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连山区:无法控制的疯狂盗采

游牧人123 收藏 1 209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岁末年初的祁连山区,早已是滴水成冰的季节。夜间温度达到了-40℃,日间最高温度也在-10℃以下。


然而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青海省天峻、刚察两个县所属的木里、江仓煤炭蕴藏区,却是一派热火朝天的生产景象:数千辆采挖设备和运输车辆昼夜不停地运转着,千万吨优质煤炭源源不断地被运送出去。


也许谁也不会想到,如此壮观的生产景象的创造者们,竟然无一例外地都是违法者,而且这种违法行为已长达8年之久,祁连山腹地的湿地因此面临毁灭性破坏。


没有一家“六证齐全”


地域相连的木里、江仓煤矿蕴藏区地处祁连山腹地,分别隶属于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天峻县和海北藏族自治州刚察县,这两处煤矿是青海省主要的优质焦化煤产地。


自2002年以来,先后有青海庆华、青海奥凯、青海江仓能源、青海焦煤等煤炭企业进驻木里、江仓地区。据青海省有关部门介绍,这些企业在没有取得采矿权的情况下,便开始了野蛮的开采行为。


青海省国土资源厅矿产开发处工作人员孟广培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直至2006年底,青海庆华、青海奥凯、青海义海三家企业才取得采矿权,而青海焦煤、青海江仓能源等企业至今没有取得采矿权。


青海省国土资源厅副厅长王建斌说,煤炭资源开采企业除了要有《采矿证》以外,还必须拥有《安全许可证》《煤炭经营许可证》《矿长资格证》《矿长安全证》和《生产经营许可证》,只有“六证齐全”以及通过环境影响评价以后,才能进行煤炭资源开采,但在木里、江仓进行煤炭开发的企业,没有一家做到“六证齐全”,其开采行为仍属于非法盗采。


本刊记者从青海省环保厅了解到,截至目前,在木里、江仓煤矿开采煤炭的企业均未通过环境影响评价。


千疮百孔的草原


在木里地区的开采现场,本刊记者看到,青海庆华等企业均采取露天开采的方式,被剥离开的采矿区已经开采到地下100多米深的区域,在草原上形成了一个个长约1公里,宽二三百米的大坑,剥离的沙石被随意堆放在矿坑周围,围绕着采煤矿坑形成了高达四五十米高的渣山,掩盖了大片的草原。


在采煤区内,数以千计的挖掘机和大型货车在紧张施工,挖掘已经剥离出来的煤炭。在采煤区的边缘地带,一些勘探设备正在打井钻探,还有一些施工设备在继续剥离土层,采煤区面积正在不断扩大。


江仓地区的矿坑比木里煤矿的更多。青海奥凯、青海焦煤、青海江仓能源等几家公司挖出的矿坑和渣山的规模都与木里地区的不相上下,远远望去,采煤区上空黑烟滚滚,遮天蔽日。


在木里、江仓两地,大批载重数十吨的车辆正在紧张地运输煤炭。每天清晨,在天木公路(天峻至木里)收费处等待收费的大吨位货车都会在公路上排成两队,绵延几百米,很是壮观。


青海省国土资源厅执法总队一位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2005年5月,执法总队曾用卫星定位系统对采煤区进行测量。截至当时,非法采挖的煤炭量已接近300万吨。2008年,仅青海庆华公司一家企业对外宣布的利润就达18亿元


“暴力抗法”真相


2009年11月16日,青海当地媒体曝光了一起“非法开采人员暴力抗法”事件,报道称,“11月12日,20余名在天峻县木里地区非法开采煤炭资源的外来人员将巡查的县国土资源局执法人员打伤。”


此事件立即引起上级部门的高度关注,“天峻县国土部门工作人员执法遭殴打”的报告逐级上报到青海省国土资源厅和国土资源部。厅、部领导先后作出批示,要求严肃查处。


然而,《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随后调查发现,当地媒体曝光的“天峻县国土资源局执法人员遭殴打”事件与事实真相相去甚远。


被认定为“非法采挖者”的陕西瀛盛公司员工王炜告诉本刊记者,瀛盛公司是一家矿山设备经销商。年前,瀛盛公司一台价值近300万元的挖掘机被诈骗至木里地区,为了讨回设备,他们才来到天峻。在挖掘机所在的非法采挖现场,瀛盛公司员工误将国土资源部门的工作人员当成了诈骗者,冲突中将国土资源部门的工作人员打伤。


王炜的说法得到了天峻县有关方面的证实,一位官员承认此事是误会,但由于上级领导已经批复,势成骑虎,不得不严办瀛盛公司的“非法采矿者”。目前,陕西瀛盛公司的两名负责人已被当地执法部门逮捕,天峻县国土资源部门“严格执法”的正面形象也随着这起“糊涂案”的查处树立了起来。


要对记者“采取措施”


“天峻县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执法遭殴打”事件虽然是一个误会,但似乎也给人一种“天峻县国土执法人员努力工作”的印象。那么,真实状况又是怎样的呢?


本刊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除了木里、江仓地区的大型采挖区以外,在祁连山区的天峻县龙门、苏里以及木里等乡镇的辖区内,还有几十家小煤矿在非法开采。这些小煤矿大都是私自与承包草场的牧民达成协议,并得到了当地主管部门或主管人员的默许,进行非法开采的。当地一些群众说,这些没有任何证照的小煤矿每年的开采量在300万吨左右。


2009年12月30日,本刊记者在海拔4200多米的天峻县龙门乡雪霍里地区发现,在长约10公里的区域内,就分布着十几个采挖点。一支自称老板是北京人的采挖队伍正在剥离土层,采挖人员则来自陕西、河北、青海等地。


在木里镇一道沟地区,本刊记者同样见到了大肆采挖的现象,一道落差100多米的山梁上,已经被挖出了一条400多米长、10米深的大沟。在一家煤矿的矿区内,竟然还设有警务室,旁边停放着警车。工作人员发现本刊记者的车辆后,立即进行了堵截,扬言要对记者“采取措施”,经过请示“上级部门”以后,才将记者放行,而他们请示的“上级部门”竟然是天峻县国土资源局。


采访中,本刊记者了解到,青海省国土资源厅曾经多次对木里、江仓地区非法开采现象进行查处,但都没有刹住,企业受经济利益驱动,不顾主管部门的三令五申坚持非法开采。地方政府和一些主管部门为完成工业指标的经济增长任务,默许和纵容了非法开采行为。


2万多人2.7亿财政


围绕着木里、江仓地区的煤炭资源,一些部门和逐利者在开采、运输、存贮等各个环节展开了利益的争夺。


2009年度,仅有2万多人口的天峻县财政收入超过了2.7亿元,是青海省财政收入最高的一个县,这些收入的主要来源就是在木里、江仓非法开采的企业上缴的税费。


2009年12月,天峻县政府连续下发3份文件,要求在天峻从事煤炭运输的大小企业以及个体业主,全部纳入一家招商引资来的企业,统一进行车辆调配、煤炭存储以及安全管理。


当地政府对此的解释是“便于统一管理和防范税费流失”。而一些运输经营者却说,按照现行的法规和制度,“税费流失”的可能性根本不存在,“统一管理”实际就是“垄断管理”,强行规定运量和运费,就便于攫取更多的利益。


在临近天峻县的乌兰县和刚察县境内的315国道上,两个刚刚建成的公路收费站已经启用,加上天峻境内的天木公路收费站,当地交通部门共修建了3个收费站向过往车辆收取过路费。


当地干部和运输业主说,中央规定,自2009年1月1日起,2级及2级以下等级公路上的收费站将逐步取消,但青海交通部门在天峻的做法正好相反,不但不撤,还要新建,目的就是为了从天峻的煤炭资源开发中分一杯羹。


针对这样的提问,交通部门的回答是:“西部地区还有5~10年的收费期。”


一位运输司机告诉本刊记者,按照县里的规定,每天有1000台车可以从木里矿区向县城运煤,由县国土资源局负责发放运输准许凭证。但一般的营运司机很难拿到凭证,而有的人因为“有关系”,虽然本人没有运输车辆,每天都能拿到二三百张凭证,并以每张50元的价格倒卖。


青海湖周边草原荒漠化


木里、江仓煤矿所处的位置是祁连山腹地重要湿地和黄河一级支流大通河的源头所在地,同时也是天峻河、阳康曲、希格尔曲、布哈河等河流的发源地,这些河流都是青海湖的注水河流。另外,贯穿青海、甘肃、内蒙古三省区的黑河源头支流——柯柯里河的源头,距离此地也仅有几十公里。


本刊记者在采访时看到,煤矿开发已经使这片湿地面目全非,在木里、江仓地区,已经形成了一个长约60公里、宽约20公里的露天煤矿带,堆积起来的渣山阻断了河道、埋没了大片水草地,湿地面积正在逐步缩小。为了运输这里的煤炭资源,当地投资建设的第一条地方铁路——柴木铁路也已完成铺轨,即将投入运行,而这条铁路也主要是在湿地上建设的。


在与天峻县临近的乌兰县察汗诺(蒙古语意为有水的沼泽),由青海庆华公司投资兴建的一家炼焦厂也已投产,而这家炼焦厂的位置也处于一片湿地上。当地民众告诉本刊记者,这家工厂的建设挤占了大片湿地,炼焦生产也对湿地影响很大,也许不久这片湿地就将消失。


专家认为,祁连山腹地的湿地遭到破坏的直接后果就是大通河面临干涸的威胁,中国西部重要的“气候调节器”——青海湖也将因为注水河流水源地遭到破坏而面临水位降低的危险,由于青海湖周边草原荒漠化的倾向已经非常明显,水源地的破坏还将引起荒漠化扩散,生态后果非常严重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