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路历程 卷一 潜入 第六章 冤家路窄(4)

zhuhujj 收藏 0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7.html[/size][/URL] 眼看牛崽的防守就要被攻破了,AK的小队突然不声不响的闯入了战场,出现在战场的左翼,“保卫者”正集中精力进攻牛崽,AK的闯入彻底打乱了他们部署的阵型,左翼是“保卫者”的警戒队伍,并没有多少人,根本顶不住AK的强烈冲击,只能撤回中央,AK勇猛作战的作风表现出来,他根本没有给“保卫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7.html


眼看牛崽的防守就要被攻破了,AK的小队突然不声不响的闯入了战场,出现在战场的左翼,“保卫者”正集中精力进攻牛崽,AK的闯入彻底打乱了他们部署的阵型,左翼是“保卫者”的警戒队伍,并没有多少人,根本顶不住AK的强烈冲击,只能撤回中央,AK勇猛作战的作风表现出来,他根本没有给“保卫者”调整队形的机会,率领队伍就冲了过去,将洛林苦心调整的队形冲散,牛崽配合默契,从正面又压了过来,“保卫者”顶不住两面夹击,丛林中响起“保卫者”队员的叫喊声:“撤退!撤退!”


这次撤退没能像上次一样有序,AK的小队几乎跟“保卫者”搅在了一起,已经接近到了手雷的战斗范围,枪声、手雷的爆炸声此起彼伏,虽然AK小队伤亡了两人,但是“保卫者”也溃不成军,彻底的被冲散了队形,队员们只能就近寻找队友互相掩护,朝秃鹫山撤退。


秃鹫山是座丛林中孤独耸立的一座石头山,在那里可以遥遥看到刘易斯山口。AK刚猛的作战作风压的“保卫者”喘不过气,在撤退途中损失了6名队员,AK就是要用这种刚猛的打法将“保卫者”包围到望石山,蚂蝗接到雷管的命令,带领小队正在发疯的赶路,预计在天黑前就能参加战斗。


“保卫者”绝望的发现,自己已经被压到了丛林边缘,那里是孤零零耸立的一座石头山,虽然那里有高地优势,可是被压出丛林,就要通过那片草地和灌木组成的斜坡才能上山,无异于是给对方做靶子,洛林竭力将剩余的队员组织起来,组成防御队型,死守丛林边缘这最后一道防线。


牛崽稍微的放缓了进攻节奏,也在组织自己的队伍,刚才的追击战是以乱治乱,队员们是各自为战,与“保卫者”拼的就是单兵素质和气势,对方已经被压缩到一个很小的空间了,单兵的冒进只能造成无谓的伤亡。枪声渐渐稀落,然后停顿下来,双方都在休整准备下一轮的较量。


牛崽在组织队伍的时候,突然一声枪响,枪声很独特,一个队员胸口中弹倒下,牛崽喊到:“狙击手!隐蔽!”


洛林已经意识到对方在组织队伍了,自己的防御被冲破是迟早的问题,只好放出狙击手延缓对方的攻击,掩护大部队撤向山上,然后从山的另一侧悬崖利用绳索速降,进入山下丛林摆脱追击。


枪声是在荆棘鸟的9点方向响起,牛崽命令很快就下来了:“荆棘鸟,找到对方的狙击手!”AK和牛崽将队伍朝后撤了几十米,躲入密林中----丛林边缘的树木并不茂密,狙击手可以很容易的瞄准移动的目标。


荆棘鸟让蝰蛇朝10点方向运动,自己则朝6点方向慢慢的爬过去,形成了对对方狙击手的包围,但是对方的狙击手也不是个菜鸟,打完一枪后,立刻移动了位置,隐没在树林的灌木中,荆棘鸟潜伏在灌木中,透过瞄准镜搜索。德尔达利用狙击手拖延的那么一小段时间组织撤退。牛崽一看“保卫者”要逃,指挥队伍又逼了上来,狙击手的枪又响了,不过这次他着急了些,子弹打伤了一个队员的手臂,大家只好又隐蔽起来,两个队员试图从一侧包围狙击手,但是遭到了反击没能到达包抄位置,狙击手的威慑力是非常可观的,“保卫者”能否撤退成功就看狙击手能拖多长时间,因此两名“保卫者”队员自愿留下掩护狙击手。


洛林继续组织撤退,从这里到山上只需要两分钟的时间。而用两分钟找出狙击手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荆棘鸟只能判断狙击手在自己的9点方向,可是双方都隐藏在灌木中,荆棘鸟根本就看不到对方,“潜伏者”已经在狙击手手上一死一伤,牛崽在对讲机中催促:“荆棘鸟!赶快把他找出来!”


蝰蛇遵照荆棘鸟的指示快速的朝10点方向移动,希望自己的移动能诱使狙击手开枪,给荆棘鸟创造狙击的机会,可是遭到了对方掩护人员的射击,一颗子弹嗖的从侧面打穿了他的背包,将他拉翻到地上,蝰蛇没有停,爬起来又跑,在树木间灵活的穿梭,狙击手开枪了,子弹擦着蝰蛇的脑袋飞过,打到了树上!蝰蛇一个卧倒翻滚,隐蔽到树后。这一枪使荆棘鸟准确的判断出了他的方位,可是自己仍然看不到对方,荆棘鸟抬起头,身后的一棵大树引起了他的注意。


虽然狙击手很少会在树上选狙击点,但是现在给荆棘鸟的选择机会不多,双方都趴在灌木中的结果是谁都看不到谁,找到个制高点就不同了,荆棘鸟现在没有时间跟他耗下去,先四周搜索一遍,确认没有危险,像个猴一样噌噌就爬上了树,在一个枝桠间坐着,搜索对方的狙击手,这个位置正好合适,树叶遮挡了山上敌人的视线,又能俯瞰丛林边缘的一部分,对方的狙击手没想到会有人上树,从刚才的狙击位钻出来,几步就躲到一棵树后,“保卫者”已经撤退得差不多了,狙击手也要考虑撤退了,他披着伪装网,像个大猩猩一样跪在树后,荆棘鸟只能看到他露出的枪管,荆棘鸟的瞄准镜牢牢的盯着他,距离不到100米,只要他从树后移动,他就是荆棘鸟的了!两个掩护狙击手的队员开始撤退,从荆棘鸟的树下经过,荆棘鸟没有理会他们,披着伪装网也像个猩猩一样纹丝不动的坐在枝桠上,对方的狙击手还在坚守岗位,利用自己的威慑来延长队友撤退的时间。


“保卫者”的大部队已经安全撤到了山上,狙击手开始撤退了,动作很快,两步又躲到一棵树后,荆棘鸟还是没有狙击空间,荆棘鸟在对讲机里轻声汇报:“兔子已经跑光,眼镜要撤了。”


牛崽指挥队伍朝狙击手围过来,将他逼出阵位,狙击手打了最后一枪,向山上撤退,山上的“保卫者”进行掩护射击,接应狙击手。荆棘鸟的狙击空间不多,如果对方跑到了山坡上,有了树叶的遮挡,自己就看不到他,狙击手在树林中利用树木灵活的躲避,荆棘鸟的瞄准镜一直盯着他,预估他的前进方向,荆棘鸟的枪响了,子弹准确的穿透了狙击手的脑袋,奔跑中的狙击手朝前扑倒,手中的枪摔出老远。荆棘鸟在对讲机里报告:“眼镜碎了!”


荆棘鸟从树上跳下来,躲到一棵树后趴下,瞄准山上,看到一个人正在一棵树上绑绳索,荆棘鸟朝他开了一枪,明显看到对方倒下,“保卫者”的队员想利用绳索降到悬崖下的丛林中,可是牛崽早料到他们会这样,已经有两个队员迂回到了山下等待着,一个“保卫者”队员速降的时候,被击毙在半空,“保卫者”现在是瓮中之鳖,只好依托山上的石头建立防御,发报向加蓝德求援。


接到洛林的求援,加蓝德惊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自己只知道罗斯顿派出了他的SAS分队,可是从来没有授权其对任何目标进行攻击,很明显罗斯顿冲动冒进的性格使他越过了自己直接指挥,加蓝德咒骂着罗斯顿,罗斯顿一声不吭,这下没想到“潜伏者”竟然将警戒线拉到了刘易斯山口,本来期望洛林顺手牵羊,没想到偷鸡不成反倒蚀了把米。


加蓝德顾不上罗斯顿,现在要赶紧想办法把洛林救出来,可是这里距离刘易斯山口100余公里,急行军步行也要一天多的路程。加蓝德只好命令洛林固守待援,可是现在除非飞过去,靠步行赶到刘易斯山口黄花菜早就凉了!


洛林一直等到晚上都没有等到任何救援,加蓝德命令他监守阵地,安慰他说几支“保卫者”的分队正在赶来,可是洛林知道,增援就算再快也要等到一天后才会到,他现在只剩下14个人了,其余的人都已经阵亡。蚂蝗带领的“潜伏者”小队在下午5点多增援上来,傍晚前“潜伏者”组织了一次进攻,被打退了下去。“潜伏者”现在就守在离悬崖不远的那片丛林中,“保卫者”被压缩在这块不到一个足球场大的悬崖上,依托着乱石防御,还好“潜伏者”没有带枪榴弹和迫击炮,否则“保卫者”们已经齐齐唱安魂曲了。


牛崽,AK和蚂蝗商量了一下,现在已经将“保卫者”包围在了高地,他们无路可退,如果强攻会有很大伤亡,不如将他们围住,让雷管派人立刻携带迫击炮过来。


雷管大喜过望,如果能吃掉“保卫者”这支侦察分队,自己的胜算就更大了,马上应牛崽的要求派了一个小队将迫击炮送过来,还交代最好能俘虏几个“保卫者”。


迫击炮送过来需要一天半左右的时间,双方对峙了一晚,“保卫者”根本不敢乱动,而“潜伏者”除了少数去检查尸体,其余的都隐蔽在山下的丛林中。夜晚寂静得令人窒息。


第二天补给分队离牛崽他们只有几公里的距离了,突然牛崽听到了一阵密集的枪声,补给小队遭遇敌人的突然袭击,向牛崽求援。山上的“保卫者”精神大振,以为是援兵到了。牛崽小队离开包围阵地,去援助补给分队,对方作战非常勇猛,朝补给分队猛攻,牛崽的小队赶到在他们侧翼并展开攻击,谁知道对方并不顾忌侧翼的暴露,将补给分队驱散后又朝牛崽扑了过来。与此同时,负责在悬崖下防守的队员也遭受了攻击,伤亡了三人,本来这里人数就不多,阵线很快就被冲散了,洛林利用这个机会从山崖撤了下来,救援分队那么快到达大出所有人的意料,牛崽为了避免损失,脱离了与对方的接触,雷管接到了报告,考虑到为了减少伤亡,下令全线撤退,放“保卫者”一条生路。

保卫者”逃进悬崖下的丛林中,立刻去找救援队汇合,可是对方似乎并不买帐,朝“保卫者”开枪,打死了两人。“保卫者”被打懵了,洛林大喊:“不要开枪!我们是‘保卫者’的SAS分队!”对方回过神来,停止了射击,但却没有跟洛林接触,消失在丛林中。惊魂未定的“保卫者”没有时间去想其中的奥妙,迅速撤退。


听了洛林的报告,加蓝德也迷惑不解,派出救援的分队根本就没有到达秃鹫峰,将洛林救出来的这支神秘部队看起来目标也是“潜伏者”,可是为什么还要朝撤退的洛林开枪呢?联想到洛林曾经与不明人物发生了交火,加蓝德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加蓝德性格谨慎,可并不代表他笨,“潜伏者”与“保卫者”都来到了这片茂密的丛林,绝对不是旅游那么简单,加蓝德的基地很明显经过了人工修整,根据经验这里不会只是一块毫无价值的草地,地下肯定有一个宝贵的军事基地。少问多做是“保卫者”的惯例,加蓝德知道自己不需要知道雇主是谁,只要执行命令把“潜伏者”赶走就行了,可是加蓝德还是有点不放心,他接通了特纳的卫星电话:“特纳,罗斯顿派出的SAS侦察分队遭到了‘潜伏者’的追击,损失14人!……”他把经过报告后,加重语气问到:“我想知道,除了‘保卫者’和‘潜伏者’,是不是还有第三方在丛林内活动!”


特纳吃了一惊,心里将罗斯顿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该死的罗斯顿,给他的人越多,胆子就越大!可是这第三方到底是谁特纳也吃不准,水现在是越搅越浑了!特纳突然想起了布蓝,狗娘养的布蓝肯定有事情没有告诉自己!特纳在卫星电话里说:“加蓝德,依托基地进行防守,等我的消息。”


加蓝德问了一句:“特纳,雇主到底是谁?绝对不会是墨西哥。”


特纳沉下脸:“加蓝德,执行命令,雇主是谁并不重要。”


与加蓝德通完电话,特纳通过线人找到布蓝,要求晚上碰头。布蓝晚上要参加一个晚会,将时间推到了第二天。


晚会上都是政界和商界的名流,布蓝微笑着穿梭在名流间,参加这样的晚会对他来说没有坏处。布蓝烟瘾上来了,跟一个贵妇说了句对不起,到阳台抽烟。


“布蓝先生,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啊。”正当布蓝吞云吐雾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声熟悉的声音,布蓝回头一看,是特纳,身边还有一位东方美人。布蓝不由的皱了皱眉头:“特纳,说好了明天接头,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特纳靠近了一点,装做很亲昵的搂住了布蓝,布蓝一怔,腰间被一样东西顶着,是手枪!布蓝紧张起来,眼睛张望着,想找保镖。


“别紧张亲爱的布蓝,就是问你几句话,放松点,微笑,微笑!”特纳微笑着对他说,那边一个保镖估计是觉得有点不对,朝阳台走过来,那个东方美人朝布蓝一笑,递给他一杯酒:“让那保镖走开。”


布蓝尴尬的把微笑挤出来,向保镖使眼色,保镖看到布蓝正跟一个美女喝酒,知趣的走开了。


“布蓝,‘保卫者’在墨西哥死了14个人。”特纳依然微笑着说道,手上用了用力,把布蓝搂到了阳台边上。东方美人恰到好处的掐住了阳台的门口,遮挡了里面宾客的视线。


“怎么会这样?‘潜伏者’进攻了发射井?”布蓝吃了一惊,他更关心发射井的安全。


“no !no !no !”特纳说道:“是因为你有情报瞒着我,有第三方在丛林内活动,他们的目标……这就不太好说了。”特纳边说边观察着布蓝的神色:“不知道是你们联邦调查局的探员呢,还是陆军的三角洲,或者是海军的海豹,抑或者是海军陆战队的两栖侦搜大队。这个我想您该给我一个答案。”


布蓝的嘴上咒骂起来:“该死的卡特!”想了想不太合适在这里发火,他赶紧改口说:“特纳,我立刻派人去调查,我希望你尽快的解决‘潜伏者’。”


“我当然会尽快,只是这个尽快是建立在双方的互相信任基础上的,如果我不知道第三方是谁,为了‘保卫者’队员们的安全,我会让他们在基地里呆着。”


布蓝有点不快:“你威胁我?你要知道尾款我还没凑齐……”


东方美人微笑着打断了他的话:“布蓝先生,如果尾款你凑不齐就算了,不过我怕那些呆在丛林里的‘保卫者’们哪天烦躁起来,把那枚宝贵的弹道导弹当鞭炮给放了,恐怕那时候就不是一千万美金能买回来的了。”


“噢,忘了介绍一下,这位东方公主是教父的女儿艾尼卡小姐,布蓝,教父非常重视我们的买卖,你也不需要隐瞒什么了吧。”


布蓝非常的不舒服,被特纳如此威胁却毫无还手之力,只能徒劳的说道:“我警告你们,如果你们敢打导弹的主意,A国不会放过你们。”


艾尼卡笑着说:“亲爱的,既然‘潜伏者’都能打导弹的主意,作为‘保卫者’,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我想提醒你一句,‘保卫者’现在就在导弹周围,应该比‘潜伏者’更容易打它的主意。”


布蓝软了下来,他知道导弹发射井刚刚建好,许多安全设施还没有完善“潜伏者”就找上门来了,为了保密,总统下令剩余的安全设施等解决了“潜伏者”后再运送过去安装,这样的安全设施对于“保卫者”来说,就跟没上锁的门一样。


特纳不失时机的追问了一句:“布蓝,在丛林里活动的第三方是谁?”


布蓝不得已说到:“其实我也不确定,特工情报显示卡特将军可能已经将三角洲的精锐部队派进了墨西哥。我继续派人调查,一有消息就通知你。”


“噢,那我至少可以确定第三方是‘保卫者’的盟友。”特纳轻松的说到:“布蓝,我再次提醒你,合作成功的关键在于双方的互相信任,我可不希望下次还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如果还有的话,我就按艾尼卡的建议,把导弹当焰火给放了。”


布蓝被噎了一下,心里暗骂着特纳的祖宗。他的神情没有逃过艾尼卡的眼睛,艾尼卡微笑着看着他说:“布蓝先生,现在不是咒骂‘保卫者’的时候,你应该尽快的把情报搞清楚,你要知道,‘潜伏者’一直在虎视眈眈。”


“艾尼卡,晚会快结束了,我想我们也该离开了。”特纳放开了布蓝,伸手递给艾尼卡一样东西:“谢谢你的口红。”


艾尼卡接过口红,对目瞪口呆的布蓝说道:“布蓝先生,你真以为我们有那么大本事带着枪混过十几道警卫么。”


艾尼卡亲昵的挽着特纳,穿过了会场,把布蓝一个人扔在了阳台。布蓝现在不想吸烟了,他想把那些保镖臭骂一顿,堂堂联邦调查局的局长,竟然被一个土匪和一个女人劫持,说出去还不笑掉人的大牙!布蓝把满腔怒火发泄到离他最近的一个保镖身上,弄得保镖莫名其妙,还以为他喝多了。


特纳和艾尼卡很顺利的离开了晚会,开车驶上了公路。艾尼卡开口了:“特纳,既然三角洲搅了进来,我看是不是把‘保卫者’撤出来。”


“艾尼卡,定金我们已经收了,如果把‘保卫者’撤出来,恐怕……”


“把定金退回,父亲一直在淡化与A国的生意,我想你不是不知道。”艾尼卡有些不快。


“艾尼卡,我知道,可是如果不接这些强国的买卖,‘保卫者’很难维持下去。”


艾尼卡没有出声,半晌说到:“特纳,或许我越权了。父亲已经老了,我不希望他在见上帝前看到你把‘保卫者’弄得一团糟糕。我觉得现在的买卖风险太大了。”


“我知道,我知道。”特纳讪讪的回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