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如何“表达”解放军

kamkwongho 收藏 0 260
导读:[size=16][B]解放军现在试图以更有效、更别致、更有传播力的方式表达自己,并赋予自己新的形象,而解放军自我表达的“语法”,也正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变化。解放军少将高建国说,“在开放透明的信息化背景下,一支军队不主动去塑造自己,就必然会被别人‘塑造’。”[/B] “白岩松还有激情吗?那一瞬间,他(白岩松)满脸涨红,这一幕发生在白岩松向众多军队媒体的同行们业务探讨的课堂上。” 这些话是白岩松自己对新华社解放军分社、解放军出版社、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等单位的军队媒体人说的。 在解放军总政治部相关部门与清华

解放军现在试图以更有效、更别致、更有传播力的方式表达自己,并赋予自己新的形象,而解放军自我表达的“语法”,也正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变化。解放军少将高建国说,“在开放透明的信息化背景下,一支军队不主动去塑造自己,就必然会被别人‘塑造’。”

“白岩松还有激情吗?那一瞬间,他(白岩松)满脸涨红,这一幕发生在白岩松向众多军队媒体的同行们业务探讨的课堂上。”

这些话是白岩松自己对新华社解放军分社、解放军出版社、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等单位的军队媒体人说的。

在解放军总政治部相关部门与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合办的媒体高级研修班上,作为专家,白岩松向军人同行们讲述了这种类似于华尔街日报体的报道方式:“要善于用细节讲‘人’的故事。”白说:“各位不能只强调军人的特殊性,因为‘军人’已然成为你们血液的一部分。”

这次培训被认为是解放军正在努力学习更有效地表达自己的举措之一。除白岩松之外,其他受邀者还有研究电视的清华大学教授尹鸿、专注于政治传播和危机公关的学者董关鹏等。

此前,中国国防部发言人胡昌明曾表示,“时代已经进入了公共外交的新阶段,世界需要了解中国和中国军队中国军队更需要向世界说明自己。”

事实上,随着解放军参与的军演、救灾、护航、国庆大阅兵等重大活动日益透明化,其“开门建军”的政策已经没有疑义。这支以“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军队现在试图以更有效、更别致、更有传播力的方式表达自己,赋予自己新的形象,而解放军自我表达的“语法”,也正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变化。


主语:谁在表达解放军?

解放军一直是一支注重形象的军队,作为政治工作的一部分,重视宣传报道是其传统。

在编制上,解放军各总部到基层有着一整套完备的宣传体系。从最高级的总政宣传部,到各军区各军兵种的政治部宣传部,到军级别单位设宣传处、师级单位设宣传科、团级设宣传股,其工作人员一般被称为“宣传干事”。甚至基层营连都有非正式的新闻报道骨干。并且,解放军对于从事新闻报道的人员管理、工作活动方式、发稿审稿等也有健全周密的规章制度。

在对外宣传方面,解放军陆海空部队都有“迎外部队”,作为“标本”向驻华武官或外军交流团展示。去年,解放军成立了全军对外宣传工作领导小组,负责统一指挥协调中国军队的对外宣传事务,并成立了国防部新闻事务局和总政宣传部对外宣传机构:前者倾向于对外新闻发布职能,后者则负责各类境外媒体对中国军方的采访审批,今年阅兵村对包括路透社、美联社等多家国外媒体开放,就是由他们负责安排。

而解放军下属媒体中,《解放军报》自然是龙头地位,另外具备“表达”功能的单位还有解放军出版社、八一电影厂、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中国军网等,而各军兵种和几大军区也有自己的报纸,比如第二炮兵的《火箭兵报》、海军的《人民海军报》、广州军区的《战士报》等。

担负外宣任务的新华社解放军分社则创办了中英文双语杂志《中国军队》,该刊总编辑陈虎曾表示,这本杂志的目标读者主要是关注中国军事的驻华武官和境外媒体。

一批解放军自己的专家也越来越多地在媒体上“抛头露面”,比如金一南、张召忠、彭光谦、余爱水、陈先义等,成为引领受众的军事意见领袖。


谓语:如何表达解放军?

解放军有着自己独特的表达方式。此前,在许多人印象中部队新闻刻板、单调、政治术语频繁,而现在一些解放军自己的报刊媒体也开始寻求一种“新颖”的表达方式。

中央军委的机关报《解放军报》,近年来报道更加人性化,以平等交流取代生硬说教,并且增加了深度报道的力度,有时一天有两篇七八千字的大稿。较之过去军事新闻报道中单纯对崇高精神境界的军人形象的模板式塑造和歌颂,现如今军事新闻更注重刻画军人的真实生活和个人情感世界。

另外还有诸如《解放军生活》杂志的“连队细节”、“移动编辑部”等相对客观自然、现场体验的策划报道方式;而《中国空军》杂志则以细节化的报道,富有理性识见的言论吸引了一批军迷拥趸;《军营文化天地》杂志开设专栏着眼于提升基层官兵媒介素质。

一些部队报刊缩短了出版周期,《解放军画报》成为半月刊。军队媒体的面目也越发“可亲”,《解放军报》旗下的《中国国防报军事特刊》由大改小,变为4开24版的“厚报”。“刻画人”的观念正日益体现在解放军日常信息传播中。比如去年抗雨雪冰冻灾害任务时,4名士兵因连续奋战过度劳累,倚着路旁栏杆站着睡着了的图片,感动了很多人。解放军的“表达”手段也在谋求年轻化,在2008年,征兵动漫则走进了一些城市公交、地铁的液晶屏。

解放军的军官们也正在学习怎么跟外媒打交道,2008年,首期解放军全军对外宣传高级研讨班在北京举办。学员们进行了新闻发布、媒体访谈、军事会晤会谈等模拟训练和案例研究演练,与外军军官就“军队社会形象与公共事务”话题开展了研讨。中央军委委员、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在会见研讨班全体学员时要求,“要深入研究探索新形势下军事外宣工作的特点规律……不断提高影响国际舆论的能力和成效。”

事实上,信息的控制性释放已经在部队宣传部门中驾轻就熟。宣传干事如今已经不再是传统的写写稿子,拍拍照片的老套路,他们现在是某种意义上的新闻策划兼协调官。而解放军近几年对中国市场化媒体和境外媒体的重视,亦展示了其“表达”的新边界。

以这次空军成立60周年为例,今年11月11日人民空军成立纪念日前后,空军除举办“和平与发展国际论坛”活动外,亦公开展出一批新型飞机、地空导弹、雷达等最新武器装备。他们制定了一整套面向报刊电视广播网络的宣传计划,通过向媒体提供足够的素材,努力引导媒体,力争占据舆论“制空权”。


宾语:解放军“标准像”变迁

此前,解放军的形象基本围绕“国家和使命”,从董存瑞、邱少云、黄继光等“最可爱的人”,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雷锋叔叔,再到现今解放军在一系列抗洪、抗震、救援等非战争军事行动中的突出表现,解放军正在展示新的形象。

作为解放军“表达”形式新突破的结果之一,解放军在文艺作品中的形象也正在日益多元。

比如对解放军军人的历史形象进行重新解构:《亮剑》中一身江湖气的李云龙,《激情燃烧的岁月》中性格粗鲁、为人固执的石光荣,颠覆了此前文艺作品习惯性地塑造解放军中高级军官“高大全”形象的倾向。

在《士兵突击》中,还出现了许三多这个看起来呆呆的角色,而对另一位过于强调个人奋斗的角色“成才”,也体现了编剧价值观上的宽容。正在热播的空军题材的连续剧《鹰隼大队》中的飞行员平时摆酷耍帅战时则精干睿智,颇有好莱坞主角风范。而电视剧《狼烟》中邀请港台明星罗嘉良、伊能静扮演解放军本身就是观念突破。

《解放军报》曾刊文指出,“长期以来,我们习惯于关起门来埋头苦干,不少官兵也满足于‘什么也不说,祖国知道我’。”新华社曾经以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等境外通讯社2005年度播发的中国内地军事新闻为样本,进行统计分析,其中负面报道占了将近一半。

如今,解放军正在从坦然面对镜头这样的细微之处入手来重新塑造自己的形象,这也成为中国军队“软实力”的一部分。解放军少将高建国撰文说,“在开放透明的信息化背景下,一支军队不主动去塑造自己,就必然会被别人‘塑造’。”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