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原官员被指身份造假争亿元遗产

jiwuy 收藏 0 318
导读: 核心提示:石家庄原团市委副书记王亚丽日前被人举报冒充别人女儿争夺遗产。中纪委已介入调查。举报人还称,王亚丽曾为了晋升石家庄团市委副书记,把年龄改小了5岁。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2_11_91708_10691708.jpg[/img] 举报人王翠棉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2_11_91709_10691709.jpg[/img] 石家庄原团市委副书记王亚丽被指身份造假。 [i

核心提示:石家庄原团市委副书记王亚丽日前被人举报冒充别人女儿争夺遗产。中纪委已介入调查。举报人还称,王亚丽曾为了晋升石家庄团市委副书记,把年龄改小了5岁。


石家庄原官员被指身份造假争亿元遗产

举报人王翠棉


石家庄原官员被指身份造假争亿元遗产

石家庄原团市委副书记王亚丽被指身份造假。


石家庄原官员被指身份造假争亿元遗产

石家庄金华停车综合服务中心大楼价值4.5亿,陷入遗产争夺纠纷。黄玉浩 摄


早春2月,石家庄市乍暖还寒,紧邻裕华区政府的美华商务酒店门前,稀疏停着几辆京牌商务车。中组部、中纪委联合河北省纪委组成的专案组,入住办公已有近半个月。酒店大堂经理听闻“中央在查办一个大官”。


石市数名接受调查的官员向记者表示,他们看见中组部领导对调查事宜的批示上写着,“这事闻所未闻”。


2月3日,石家庄市纪委书记李文起向记者证实,1月上旬,专案组进驻石家庄市,查办原团市委副书记王亚丽涉嫌身份、档案造假,并非法侵占他人财产一案。


“目前王亚丽已被控制,此案仍在侦查。”李文起说。


王翠棉已多次被专案组叫去了解情况,是她向各级政府部门举报王亚丽造假。


据王翠棉了解,王亚丽存在年龄、学历、干部身份的造假。而让王翠棉最不能接受的“造假”是,“王亚丽说她才是我父亲的女儿。”


谁家的女儿?


富商王破盘去世,石市时任团市委副书记王亚丽自称为其女,并指病床边的三女一男为李鬼


王翠棉第一次见到王亚丽是在2008年8月8日,一个特别的地点———石家庄市第二人民医院停尸房,一个特别的场合———那天,父亲王破盘去世。


王翠棉等姐妹陆续奔赴医院,而兄长王中信先已到达。他率先接到父亲公司会计贾玉红电话,得知父亲病危。赶到时,未能见上父亲最后一面。


停尸房内,王翠棉等人伏尸痛哭;王中信显得“六神无主”。父亲生前同事韩志友则去医院财务处结账,随后带来一个让王中信“吃惊”的消息。“老韩说有个女人自称是王破盘的女儿,叫王亚丽,抢去了账单,说她来付。”


据王中信介绍,10分钟后,一名中年女子和20多名警察涌进停尸房。该女子问,“你们认识我吗?”王中信回答,“不认识。”那女子说,“那好,老爷子是被人害死的,我已经报警了,要验尸,法医我已经带来了。”


“当时我问,你是谁,凭啥报警,王破盘是我父亲,他子女都在,我不同意谁也不能动我父亲的尸体。”王中信说,女子没回答,转身走了。


此后警方对王中信说,他们是石家庄市新华公安分局刑警三中队的,王破盘的女儿王亚丽报警,称“父亲”的死有他杀嫌疑,所以需要尸检。


同时周边人向王中信证实,那名中年女子就是王亚丽,石家庄市政协常委、团市委副书记。


“市领导”。“父亲的一个女儿”。“父亲为他杀”。“没有出示证件的警察”。


而医院死亡证明书显示,父亲为“心脏病突发猝死”,死后症状无异常。王中信想到,父亲去世后留下一个数亿资产的公司,当时他感觉就像陷入了一场阴谋。他坚决拒绝尸检。


8月10日上午,王中信将王破盘尸体运回无极县老家。2天后,请来县公证处为王破盘提取指纹及相关遗留物,随后火化。


“他们做贼心虚才毁尸灭迹。”去年8月25日,记者打电话中联系上王亚丽,她说她从不认识王中信、王翠棉等人,父亲王破盘只有她一个女儿,母亲已出国多年,“我怀疑那群人是想谋夺我父亲的遗产才冒充父亲子女的”。


王亚丽在一份申诉材料中表示,她于王破盘去世当天,接到王公司会计贾玉红电话,遂赶到医院,发现王破盘眼、嘴、手指发黑,疑为中毒,遂报警。


10多年前的小丽


王破盘女儿王翠棉想起,这个“王亚丽”在10多年前就与父亲同住,父亲称她“小丽”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王翠棉一直在想那名叫“王亚丽”的女子是谁,直到她去工商局查询父亲的金宝公司档案时,才发现了蛛丝马迹。


石市工商局企业注册分局为王翠棉提供了一份“外商投资企业负责人王亚丽”的身份证明,该证明显示,1994年,王亚丽,住在北马路3号一部队大院,曾在256医院工作过,个人简历称毕业于军医军学院,毕业分配至正定县的256军医院,后转业至市交通局征稽处任科员,现任金宝公司董事。


王翠棉这才回忆起,1994年,王破盘正是住在该部队大院,她依稀记得父亲当时的确和一个叫“小丽”的女子住在一起,“过去十几年了,当时并不知道她就是王亚丽,现在对比两个人的形象,发现那个小丽就是今天的王亚丽”。


王翠棉称,1994年左右,自己在石家庄市上大学,有时会去找父亲要生活费,经常遇见“小丽”,“父亲不在,她从不让自己进门”。


王翠棉开始走访1994年前后也住在那个大院里的老干部,得悉王亚丽原籍无极县张段固镇,本名丁增欣。


在张段固镇派出所,王翠棉通过警方内部关系调取到丁增欣的户籍资料,资料显示,丁为张段固镇西验村人,父亲丁小锅,母亲张英勤,还有个弟弟丁增虎,丁增欣为1969年9月出生。


王翠棉还向记者提供了一份盖有张段固镇西验村公章、有支书丁保栓签名的“证明信”,信称现有我村村民丁小锅,其妻张英勤,家中共有四个孩子,大女儿丁增敏,二女儿丁增棉,三女儿丁增欣,小儿子丁增虎,全家都在石家庄工作,三女儿丁增欣是现在的石家庄市团市委副书记,现已改名王亚丽。


丁保栓称,四川地震后,全市干部大会动员捐款,三闺女(丁增欣)也上电视讲话了,我这时候才知道她现在不叫丁增欣而叫王亚丽了,当了团市委副书记。


干爹变亲爹?


西验村很多人都知道王亚丽就是丁增欣,曾认王破盘为干爹


记者去西验村,从该村主任丁三民处了解到,王破盘是无极县的“能人”,一直承包政府工程,与县长、书记都称兄道弟的,1989年时,王在西验村附近修路,当时丁小锅在工程上给王破盘帮忙,和王破盘关系很好,后来让女儿丁增欣认王破盘为干爹,不到一年,听说丁增欣就去当兵了。


“石家庄市纪委、组织部到村子里查好多次了。”丁三民说。


但是王翠棉还想求证,市原团市委副书记王亚丽的出生日期是否也是1969年出生。


王翠棉找到石家庄市公安系统一名领导,希望其通过公安系统的户籍网络查找1969年出生的“王亚丽”,发现在1969年的资料中并无“王亚丽”,而在1978年的资料中发现,出现了王亚丽。


王翠棉记下了“王亚丽”的身份证号,但没有照片,也无法比对。


后来王翠棉在驾校调取到王亚丽的驾照身份资料,发现“王亚丽”和“丁增欣”很像,进一步印证了自己的推测。


最“年轻”的政协常委


王翠棉通过户籍资料发现,王亚丽曾通过迁移户籍来更改年龄,以符合团委干部年轻化的要求


王翠棉从户籍资料里面发现,王亚丽曾先从石家庄迁到鹿泉市,而在一个月零8天后,王亚丽再次办理手续从鹿泉市回迁石家庄市。


从王翠棉提供的资料上看到,2003年7月4日,王亚丽申请自石家庄市宁安路派出所辖区迁入鹿泉市获鹿镇。


此时,王亚丽的身份证和原户口上的出生日期是1973年12月24日。


而在一个月后,王亚丽再次从鹿泉市迁回石家庄时,她的身份证和出生日期则被更改为1978年12月24日。


记者还发现在《申请迁入鹿泉市常住户口呈批表》及“户口迁移证”上,不论人工手写还是计算机打印的“1973”字样,均有将阿拉伯数字“3”改为“8”的明显痕迹。


王翠棉还向记者提供了一份河北团省委联合中共河北省委组织部下发了《关于加强和改进团省委机关干部转岗工作的通知》。该文件是2001年1月下发,这份文件要求团省委严把干部“入口”关,规定“处级干部年龄不超过30岁”。


王翠棉说,王亚丽于2008年1月7日当选团市委副书记时,若不改年龄,王亚丽为35岁。改过之后,则距30周岁的“门槛”还有11月。


随后王亚丽当选石家庄市最年轻的政协常委。


“迟到”的水落石出


王翠棉已举报1年半,107专案组于今年1月来调查王亚丽,现已分别提取两人DNA,真相将出


王翠棉在发现王亚丽存在年龄造假后,便再也没有任何资料显示,王亚丽是从无极县迁移至石家庄的。


也就是说,王亚丽的第一份迁移手续办于1996年,迁入地是石家庄宁安路派出所。记者便到该派出所了解情况,他们表示,当时王亚丽迁入该派出所的全部手续只有一封盖有正定县武装部公章的“证明信”,信称,“王亚丽因干部调动至市交通局”。


王翠棉再次到正定县武装部、256军医院、军医军学院(现名白求恩军医学院)查询王亚丽其人,均被告知查无此人。记者也到上述各单位求证,都表示没有王亚丽这个人。


2003年4月,石家庄市人事局例行公布了调动人员审批结果,王亚丽从石家庄市交通局养路费稽征处调入西柏坡纪念馆。5个月后,“上级党委决定由王亚丽同志任石家庄市鹿泉开发区党委书记”。



2008年10月起,王翠棉以《编制弥天大谎,侵占亿万资产》和《关于王亚丽假干部身份、篡改年龄情况的举报》两份举报材料,实名向石家庄市、河北省、中央各级纪检、组织部门举报时任石家庄市政协常委、团市委副书记王亚丽身份、姓名、年龄和履历造假,冒充别人女儿,勾结市工商局长齐志刚篡改企业档案非法侵占他人财产。


直到今年1月,王翠棉的举报终于取得了进展,中组部和中纪委联合成立107专案组,入驻石家庄调查王亚丽造假一事。


1月下旬,王翠棉说,自己与王亚丽均已由办案人员组织进行了DNA检测,将参照王破盘遗留的DNA标本进行比对。


“马上就要水落石出了。”王翠棉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