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路历程 卷一 潜入 第二章 导弹危机(2)

zhuhujj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7.html[/size][/URL] 蝰蛇眯着眼睛透过墨西哥丛林的参天大树看了看太阳,问:“牛崽,还有多远?” “鬼才知道!”牛崽嘟哝着,他们这群“旅游者”下了飞机已经在丛林里走了三天,每人几十公斤的负重背在身上可不是件轻松的差事。蝰蛇没有再说话,作为刚刚加入Black List的新手,少说多做没有错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7.html


蝰蛇眯着眼睛透过墨西哥丛林的参天大树看了看太阳,问:“牛崽,还有多远?”


“鬼才知道!”牛崽嘟哝着,他们这群“旅游者”下了飞机已经在丛林里走了三天,每人几十公斤的负重背在身上可不是件轻松的差事。蝰蛇没有再说话,作为刚刚加入Black List的新手,少说多做没有错的。



牛崽一路上都在小声地抱怨着这该死的丛林,他来自德克萨斯,他的毛病跟优点一样多,最大的毛病就是爱抱怨。前锋侦察打断了他的抱怨:“发现不明人物,2点方向,距离300米,8人!”牛崽顿时警觉起来:“注意监视,不要暴露!确认目标状况!”同时握拳散开五指,紧跟在后面的蝰蛇将这个手势传了下去,同时趴下找隐蔽。


“人数增多!20、21、25、不像是巡逻队!”负责侦察的蓝鸟在对讲机里小声地汇报:“看行动是职业军人,难道是Global Risk?天!已经发现36人,正穿越我2点方向的一片草坡!”


“确认是Global Risk么?大家抄家伙!”牛崽拇指一顶,将G36步枪的保险顶开。


“牛崽,现在不是交火的时候。”蓝鸟提醒到:“对方已经越过我观察线,消失在10点丛林,警报解除!”


“Fuck!”牛崽骂了一句,举起食指在空中画圈,示意大家集合继续出发,为了安全,在队伍的右翼派出了三个侦察兵警戒。


在牛崽的抱怨声和大雨的欢迎下,蝰蛇终于在第五天夜晚到达了雷管设置的营地。营地里没人当他们是客人欢迎,甚至没有给他们准备床位,几个人正围着桌子在昏暗的灯光下打扑克。牛崽抱怨着没有热水洗澡,抱怨着该死的雨让他的靴子进了水,雷管斜了牛崽一眼:“牛崽,你最好还是闭上你的鸟嘴,否则会被地雷给轰掉。”牛崽向雷管竖起一根中指作为回答。


蝰蛇整理好自己的床位,吃了点东西,多数“旅游者”已经躺在了床位上跟周公谈理想和抱负去了,蝰蛇睡不着,踱到了牌桌边。土拨鼠光着膀子,浑身冒汗,他面前就剩下一张孤零零的一百美元钞票。蚂蝗眉开眼笑,他赢了最多,摸上了最后一把牌,他说到:“亲爱的战友们,投降吧,法兰西优待俘虏。”


荆棘鸟依旧一脸的平静,他是被拉来做陪的,面前还有500美元,不亏也不赚,另一个搭角的彩虹不满地瞪了蚂蝗一眼。雷管靠着桌子冷眼旁观。土拨鼠嚷道:“老子就不知道什么叫投降!我提议这把全押!赢家通吃!”


蚂蝗哈哈大笑:“亲爱的土拨鼠,你想用区区的一百美元来押?太不公平了。你知道我们玩牌从来不收支票。”


被蚂蝗一激,土拨鼠转身从脱下的衣服暗袋里掏出一块东西往桌子上一放:“天空之蓝!拉吉公主头冠上的钻石!难道这个筹码还不够么?”


蚂蝗的笑容僵在了脸上,随即浮现出贪婪的神色:“土拨鼠,这可是价值连城啊,你舍得?”


“当然!怎么,难道这还不值你面前的两万美元么?”


蚂蝗拿起钻石看了又看:“当然值得,只是……荆棘鸟,你这500美元是不是太少了点?彩虹,你也加点吧,省得说咱占土拨鼠的便宜。”


蝰蛇心里暗暗好笑,看来蚂蝗和土拨鼠的牌都不错。彩虹将手中的烂牌一甩:“我不玩了,这两百美元谁要就拿吧。”


蚂蝗将眼光转到荆棘鸟身上,荆棘鸟自从拿到了牌,一直就盖在桌子上,他依旧平静地说:“蚂蝗,500美元全押,多了没有。”


“荆棘鸟,我一直觊觎你的狙击步枪——”蚂蝗的话还没说完,荆棘鸟重复道:“500美元,我想我说得够清楚了。”


“500就500吧!”土拨鼠嚷到。


蚂蝗得意地把牌亮出来:“先生们,三条A,一对10,如果没有异议的话……”话音未落,土拨鼠把牌甩到桌子上:“红桃6到10!同花顺。”土拨鼠没有理会蚂蝗懊恼的表情,把桌子上的美元朝自己面前扒拉。



蝰蛇微微一笑,看来自己没有猜错,荆棘鸟面无表情,把牌翻一张一张翻开。土拨鼠两眼圆瞪,桌子上赫然是黑桃同花顺!一旁观战的雷管笑出声来:“荆棘鸟,果真是狙击手风格,一发子弹就赚回一架飞机!土拨鼠,我看你的天空之蓝今天要换主人了。”


土拨鼠不情愿地把刚扒拉到面前的美元推了出去,当然,还有那颗自己费了不少心思偷来的“天空之蓝”


荆棘鸟把美元塞进口袋里,把“天空之蓝”扔还了土拨鼠:“我对钻石没有兴趣。”


一旁的蚂蝗用妒忌的眼神看着荆棘鸟:“我给你5万美元,你把它卖给我!”


“不好脱手的东西对我来说没价值,土拨鼠你做我的经纪人,卖了它我分你一半提成。”


“真的?!”土拨鼠赶紧把天空之蓝藏好,嘴上不忘对荆棘鸟说一通肉麻的感激话。


牌局结束了,雷管此时才瞥了蝰蛇一眼:“小子,你不困?”


蝰蛇微笑着说:“您好,我叫陈思,来自C国……”


雷管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小子,我提醒你,名字只对阵亡通知员有意义!我只要知道你的代号就可以了。”


蝰蛇的笑容僵在脸上,荆棘鸟收拾好美元,对他说:“你叫蝰蛇?”


蝰蛇点了点头。


“那么你就是我的副射手,我希望你能胜任这个工作。”没等蝰蛇回答,自顾自地走了出去。


蝰蛇尴尬地站在那里,土拨鼠和蚂蝗朝他投来嘲笑的目光。


第二天一早,在牛崽抱怨声中蝰蛇迎来了清晨的第一屡阳光,简单地吃了早饭,雷管把大家纠集起来开会,通报目标的情况,清点牛崽带来的装备。牛崽随口说昨天碰到了不明人物,估计可能是Global Risk,雷管跳了起来:“牛崽!为什么不早说?”


牛崽瞟了雷管一眼:“冷静!冷静!俄罗斯人是不是都那么暴躁?我早说能怎么样,况且……”


雷管咒骂着打断了牛崽的话:“我要把你这来自德克萨斯的混蛋切成牛排下酒!这么重要的情况你应该立刻通知我!”


牛崽没有做声,雷管还在咒骂着,荆棘鸟提醒了一句:“雷管,现在不是骂牛崽的时候,我想还是要把事情先弄清楚。”


“现在关键是要找到入口,只要能进去,一切都好说。”土拨鼠说。


雷管朝嘴里灌了一大口啤酒压住心头怒火,说:“指纹扫描仪,眼角膜测定仪,C4炸药,定向炸药,磁卡分析仪,密码分析仪都带齐了么?”


“齐了,我用脑袋保证,一样不少。”牛崽自知理亏,闷头回答。


“荆棘鸟,你先带蝰蛇进行侦察,务必找到入口。蚂蝗,带队建立警戒带,不要让Global Risk找到我们。”


“雷管,我们来晚了,导弹已经下了井,现在已经开始重新种植植被伪装。这么重要的导弹,我看很难找到入口,你还不如让头儿想办法弄个建筑图……”荆棘鸟话没有说完,雷管粗暴的吼到:“执行命令!头儿那边我会交代,要做好两手准备。”


“是!我执行就是了,那么大声做什么?棚子都给你掀了。”荆棘鸟站起来去准备装备。


“哈!俄罗斯伏特加造就的性格……”蚂蝗想开句玩笑活跃气氛,被雷管狠狠地一瞪,赶紧把后半句吞进了肚子,站起来召集人手去了。


荆棘鸟回到自己的房间,把M40狙击枪仔细地擦拭了一便,蝰蛇很快就准备好了装备,来找荆棘鸟的时候他还在擦枪,蝰蛇带了一支G36自动步枪,战术背心里装满了弹匣,背上的一个背包装上了伪装网,雨衣绳索等工具。荆棘鸟看了他一眼:“带够一个星期的食物和水,少带点弹药,雨衣也省了。”


“可是,荆棘鸟,我带的这些都是生存必须的工具。”蝰蛇争辩道。


“生存的必须工具只有两样,就是大脑和双手。”荆棘鸟慢条斯理地把M40装进枪袋里,拉上拉链。蝰蛇睁大眼睛:“荆棘鸟,你不带狙击枪?”


“为什么要带?我是去侦察,又不是去找麻烦打仗,不过你要愿意帮我扛我非常乐意。”荆棘鸟抽出把P40微型冲锋枪,检查了一下,在战术背心里塞进两个弹匣,然后扔给蝰蛇一个吸吮式水袋:“三升水,灌满了省着用可以够5天,再带上几个水壶,多带巧克力和牛肉干这些热量高的食物,我不喜欢压缩饼干。除了伪装网、生存刀和必要的绳索,其余能精简就精简。”


“荆棘鸟,如果碰到敌人弹药不够怎么办?”蝰蛇不情愿地从背包里拿出雨衣,他觉得他够精简的了,除了武器弹药通讯工具,食物和水,自己只带了雨衣、伪装网和50米绳索。


“跑是个不错的办法。”荆棘鸟把伪装网塞进背包,穿上战术背心,空余的弹匣包里塞进了巧克力等食物,满满当当倒也挺像弹药充足的样子。


两人灌满了水壶,荆棘鸟还特别在水里加入了葡萄糖和盐,除了背上的三升水袋,腰间还挂上了三个一升的水壶,顺手还操了包盐和葡萄糖混合物放进了口袋里。准备妥当,荆棘鸟跟雷管打了个招呼,带领蝰蛇消失在墨西哥丛林中。


虽然这里还是安全区域,蝰蛇还是按照丛林行军守则,跟荆棘鸟拉了10多米距离前进,荆棘鸟微微一笑----看来还是学过那么两下子。


“蝰蛇,跟上来。”荆棘鸟回头对他说。蝰蛇奇怪地看了荆棘鸟一眼,丛林行军,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口,一般都是用手语交流,难道荆棘鸟不知道么?不过他还是加快了脚步跟上,举枪警戒,小声问到:“什么事?”


“不用那么紧张,趁着现在有时间,我想咱们应该互相了解了解,你是C国什么部队出来的?”


“军区侦察大队,我也是一个狙击手。”


“噢?你的SVD用的怎么样?”


“还行,一千米狙击过目标。”蝰蛇回答,随后问:“你也是C国人,你是那个部队?”


“我?幽灵团的。”荆棘鸟轻描淡写地说。


“幽灵团?!”蝰蛇吃了一惊!幽灵团在C国是支绝密尖兵,在当年清剿反国家分裂份子的时候,幽灵团在半个月内横扫了镜内外几乎所有的分裂份子训练基地,逮捕和击毙了200余名分裂组织头目,速度之快,下手之狠让信号旗、SAS、海豹等世界顶级特种部队都为之咋舌。不过那次之后,幽灵团就像从人间蒸发了,再没有过大规模行动,外界得到的信息很模糊,只知道他们大约有2000多人,团级编制,执行绝密级任务,可是并不知道其具体的番号和训练基地,因此给他们起名为幽灵团。


“怎么?幽灵团里的人不是人么?难道你还真以为是幽灵?”荆棘鸟瞥了蝰蛇一眼。


“听说你们跟三角洲在M国交过手,还有在T地区和海豹打过仗,是不是真的?”


“不知道。”荆棘鸟冷冰冰地回了一句。


蝰蛇还不死心,继续追问:“荆棘鸟,幽灵团的番号是什么?你们执行过多少任务?”


荆棘鸟没有回答,举起右手握拳张开五指示意散开——谈话结束了。


蝰蛇知趣地退后。蝰蛇虽然受过严格和专业的侦察训练,可是他只执行过一次任务,一枪都没开过,他只在靶场打过目标——当然,那也算目标的话。他知道自己很多东西没有学到,退伍后辗转来到了Black List,他觉得男人就应该在战场上实现人生的价值,他认为自己天生就是一个战争机器,如果不是因为得罪了上级,他不会退伍,事实上他退伍的时候,侦察大队的大队长还跟他说过,他的离开是侦察大队的损失。在Black List训练了三个月,他就被派到了墨西哥,雷管和荆棘鸟的冷淡让他多少心里有些不快。


下午下起了大雨,蝰蛇有些后悔听了荆棘鸟的话把雨衣给扔在了营地里,荆棘鸟倒是兴趣盎然地漫步在雨中丛林,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丛林的雨来得猛,停得也快,太阳重新照射下来的时候,丛林里跟蒸笼一样闷热。蝰蛇拔开水袋的吸管,想喝点水补充水份。


“你干什么?省着点。”荆棘鸟回头说。


“补充点水份,荆棘鸟,我们已经走了大半天了,该停下来吃点东西了。”


“你不会边走边吃么?”荆棘鸟抽出生存刀,砍断一条藤条,不多时藤条流出晶莹的水滴,荆棘鸟把嘴凑上去喝了几口,对蝰蛇说:“喝吧,水要省着点用,半小时吃点东西不让肚子空着,你的教官难道没有教过你?”言语透着不满。


蝰蛇有点尴尬,能省就省这个生存法则竟然忘记了!


趁着蝰蛇喝水的时候,荆棘鸟拿出了指北针和地图,确认了方位无误后说:“晚上得继续行军,还有80多公里直线距离,明天我们得到达目标并开始侦察。”


蝰蛇睁大眼睛——今天已经不停地走了40多公里了!80公里的直线距离并不是单纯的等于要走的距离,加上爬山绕弯,至少还有100多公里!


荆棘鸟收起指北针和地图,瞥了蝰蛇一眼:“怎么,你的教官没有教过你黑夜奔袭?”


蝰蛇没有说话,雷管给的时间是三天到达,荆棘鸟也太着急了。荆棘鸟没有理会蝰蛇抗议的神态,说:“赶紧走吧,还有30公里我们就可以到达一条河,弄个筏漂下去我们可以省下20公里的路程,运气好的话,还能睡上几个小时。”


蝰蛇把嘟哝的话吞进肚子里,现在他明白为什么荆棘鸟只带那么点装备——远路无轻担,自己都累得半死了,荆棘鸟还气定神闲跟散步一样。现在他期望早点赶到河边扎好筏子,好让自己快断掉的脚休息休息。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