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行纪 正文 第十四章 烧火道人

飘雨时分 收藏 2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4.html[/size][/URL] 林逍和药儿,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所以两人也变得益发亲近。 那天被药儿救醒后,林逍曾问药儿:“既然这里是药儿师姐的秘密,为什么师姐要带我来?” 药儿的答案,果然很有她的本色。“这个,四十九天结一次莲子,师姐舍不得错过那天的莲子。但是师父又说了,要我紧紧的跟着你,所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4.html


林逍和药儿,有了一个共同的秘密,所以两人也变得益发亲近。


那天被药儿救醒后,林逍曾问药儿:“既然这里是药儿师姐的秘密,为什么师姐要带我来?”


药儿的答案,果然很有她的本色。“这个,四十九天结一次莲子,师姐舍不得错过那天的莲子。但是师父又说了,要我紧紧的跟着你,所以,只能把你带过去了。嗯,嗯,反正你也没把那个地方告诉别人嘛,这样不是很好么?也省得我每次浪费一半莲子。”


林逍搞不懂那株莲花、那个池塘、那个洞窟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他能清楚的感觉到每次服用的莲子给他带来的好处。每服用一次莲子,增加的功力微乎其微,大概也就相当于林逍自己苦修半个月所增加的真气。但是林逍能清楚的察觉自己身体的变化,他的精力更加充沛,他的反应更加敏锐,似乎这莲子,有从根本上改善一个人资质的功效。


当然,这仅仅是林逍所感觉到的变化,这些莲子是否还有其他的神妙功效,这就是林逍没有能力确定的了。


不过,和药儿相处了几个月,林逍竟然渐渐的被药儿同化了。凡是想不通的事情,就放去以后再想,林逍也就将所有的问题抛去了脑后。


林逍拜入大罗丹道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年。这一日,药儿正懒洋洋的挥动着铁斧在金桦林中劈砍金桦木,林逍则蹲在一堆篝火边,小心翼翼的伺候着火上烘烤的三只野鸡。这就是半年来林逍和药儿的分工——药儿的修为比林逍高,她就替林逍对付那些比精铁还要坚硬数倍的金桦木;林逍的厨艺比药儿高,他就打些小野物炮制了供两人分享。


半年来,两人已经习惯了这种合作分工,丝毫不觉得药儿帮林逍砍柴是一种作弊的行为,更不觉得两人偷偷的打野物烧烤触犯了修道的戒律。


挥动着铁斧一阵乱劈乱砍,药儿胡乱的塞满了那个铁箩筐,就迫不及待的跑到篝火边,蹲在了林逍身边。她流着口水,眼巴巴的看着木架上的野鸡,拼命的用手指拧动林逍胳膊上的皮肉:“好了没?好了没?好饿,好馋,快点!掌门师伯太可恶了,又要全谷弟子辟谷修炼,馋死我了!”药儿不断的用舌头舔着嘴唇,就有如一只贪食的小狗。


“好了,好了,就快好了!”林逍捏碎一枚野果,将果汁涂在了三只野鸡上,又仔细的烘烤了一阵,飞快的将一只通体烤得金黄流油的野鸡从木架子上取下递给了药儿。


“好的,好的!”药儿的眼珠都在发光,她飞快的将烤鸡从左手换到右手、又从右手丢进了左手。“好烫,好烫,救命啊,烫死我了!”迫不及待的药儿狠狠的一口咬在了鸡腿上,用力的撕了一大块肉下来。滚烫的油脂烫得她发出尖锐的惨叫,但她却是一边惨叫着,一边风卷残云般将那只烤鸡吃得干干净净。


林逍翻了个白眼,又将一只烤鸡递给了药儿。


“嗯,嗯,师弟,你是好人。嗯,你也吃啊,不要老把东西给我吃!”药儿一边抢过林逍手上的烧鸡,一边还是很有点良心的叫林逍赶快动手。只是,她那望向木架子上最后一只烤鸡的眼神,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只饿慌了的小狼。


“呃,是。”林逍的吃相可就比药儿斯文多了,他取下烤鸡,用手指慢慢的一条条的撕下鸡肉,很斯文的放进嘴里慢慢的咀嚼着。


“呼呼!”药儿早就将第二只烤鸡填进了肚子里,她仔细的用舌头将手指上的油脂舔得干干净净,这才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肚皮,朝林逍笑道:“师弟,掌门师伯应该派你去伙房。嗯,你愿不愿意做伙房的管事弟子啊?”


林逍默然,一口鸡肉堵在嗓子眼里,半天没咽下。


药儿则是四仰八叉的躺在了林逍身边,满意的哼哼道:“现在的伙房管事,那个家伙,哼,也不知道丹愚师叔从哪里将他带回来的,唉,做的东西难吃得要死,唉,弄得我胃口都变坏了许多。嗯,嗯,幸好有了师弟你,师姐的胃口这才恢复了一小半啊!”


“恢复了一小半”,林逍的眼角剧烈的跳了跳,他骇然看了一眼药儿那平坦的没有丝毫赘肉的腹部,这些东西,她吃去了哪里?


摇摇头,将手上的野鸡抛开,用泥土将篝火盖上,林逍也原地躺下,和药儿肩并肩的躺在了地上。


已经是初秋季节,天空瓦蓝瓦蓝的,不见一点儿云彩。暖烘烘的阳光晒在身上,让人懒洋洋的直打瞌睡。天空有几行大鸟飞过,近处的林子里,大群的野蜂正在“嗡嗡”的忙碌着。对面的山坡上一片山花烂漫,山顶上是一片野果林,一颗颗淡红色的山果正在枝桠间隐现,风从山的那边吹了过来,带来了浓郁的花果香气。


“啊……”药儿仰天打了个呵欠,她脑袋一歪,自然而然的将脑袋枕在了林逍的胳膊上。她话也不多说一句,就沉沉的陷入了梦乡。林逍有点羡慕甚至有点嫉妒的看着药儿,也许,活得简单一点,也是一种幸福?饿了就吃,困了就睡,这也是一种难得的逍遥。


药儿俏丽的面孔就在面前,她温柔的鼻息轻轻的打在林逍的脸上。林逍心里微微一甜,正想偷偷的伸手去触摸药儿的长发,但是眼前突然涌出的大片血光,却让他猛的惊醒过来。


“爹爹……小白……”林逍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看着药儿,眸子里却已经是清亮亮的一片,有如阳光洒在雪地里反射出的雪光。


轻轻的挪动了一下身体,林逍将自己的身体和药儿的身体离得远了些。


因为林逍胳膊晃动了一下,沉睡中的药儿不满的哼哼的一声,她熟极而流的在睡梦中伸出手指,恶狠狠的在林逍软肋上掐了一记。梦中的药儿下手极重,林逍原本修为就远不如她,这一把掐得林逍是眼前发黑,眼泪水忍不住的大滴大滴的流了下来。受到了教训,林逍再也不敢乱动弹,只能是苦着脸看着药儿。睡梦中的药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


“坏蛋师弟,嗯,明天的烤鸡,要四支。我三支,你一支,吧嗒,吧嗒,好吃。”


林逍翻起了白眼,无可奈何的轻轻叹了一口气。


一缕凉风突然吹来。在回春谷待了半年,林逍已经熟悉了那些修道之人神出鬼没的手段,一感受到这凉风,他就知道,有高手来了。


林逍急转过头来,正好看到丹浮生的另外一个弟子花风儿俏生生的站在丈许开外。花风儿笑吟吟的眯着眼睛看着林逍和药儿,突然举起了手指,轻轻的在脸颊上划了几下。林逍不由得一阵的面红耳赤,他本能的将胳膊缩了回来,一个鲤鱼打挺立起身体,朝花风儿深深的稽首道:“花师姐!”他缩手的速度过快,药儿的脑袋被带起来尺许高,然后重重的磕在了地上。


刚刚向花风儿问礼,林逍的屁股上就挨了一记重踹,狼狈无比的朝前飞扑了丈许远,一个狗吃屎重重的摔倒在地。林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左右望了望,却发现自己正好趴在了花风儿的面前。若非花风儿反应快朝后退了两步,他的脸就正好砸在花风儿的鞋子上。


气极败坏的药儿张牙舞爪的朝林逍咆哮道:“小师弟!你敢故意摔我的头!摔蠢了怎么办?呃……师姐啊?你来干什么?我可没偷吃烤野鸡。”猛不丁的看到了花风儿,药儿立刻变得很是文静很是淑女的笑道:“这三支野鸡,都是小师弟偷偷烤了吃了!”


“呃,药儿师姐!”林逍狼狈的爬起来,灰头灰脸的想要和药儿分说一个公道,但是药儿右掌一竖,摆出了一副随时准备发出掌心雷的架势,林逍顿时黯然的低下了头,老老实实的朝花风儿“坦白”道:“花师姐,这野鸡……的的确确、不折不扣、确确实实是我吃的。”


药儿满意的点了点头,她笑嘻嘻的说道:“师姐,你看,他自己都承认了!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药儿笑得叫做那个得意啊!


花风儿憋着笑,脸上的肉都快憋得抽筋了。她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缓声道:“罢了,吃几只野物,也算不得什么大事。掌门师伯是说要弟子们辟谷清修,但是实则上,嘻嘻……”


终于是没忍住笑,花风儿低声笑道:“在外面偷嘴吃的门人,又不止你们‘一对儿’,师姐我不会胡说的。”


“一对儿”,林逍听得白脸一红,脑袋都快垂到了地上。药儿却是大咧咧的拍了拍手:“原来不止我们偷嘴啊?师姐,你又吓唬我!嗯,药儿我做事敢作敢当,三只野鸡,我吃了两!”


林逍无言望着药儿,她这般做作,也叫做“敢作敢当”么?刚开始,是谁把一黑锅整个扣他林逍头上的?


花风儿也是嘴角抽搐地看着笑颜如花的药儿,良久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无比怜悯的瞥了林逍一眼。摇了摇头,花风儿微笑道:“林师弟,你入门的煅心期已经过了,师尊派我来找你,要你回去分配职司和挑选你修炼的功法呢。”


“耶?小师弟的煅心期就过了么?”药儿不解的看着花风儿:“其他的那些白衣童儿,他们的煅心期少则三年,多则十载,这才半年哩!我还没玩过瘾,怎么小师弟就要被分配职司了?”


“还没玩过瘾!”,这话又让林逍和花风儿一阵的默然。


过了许久,花风儿才强笑道:“药儿,师尊说了,这次准备让你去单独掌管一座丹炉。”


“啊?哦?嗯!”药儿呆了一下,突然间她兴奋得手舞足蹈起来:“独掌一座丹炉?一个丹炉?师姐?没听错吧?师父会这么大方?”


花风儿眼珠转了转,轻笑道:“师父也说了,如果这次你把你掌管的丹炉弄炸了,那么,以后你就永世不能进丹房了!”


“永世不能进丹房?”药儿的笑脸顿时僵硬住了,她呆呆的看着花风儿,又转过头望了望林逍,眼泪一滴滴的滚滚而下。“呜呜,坏师父……药儿炼丹,丹炉怎么可能不爆炸呢?呜呜……”


林逍默然,花风儿默然,两人相互看了看,同时叹了一口气。


一刻钟后,林逍、药儿、花风儿已经赶回了回春谷。


丹气凌霄殿上,林逍和另外七名身穿白袍的年轻道人一字儿排开,恭谨的看着大殿尽头盘膝而坐的丹翎道人。


丹翎道人目光如电,扫了林逍等人一眼,缓缓开口道:“尔等入我大罗丹道,已有数年。煅心期间,尔等行止极是谨慎小心,尔等来历也是清白干净,故而今日,你们正式成为我大罗丹道弟子。”


另外七名白衣道人都诧异的看了林逍一眼,他们可是清楚的记得,林逍可是半年前刚刚被收入门下的,怎么今日就和他们一样,都成为了正式的门人?当然,这个问题丹翎道人是不会向他们解释的,他给几名道人分配了职司,又按照他们的五行属性给了他们修炼的丹诀,就将他们大发出了大殿。


林逍毕恭毕敬的朝丹翎道人行了一礼。


丹翎道人看着林逍,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微笑。


“回春堂原本就是我大罗丹道一脉,故而,你的煅心期,半年足以。不要怪师伯故意用那沉甸甸的斧子和箩筐来为难你,这也只是想要让你明白,修道一途的艰难。若是没有恒心,没有毅力,你还不如回去归化城,重建回春堂的好。”


“弟子明白!”林逍朝丹翎道人稽首道:“弟子已经决定,一心修道,不再惦记红尘。”


“也好!”丹翎道人微微一笑道:“你和其他门人不同,你回春堂一脉……嗯,若是日后你反悔了,尽可来见师伯。这本‘真火诀’,正好符合你的属性。你且拿去小心的钻研。嗯,你的职司,就先去丹房做个火工道人吧!”


火工道人?林逍呆怔怔的接过那本薄薄的“真火诀”,茫然的应了一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