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平民行动 正文 16.河谷伏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0.html


李云他们全体出动连续干了5天,不仅开了上百亩荒地,而且施肥下种一样不拉地干完了。

种完河西的地,李云就让院子里的人去帮村里的农民们开荒,顺便商量好渠怎么个开法,等农民们种完开出的荒地,就合伙开渠。

李云安排完这些,就收到消息说城里保安团的人出动了。

李云赶紧跑去找刘天明,一进屋见到他那里面已经座满了人。

李云坐好就问:“消息可靠吗?他们几时到这里?”

刘天明笑着说:“可靠的很,县城随便找个人都知到他们要来。只是他们那伙熊人都是属王八的,没个两天工夫到不了这。”

满屋的都笑了起来。

李云一听也不急了,听他们慢慢讲经过。

原来按计划,刘天明他们早早地就写好一份挑战书,说高家的小子狗胆包天,还想自己上豹子岭,结果连他的人带高家的护院都给豹子岭的灭了,看哪些不怕死的还敢惹豹子岭的,上来陈庄会会。

挑战书就在当晚给丢进了镇公所,第二天镇长一看不好,哪敢兜下不报,赶紧派人当天就送上县里,自己还写一封信,添油加醋地说豹子岭的土匪如何凶残,危害乡里,要求县里尽快派保安团前来追剿,为民除害等等。

县长接到信也是像火烧屁股一样,赶紧找保安团长来商量。

保安团长一看信知道不好惹的找上门了,就一边骂高家的人不知道天高地厚,一边说自己装备不足,粮草不够,还欠饷,人员空缺等等,总之借口找了一大箩筐。

县长明白他唧唧歪歪的原因,一边威吓他不去后果的严重性,又用剿匪安民是其职责等大道理来压他,一边又许诺他粮草钱饷若干。

两个人讨价还价半天,保安团长总算勉强答应出兵100,钱粮到了就出兵。

县长见他松了口,知道保安团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也就答应下来。

县长送走保安团长就开始拿着镇长和豹子岭的信四处化缘,上至省府下到乡镇商会富绅,枪支、弹药、酒肉、粮食、草料、布匹等等逮啥要啥,来者不拒地收罗个遍,啥招数都用到了,总算在4天里筹到一大笔钱粮物资。

他派人找来保安团长,哭爹骂娘地诉说自己凑钱粮多么艰辛不易,连哄带骗地要求保安团减少款项。这会保安团长倒也理解县长。他本来就狮子大开口,何况县长也没扣下他多少,就勉强答应下来。这样两个都心安理德地赚下这笔昧心钱,狼狈为奸地达成了交易。

保安团长领到钱粮、枪支、弹药之类的回去,底下的人个个眼红,都知道下去剿匪也就是装样子搪塞上级,土匪好剿的话早剿光啦,也犯不着今天剿一下,明天剿一下。保安团长捞够了好处,假惺惺地主动让出追剿队长的肥职,副团长和参谋长争了个面红耳赤,难分高下,两个人只好猜拳来定谁去。最后倒霉的黄麻子参谋长赢了,他高兴地张罗心腹们去挑了一帮痞子流氓,总之就是要能抢会骗的兵跟自己去。

等叫齐这伙烂人,黄麻子先给他们讲了几句台面话,然后就传授起如何下乡敲诈收刮的经验,最后每人发上一小笔钱,自己钻进烟馆找妓女去了。

第二天县长假模假样的和保安团长来为这一百来号收刮队伍送行。

黄麻子借机提出兄弟们伙食不好,能不能临行前县里招待一顿。

保安团长也在一边帮腔打气,下面的兵就跟着起哄。

县长一看这架势,不吃饭是不会走了,反正剿匪也不急这一时半会,只得答应管餐好饭。

这一吃饭就少不了要喝几杯酒,一顿饭下来有三之一人爬到桌子底下了。

一看这场面,清醒的兵就扶着醉鬼回营,没醉的军官拥着黄麻子上了妓院。

赖了一天,黄麻子再也找不出借口了。吃完早饭,他领着手下的混人骑马出了城。

这队人一路晃荡,少不了吃大户,敲诈乡里,速度就谈不上了。

天还没黑,黄麻子就早早吩咐安排好吃住。

就这样,拖拖拉拉的剿匪队要下来陈庄找土匪算账的消息弄的路人皆知。

李云了解到这么多之后,干脆提出先让要伏击的人练练枪。

刘天明答应了。

李云就让人抬了几张桌子,铺上件烂布衣,拿出一长一短枪两支枪,先拆散,用布搽去零件上的尘土和油垢,再拿菜油沾着搽拭一遍,最后装好。

刘天明他们都很惊奇。他们的枪都是抢来的,能装子弹打响的就是师傅了,哪还有人会拆啊?平时刘天明还生怕有人私下拆卸,怕装不起来成废枪了。

李云其实也是第一次拆卸这两把老土的枪,不过凭他在部队连队里每周帮着拆卸枪支保养的经验,知道枪支都强调可靠、简便、易拆卸,结构就不会很复杂,他也没花多少心思就完成了保养装卸。望着院子里目瞪口呆的土匪,李云简单地讲了讲保养的重要性、枪支的结构、子弹的构造和发火原理,然后让他们一个个上来拆装保养自己的枪。

土匪的枪本来就简单,加上有李云指导,没多久,在场的人都学会了。

李云接着又讲了讲长枪瞄准的要领,示范了几种打枪的姿势,以及手枪的射击要领。

下面的人一下听了很多,有些消化不了。

李云就让他们现场用空枪瞄准体会。

等吃了饭,李云和刘天明带上参加伏击的人到河谷边熟悉地形。

按事先商量好的,谷口埋伏12人,河谷中埋伏115人,东谷口埋伏40人。

李云上次去县城走了两遍,心里有数;刘天明是本地人,自然也熟悉。两个人跑前跑后安排好人,让他们藏好,来回起马看了一边,纠正一些没藏好的人,叮嘱他们记好位置就撤了。

晚上,李云又从长工里找了5个会打枪的人,教了一下他们动作要领,把枪发下去,要他们明天参加伏击。

回头让菊花吩咐厨房给明天打伏击的人准备好干粮、开水。

刘天明派小猴子来告诉李云,黄麻子傍晚已经到了镇上,估计明天吃过早饭会来,按他们的速度,会赶到晚饭前到陈庄。

李云搽好两支短枪,把弹匣压满子弹,关上保险,放到枕头下就睡了。

第二天,李云和刘天明商量好,早早就派人,在离镇七里远的坡上派两人监视,发现黄麻子他们就用竹竿挑起件红衣服。然后每隔两里派一人,在他们经过时挂彩色衣服。最后在东边树林的坡上安排三个人,专门负责看前面人的信号,轮流来通报刘天明。

吃过早饭,李云和刘天明集合参加伏击的人,每人给发一份干粮、开水,另外给一块黑布,用来蒙脸,有枪的发给四发子弹。其他人自己拿刀、棍子、斧头、长矛,他们还负责拿了绳索锄头。

大家来到河谷,坡上的人下来说黄麻子才出镇。

李云和刘天明先让埋伏的人到自己的地段上休息,再从中部的人里面找了十来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在河谷转弯处挖了三个一米来深一尺多大的坑,伪装好,把土运到树林,洒到草丛里。

等到坡上的人下来说离这还有两里了。

李云去到东谷口和其他人埋伏到树林里。

刘天明先招呼谷口的人埋伏好,自己回到河谷中的转弯处埋伏到离路不到二十米员的山坡的草丛里。

过了四十多分钟,李云听到了马蹄声。

李云拨开眼前的树叶,终于看到了剿匪队的真容:前边二十来个穿黑衣的敞胸露怀,斜背着枪有气无力地走在前边。跟在后边穿灰色衣服的人也敞着衣服,队伍稀稀拉拉,中间簇拥着三个骑马的人,走最后的六七个人赶着十来匹骡子,上面架者干粮、弹药、还有抢来活鸡活鹅之类东西,有些人偷懒不背枪,也架在骡子身上。

李云看着这伙赶集不像赶集,放羊不像放养的人,心里暗暗发笑。

等骑马的走近,李云看到派头十足的黄麻子。

只见他骑匹枣红马,斜背只手枪,胸前挂副望远镜,脚穿马靴,前面有人牵马,左右有人骑马警卫,自己扬着麻脸,不时用妈鞭对着前方指指点点,一路和边上的人说笑个不停。

李云耐心地等着他们全部转过树林,走入河谷,才慢慢弓身起来,指挥没武器的人把绳子绑在路两边的树上,等有马过来拉起来当拌马索。

这时山谷里忽然间枪声四起,轰然雷动,竟压住了河水的回响。

等李云带上有枪的23个人迅速冲进山谷,战斗已经结束了。

山谷里哀号声不断,凌乱跪着一大片人,头顶上双手举着枪,四十多具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卧在路边,另外有三五十个伤员夹杂其间,哀号就是他们发出来的。

马上的人目标大,都被打死了。有两匹受惊跳下河谷,摔折了腿。黄麻子的枣红马拖着主人的身体向前跑了两步,听枪声停下来,就慢慢停下来,打着响鼻,低头自顾自地啃着路边的青草。

刘天明简直不敢相信,这仗轻松到他们没人放第二枪就结束了。

保安团这群自以为是的家伙总以为经验可靠,终于吃了大亏。

按平时他们的经验,土匪都会在山上找个寨子附近的险要地段抵抗。哪知道李云不按他的经验来,在半路上就伏击了他们。走在前边的两个人踩到坑里,边上的人上前去拉,后边的人不知道咋回事继续往前走,就挤在了一起。这时间到处都是枪声,自己身上的枪还没拿到手上,身边的人已经死的死伤的伤,谁还会逞能反抗啊。

李云他们下去先下了这些人的枪,清点了人数,人、枪各126个,子弹839发,骡马11匹,打死46人,打伤36人,活捉44人。

李云和刘天明审问了一下俘虏,原来保安团走后门多来了3人,镇公所巡防队本来也就23人,大家以为有好处捞,就都跟过来带路。

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派上十来个人去把镇子巡防队端掉,看看还有没有油水。

当下一边安排人赶骡马驮枪支之类的回大院,一边安排人换上保安团和巡防队的衣服,等从院子拉过马,就去镇上了。

李云让人填好刚挖的坑,让俘虏扶着伤员先到谷口树林看押起来,再叫刘天民安排人把院子的马车套好拉来,装上尸体运到六七里外,丢到路边。其余在场的人用锄头之类的清理完谷中的血迹,再从河里拉起两匹受伤的马回院子。

等去镇里的人骑马回来,看押的人放了伤员和俘虏一起回到院子。

首次取得这么大的胜利,所有人都兴奋不已,整个院子闹腾到深夜才慢慢安静下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