵了。


在这种白热化的搅成一团的血战中,日本人也好过不到那里去,也是连连告急。


双方实际上都承受不起这种自杀性战斗的巨大伤亡,可偏偏部队都搅在一块了,那一方稍稍一松劲那自家的部队就要全垮了。


所以双方都是一面苦苦支撑,一面向上头叫苦要援兵。


委员长在接到电报之后给了战区司令长官很大的压力。可是眼下也只有钉在日军纵深处的秦丽麾下的这个军还算是个能解近火的机动兵力,其他部队都各有阵地,不是还末赶到参战就是紧急抽调去挡日军第二十师团进攻路线,要不就是正在与日军处在对峙中,那里还能抽出成军建制去给十四集团军解围。


左翼一线的第七、十四集团军可能是现在太原战场上最吃紧的中国军队了,两集团军将近十一万将士已经和五万余日军血战了五天,双方都打红了眼,就连那位平时最喜欢保存实力的军团长也顾不上自家部队的伤亡了。拿他的话来说就是此时是:“拼也是光,不拼也光,与其白光,还不如拼光,最起码对得起委座,对得起国人。”


今天凌晨十时许日军酒井旅团经过血战在负出了沉重的代价之后,刚从十四集团军之第十师的防线正面打开一个里许宽的突破口,正要扩大战果。突进去的日军两个中队在通过一片开阔地时,与奉命增援第十师的傅作义的总预备队34军109师狭路相逢,双方就在开阔地来了个不期而遇,一场白刃战下来,不到十分钟日本人的两个中队无一生还。


同样的,本就在上次战役中打残了建制的109师的运气也好不到那里去,马上日军二个大队的后续部队就冲了上来,又是一阵近身白刃战。这回是109师的师长的战死,两个团长也是一死一重伤,眼看着109师就要垮了。幸好同是三十四军麾下的难兄难弟108师上来了,这才堪堪稳住阵角,随后第十师的部队也上来了,三支中国军队合力才将日本人打了回去。


其它方向的部队也是损失巨大,傅作义的主力军第三十五军换防南怀化后就一直被第五师团的3 个联队压着打,告急电报雪片似的发,这还不算严重的。最殊死血战的得算在茹越口一线作战的十四集军之第83、85师,在第一混成旅团这个日军出击预备队全线压上下,只好顶在一座山上,死战不休,谁也不能把谁赶下山去,山上泥土都让双方将士的鲜血红了。这座山的十几个山峰更是往来易手,每个小时的主人都不同。


第九军先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击溃了日军酒井旅团的后卫联队.接着就让日军第五师团派出增援的一个加强联队把一个师先头部队打了个七零八落,若不是攻击后劲不足,那第九军说不定就当面溃败了。就算如此,第九军也受损不小,虽说还保有一定战力,但也没了向前推进的力气。


在这种往复血战下,中国军队与日本人都奄奄一息了,双方在五日黄昏7时许终于打不动了.


中国军队和日军都在被迫停了下来,开始原地对峙。


其实交战双方打的都是一个算盘,就是等待已方的援军上来,再一举击溃对手。双方也都猜到对方心里想的跟自己一样。


双方的指挥官们都在对自已的部队调整兵力布置,以求自己一方的援军能够抢先到达。


十二月五日,晚21点许,日军第一混成旅团阵地上响起了雷动的欢呼声。


对此,已拼得弹尽粮绝的第八十五师师长刘家祺只向话务员说了一句话:“电告集总,我阵前日军出现独立第二混成旅团番号,希集总慎待之。”


十二月五日,晚十点二十五分。新第十七军军部。


“诸位。行营急电。”秦丽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方才接着说道:“刚刚得到消息,日军不顾我正面战线第六、第十八、第二十三集团军以及第十七、第十九军压力,悍然抽调预备兵力第二混成旅团支援茹越口战线,在此态势下,一个小时前,日军成功袭占了茹越口国民军第八十五师防守阵地。是役后,师长刘家祺率残部千余人和防守大小石口的李俊功第八十三师汇合,退守至后方纵深25华里的铁角岭、五斗山一线设防……”


一语出,底下登时群相动容。在座的都是新十七军中的高层力量,对于国民军被打残了个把师,本也不会在意的,问题在于这茹越口也丢得太快了。这个咽喉要地一易手,失了屏障可依的忻口可以说是朝不保夕,就连供应着眼下晋北战场上的所有中方军队的补给线路,都要改道绕路。最可恶的还是,就算忻口能守得住,一旦这边的战事稍有不利,大军想要北返也肯定会受到占据茹越山的日军的诸多限制。庞大的兵团在后有重兵追击的情况下总退却,本就是兵家大忌,再加上一支时不时要窜出来咬人一口的坐山虎,闹得不好,在晋北参战的4、50万大军全体覆灭都不稀奇。


要知道,茹越口,位于南怀化以南20公里的茹越山,是恒山与雁门山衔接处的一个山口。为内长城雁门十八隘口之一,山峪短浅、平缓,峪口山势陡峭,极具军事价值。内长城防线突破的后果,可不仅仅是门户洞开这么简单了。


这下子,底下可是炸了窝了。几个急性子地已公然直斥对此一严重事件负有全责地正面战线的第六集团军作战不力,平白放出了一个日军旅团增援,是些只会打内战的蛀虫……


秦丽自是没有跟着大家伙去起哄。茹越口是什么?是晋北战略上的制高点之地!无论如何,已一个甲种师防守住两个日军旅团三天的时间已经是很不易了。在这种对比下。秦丽敢说。这个险口让谁去守,谁都守不住。这个判断又引出了个新问题。丢关失地的没责任,那这陷全局于被动地罪责该算到那个头上?


要说,敢于任事的人还有的,现下的新第十七军里不大把小鬼子两个混成旅团放在眼里的就大有人在。


“头儿,我的意思是不管第二战区咋想,咱们先把茹越口拿回来,去了这个心头大患,再赶去娘子关,见机行事。”金燕这个意见好是好,可关键是拿下茹越口会把部队伤亡到什么程度她没说。


深悉这其中的道道的金燕也算是个沉得住气的主,她就这么一言不发的看着秦丽,等着她的头儿最终摊牌。


“金燕。你三师拨出个坦克营,配合上二师全体,有这些部队夺回茹越口,我看够用了。至于咱们增援娘子关的问题仍是不变,那边路途远,就先交由你三师坦克部队及防空营赶去负责堵击,黄会的后勤旅是铁定要坐镇凉城,以摩托化快速打击能力游走于凉城至基地一线,一师随后和三师其它部队一道驻于茹越口下,保障攻坚部队后翼安全,你们看有什么问题?”


玩深沉,毕竟不是秦丽的强项,到底还是她先露了底。其实大家都清楚,现下晋中战事方起,各处都需要人,指望别人是指望不上了,想要撑往晋北战局不使其糜烂,就要在短时间内解决茹越口上那据险而虎视各路的二个旅团日军。可这个仗注定打成名副其实的尸山血海的恶战。不是秦丽眼高于顶瞧不起人,事实上,除了自己的这个军上阵能有把握外,换上别的部队来,就是来上个十几万人,能达到在短时间收复茹越口这个战役目的的希望也不会超过三成,这里面涉及一个参战部队的战斗意志、牺牲精神是否压得倒日本人问题,而这两者恰恰是日军的传统优势所在。


而把机动力极强的坦克部队派出增援娘子关守军,却是迫不得以。有些近代军事历史知识的都知道,原历史上日军攻克太原,就是因为第二十师团突破了娘子关,国军后防不稳之下才匆促结束了太原会战的。


既是知道了历史,秦丽是怀着一种心痛与自豪交织缠绕的复杂心情把她与之血肉相连的新第十七军大部,列入那份光荣与死亡共存的出击名单的。


只因,时下晋北的中方军队虽多,却要数线作战,要是真一口气抽二个军去解围,那只能有一个结果,日本人的南进兵团将与北上的这些部队前后脚赶到太原城下。


在这一刻,语言已经彻底苍白无力了。唯有,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