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路历程 外传 第五章 冤家路窄(3)

zhuhujj 收藏 0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7.html[/size][/URL] “旅游者”们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基地,墨西哥丛林受宠若惊,一下接待了如此多的旅游者,很明显丛林没有准备丰盛的大餐迎接他们,牛崽一如既往地又抱怨起来,抱怨那么多的人来了,补给跟不上,雷管也在发愁,营地现在有280多人,补给是个大问题,靠各自带进来的食物支撑不了多久,而墨西哥丛林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7.html



“旅游者”们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基地,墨西哥丛林受宠若惊,一下接待了如此多的旅游者,很明显丛林没有准备丰盛的大餐迎接他们,牛崽一如既往地又抱怨起来,抱怨那么多的人来了,补给跟不上,雷管也在发愁,营地现在有280多人,补给是个大问题,靠各自带进来的食物支撑不了多久,而墨西哥丛林里的动物也非常的不配合,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为了不暴露营地位置,雷管严禁使用枪支打猎。夏洛也考虑了这一点,跟一个叫“夜老虎”的贩毒集团搭上了线,由“夜老虎”提供补给。想比之下,“保卫者”的雇佣军们生活就好过多了,基地有大量的罐头,只是味道并不怎么合口味。


雷管希望早点结束任务,湿热的丛林让他很不适应,“保卫者”依托导弹发射井的基地跟自己耗,自己可耗不起那么多时间,如果“保卫者”侦察到了自己的位置,鹿死谁手还很难说。


雷管一边催促夏洛尽快搞到发射井的建筑图,一边调配人手扩大警戒范围,并且把280人分散到了几个分基地,严令不许与任何人交火,尽量躲避“保卫者”的侦察。


“保卫者”也有自己的烦恼。“保卫者”在等待中焦躁起来,340多名“旅游者”把导弹发射井围了个严严实实,这里没有美味的龙舌兰酒,没有火辣的墨西哥女郎,只有难以下咽的罐头食品和无休无止的大雨。加蓝德还在催促特纳加派增援。特纳很无奈的在卫星电话里说:“加蓝德,你要知道偷渡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墨西哥政府已经在注意我们这些不正常的旅游者了,况且雇主也不希望把事情闹得太大。”


加蓝德试图说服特纳:“特纳,我们现在不知道‘潜伏者’的具体位置,也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在丛林这样的地形上搜索,我们必须要保证足够的人数优势……”


特纳打断他的话:“我知道,可是如果这样,雇主就不用雇佣我们了,直接用飞机把丛林轰平了不就行了?加蓝德,你指挥的是特种作战,而不是大规模集团军作战,你太小心了。我们去的人多得已经让雇主向我抱怨了。”


加蓝德张了张嘴,没有说话,半晌说道:“我明白了。”


一旁的罗斯顿嘲笑的看着放下电话的加蓝德:“指挥官阁下,我提议还是由我带领侦察分队侦察‘潜伏者’的位置吧,洛林已经摸到了门口居然被你叫了回来……”


“罗斯顿,我提醒你,这里我才是最高指挥官,洛林与不明人物交火,最大的可能就是‘潜伏者’已经发现了我们的意图,如果是我,我会转移基地,丛林那么大,找个藏身之地很容易,我必须要保证隐蔽自己并发现敌方。”加蓝德小心谨慎的性格暴露无疑,这样的性格不能说是坏事,可是优柔寡断在特种作战中也不见得是好事。


“可是你至少得派人去找!而不是窝在营地里等人找上门来!”罗斯顿提高了声音,自从派出一次侦察小组侦察后,加蓝德一直都把“保卫者”雪藏在营地里,这次任务不是按时间收费,拖的时间越长,“保卫者”们就越焦躁,谁都想早点完成任务然后去跟火辣的墨西哥女郎狂欢。


“我要想个万全之策……”加蓝德迟迟没有做决定。


“我已经把SAS分队的侦察兵撒出去了,你慢慢决定吧。”罗斯顿冷冰冰的扔下一句话,走出了指挥所。加蓝德无可奈何,罗斯顿冲动的性格与他反差太大,他只好一个人在闷热的指挥所里继续冥思苦想。


“艾尼卡,我们是不是继续增援加蓝德,似乎他现在力不从心。”特纳放下了电话,试探的朝艾尼卡问了一句。正在审核公司账目的艾尼卡抬起头:“特纳,联邦调查局已经明确表示不需要把事情弄大,墨西哥政府加强了海关检查,有情报显示墨西哥政府派出了飞机侦察丛林地带,你觉得继续加派人手是个好的决定么?”


“艾尼卡,墨西哥政府那边可以要求A国通过外交途径斡旋,别让他们打搅我们的行动就可以了,我们可以通过海上偷渡,而不需要经过海关。”特纳试图说服艾尼卡。


“如果A国能斡旋,还需要‘保卫者’帮忙么?特纳,‘保卫者’是见不得光的部队,隐藏才是最好的武器,无论‘保卫者’多么强大,也没有强大到与整个国家为敌,哪怕是墨西哥这样的小国。”


“墨西哥并不小。”特纳小声的嘟哝着,虽然嘴上不愿意承认,可是心里特纳暗暗佩服艾尼卡的分析能力,现在的局面的确不适合闹大,可是联邦调查局的布蓝三天两头催促进度,以那1000万美金尾款要挟自己,要求尽快把事情解决,特纳感觉自己现在像钻风箱的老鼠,两头受气。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艾尼卡问。


“没有,我是说,情报显示‘潜伏者’已经有200多人进入了墨西哥,很明显不是为了旅游而去,现在还不知道‘潜伏者’会不会继续增援。如果不保证人数优势,我想加蓝德的这场战斗会进行得比较困难。”


“哦?你的意思是,父亲亲自创立的世界一流的‘保卫者’雇佣军,在一比一的情况下作战,会输给‘潜伏者’?”艾尼卡盯着特纳说。


“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更有把握的去作战。”特纳心里嘀咕着:把教父都搬出来了,这女人不是一般的厉害,非常懂得使用资源。


“特纳,人派越多,成本开支越大。”艾尼卡把帐本扔到特纳面前:“上个月收支已经是负数,派出的‘保卫者’已经开支了500多万美元。”


特纳本想说弟兄们的生命是不能用成本来核算的,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借口出去抽烟,跑到了走廊上。


特纳点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想了想还是跟教父汇报一下情况。通话的结果让特纳非常沮丧,教父说艾尼卡学过专业的成本分析,“保卫者”毕竟是一个公司,“保卫者”应该用最小的成本获取最大的收益,还很隐讳的提到了让特纳以后不要随意接这样高风险的生意。特纳很郁闷,作为雇佣军不接这样的买卖,难道接给人做保姆的买卖?既然教父开了口,特纳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现在只能期望加蓝德尽快的将任务完成,从墨西哥抽身。


罗斯顿已经甩开了加蓝德,将自己的SAS几个分队派出去侦察,虽然加蓝德觉得这太冒险,可是却无法阻止。雷管也在发愁,他知道“保卫者”已经有300多人进入了墨西哥丛林,作为攻击方自己手头的人手不够,发射井的建筑图迟迟不到,现在“保卫者”已经把发射井围得水泄不通,这个时候去进攻无疑是个自杀举动,因此雷管只能将巡逻范围扩大。天气预报说,三天后一场台风要横扫丛林地带,雷管隐隐有些不安,恶劣的天气是特种部队的最爱,如果“保卫者”利用台风气候渗透自己的警戒带那就非常的麻烦了。雷管想了想,把牛崽叫了进来,让他带队巡逻独立峰附近。


牛崽不情愿的带领两个巡逻分队出发了,路上不断的抱怨雷管。荆棘鸟听了直好笑,的确,在暴雨中敌人渗透是非常容易的,而一个小分队12个人并不能监视那么一大片区域。在牛崽出发后第二天,雷管还是不放心,让另一个分队指挥官AK带领了16人建立第二警戒带。


台风如约在巡逻队出发的第三天到来,墨西哥笼罩在一片凄风冷雨中,丛林中能见度几乎为零,台风引发了许多地方山洪爆发,给巡逻造成了很多麻烦。荆棘鸟裹在雨衣中,窝在一棵大树上观察,其实根本没有必要,只是习惯性的警戒而已,台风的中心正横扫丛林地带,有些地方的树木被连根拔起,巡逻队也不能继续巡逻了,只好躲在丛林中等台风中心过去,第二天中心风力已经过去了,巡逻队冒着大雨继续巡逻。


台风的影响三天后才结束,天气又开始晴朗起来,牛崽带着巡逻队在“夜老虎”的一个营地补充了给养,继续按原计划巡逻。


刚离开补给营地第二天,牛崽突然接到雷管的命令,设立在6号地区的一个分基地凌晨被袭击,人员大约是20多人,有可能对方会穿过牛崽的巡逻线,让牛崽堵住对方。


听到这个命令,牛崽兴奋起来,把荆棘鸟叫过来,打开地图:“营地的位置在这里,我们在这里,荆棘鸟,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撤退?我们有可能堵得住他们吗?”


荆棘鸟仔细的看了地图,用指北针测量了一下:“牛崽,他们现在应该朝南撤退,台风刚过,许多地方有山洪,他们走不了,只有朝南走,我们可以从西南面切进去,在刘易斯山口那里拦截他们。”


牛崽考虑了荆棘鸟的意见,用手在地图上比画着:“好!就这么办!通知大家,散开成搜索队型,通知附近的AK小队,让他们过来支援,动作快!我们要在明天中午前赶到刘易斯山口,要不连毛都捞不到。”


牛崽必须在24小时内在崎岖的山路上急行军80多公里到达小石子,为了扩大搜索范围,小队散开在几个山头上呈搜索队型,朝刘易斯山口赶过去。


大家在丛林中跑了一夜,没有发现任何敌人的线索。第二天早上10点,离刘易斯山口还有几公里,牛崽收拢了队伍,让大家略微休整一下,牛崽计划在中午12点前到达山口,然后设埋伏圈,现在看起来时间足够,对方从营地撤退到这里的距离是60公里,按照正常的撤退速度,自己能够赶到他们前面,AK小队因为巡逻位置位于北面,需要在下午2点左右才能赶到,到时候就可以利用优势兵力围歼对方,关键是牛崽要能拖住对方。


牛崽正要出发,突然收到3号观察哨的情报,观察哨发现有三个不明人物朝刘易斯山口方向运动,这是距离山口约5公里的观察哨发现的,对方撤退的速度超出了牛崽的预料,大家加快了脚步。


队伍成双纵队朝小石子进发,荆棘鸟在右纵队的后方负责警戒,突然,左纵队的前方侦察兵发现了丛林中有移动的人影,正要前出观察确认,对方也发现了他,抢先朝他开枪,茂密的树木遮挡了对方的视线,没打中。侦察兵为了躲避攻击,暂时失去了对方的踪迹,牛崽下令右纵队加快脚步插上,拦住对方的前进方向,侦察兵则爬上一座山寻找观察点确认,同时将队型调整成弧型包围线。


侦察兵爬到一棵树上,发现对方有8个人正在转向,此时正通过刘易斯山口附近的一个丛林空地,对方已经通过的警戒队员也发现了侦察兵所在的位置,子弹噼啪的打在树上,将侦察兵逼得跳下大树。很快,牛崽指挥队员到达了这片丛林空地的边缘,双方隔着空地开始交火。对方已经明白,刘易斯山口这条路已经被堵住了,只能寻找另外的路线撤退,但是对方却不肯轻易放弃这片空地,摆出防守架势,牛崽不敢冒进,命令荆棘鸟带着蝰蛇,朝对方左侧迂回,另有三个队员则向右运动,形成了两翼夹击的阵势。


双方还在小空地交火,山路并不好走,半个小时过去了,迂回队员还没有到达指定的位置。双方的交火并不激烈,以点射为主,都利用丛林的掩护,打几枪换个位置以迷惑对方。荆棘鸟和蝰蛇已经到达了预定位置了,可是丛林遮挡了视线,所以不能确认对方确切的位置,荆棘鸟要求火力掩护自己靠近到可观察位置,牛崽摆出了正面强攻的阵势,枪声突然激烈起来。


荆棘鸟带着蝰蛇利用树木和地形的掩护,时爬时走,枪声掩盖了他们行动的声音。现在离对方已经很近了,蝰蛇掩护荆棘鸟的侧翼,荆棘鸟慢慢站起来,靠在一棵缠满藤条的大树边,利用藤条的突起架枪搜索,已经可以看到丛林中有人移动,可是对方移动速度太快,还没来得及开枪对方就躲到了大树背后,荆棘鸟现在可以确认对方的注意力被牛崽吸引住了,没有发现自己已经隐藏在了他们的侧翼,荆棘鸟要等右侧迂回小队的到达,然后开枪将对方吸引过来,来个两翼包抄,中央突破。突然,蝰蛇的枪响了,对方一个队员在移动位置观察的时候,没有发现伪装良好的蝰蛇,几乎是撞到了他的枪口上,蝰蛇迫不得已开了枪,将对方射倒!


牛崽碰到的正是“保卫者”的SAS侦察分队,罗斯顿派出了26人侦察“潜伏者”的营地,在前天发现了“潜伏者”的6号地区分基地,罗斯顿觉得这是个顺手牵羊的好机会,越过了加蓝德直接命令洛林进行了袭击,袭击的效果并没有达到罗斯顿的预期。虽然没有人员伤亡,可是洛林的行踪也暴露了,他带队一路急行军撤退,该死的台风使许多河流爆发山洪,使撤退耽误了不少时间,为了尽快摆脱“潜伏者”的纠缠,洛林选择了距离最近的刘易斯山口撤退,没想到“潜伏者”的动作竟然那么快,抢先一步堵住了山口。


洛林为了防止损失打得很保守,没有主动向牛崽进攻,而是就地固守。洛林并不知道对手有多少,或许只是一支巡逻分队,洛林为了减小目标,将26人分成了两个分队撤退,前锋一分队与牛崽遭遇,二分队正在加快脚步赶往战场。


蝰蛇狙击了一名“保卫者”,他们才发现自己的侧翼已经被人渗透了,另一侧似乎也观察到了有人移动,他们本来计划固守这片小空地,等另一支小队上来后利用优势兵力击溃牛崽的小队,但是现在再不撤退,还没等那支小队赶到,自己就要被包饺子了!


洛林趁包围圈还没形成,开始交替掩护撤退,他们不愧为世界一流的雇佣军,撤退毫不杂乱而且动作迅速,甚至没有给荆棘鸟狙击的时间。牛崽咒骂着包抄队员动作太慢,指挥“潜伏者”趁机用最快速度推过这片空地追击撤退的“保卫者”,双方在丛林中开始了赛跑。双方都能听到对方在丛林中奔跑的声音,可是树木和藤蔓遮挡了视线,大家只能靠耳朵来判断对方的大概位置进行射击,这样的命中概率可想而知,因此双方都没有浪费弹药,丛林中时不时响起一阵稀疏的点射声。“保卫者”已经跑了两个小时了,牛崽就像沾上湿手的干面粉,甩也甩不掉,最近的时候,荆棘鸟甚至跟“保卫者”的一个队员只有20米!荆棘鸟开了一枪,对方灵活的躲到一棵缠满藤蔓的大树后,等荆棘鸟追过去的时候,已经没了踪影,只听到他在丛林中窸窣的奔跑声。


牛崽并不知道对方还有另一支分队。自己的小队像个口袋一样包抄了他们,慢慢挤压过去,只要再拖一两个小时,AK的小队就能赶到参加战斗了,所以他并不着急,只要不跟丢了就行。


“保卫者”突然不跑了,就地隐蔽起来,牛崽觉得蹊跷,命令小队停下脚步,注意警戒----敌不动我不动。洛林希望利用一号分队作为诱饵想引诱牛崽上当,另一个分队已经埋伏在丛林中,可是牛崽却命令“潜伏者”停下,然后朝后撤出了一百米,就地环形防御,洛林见牛崽没有上当,一号分队正面朝牛崽压回来,二号分队朝牛崽的左翼移动,也想来个侧翼包围。荆棘鸟发现了“保卫者”迂回过来的二号小队,牛崽考虑到自己的人数不多,对方有了增援很容易就能把自己的12个人吃掉,况且左翼是荆棘鸟和蝰蛇,右翼是三个包抄队员,正面只有7个人,很明显,正面顶不住对方两面夹击,牛崽下令正面撤退,两翼包抄队员潜伏不动,等“保卫者”越过潜伏队员后,跟在他们身后,前后夹击。


牛崽装做溃退的样子,德尔达现在人数占绝对优势,有恃无恐的朝牛崽追了过来,只要打破牛崽的防守,他们就能通过刘易斯山口,到了那个时候,“潜伏者”想追上他们就不那么容易了。


荆棘鸟和蝰蛇隐蔽在丛林中,他们伪装得很好,两个包抄的“保卫者”从他们身边不到2米的地方经过的时候都没有发觉,很快“保卫者”就越过了潜伏队员,追击牛崽,潜伏队员起身跟上去,在他们身后开枪,洛林吃了一惊,没想到身后竟然已经有人潜伏,但是他们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在刚才的交火中已经暴露了牛崽小队的人数不足,潜伏过来的也就只有几个人而已,洛林分出几个队员警戒侧后,其余人继续朝牛崽猛扑过去。包抄队员被“保卫者”的警戒分队拖住,无法取得战果,只能不远不近的跟着,牛崽又被打回了那片小空地附近,双方继续隔着空地对射,历史总是这么惊人的相似,只不过双方调换了角色。“保卫者”利用人员优势,也摆出了个两翼齐飞,中央突破的阵势,牛崽还在苦苦支撑,如果被“保卫者”越过了刘易斯山口,就不可能再找到他们的踪影。洛林也明白自己的处境,撤退的时候为了迷惑追击部队,二号小队是绕了一圈才跟上撤退的,两队分的太开了,虽然成功的迷惑了“潜伏者”的追击部队,但是一号小队被牛崽追击的时候二号小队却没能及时的跟上支援,白白的浪费了两个小时。洛林不能确认对方是否也有增援,刘易斯山口已经是对方巡逻的边缘地带,从现在看来,遭遇的只是一个例行巡逻的小分队,只是这支小分队的战斗力之强让他们吃惊,一开始,就摆出了咄咄逼人的进攻姿态,逼得一号小队后撤。作为一个跟“潜伏者”交手过无数回合的老“保卫者”队员,洛林现在确认对手是“潜伏者”无疑。可是洛林无法确认“潜伏者”有没有增援,现在只能用强大的攻势将这支巡逻队压垮。洛林估计着对方增援赶到的时间,命令加快进攻节奏,务必在两小时内通过刘易斯山口那片空旷地带并隐藏进丛林中。


牛崽利用地形在顽强的抵抗,派出的骚扰人员像幽灵一样突然在“保卫者”身后冒出来开几枪,然后又消失在丛林中,“保卫者”已经有两人受伤,这让“保卫者”无法集中全部精力进攻,洛林要确保队形不能被分散,警戒分队跟随大部队一起运动,无法去追击骚扰人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