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制造”神话破灭

从心所御 收藏 3 973
导读: 新加坡《联合早报》11日刊出社论说,作为世界的汽车制造王国,丰田及本田大规模召回出问题的汽车,无疑对引领全球数十年的“日本制造”品牌是相当沉重打击。必须指出的是,汽车召回并非日本车商独有现象。召回事件再次暴露了无节制的全球化竞争模式,存在许多隐藏成本,包括对消费者权利甚至生命的威胁,这是值得人们深思的问题。 [B]  文章摘编如下:[/B]   全球汽车业翘楚丰田汽车公司,因为所生产的汽车油门踏板存在安全隐患,在连续几波的召回行动后,至今在美洲、欧洲和亚洲等全球市场已经回收了高达800万辆汽

新加坡《联合早报》11日刊出社论说,作为世界的汽车制造王国,丰田及本田大规模召回出问题的汽车,无疑对引领全球数十年的“日本制造”品牌是相当沉重打击。必须指出的是,汽车召回并非日本车商独有现象。召回事件再次暴露了无节制的全球化竞争模式,存在许多隐藏成本,包括对消费者权利甚至生命的威胁,这是值得人们深思的问题。


文章摘编如下:


全球汽车业翘楚丰田汽车公司,因为所生产的汽车油门踏板存在安全隐患,在连续几波的召回行动后,至今在美洲、欧洲和亚洲等全球市场已经回收了高达800万辆汽车,超越了公司2009年的全年销售数量。据估计,丰田召回和停售汽车将损失至少10亿美元,至于召回事件对其品牌的长远影响,一时还无法推算出来。


无独有偶,日本第二大汽车制造商本田汽车公司紧接着宣布,由于驾驶座的安全气囊同样发现安全隐患,将扩大在美国市场的汽车召回行动,涉及的数量高达近38万辆。


作为世界的汽车制造王国,丰田及本田大规模召回出问题的汽车,无疑对引领全球数十年的“日本制造”品牌是相当沉重的打击。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甚至在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后,日本企业特有的经营模式,一直被视为具备与美欧企业一较长短的国际竞争优势,其中日本企业的制度和组织形态,更被认为是促进日本经济增长的功臣。


日本和西方学术界在长期研究后发现,包括终身雇佣制、年功序列制、企业工会、团体主义、自下而上的决策机制、及时制(JIT)、全面质量管理(TQC)、广告牌制、间接金融、企业集团、紧密的政企关系和企业间关系、市场份额最大化战略等,都是让日本企业具备国际竞争优势的特有企业文化和制度。


然而,日本经济泡沫后所谓“失去的十年”,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时,给日本的经济发展雪上加霜;美国在同一时期通过宏观经济改革以及技术创新,包括金融产品和信息科技产业的蓬勃发展,进一步反衬了日本经济萎靡不振的疲态。中国在邓小平南巡后开启的另一波改革开放浪潮,通过低廉的土地和劳动力等生产元素优势,也因大规模吸引日本生产业向中国外移,对日本经济形成产业空洞化的威胁。


为因应这些变化,日本试图借由振兴制造业来恢复经济活力,1998年通过的《制造基本技术振兴基本法》,以及2002年发表的《日本制造业白皮书》,都是强调制造业在日本保持经济大国地位策略中的特殊角色,要重新确立日本制造业的优势;而在日本制造业当中最有代表性的,非汽车制造业莫属。因此,丰田与本田的产品相继出事,对日本国家形象乃至今后举国经济发展策略的冲击之大,可想而知。


吊诡的是,召回事件背后的罪魁祸首,可能正是由美国企业文化主导,让日本试图借助确立本国制造优势来克服的全球化割喉般的竞争方式。这种几乎不顾一切的追求资本回报最大化,不断“创新”来扩张市场占有、兼并同行以壮大企业规模、外包本身的服务和生产活动来削减成本的经营模式,迫使所有企业都得采取同一套游戏规则迎战。


以汽车制造业而言,新车种上市速度加快,汽车的电子电控高科技含量越来越高,但零部件的生产品质却未必能跟上步伐,加上削减成本的压力,使得产品的质量管理逐渐成为牺牲品。丰田的销量从2005年到2009年的五年间几乎增加了50%,才成为世界最大汽车制造商,为了削减成本和增加产量,不惜外包零部件生产,这次出问题的油门踏板,恰恰正不是“日本制造”的;同时必须指出的是,汽车召回也并非是日本汽车制造商独有的现象。


一叶知秋,丰田汽车召回事件再次暴露了无节制的全球化竞争模式,虽然能提高生产效率,但在资本回报最大化的冲动背后,同时也存在着许多隐藏性的成本,包括对消费者权利甚至生命的威胁,这是值得人们深思的问题。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